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亞大將軍,貝爾薩將軍,我們會爲你報仇的!”

“丞相,走吧。再不走就來不及了!”衛兵們苦苦懇求道。

“我們在南方還有十萬軍隊,只要去到他們的軍營裏,就能重整旗鼓。但如果丞相出了什麼事,那事態就完全不能控制了。”葉無痕的一個幕僚也勸說道。

葉無痕卻完全不爲所動,圓睜雙目望向那些越衝越近的叛軍,搖搖頭道:“我絕不會離開的。”

這時候,比利亞在醫生們的攙扶下勉強的站起來,口中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護在葉無痕的身前。看他的舉動,是想靠自己的威望來保護葉無痕。

兩個國之柱石都很清楚,一旦他們其中一個出了什麼事,那兩大種族幾百年來在黑龍王的領導下同心協力建構的國家,就徹底的完蛋了。

墨霖看到他們的舉動,不禁有些感動。

之前看到黑龍王留下的信息,墨霖就和這條巨龍心有慼慼。他拿了土龍珠之後,總覺得對這片大陸和黑龍有些愧疚,此刻,他忽然想要做點什麼。

狼人們越來越近,近的已經可以嗅到他們身上的血腥氣味,看到他們張開的大嘴裏的利齒,看到他們鋼刀上的寒光。

衛兵們知道葉無痕不肯走,於是他們組成一道半圓形的陣勢,就將比利亞和葉無痕都保護在其中。這是他們所能做到的最後一件事——和他們的領袖一起戰死。

狼人們終於來到了王宮的外側,最前面的幾個看到了比利亞。

兩個醫生左右攙扶着比利亞,本來是幫助虛弱的他站穩,而後面的衛兵是在保護葉無痕的安全。

可這樣的陣仗看在狼人的眼中,卻是另外一種含義。

在他們看來,這分明是葉無痕爲了自保,將比利亞當作擋箭牌。

“殺了他們,救回大將軍!”狼人們吼叫起來,一起衝了上來,鋼刀往醫生的身上招呼。

比利亞焦急萬分,可身體虛弱,喉嚨又受傷,根本沒辦法出聲。

眼看誤會就要發生,雙方即將血濺當場。那兩個衝在最前面的狼人只覺得眼前勁風掠過,手中一輕,鋼刀不知怎麼不見了蹤影,手中空空無物。

墨霖擋在比利亞的身前,手中抓着兩把鋼刀,他雙手一合,噼裏咔嚓一陣脆響,那兩把鋼刀竟然如同枯枝爛泥一樣,被他揉成一團。

狼人們都傻眼了,他們可從來沒見到有人擁有如此的力量。

身後的比利亞和葉無痕也都傻眼了,剛纔墨霖出手救人就已經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還沒等問清楚他的來歷,這就又露了一手,不由得讓人心中敬畏。

“你是什麼人,是葉無痕那廝的幫兇嗎?”狼人們雖然被墨霖的出手震懾,卻不肯退卻半步,反而步步緊逼。

墨霖搖搖頭道:“我不是任何人的幫兇,我只是不希望黑龍王建立的國家因爲一些誤會而滅亡掉。”

“誤會?分明是葉無痕要謀害比利亞大將軍,我們都親眼看到的!”狼人吼道。

後面聚集的狼人越來越多,他們並不清楚剛剛發生的事情,大聲的喊道:“別廢話了,殺了他!”

墨霖高聲喝道:“聽我說!”


他的聲音雄厚有力,悠遠綿長,一開口,響徹整個王城。

不但面前這些狼人被震住,就連宮門附近還在戰鬥着的狼人和人類,甚至宮城之外的許多驚慌的百姓也都聽的清清楚楚。

世界忽然變得安靜下來,只有火把噼啪的燃燒聲,只有風聲,只有粗重的喘息聲,或者還有一些血流的聲音。

無數的目光都望向墨霖,驚訝於一個人怎麼能發出這樣的聲音。

“你們的祖先在數百年前攜起手來,在黑龍王的帶領下,共同建立起這樣一個偉大的國家,對抗沙妖建設家園,經歷了數百年的營造,纔有今日的國家。難道你們忍心因爲一些誤會,就毀掉這來之不易的一切嗎?”墨霖繼續說道。

狼人們都不做聲,有一些陷入了沉思。譁變來的很突然,每一個狼人都給身邊的同伴傳染着,變得躁狂,不肯去想事情背後存在着什麼謎團,只是想要單純的發泄。

大部分的狼人甚至不知道譁變的起因是什麼,更多的只是隨波逐流。此刻被墨霖阻擋下來,聽了他的話,很多狼人才有些咂摸過味來。

“比利亞將軍在這裏,並沒有死。他和葉無痕丞相是親密的戰友,絕不會互相殘殺。至於其他的事情,我想也都是誤會,大家曾經是同一個國家親如兄弟的戰友,爲什麼不肯平心靜氣的解決問題,而一定要用暴力呢?”墨霖又道。

有些狼人被打動了,本來高舉的兵器緩緩的放了下來。有些甚至發現正在死斗的人類士兵是相熟的面孔,或許曾經一起喝過酒,或許根本就是鄰居。

墨霖還想繼續說,不過他剛張口,一道疾風響起,一枚羽箭破空而來,直射向他的咽喉要害。

墨霖一擡手,手腕輕抖之間,兩根手指在半空中將羽箭夾住。

這一箭來勢洶洶,力道很足,角度很刁,尤其是在暗處射出,目的非常的明顯:要墨霖的命。

羽箭被夾住,兀自在墨霖的手指之間抖動着,可見力道之足。

墨霖冷冷的望向花園假山的一個角落,那裏有個黑影在射出一箭之後立刻溜進人羣之中。

墨霖並沒有着急去追,他將羽箭拿到眼前,仔細的看去。

這一枝箭和比利亞中的那一枝一模一樣,從這一點可以看出來,應該是出自同一個人的手。而根據墨霖的判斷,射箭的這個人的箭法非常的精準,而且能夠出其不意,難怪比利亞身經百戰也會中了暗箭。

“這枝箭,和射傷比利亞大將軍的箭一模一樣。看來那位想要這個國家滅亡的人,就在你們之間。”墨霖冷笑道。

狼人們面面相窺,他們都看到了箭,可沒發現射箭的人。

有的狼人還是很衝動,叫喊道:“別聽他蠱惑,他們一定是在拖延時間。殺掉他,把大將軍救出來。”

一些立場很不堅定的狼人又動搖起來,重新端起了刀槍,畢竟他們和人類之間的種族矛盾已經很深了,對葉無痕也非常的痛恨。此刻有了機會,非常想要痛快的發泄。


墨霖眼中寒光一閃,他發現那些鼓譟的狼人分佈在四面八方,有幾十個。這些狼人的鼓動力很強,一下子就讓本來已經有點緩和的局面又緊張起來。

眼看狼人們又要發動進攻,墨霖殺機頓起,他剛要出手衝進狼人之中,把那幾十個鼓動者殺掉,狼人們又漸漸的安靜下來,目光都落在墨霖的身後。 17K知名作者倚天新書“暗皇”隆重上市,強烈推薦。


連接在此:yy.17k.com/book/43680.html

*******************

墨霖回頭看去,就見比利亞費力的舉起胳膊,連連的擺手。這個意思已經很明顯了,他是讓狼人們停下來。

比利亞雖然不能說話,腦子卻沒傻掉。他在兩個醫生的攙扶下,雙手在胸前比劃起來。

墨霖看不懂那些動作,有點疑惑。一旁的一個衛兵大概看出墨霖的不解,低聲道:“這是一種軍隊裏用的手勢暗語,只要是士兵都懂。”

墨霖一喜,果然見隨着比利亞的比劃,狂躁的狼人們漸漸的安靜下來。

比利亞是狼人們的領袖,是士兵們奉若神明的人物,他用手勢暗語明確的表明中箭並不是葉無痕的暗算,並且要求狼人們立刻停止譁變,迴歸營地,這一次的騷亂,不會追究任何人的罪責。

狼人們得到解釋和承諾,都平息下來,看得出來,他們中的大多數已經打算罷手了。

就在這個當口,墨霖耳朵一動,聽到一聲輕微的弓弦響。

他飛身而起,人若驚鴻,伸手在空中一抄。

一枚細小如同縫衣針的弓箭被墨霖夾住,這一回他沒有放過那暗中放箭的刺客,腳步不停,直衝進人羣之中。

“別走!”看到那人放箭之後就要逃竄,墨霖暴喝一聲,虛抓一把,意念之觸隨心念探出,跨越了數十步遠的距離,一下子捏中了那人背心的要害,讓他的動作立刻僵硬停止下來。

狼人們騷動起來,都看向那動作怪異,半個身子騰空,卻怎麼都無法前進的人。

這是一個外表上和狼人們一般無二的人,可仔細看去,卻能發現在某些細節上的不同。


一個距離最近的狼人驚奇的叫道:“他的眼睛!”

這個狼人的眼睛黯淡無神,其中竟然沒有瞳孔。

“他不是狼人!”墨霖已經來到他的身旁。

“那他是什麼?”狼人們圍攏過來,疑惑的問。他們也看出不對勁來,有些腦子機靈的已經反應出他們大概是被人利用了。

“他是沙妖。”墨霖道,他之所以這麼斬釘截鐵,是因爲聞到了一些特別的味道。

“沙妖,怎麼會。沙妖怎麼可能是這個樣子。”狼人們都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

他們都是跟沙妖作戰過的勇士,當然再清楚不過沙妖的樣子。那些傢伙有着流沙一樣的身體,可以改變形狀,一般都是以兇惡的面貌出現,很難打死。

墨霖一笑:“我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不過我想,這樣應該就知道答案了。”

他口中說着,手掌上爆起靈能之光,拍在那“狼人”的頭頂上。

“嘩啦”一聲,那狼人就在衆目睽睽之下“融化”了一般。

其實不是融化,而是本來的身體忽然變成了一堆細沙,癱軟了下來。那套士兵的服裝還在,可身體已經完全沙化了。

“是沙妖!”狼人們驚叫起來。

變成一堆細沙之後,那沙妖似乎脫離了意念之觸的掌控,立刻想往地底鑽去。

墨霖哪會讓他逃走,一探手,意念之觸構成一個圈,將他給牢牢的罩在其中。

沙妖在看不見邊際的圈裏橫衝直撞,卻無法掙脫,掙扎了半晌,終於放棄了努力。

“原來是沙妖暗算,殺了他!”狼人們叫喊起來。

“先別急,我猜還有很多這種沙妖的奸細,大家仔細的查一查,別叫他們跑了。”墨霖道。


狼人們一聽,立刻警惕的觀察起周圍的同伴了。沙妖僞裝的奸細沒有瞳孔,這個特點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播開來,幾十個想要逃走或者想要潛藏起來的沙妖都給找出來,很快就用不同的方法困住,一起丟在王宮前的空地上。

變身爲狼人的沙妖一個個的現出了原型,化爲一灘灘的細沙,掙扎着想要逃命。

被墨霖困住的這個沙妖,看起來應該是這些沙妖的頭領,他見掙脫不了墨霖的束縛,惡狠狠的恐嚇起來道:“快放開我,不然我叫你們死無全屍!”

“現在死還是活,不是你來作主。”墨霖對他毫不客氣,意念之觸緊縮起來,將他的流沙身體箍起來,團的越來越緊。

開始這沙妖還打算硬挺,等墨霖略微一用力,就從小聲的**變成了淒厲的哭嚎,流沙身體之中滲出黃色的黏糊液體,那正是沙妖的生命精華。

一旦生命精華失去,沙妖的生命也就結束。他們的身體會分解爲一堆沒有任何生機的沙粒,成爲茫茫大漠的一部分。

沙妖的掙扎越來越微弱,最後終於一動不動,奄奄一息了。

墨霖這才停下手來,將他丟在一堆沙妖奸細中。

半晌之後,那沙妖才勉強的重新聚攏爲一堆,這一回他再也不囂張了,只是戰戰兢兢的混在一堆沙妖之間。

這些沙妖的樣子非常古怪,跟墨霖見過的幻獸魔點有些類似,都有一灘可以隨時變化形狀的身體。不同的是,魔點是黏糊糊的膠質,而沙妖們則是以沙粒爲身體。

“現在開始,我問你答。”墨霖冷冷的道。

那沙妖的身體哆嗦一下,想要往後縮,可其他的沙妖更是害怕,都聚攏在一起。他們本來就樣子類似,這麼一擠,倒是有點分不清誰是誰了。

“射中比利亞大將軍的箭,是不是你們所爲?”墨霖問。

那沙妖猶豫着,卻見到墨霖眼中的寒光,只能道:“是我……”

一旁的狼人們憤怒不已,有些吼叫起來。

“我們上當了,殺了他!”

墨霖擺擺手,他方纔的一番表現已經樹立了威望,狼人們都是久經沙場的戰士,最是佩服有本事的人,見墨霖擺手,立刻都安靜下來。

“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是誰指使你的?”墨霖繼續問道。

沙妖既然已經開口,爲了活命,只能把所有的祕密都和盤托出,他一五一十的講述了收買狼人士兵,偷偷潛入王城,然後用變身術化身爲狼人,一直在軍中散播謠言,離間狼人和人類之間關係的事情都說了。

狼人們越聽越驚,這才知道有很多事情都是這些沙妖奸細搞出來的,而他們還矇在鼓裏。

葉無痕和比利亞都皺緊了眉頭,心中卻和普通士兵想的不一樣。他們都在想,若不是他們之間心存着一點芥蒂,再不復最初時候的榮辱與共,這些奸細就算離間的方法再隱祕一倍,也別想奏效。

可偏偏他們兩個人之間先已經貌合神離,這纔給了奸細們可趁之機,讓人類和狼人兩個兄弟種族之間越來越離心離德,最後造成了近日這樣不可收拾的局面,差一點就釀成亡國的大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