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各神壇負責人讓眾神使大為火光:

神使大人時間過短我們查不出來我們已經安排人去辦了只要查出來立即上報!

「難道說在這個蘭斯大6上還有對於你們來說是空白的地方嗎……廢物一群廢物!」神使的聲音雖然充滿了怒火但是他們並沒有大聲的說出來若是他們大聲說出來恐怕在這個帝洛蒼競技場立即就會被現了。

眾神使是來釣大魚的所以他們雖然憤怒卻也硬生生的把握住了分寸!

「滾……」隨著眾神使的低喝一群神探負責人灰溜溜的從包間里退了出來。

詩雅兒眾神使翻開了第二份資料——上面寫的不是別的字正是詩雅兒三個字:

詩雅兒帝奇特學院特等生無父無母自小跟一個爺爺長大家住靠近聖龍森林的麥特小鎮。

自五年前詩雅兒放過一次批假后回到帝奇特學院便再也沒有回去過。

據調查顯示在五年前詩雅兒回到帝奇特學院的時候是由兩個老人和一個帶著一隻小獸的少年相伴而回的當時詩雅兒的回校幾個人和其導師在食堂進食引起了帝奇特學院眾學員的小型轟動。

而後與詩雅兒相伴回來的兩個老人和那個帶著小獸的少年便離開了帝奇特學院自此便再也沒有出現過而詩雅兒到了畢業的標準也一直沒有離開帝奇特學院。

值得關注的是詩雅兒的魔法天賦極高小小的年齡身為雙系魔法師現在已經達到了九級魔法師的強者之林。

在此次三大學院的開幕式中詩雅兒曾經去過蒼塵學院的內部先是尋找一個叫做落寞學院的學院而後便找到了現在的紫晴公主據調查詩雅兒去蒼塵學院的目的應該是找一個叫羽凡的那孩子。

不過在詩雅兒的身上最值得關注的是她的魔法杖據說在五年前詩雅兒回家之前一直用的是學院放的魔法杖可是自詩雅兒五年前回到帝奇特學院后便換了一把中等稍上的一把魔法杖。

也就是從那以後直至詩雅兒甚至修鍊到了九級雙系魔法師之境也沒有再換過魔法杖哪怕是施展九級魔法的時候詩雅兒用的仍然是五年前換的那把魔法杖。

根據種種調查顯示推斷詩雅兒手中擁有的魔法杖很可能是當時紅極一時在麥特小鎮傳出來的神器只不過這把魔法杖被人做了高明的掩蓋魔法。

而五年前跟著詩雅兒回到學院的一位老人據種種跡象推斷很有可能是各神壇一直追捕的光明聖者威爾?老霍戈。

至於另一個老人應該就是和光明聖者一起逃跑的人了五年前的神器事件很有可能就是這個老人製造出來的——一名潛修在大6的強大鍊金術師。

看到這份資料的最後眾神使再也沒有現關於這個帶著小獸的少年的介紹不過眾神使並沒有過於追究這個問題畢竟光明聖者與那個鍊金術師才是他們重點追查的。

合上調查得來詩雅兒的資料眾神使閉上了眼晴根據靈魂魔法師莫甘在白天時上報來的消息還有面前的這份資料眾神使心中漸漸的有了一條思考的主線。

五年前麥特小鎮詩雅兒光明聖者鍊金術師一把看似普通卻可以承受九級魔法的魔法杖落寞學院紫晴公主!

大話事件麥特小鎮光明聖者神器!

「來人……」隨著思緒越來越明了各個神使猛地一拍面前的桌子對著在外面候著的人叫到。

「給我把這個詩雅兒的導師狠狠的查一遍!」看著侯著的人進來眾神使共同的出了一條相同的命令。 隨著第一天的比賽結束羽凡混在人群中悄然的消失了他沒有去看望詩雅兒更沒有去留戀紫晴?雅月就連落寞眾人所在的地方他也沒有靠近。

在這麼一天里羽凡早就現了帝洛蒼競技場的每一個角度都暗暗的潛藏著目露精光的高手或許他們是一個打掃垃圾的一個賣乾果的…他不想連累他們一點也不想雖然現實或許事與願違!


帝洛蒼競技場這是一個巨大瓮他已經走了進來!

夜幕降臨他悄悄的來到了帝都的郊外騰到了一棵參天大樹上與小灰共同的修鍊了起來這是對於他來說最好的方式或許在某一個地方他會遇到因他亡命天涯的爺爺與師傅。

他始終相信一點他的爺爺與師傅肯定在帝都了或許今天他就與他們在帝洛蒼競技場已經相見過了只不過那時的他認不出他們他們也認不出她!

亡命天涯的人總是有保命方法的更是有隱藏在人群中的辦法的!

羽凡自信自己的爺爺與師傅並沒有被眾神使抓住否則的話現在也不會出現兩國來使的事情了四年來因為自己爺爺與師傅的掩護神使一直沒查到他的身上這不得不說爺爺與師傅付出了多少生死的努力。

爺爺師傅凡兒為您太難了太多的麻煩!

呵呵!有的時候羽凡經常會想站在身外的角度想自己的事情:

這是一個殘忍的捉迷藏!

沒錯這就是一個殘忍的捉迷藏明明自己的生死夥伴就在自己的眼前明明自己的愛人就在眼前明明自己的親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就是這樣近的距離他唯有裝作不認識毫無表情眼神在心中麻木的痛中一閃而過。

這將要比自己從小被人稱為魔武廢人還要折磨人!

情何以堪!


沒錯情何以堪就是這樣羽凡硬生生忍著心中的苦痛看著詩雅兒意圖紫晴?雅月之間的一戰看著老布里那焦急的眼神在自己眼前走過……

呵呵!這一臉的疤痕不是怕別人認出來而是怕自己的生死夥伴自己的愛人認出來!

殘忍的現實讓羽凡有些麻木!

事實上羽凡曾經也想過自己一旦在大賽結束后自己站了出來究竟會有什麼後果他這樣做會給雅兒帶去什麼會給落寞學院的所有帶去又會給自己的爺爺師傅帶去什麼……

最終羽凡沒有想下去他沒有選擇的!

羅斯公國三大學院大賽兩國共同來使這是一個陰謀一個眾降臨神使拿全公國公民生命作賭注的陰謀。

眾神使可以賭可是羽凡不能賭!

「大話事件」的真正源始人是他他才是這件事情的源始人所有的責任應該他來負自他知道自己渾渾噩噩的生活四年恢復記憶的那一刻他便知道了他需要站出來。

無論是責任還是因為眾神使針對他的陰謀亦或者是他那亡命天涯四年的爺爺與師傅他都必須要站出來。

雖然或許在臨死的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的身上究竟生了但是他必須站出來「無知」的死去也要站出來!

盤膝而坐靈氣聚攏抬頭望了望樹葉縫隙間透進來的星光羽凡在心中暗暗的嘆了一口氣:

爺爺師傅凡兒不孝為了凡兒你們亡命天涯四年是該結束的時候了你的孫兒不是你們臂膀下的孩子而是一個有擔當的男子漢那一天…快要來了……

腦海中閃過詩雅兒與紫晴?雅月那兩張美麗的面孔紫晴?公主神女呵呵羽凡的心中出一聲會心的笑。

或許她們會成為好朋友吧!

想到詩雅兒與紫晴?雅月在賽場的表現羽凡心中默默的想到可是我不知道還能不能看到。

自羽凡決定離開的時候他就面對生死了!

漸漸的合上雙眸雙手緩緩的結起手印絲絲的靈氣聚攏了起來羽凡身前的小灰也頗為享受的張開了小嘴巴!

不管明天會怎樣他都要面對。

……

「雅兒你回去好好的休息吧」雪若琳聽完詩雅兒說過的話后與妮可導師相看了一眼便對詩雅兒說到。

「那我先去休息了!」似乎沒有看到雪若琳眼中閃過的一絲驚愕詩雅兒對著雪若琳二人輕輕的一點頭便向著自己的休息卧室走去了。

「……」雪若琳看到詩雅兒消失在視線中后對著同樣望過來的妮可導師點了點頭。

雪若琳與妮可兩人是故意將詩雅兒支開的從詩雅兒所說的話語中她們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

走到了外面雪若琳與妮可二人找到了一處幽靜的小亭子她們在亭中坐下。

「揚國威布萊茲身為一國之王決定以卵擊石向神使與兩國開戰嗎?」坐下之後雪若琳對著妮可導師說到。

「看來是如此不然小凡子這一群人也不會突然出現在蒼塵學院應該是想拿兩國來使開刀吧!」妮可導師點了點頭臉上不禁附上一絲擔心。

若是真的會生戰爭的話受苦受災的永遠都是無辜的百姓!

事實上雪若琳身為大6上上古召喚師尼古拉家族的一員基本上大6上重大事件亦或是重大內幕消息她都是可以知道的而妮可與她如同姐妹關係也是可以得知這些重大消息的所以對於羅斯公國突然兩國來使的真正原因她們是知道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當詩雅兒說出揚國威三個字時她們也從隻言片語中推斷出來了一則消息——羅斯公國之王已經決定破釜沉舟了。

想來這也是布萊茲的無奈畢竟這事情已經不是他可以左右的了那些降臨神使打的什麼鬼主意他無從改變面對現實他只有選擇唯一的一個選擇——戰鬥!

有些事情不是投降就可以解決的更何況作為一代智者的公國之王布萊茲是不會認輸的如果必須死他也會選擇站著死!

這是一國之王的傲氣!

不是他沒想過自己的子民而是他想也沒有用在眾降臨神使強大的實力面前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拿起武器來戰鬥到最後一刻!

「落寞學院是個變態集中的地方……」對於詩雅兒口中的落寞學院雪若琳一直抱著疑惑的態度。

畢竟身為一個上古強大家族的核心人員她竟然不知道這個地方的存在實在讓她心中有些好奇了起來。

任何一個強大的勢力都希望淘寶網女裝天貓淘寶商城淘寶網女裝冬裝外套自己的眼皮底下是沒有未知存在的!

「小凡子竟然在這個學院之中落寞學院……變態的集中營倒也貼切不過我總感覺事情有些不太對雅兒的爺爺似乎有四年沒有來了吧?」對於落寞學院妮可導師也是抱著好奇的態度不過根據她所知道的事情她的心中隱隱察覺出了一絲不尋常。

「……」聽到妮可說的最後一句話雪若琳默不作聲。

雖然詩雅兒一直認為她掩飾得很好可是作為強大的尼古拉家族的核心人員雪若琳怎麼會不知道眾神使一直大力追捕的「光明聖者」是她愛徒的爺爺呢。

沒錯雪若琳早就知道了老霍戈就是所謂的「光明聖者」。

只不過作為導師雪若琳和妮可二人並不能做出一些讓詩雅兒失望與起疑的事情畢竟這種事情牽扯甚廣所以雪若琳和妮可導師一直沒有和詩雅兒說過這件事情而且在帝奇特學院也算是對詩雅兒的一種保護了。

「嗯…誰……」就在雪若琳與妮可二人沉默的時候忽然間她們兩人耳間一動一聲低低的破空聲傳進了她們的耳中。

只見隨著雪若琳兩人的聲音剛落後七道身影以小亭子為中心在雪若琳二人眼睜睜的情況下悄無聲息的從空中落了下來。

這七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七個神使專門派來的!

事實上降臨蘭斯大6的神使有八位分別是光明神神使隆迦勒、火神神使暴岡、水神神使克拉麗莎、土神神使庫爾達、風神神使多伊、精靈神神使波搖、空間神神使索里和獸神神使戈沃。

可是因為精靈女神是個頗為平和的女神和蘭斯大6上精靈一脈的性格相差無幾的所以對於大話事件精靈女神雖然震驚卻還沒達到其他眾神感到威脅的那種心情因此在精靈神使波搖降臨蘭斯大6后她最終的選擇和其他神使並不一樣在她身上並沒有生對於大話事件追查的無所不用的事情對於大話事件的態度上精靈女神告訴她只要了解始末就好的其餘的對她來說並不是多麼的重要。

自精靈女神神使波搖降臨蘭斯大6以後她也是秉著精靈女神的說法並沒有大肆的派出精靈一脈的族人尋找「大話事件」的源始人只是派出了幾個精靈一脈的強者查詢大6上關於大話事件的消息順便查一下大話事件的真正原因。

也正是因為如此這次過來追查詩雅兒的導師只來了七個人而不是八個人!

「你們是何人竟然敢擅自闖入我們帝奇特學院休息之地離去否則我們將以學院名義對之進行制裁……」與雪若琳同時的抽出魔法杖妮可導師對著來人寒聲說到。

然而妮可導師雖然話是這樣說事實上她的心中卻是一片震驚——這突如其來的七個人無一不是強者中的強者這點從氣息上雪若琳與妮可二人就可以判斷出來。

該怎麼辦?這些人是為何而來?

暗暗地積蓄魔法雪若琳與妮可二人的心中不停地思考了起來這事情對於她們來說實在是太突然了。

「你們可是『神女』詩雅兒的兩位導師?」來的七個人中一個拿著單手巨劍的中年大漢瓮聲的問到但是其中的冷意誰都可以聽得出來。

「管你屁事……」雪若琳頗有潑辣風範的一擺魔法杖大聲罵道。

原來是沖著雅兒來的看來雅兒的真實身份是暴露了出去只是為何偏偏是這個時候暴露而原來沒現呢?

心念百轉雪若琳與妮可二人的法杖已經輕輕的暗中晃動了起來。

「和她們兩人這麼多廢話做什麼直接抓住就得了……」看到雪若琳如此「風範」雪若琳身後的一個人冷聲說道。

「動手……」沒有任何的猶豫一聲大喝七個人立即對著被圍在中間的雪若琳與妮可二人沖了過去。

「小雪……」雪若琳冷冷的瞥了一眼衝過來的幾個人猛地大喝一聲手中的魔法杖立即搖動了起來。

小雪尼古拉家族為雪若琳培養出來的一隻奇獸也就是與小灰「情投意合」的那隻小獸其目的就是為了增加雪若琳的實力此時感覺對手的強大的雪若琳自然要召喚除不在身邊的小雪。


「水箭爆…給我爆…」隨著一聲大喝八級魔法水箭爆瞬息形成一支支水箭圍繞著雪若琳與妮可二人的身邊頗為尖銳的迎上了衝上來的七個人然而在半路上這些冰箭猛然爆了開來。

「凈化光刃……」水箭爆魔法的形成之後光明魔法凈化光刃也隨後形成一波小型的光刃再次以雪若琳二人的周圍出了耀眼的攻擊。

「咿咿……」就在兩個強大的魔法與七名侵入者接觸上的時候一隻雪白的小獸倏地出現在了七個人的視線里。

正是雪若琳的愛獸小雪!

「搞定它……」似乎看出了這隻雪白小獸的不凡之處剛才問話的那個中年大漢隨手用巨劍拍飛一支還未來得及爆炸的水箭對著旁邊的一個人說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