張青峰說:「看出來了。」邊說邊一把抽出龐大海腰上別著的那把「拿破崙的配槍」,說:「重點就在這玩意上呢,朗斯和謝伊引我們過來並偷襲,目的就是奪回這把槍!這東西上的菱形,就是所謂的印記,估計就是開啟密門的關鍵道具!」

因為張青峰剛才刻意觀察了一下,拿破崙的手銃上,也有這種菱形標記,而且拿破崙要求阿布交出「祭壇印記」,阿布交的就是槍,也就是說菱形標記就是祭壇印記,很可能有特殊功用。

龐大海手裡的拿破崙配槍雖說跟幻象中的不大一樣,但那枚菱形標記卻是實實在在的有,所以效果應該是一樣的。

而且張青峰早就懷疑這把手銃也有銘文一類的東西,否則它憑什麼能剋制屍傀?只不過以前沒子彈,所以懶得試,現在試了一下,果然,輸入魂力后菱形如鏡面般亮起,但具體怎麼用,還得再研究。

除此之外,張青峰還想到了一些其他的。

由於歷史上沒阿布這麼一號人物,所以他跟朱斯特了解了很多拿破崙的事迹,所以可以推斷出,這次場景的日期,大概就是在拿破崙成功發動霧月政變,徹底成為法蘭西獨裁者之初,時間大概是1799年底或1800年初。

讓他最感興趣的還是阿布反覆提到的「東方巫術」,如果沒猜錯的話,所謂的東方巫術,應該就是「昔拉冥蝶」這種東西。

簡而言之,就是拿破崙的那把黑刀,能夠放出昔拉冥蝶的黑刀,肯定也與x物質有關。

而且他之前也看出來了,昔拉冥蝶把人或動物燒成蠟屍怪后雖然攻擊性很強,但卻有一個致命的缺點,那就是不可控。

說白了就是蠟屍怪全是一群瘋子,見活物就殺,不分敵我,這種東西再厲害,也不能當常規武器用的,沒準兒趕上點背,自己全被滅了哭都沒地兒哭去。

但那把天選者之劍的能力正好是控制屍體,蠟屍怪、屍傀都屬於屍體,所以天選者之劍能夠控制它們,恰恰和「昔拉冥蝶」相輔相成。

細想想,其實不單是相輔相成了,而是作用成倍往上加,簡單說,如果只有天選者之劍,那麼頂多就是把戰死的人復活一次,其中肯定還少不了缺胳膊少腿兒的,戰鬥力肯定不如原裝人馬厲害,說白了就是廢物利用,不用白不用。

但有了昔拉冥蝶,就可以把死過兩次的屍體再燒成蠟屍怪,而且蠟屍怪的戰鬥力可比普通士兵厲害多了,還有不被爆頭不死的特性,等於是炮灰掛了兩次反而升級成精英了,越打越無賴,人民幣玩家見了都得崩潰,何況一幫排隊槍斃的近代軍隊?

怪不得拿破崙能蕩平歐洲大陸戰無不勝呢……

而這所謂的東方巫術,應該也是他從敘利亞獲得的,因為在霧月政變前,拿破崙正在敘利亞一帶打仗,這從之前阿布和拿破崙的話里也能聽出來。

而且在敘利亞時,阿布不知腦袋抽什麼筋兒,應該是沒用天選者之劍幫拿破崙,想必那時候拿破崙就已經起了要除掉阿布的念頭了,只不過由於阿布掌握著聖殿騎士團,他不好明著下手罷了……

所以說什麼夢中情人叛國之類的,都是借口罷了,歸根結底,是阿布懷璧其罪,又不肯完全為拿破崙所用,對拿破崙阻礙大於價值了,被除掉也在情理之中。

八卦想多了沒用,還是想正事要緊。

再次返回丹普爾堡的大廳,張青峰把目光落在了高台上的天使像上。

這是兩個環抱在一起的天使,中間有個縫隙,正好將天選者之劍插進去的,也不知道是原來就有,還是西德尼團長為了在這給休斯開追悼會特意弄來的,反正幻象消失后,這座天使像沒消失。


張青峰嘗試了一下,插劍的基座插不進去拿破崙的配槍,用自己身上的開山刀試了試也不行。

這時龐大海過來了:「哎?這天使像的眼珠子好像是寶石,瘋子,刀子給我用一下,我摳摳……」

張青峰心中一動,拿出配槍,將菱形向上注入魂力,果然,菱形射出四道白光,正好射入天使像相對的四目,隨即地面一陣震動,高台石階相繼沉下,露出一條寬闊的下行通道。

龐大海大喜:「嗨!還真讓你瞎貓撞上死耗子了,這回我能摳了吧?」

張青峰說:「你別扯淡了,萬一摳下來密道關上打不開了怎麼辦?趕緊下去,我覺得一切答案應該就在這下面。」

眾人魚貫而入,走了不遠,前面豁然開朗,但眼前的景象卻是讓眾人無比驚訝:這裡居然又是一座地下塔姆佩爾神廟! 獨家婚寵,總裁的再婚甜妻

要不是身後的通道還在,肯定以為自己不小心又走出來了呢!

不過走近一看,這座塔姆佩爾神廟卻是與地下墓穴略有不同,最起碼河上的不是鐵籠子橋,而是正經八百的石橋了,這讓幾人鬆了一口氣:誰都不想再感受一次被骷髏抓腳的感覺。

進門后依舊是那座教堂,而且裡面布滿聖殿騎士的……乾屍!

這次是真真切切的乾屍,而不是雕像,近百名聖殿騎士穿的跟鐵皮罐頭似的站在那裡,屍體早已乾枯,但卻都沒腐爛,很多屍體的鐵覆面還放著,只露出一雙乾涸的眼球,看起來陰森森的。

正中高台上,也就是之前他們剛進來那兩個天使像的位置上,赫然是一具扭曲虯結的雙頭惡魔像!

然後直到走近,張青峰才駭然發現,這根本不是什麼雙頭惡魔,而是兩具死屍粘在了一起!兩人的腰部以下,以及上半身的半個身體已經完全融合在了一起,左邊的雕像只剩右手,右邊的雕像只剩左手,全都牢牢的抓住一柄金光流轉、通體刻有密密麻麻銘文的重劍!似乎臨死還在搶奪這把劍!

天選者之劍!

兩人融合的部位雖然早已干成了老臘肉,但依舊可以看出屍蠟的形狀,張青峰以此判斷,這兩個人,是被昔拉冥蝶燒化后凝結在一起的!

既然走到這裡,很多事情猜也能猜出來了,張青峰驚訝道:「這兩個人……難道是拿破崙和阿布?他們兩個在這裡同歸於盡了?」

這一判斷出乎意料但又合情合理,但此時眾人最急迫的目標則是找到拿破崙的那把黑刀,因為那把刀才是感染源,而天選者之劍雖然神秘,但並不是他們的首要目標。


龐大海一擼袖子:「嘿,管他是誰呢, 我的故事有點多之聚會篇 ?海爺我收了,再找到拿破崙的黑刀就歸你們,軍哥,這分法你沒意見吧?」

趙軍還沒答話,阿瑟先說話了:「不許動!」

龐大海眉毛一挑:「嚯?怎麼著?想吃獨食?」

阿瑟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但幻象里的阿布和拿破崙都有獨立意識,他們肯定還活著,我們貿然取走天選者之劍,萬一造成無法逆轉的後果怎麼辦?」

其實就算阿瑟不說,張青峰也肯定會阻止龐大海胡鬧的,到這地方后,他總有種十分壓抑的感覺,就好像有無數雙眼睛一直在盯著他,這讓他思維有些分散,根本無法集中精神。

簡單說就是張青峰現在處於一種懵圈的狀態。

他晃了晃腦袋:「沒錯,大海你別亂來,這事兒得從長計議。我覺得咱們還是等下一次幻象出現。既然我們已經到了這裡,那麼阿布和拿破崙肯定不能說跑就跑了,再不給咱們解釋,咱們毀了他倆的本體可不是鬧著玩的。而且阿布畢竟是阿瑟和阿雅的祖先,虎毒不食子,他肯定不想害死你倆,想哄咱們走,就得給咱們個合理的說法。」

張青峰這話說的有理,其他人紛紛點頭,龐大海剛要再扯兩句,走在最後面的趙軍突然叫道:「隱蔽,敵襲!」

緊接著「噠噠、噠噠……」步槍點射的聲音響起,好在大廳內都是穿的跟鐵皮罐頭似的大個兒粽子,不虞沒掩體,幾人趕忙分散躲開,張青峰和龐大海更是抽槍還擊。

張青峰用的是朱斯特的衝鋒槍,威力差強人意,但武器上的差距還是次要的,專業技術上的差距更操蛋,倆人雖說也是退伍兵,但只是普通兵種,對面的朗斯卻是正兒八經的反恐特種部隊,全世界都排的上號的!

交火沒一會兒,他和龐大海直接被壓的頭都不敢露了。

不過他倆勝在皮糙肉厚,對方想進來,也不是件容易事兒。

這時,門口的方向突然有人喊了幾句什麼,聽聲音應該是謝伊,喊的卻是阿拉伯語,張青峰聽不懂,他第一個念頭就是:他在喊什麼?喊給誰聽?

換做沒懵圈的張青峰,這問題根本不用想,自己這邊能聽得懂阿拉伯語的,只有阿瑟、阿雅兄妹!

但此時他的反應卻是慢了不止一拍,一股不妙的感覺湧起,張青峰扭頭回看,果然,阿瑟突然躥出,衝到中間高台上,一把抓住天選者之劍,猛地抽出,隨即揮劍,將兩具乾屍直接從當中劈開!

ps:發懵,寫完就傳了,沒檢查。白天有事,能再寫一章就雙更,寫不完也沒轍。周五以後應該能穩定下來,嗯,希望能吧…… 阿瑟這一舉動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而兩具乾屍在被斬開的一瞬間,張青峰感到周圍景象一片模糊,城堡、大殿,所有影像就像籠上了一層水霧,變得飄飄忽忽的十分不真實,而這不真實的景象之外,他們似乎置身於一個佔地面積極大的「祭壇」上。

兩具被劈開的乾屍,也如同突然受創的猛獸般驚醒,右邊的那具身上猛然騰起一層藍色的火焰,同時巨大的創口處飛出無數黑色的「昔拉冥蝶」。

另一具則是眼中猛然冒出銀光,與此同時周圍的聖殿騎士乾屍紛紛一陣抖動,慢吞吞的復活,揮動武器對著幾人就是一通亂剁!

而兩具乾屍被劈開卻沒倒下,而是相隔一米,一動不動的怒視著,面目猙獰,眼中蘊含著無盡的恨意。這時不用說基本也都看出來了,這兩具乾屍,飛出昔拉冥蝶的是拿破崙,冒銀光的,當然就是阿布。

阿瑟似乎也不知道劈完以後會發生什麼,立馬拎著劍警覺的後退,其他人也開始躲避騎士殭屍的攻擊,好在這些殭屍行動遲緩,而且沒遠程,造不成什麼大威脅。

但這些怪物身上也披著板、鎖兩層重甲,想解決掉它們,憑几人手中的輕武器也沒戲。

張青峰邊躲邊舉槍對準阿瑟,怒道:「你他媽到底在幹什麼?趙軍!你說話!」

生死攸關,張青峰可沒那麼好說話,讓趙軍說話的意思,就是問他:這廝不顧別人安危闖了禍,我跟他不熟,你要是不說話,我可就弄死他了!

還沒等趙軍回答,張青峰眼前突然掉下來一大塊充滿「影像」的碎片,將阿瑟的身影徹底擋住。

他愕然四望,發現整個世界居然已經開始崩塌,空間內不時就會憑空裂出數條大縫,然後崩塌剝落,如同鏡面般,鏡面內的景象光怪流離,如同幻覺一般……

很顯然,這就是阿布之前所說的「世界崩塌」了!

世界崩塌的幅度越來越大,所有人被影響到的不單是視覺,連平衡感都亂了,張青峰眼看著巴斯德教授捂著腦袋從自己不遠處的牆壁上斜著跑過,詭異的情景甚至讓他想起了華納兄弟中某個愛吃蘿蔔的著名卡通人物,然後開始懷疑得自己是否還在腳踏實地,下一步不由自主的就編了個麻花步,把自己絆了個跟頭。


起身又正好看到不遠處,龐大海正頭下腳上,在天花板上挺著肚子疾奔,倆騎士殭屍跟在後面掄著大劍猛砍,他頓時覺得整個世界都凌亂了……

瑪德,這是什麼鬼?是我錯了還是這個世界錯了……

張青峰拍了拍自己臉,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觀察了一下周圍,他馬上就發現,龐大海其實不是倒立著的,因為他衣角之類的東西都沒朝自己這邊垂下來,也就是說龐大海在他自己的世界里還是腳踏實地的,但他所在的世界,在張青峰的眼裡卻是顛倒的……

難道說,自己這些人,都被這個世界崩塌的碎片吸進去了?每個人都處於不同的碎片中,所以看別人的世界都是歪的?那如果這些碎片再崩塌的話……

還沒來得及細想,就聽不遠處龐大海叫道:「瘋子!這到底是咋回事?擼多了眼花也不至於這時候犯吧?咱們是掉馬賽克里了還是被人扔萬花筒里了?」

張青峰喊道:「還不是你大舅哥乾的好事!媽的他們都是一夥兒的,就咱倆傻乎乎的又被當槍使!趙軍呢?老實交代,你丫是不是河南人?」

龐大海怒道:「趙軍,沒想你是這種薯片!「

不遠處傳來趙軍的聲音:「坑你們把我自己也搭進來?你也忒高看我的犧牲精神了吧,我圖啥啊?再說我啥時候變成薯片了……」

這時阿瑟的聲音響起:「張,我並不想傷害你們,也不認識那兩個人,我只是遵從先祖先在夢中對我的指引,他們喊出了祖先留給我的暗號,所以我必須按照他們說的去做!」

這意思明顯是說,謝伊有能和阿瑟對上的暗號,而這暗號,是阿瑟的祖先,也就是阿布在夢裡告訴他的,是謝伊用這暗號命令他奪劍、劈開那具屍體,阿瑟也是不得不從……

張青峰第一反應就是扯淡!

龐大海也怒道:「放屁!你丫腦殼裡裝的是鹵煮是怎麼滴?託夢的事兒你也信?阿布還讓你馬上離開呢,你咋不聽?瞅瞅你這禍惹的,我要是跟你妹圓過房的話我也就不說啥了,這生米還沒煮成熟飯呢就被你坑,你也忒不地道了吧!」

另一邊阿雅的聲音響起:「對不起,我們也沒想到事態會這麼嚴重,我們只是遵從祖先的指引,想要完成他們的遺願……」

現在最主要的是找到解決辦法,張青峰迅速觀察了一下周圍,然後他發現,正中間的那兩具乾屍似乎沒被崩塌的碎片影響,似乎還是跟自己處於同一世界的。

他立馬大喊:「大海,你看看中間那倆老粽子,就是被你大舅哥一刀兩斷那倆,是不是正的?」

龐大海答道:「是啊,怎麼了?」

這時候也顧不得顧忌朗斯和謝伊的暗中偷襲了,還是得先把世界觀調整過來再說,張青峰大喊:「所有人去那兒匯合!」

剛喊完還沒動,張青峰就突然感到腦海里響起一個聲音:「快用天選者之劍斬掉那兩具乾屍的首級,一切都會結束!」

張青峰一愣:誰啊?還會心靈感應的?難道是阿布?

餘光一瞥,正看到阿瑟也在愣神兒。

這時,他腦海里突然又響起另一個聲音:「快把天選者之劍還回原位,否則你們會闖下滔天大禍!」

張青峰又是一愣:呦,怎麼又來一個?到底聽誰的?

兩個意念輪番響起,一個勸他們趕緊砍了那兩具乾屍,另一個則命令阿瑟立刻還回天選者之劍!

兩個完全不同的命令,當然不是同一個人發出來的,但基本上所有人都能猜出,無非一個是拿破崙發出的,另一個則是阿布發出的!

天選者之劍在阿瑟手裡,按照常理,他肯定聽自己祖宗阿布的,但難就難在這兩個命令都是意念,所以根本沒法根據口音、語氣之類的分辨是誰。


所以阿瑟也懵了,猶豫了半晌,疑道:「我……我該怎麼辦?」

張青峰腦筋急轉,迅速分析了一下這兩個意念的目的。


不管怎麼想,都是選擇斬掉兩具乾屍比較靠譜,畢竟幹掉敵人就會解決危機是常識。

但張青峰卻覺得沒那麼簡單,按理說拿破崙有天選者之劍,還有那把黑刀,任何戰爭都會立於不敗之地,但他卻在1814年和1815年連敗了兩次,這說明什麼?

這說明他在那個時候已經失去了天選者之劍!

那麼偷取天選者之劍的人是誰?這個答案也很明了:阿布!

拿破崙殺了阿布的戀人,又想置阿佈於死地,所以阿布絕對有理由讓拿破崙身敗名裂!

而且阿布掌握聖殿騎士團的時間雖短,但他親爹畢竟曾是騎士團的二把手,他自己也是團長和軍團長力挺的根正苗紅紅n代,說不定牧師長這個職務就是他們家世襲的。

所以只要奪回天選者之劍,轉而爭取到聖殿騎士團再次支持他,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而阿布取得聖殿騎士團支持的最主要原因,除了他再次拿到了天選者之劍外,張青峰認為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原因。

那就是拿破崙借信仰「鮑芙默神」之名,大興「東方巫術」!

歐洲是基督世界,這種違背信仰的事兒很難讓人接受,而且還是在以基督教為名的聖殿騎士團內,招來內部的反彈是很正常的事,即便表面不敢說,暗地裡反對拿破崙的人肯定也少不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