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差點笑出聲,心說這丫頭什麼時候也這麼幽默了。

又輕輕的敲了敲房門:“婉晴,你開下門好嘛,我是來給你治療腹痛的,這腹痛毛病得早治,要是耽擱了,以後可是生不了小小寶寶的。”

“哼,生不了就生不了,反正姑奶奶也沒準備聲!”

房間裏,沐婉晴嘟着小嘴,氣呼呼的說,說完,小臉還有些火燒火燎的。


心說這個混蛋,竟然用這麼蹩腳的藉口騙我開門,還生不了小寶貝,生不了就生不了嘛,反正姑奶奶也沒打算生,哦不,沒打算現在生!

心裏擰着勁,但是,不覺內心還有些毛毛的。

這個混蛋,不會是騙我的吧,不就是一個腹痛嘛,沒那麼嚴重吧。

可是,萬一真的生不了可怎麼辦,女人不能生孩子那還叫女人嘛!

沐婉晴的心越發忐忑,七上八下的。

側耳聽了聽,門外似乎沒有了動靜,於是乎,沐婉晴點着腳,悄悄的溜下了牀,走到門口,擰開了門把手,把門嵌開一條小縫,往外看。

“婉晴,你沒睡啊!”

結果,入眼處卻是林辰,正趴在門縫邊上,微笑着看着。

此時的林辰,一掃往日霸氣,反而滿臉的春風笑容。

不過他這模樣,卻是把沐婉晴嚇了一大跳啊,誰曾想林辰這個傢伙,會趴在門口啊,嚇得她啊的一聲尖叫,反手就要關門,結果想關門可關不上咯。

林辰伸手一推,抵住了門,然後,一點點的擠了進來。

“婉晴,我真的不是給你開玩笑的,腹痛後果真的很嚴重的,我老林家還沒有後那,你可不能生不了孩子啊!乖,我給你瞧瞧……”

“林辰,你給我出去,出去……”

沐婉晴放開門把手,伸手去推林辰,都快把吃奶的力氣用上了可是林辰不但沒出去,反而把她逼得節節敗退,直到牀邊。

這時,林辰伸手,一把攬住沐婉晴的***。

沐婉晴整個人就好像觸電一般,一瞬間,渾身的力氣全部散盡。

一張小臉,立刻好似猴屁股一般,騰的一下全紅了。

驚駭的望着林辰說:“林辰,你,你要幹嘛!”

“哦,給我老婆瞧病啊!”林辰一笑,抱起沐婉晴,直接把她放在了牀上。

“林辰,林辰你別亂來啊,我,我還沒想好那,而且,而且你還沒有好好追求過我!”屁~股一粘到牀,沐婉晴整個人瞬間就慌了。

天哪,林辰竟然抱着她上牀了,那下一步他要幹嘛,真的給他看病嘛,別開玩笑了,傻子都不會相信……話說,他不會是想霸王硬上弓吧!

可是,可是人家還沒有想好跟他在一塊哪!

不,絕對不可以讓他得逞的。

不過,這傢伙的力氣怎麼這麼大,我怎麼反抗啊!

沐婉晴心慌意亂,以至於急的,眼睛裏立刻起了一層薄薄水霧。

然而就在這時,林辰伸手,按住了她的小腹。

一股溫熱的感覺立刻順着林辰手掌,流入到了沐婉晴的小腹之間。

那感覺,再次如浸泡在溫泉裏一般,舒服的不行,以至於一霎那,沐婉晴差點舒服的忍不住叫出聲,好在她定力不錯,咬着嘴脣忍住了。

不可思議的看着林辰,紅着臉說:“你這混蛋,真的是給我瞧病啊!”

“嗯?不然那!”林辰道! 沐婉晴原本就紅彤彤的小臉,一下子更加的紅了。

看來啊,是她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天哪,怎麼會這麼尷尬啊!

這一刻,沐婉晴真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不出來纔好。

而這時,卻聽林辰道:“婉晴,你放心吧,除非你哪一天真心屬我,否則我是不會碰你一根手指的,我要的不是一招擁有,而是天長地久!”

“我曾經發過誓,這輩子要帶着你們踏破雲霄,我說道做到,所以,日後在咱們的路還長着那,我不着急,真的不着急!”

說完,林辰衝着沐婉晴笑了一下。

沐婉晴則是有些發矇,心說這是表白嘛,可是這表白的味道怎麼這麼特殊。

沐婉晴也不是沒有接受過男生的表白,甚至於有很多男生,表白的方式或者話語,比林辰的要漂亮的多,但是,卻都沒有林辰這麼有味道。

好像,林辰的每一句話,都撩動心神,顫動心房。

瞧着林辰,沐婉晴忽然有些抽不過來神,眼睛都直了,要不是小腹上突然傳出一股很是舒服的感覺,沐婉晴真不知道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要看到什麼時候。

頓時,沐婉晴不由的有些窘迫。

爲了緩解尷尬,沐婉晴將頭扭到一邊,不敢在看林辰。

半個小時之後,林辰撤手,然後把已經睡熟,趴在他身上,口水都留到他肩膀上的沐婉晴,抱起來,好好的放回到牀上。

低頭看着睡姿宛如孩子一般的沐婉晴,林辰心裏格外的滿足。

上輩子的這個時候,他們沐家已經遭受了楊家的窮追猛打,整個沐家都岌岌可危,而沐婉晴,更是整日在公司裏,處理着焦頭爛額的事。

那段時間,別說留出一點時間,給他們兩個單獨相處了,哪怕見上一面都難。

這輩子,這時光,對於林辰來說,太難能可貴了。

“婉晴,你放心,我還會變強的,我會一點點的強大起來,保護你,保護沐家,保護鈺彤,從今往後,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們一根汗毛!”

睡在牀上的沐婉晴,也不知道聽沒聽見,只是眉毛輕輕的動了一下。

林辰適時住嘴,隨後,轉頭離開了房間。

“姑爺,你餓了吧,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午飯,你吃點吧!”

林辰剛剛下樓,就見到保姆孫媽站在廚房衝着他招手。

孫媽是沐家的保姆,平時照顧沐婉晴和沐榮華起居的。

“嗯,那就麻煩孫媽了!”林辰點了點頭。

來到廚房,繼而座下開始吃飯。

孫媽的廚藝還算不錯,不過到底年歲大了,做飯不愛放調料,味道欠佳,但好在林辰也不挑嘴,苦日子過關了,也不挑食。

吃了整整三大碗飯,肚子都吃圓了。

“謝謝孫媽,我吃飽了,哦對了,婉晴還在睡,你別打擾她,等她醒了,你給她熬點小米粥送去,少油膩,晚上吃油膩的不好消化!”


林辰跟孫媽告辭,順便,提醒孫媽好好照顧沐婉晴。

“唉,真是一個好小夥子,小姐算是找了一個好人啊!”


孫媽看着林辰離開的背影,感觸良多,頗爲沐婉晴感到欣慰。

離開了沐家之後,林辰開着車,直接回家去見林鈺彤。

走了一天了,這一天林鈺彤沒看到他,估計會很擔心。

而且林辰主要也想回去看看,看看王媽照顧鈺彤照顧的怎麼樣。

雖然說王媽是沐婉晴介紹的,但是林辰還是擔心。

而於此同時,林鈺彤所在的別墅區內,王媽的兒子王棍,還有另外一個長得尖嘴猴腮的男人,徘徊在小區的周圍,鬼頭鬼腦的。

一看這倆人這德行,就知道這兩個傢伙肯定不懷好心。

“我說王棍,你確定你媽被接到這個小區了,你特麼不會是在吹牛逼吧!”

跟着王棍一塊的尖嘴猴腮,面露質疑的對王棍道。

“去你娘了個四舅姥爺的,你哪隻眼睛看老子吹牛逼,我跟你說啊,接走我媽的人,那可是大有來頭,有的是錢,你孃的你就好好跟着老子的了,別廢話!”

王棍沒好氣的罵道。

王棍心裏這會也正煩着那。

他在這守了一天一夜了,也沒看到王媽的身影,說實在的他現在也有點拿不準,懷疑是不是他找的那個傢伙,給他弄錯了。

而就在這時,小區的出口處,出現王媽和林鈺彤的身影。

一老一少,手拉着手從小區內走了出來。

王媽一臉的慈善,拉着林鈺彤的小手,就好像拉着自己親閨女一般。

雖然王媽只是和林鈺彤相處了短短兩天不到,但是卻真的喜歡上了林鈺彤,當然,最主要的是憐惜林鈺彤的身世,以至於疼惜的不得了。

林鈺彤從小就缺少長輩的關愛,所以也很喜歡王媽。

兩個人手拉着手離開小區,然後朝着菜市場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這一老一少有說有笑的,不知道的還真以爲是娘倆那。

而她們這娘倆,還不知道,她們此時已經被王棍給盯上了。

王棍看着自己老孃終於出來了,高興的差點跳起來。

一拍身邊的尖嘴猴腮,隨後,尾隨着這娘倆,偷偷跟上。

路上,王棍對身邊的尖嘴猴腮說:“待會,我把我老孃制住,你則是立刻控住住那女的,直接綁走,到時候勒索來的錢,咱們倆個對半分!”

“嘿嘿,放心吧,我知道,我心裏有數!”

尖嘴猴腮樂的腮幫子都快裂到耳根子上了。


兩個人悄悄跟隨,直到王媽和林鈺彤走進一個人少的衚衕,兩個人立刻躥出。

“哈哈,守了你們兩個一天一夜了,特麼的你們終於出來了!”

王棍和侯三一前一後,將王媽和林鈺彤堵在了衚衕裏。

王媽和林鈺彤見到王棍和侯三都嚇了一跳啊。

林鈺彤雖然不認識王棍,但看兩個人這會的表現,便知道他們兩個不還好意。

王媽看到王棍,更是臉色大變啊。

急忙把林鈺彤護在自己身後,衝着王棍叫道:“王棍,你,你別亂來啊!”

“我是你媽,這孩子是你妹妹,你不能傷害我們!” “妹妹?去你大爺的,老子什麼時候多出個妹妹!別特麼跟老子放屁!”

王棍沒好氣的破口大罵,大手一揮,招呼着侯三就要動手。

王媽媽似乎想要喚醒王棍的人性,可是這傢伙,又那裏有一絲人性可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