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小冉那頭亂哄哄的,情況似乎不太好,叫上秦璃順着李小冉發過來的位置便趕了過去,本身半個小時的路程,愣生生被秦璃開了十分鐘便到了。

工廠建在市郊區,規模不大不小,只是工廠有點老,廠子的老闆是個五十多歲的老頭,禿頂,肥胖,滿臉油膩,卻是個色胚子。

看上李小冉漂亮了,就無賴的非讓李小冉陪他一晚,李小冉不肯,就落地起價,先前說好三千萬的,結果現在他要五千萬,足足多了兩千萬。

“李老闆,咱們先前可都是說好了,三千萬你就賣給我的,今天我把錢拿來了,你怎麼這樣啊?”李小冉氣憤不已。

“李小姐,我說的三千萬是你陪我一晚的價格,你既然不肯我當然就恢復原價了,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就賣給別人了,你難道不知道我這個工廠是多搶手?”

李小冉看着他那副無恥的樣子,真想上去抽他個大嘴巴子,但無奈,誰讓咱有事求着人家呢。

李老闆站起來,上來就想要摸李小冉的手,“李小姐啊,我看你就從了我吧,兩千萬呢?你看誰家女人值這麼多錢,”

李小冉趕緊躲開李老闆的手,“李老闆請你自重。”

這時候後面傳來劉波的聲音,“小冉,跟這種老流氓你就不能這麼客氣知道不?”劉波身後跟着小趙等人。


李老闆面色一變,“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你說誰是老流氓了?”

劉波笑笑,指了指他,“我說的就是你啊,李四是吧,今年五十八,兩兒一女,兩個兒子在南城市葫蘆村,女人在大河村,我沒說錯吧,恩?”

李老闆先是一怔,心想他怎麼知道自己家的事情呢?“你是誰?你到底要幹什麼?爲什麼知道我家的事?”

劉波笑道,“你別緊張,我沒別的意思,就是隨便查查,所謂知己知彼才能百戰百勝嘛,不過李老闆你這次還真把注意打錯了人身上。”


小趙搬了把椅子,劉波坐了下來,翹着二郎腿,冷笑道,“先前說好的三千萬,現在你胡亂漲價是吧,實話告訴你,我劉波不差這兩千萬,但是我劉波就是不願意買。”

“我劉波不買的東西,我到要看看誰敢買,小冉我們走。”劉波拉起李小冉緩步走了出去,留下李老闆一人在屋內凌亂,這是什麼情況?

車上,李小冉不解的問劉波,“劉波啊,你這是什麼意思呢?他這個廠雖然老了點,但裏面的設備都是新買來的,全都是進口貨,不錯的,而且地理位置非常不錯,特別適合咱們啊,真的不買了嗎?”

劉波笑笑,“我等着他求着賣給咱們,咱們在外面等會,我想不需要等多久,他就得趕緊跑來求着咱們賣給咱們。”李小冉半信不疑的坐車上陪着劉波一起等。

“**啊,我這工廠現在你還買不買啊,三千萬就賣。”李老闆熱情的介紹着。

對方,“不買不買,你別說三千萬,現在就算你白送給我我都不要,你愛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別扯上我。”

李老闆這次是徹底迷茫了,這都第八個了,先前非常想買的幾個,現在全都不要了,李老闆聯繫了所有人,所有人的態度都是一個,那就是你有多遠給我滾多遠,不要來禍害我的樣子。

這時候李老闆想起剛剛劉波的話了,“我劉波不買的東西,我看看誰敢買。”李老闆額頭上開始冒汗了。

他小心翼翼的把電話打給了李小冉,“李小姐啊,我這工廠,咱們還是按先前談好的,三千萬我賣給你怎麼樣?”

李小冉拿着電話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翹,真被劉波說中了,這才半個小時,李老闆竟然主動打電話了,不過劉波搖了搖頭。

李小冉瞬間領悟到了劉波的意思,於是說道,“我們不打算買了,三千萬實在是太貴,您還是自己留着吧,愛賣給誰就賣給誰去吧。”

劉波一把搶過手機,然後把電話掛了,李小冉不解,“你這是?看這形式,咱們能在壓壓價格啊,怎麼不?”

劉波壞笑道,“我等着他拿着合同過來求着咱們買呢,價格還不是咱們說了算,嘿。”

李小冉也笑了,她先前怎麼沒發現,這劉波咋那麼壞呢,不過壞的可真招人喜歡。

這時候李老闆手裏真的抱着個資料袋慌慌張張跑了出來,一處來便看到劉波和李小冉的車了,心想,得嘞,人家這是在這等着自己呢,唉,誰讓自己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呢,李老闆硬着頭皮跑了過來,他是真怵劉波。

劉波見李老闆過來了,搖下了窗戶,“呦,這不是李老闆嗎?怎麼,生意談好了,這是打算去籤合同了?”

李老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訕笑道,“哪呢哪呢,是我不好,我這正想着找各位賠罪呢,幸虧各位沒走,我在這給各位陪個不是。”說着李老闆深深的鞠了一躬。

“李小姐,先前是我不對,是我老糊塗了,是我不是東西,還請您大人有大量,別跟我這麼個老東西計較了行嗎,這這,這工廠我兩千五百萬賣行嗎?”

李老闆拿出懷裏的資料袋,“你看,我合同都準備好了,如果您願意,咱現在就能籤。”

劉波摸了摸下巴,蹙眉道,“兩萬五百萬啊,我感覺有點貴啊,要不然李老闆還是賣給別人去吧,我們就不要了,秦璃開車,”

“哎,哎,別啊,別啊,那那那您說多少錢,如果差不多我就賣給您了。”李老闆追在後面喊道。

誰知秦璃一個油門已經躥了出去,劉波一臉黑線,“不是,你怎麼還真開車啊。”

秦璃一臉無語,“不是你叫我開車的嗎?”

劉波和李小冉額頭上各蹦出三條黑線,劉波和李小冉一起來到李小冉的銷售公司,李小冉的銷售公司雖然不大,只有幾十個員工。

但生意卻很好,往往都是供不應求,“劉波,你快坐會,咖啡還是?”


劉波正聚精會神的盯着李小冉做的報表看呢,隨口答道,“白開水就行,我沒那麼矯情呀,自來水都行。”

李小冉確實是個人才,分析能力,還是對市場的掌控,眼光那都是一流的,先前劉波沒太當回事,但現在看來,這還真是個賺錢的買賣,何況還有李小冉這種難得的人才。

這時候李老闆也追了過來,“哎呀,哎呀,兩位老總走的也太快了,那個那個,我這個廠子你們願意出多少呢?”李老闆說話有點喘,明顯走的很急。

劉波慢慢的伸出一根手指,“最多一千萬。”李老闆張了張嘴,半天沒說出話來,“那個那個,一千萬也也太少了點吧,能不能稍微加一點?”

劉波搖搖頭,“就一千萬,李老闆如果不願意的話,那就算了吧,你還是賣給別人去吧,小趙送客,”

小趙走到李老闆身邊,做了個請的動作,李老闆咬咬牙,“行,一千萬就一千萬,那咱們什麼時候籤合同?”

李老闆不傻,有一千萬就比沒有強,要不然非得砸在自己手上,最後啥也沒得到,而且得罪劉波這樣的人實在是太得不償失了。

兩千萬,多少人都想主動給劉波送兩千萬來呢,兩千萬交這麼個朋友不虧。

李小冉拿着剛剛簽好的合同,笑的嘴巴都合不上,“劉波,還是你厲害啊,一下子給咱們省了兩千萬,這樣的話,我自己就出得起了呢。”

劉波趕緊說道,“別啊,我現在是特別想和你合作了,你看啊咱們把生意做大怎麼樣?先前的三千萬你拿着好好做這個工廠,剩下的錢就當流動資金,我再出兩千萬,你把你這個銷售公司也擴大點怎麼樣?”

李小冉眼前一亮,“真的?其實我早就有這個打算了,只是手頭上一直沒錢,你真想和我合作?不怕賠了?加在一起也五千萬了呢。”

劉波笑笑,“不怕,我相信你,感覺這錢放在你手上絕對能翻倍。”劉波認真的說道。

李小冉笑的更開心了,“我這房子也快到期了,自然要擴張,咱們換個大點的地方好不好,前幾天我看京南大廈有一層在出租,我們去那裏看看?”

說幹就幹,劉波陪着李小冉便去了那京南大廈,京南大廈可是個好地段,坐落在市中心,周圍又都是大型公司,和商場,就是城市的心臟位置。

李小冉早就看上這裏了,奈何手頭上一直沒什麼錢,這下好了,有了劉波這麼大個財主願意支持她,她可以好好折騰一番了。

京南大廈要出租的是第三十三層,劉波和李小冉剛到這層的便聽到吵吵鬧鬧的聲音。

“你今天說什麼也得粗給我們,要不然你他媽就別想走着出去。”幾個大漢圍着兩個女人,看得出應該是母女,惡狠狠的威脅着。

“大哥,我們這租金一年是一百五十萬,您只給我們五十萬,這怎麼都說不過去啊,能不能在多給點,孩子爸爸病了,要不然我們也不會着急把它租出去,已經很便宜了。”女人盡力解釋着。 其中一個看着像老大的男人伸手摸了摸小一點的女孩,“這妞長得不錯,把這妞給兄弟們玩玩,我們就給你加十萬怎麼樣?”

女孩一把把男人的手甩開,女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大哥,我女兒還上高中呢,今年才十七,求求你們行行好,可憐可憐我們母女吧。”

結果男人反而哈哈大笑,“哈哈哈,十七啊,這年紀好啊,我喜歡,正是嫩的時候了,看着還是個雛呢,不錯不錯。”

女孩惡狠狠的瞪了男人一眼,“死流氓,別碰我,滾遠點。”女孩說到底還是個沒成年的姑娘,哪裏受得了這個,臉蛋早就通紅了。

“兄弟,你們欺負一對弱女子算什麼英雄好漢,生意就好好談嘛,人家要一百五十萬那就一百五十萬嘛。”

劉波看着女人笑道,“姐,一年一百五十萬是吧,我們租了,籤合同吧。”女人愣住了,女孩也愣了,衆人紛紛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這也太痛快了吧。

女人馬上反應了過來,“好勒,好勒,合同有,早就準備好了,需要先付定金五十萬,您看。”

“沒問題,你給個賬號吧,我現在就把錢打給你。”女人樂呵呵的說了一串數字,不過剛剛的男人不願意了,這不是公然搶生意嘛。

他們可是收了錢的,他們的工作就是專門用來砍價的,“小子,你他媽哪裏來的,我們先來的知道不?懂不懂什麼叫先來後到?”

劉波笑道,“對啊,你們是先來的,但是你們沒談好啊,我們現在已經談攏了啊,所以可不就是我們的了,先下手爲強懂不懂?”

男人氣的指着劉波大罵道,“你他媽是不是專門找我們龍幫的事來了,是不是沒捱過打?是不是欠打欠收拾?”

“現在,趕緊他媽從哪來回哪去,別他媽耽誤爺的好事,要不然別怪爺爺不客氣。”男人名叫崔大虎,是龍幫二組的小組長。

龍幫是馮一龍創立的一個組織,專門用來催收的,時不時也會幹一些這種壓價的買賣,龍幫分爲三個小組,今天來的便是二組。

劉波看着崔大虎笑道,“法治年代,別天天動不動就打死這個,弄死那個的,打人是犯法的知道不?要不要哥給你補補法律?”


“趕緊滾蛋,勞資懶得跟你扯淡。”崔大虎小學都沒畢業,看見劉波這種文縐縐的小白臉就腦仁疼,最不愛搭理的就是劉波這羣人。

李小冉這時候已經跟女人簽好了合同,笑呵呵的走了出來,“劉波,我們走吧,成了。”然後拿出合同衝劉波搖了搖。

崔大虎看着李小冉手裏的合同順價急了,平常都是他壞人家生意,今天被劉波壞了自己的生意,他能罷休?不存在的。

“你小子可以的?你是不是沒聽過我們龍幫的厲害,聽爺爺一句勸,趕緊把合同低價賣給我們,要不然這事咱沒玩。”

“你想怎麼着,這層樓現在已經是我們的了,我現在請你們趕緊給我滾出去。”劉波冷聲喝到。

“奶奶的,兄弟們,給我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打到他爹媽都認不出來。”崔大虎剛走到劉波身邊,就被劉波一腳踹翻了。

小樣,就這點本事還想打我?劉波心想。

這時候小趙等人趕緊竄了上來,“劉少,您沒事吧,您沒受傷吧,是我該死,我們剛剛就應該上來的。”

崔大虎等人“嗖嗖”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朝着劉波等人便打了過來,不料短短兩分鐘便被小趙等人撂倒在地,躺在地上哭爹喊娘。

劉波笑笑,“服不服?不服咱接着來啊?”

崔大虎等人,紛紛揚言,“是是是,是我們不好,求您高擡貴手放我們麼一碼吧。”


劉波也不想把事情鬧大,擺擺手,“現在就滾吧,趕緊從我眼前消失。”崔大虎等人連滾帶爬的趕緊消失了。

劉波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喂,劉波,你能來禹城百福商場這裏嗎?他們不讓我走。”葉藝林聲音微微顫抖。

“好,藝林你把具體位置發給我,我現在就過去,你不要害怕啊。”劉波說完轉身對李小冉等人說道,“小冉,剩下的事情麻煩處理一下吧,我女朋友那裏有點急事,我得趕快過去一下。”

禹城百福商場的大廳內已經圍着一羣人,而葉藝林就被圍在了中間,眼圈紅紅的,臉蛋上有着明顯的一個巴掌印。

而葉藝林身邊站着一個一身華服的女人,女人正怒氣衝衝的罵着葉藝林,“你個窮鬼沒錢逛個屁的商場,你趕緊給我賠錢,你知道我這衣服值多少錢嗎?限量版哎,我今天第一次穿呢。”

劉波趕緊闖進人羣,一把拉過葉藝林,緊緊的抱在自己懷裏,“藝林,沒事了沒事了不怕啊,怎麼了呢?”

葉藝林見劉波來了,眼淚瞬間掉了下來,“對不起劉波,我惹禍了,我不小心把那位女士的衣服弄破了,得賠五十萬,我身上沒錢,她們不讓我走。”葉藝林小聲的說着,像個做錯事的孩子。

“呦,你小子是這女孩的男朋友吧,你女朋友弄壞了我的東西,你看是你賠,還是我現在就報警讓你女朋友去局子裏蹲會?”

“哦,我女朋友弄壞了你的東西?什麼東西?怎麼弄壞的,價值多少錢?賠錢沒什麼問題,但我要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不是嗎?”劉波淡定的說着。

女人拉着自己衣服的一角,“你看,你女朋友的劣質包包刮壞了我的衣服,這裏,都出了一個洞了,這可是限量版,全球就只有十件,我今天才剛拿來穿上就被你這不長眼的女朋友給弄壞了。”

劉波看了半天,纔在衣服角上面看到一個大約只有幾毫米的小洞,而且是不是葉藝林弄得還有待考究。

劉波意味深長的笑了一眼,如果我猜的不錯的話你這個是,omhf的限量款?全球只有十件,目前一件都沒有了對不對?

女人連連點頭,“對,沒想到你這個土包子還識點貨,那我要你們五十萬不多吧。”

劉波點了點頭,“恩,如果真的是omhf的限量款,omhf的衣服最大的特點就是精緻,你衣服上這個小洞,確實值五十萬了。”

葉藝林嚇壞了,握着劉波的手抖開始出汗,“劉波,我我,我真不是故意了,我都沒感覺到,我可能太粗心了……”葉藝林低下了頭。

劉波捏了捏葉藝林的小手,然後對女人說,“我說的是如果你那是omhf的限量款,但你那似乎不是哦。”

女人瞬間炸毛,“你說什麼了?你竟然說我的這個是假的?你以爲你自己是誰啊,我看你是真品連見都沒見過,你憑什麼說我的是假的。”

“你說你這件衣服是今天才取來的對不對,但據我所知,最後一件衣服是被一個先生買走的呢,不是個女人哦。”

女人嘲諷道,“那就對了,這衣服就是我老公今天買來給我的,怎麼的,沒話說了吧。”

劉波拿起電話,“喂,小武,幫我把我打算給藝林的禮物取來,對,就是那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