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就在兩人說話的空當,剛才站起身的陳秀珠已經離開了座位,待到范玥兒重新看過去的時候,已經不見人影了。

人呢?

范玥兒瞪大了自己那雙圓溜溜的眼睛,雙眼裡儘是疑惑。

她回過頭,有心想要問徐明菲幾句,可看著徐明菲那副悠閑的模樣兒,又有些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尹姐姐……」對著徐明菲開不了口,范玥兒只好將求助的眼神落到了尹薇的身上。

尹薇話雖不多,但向來心細如髮,自然早就注意到了范玥兒的舉動。

她抬頭看了一眼徐明菲,見徐明菲只盯著戲台,對於范玥兒向她求助一事並未說什麼,稍稍思索了一下,便開口道:「什麼事?」

「尹姐姐。」范玥兒見尹薇肯理會自己,當即朝著對方那邊挪了挪身子,壓低了聲音道,「陳秀珠剛才不見了,你知不知道她去哪裡了?她會不會見我沒事兒,心裡又冒壞水,跑去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了?」

「你人就在這裡坐著的,她哪來那麼多的壞事兒可做?」尹薇頓了一下,朝著陳秀珠之前所坐的方位望了一下,正巧看到那邊候著的丫鬟為桌上的小姐們添茶水,便收回了自己的視線,同樣壓低了聲音道,「玥兒你別想那麼多,我估摸著……她應該是去恭房了。」

「恭房?」范玥兒嘟了嘟嘴,略顯不解的道,「她沒事兒去恭房幹什麼?」

噗嗤!


一直豎著耳朵的徐明菲聽到范玥兒這番問話,到底是沒能忍住,掩嘴笑出了聲。

她的笑聲並不大,但同桌的范玥兒和尹薇都聽到了。

聽到了徐明菲的笑聲,范玥兒也立馬就意識到自己問了一個蠢問題。

恭房又不是什麼好地方,陳秀珠去那裡除了如廁還能幹什麼?

貼心的尹薇看出了范玥兒臉上的惱羞之意,未免她太過難堪,便柔聲道:「剛才陳秀珠從我們這邊回去之後就一直在猛喝水,我已經看到旁邊的丫鬟給她們那桌添了好幾次茶水了,這茶水喝多了自然就……」

「我知道了。」范玥兒不怎麼自在地扭了扭身。

尹薇見范玥兒沒有鑽牛角尖,也放心下來,重新抬起頭來,將注意力轉向了戲台之上。

范玥兒見狀,也不好意思再多說什麼了,只抿了抿唇,悶聲看戲。

大概過了一盞茶的功夫,離開座位的陳秀珠終於回來了。

徐明菲不動聲色將視線在對方身上轉悠了一圈,看到對方比起剛才好似精神了幾分的模樣,嘴角不由微微一揚,疊放在大腿上手指不禁動了動,心情頗好地又撿了幾隻花枝朝著台上的荷官兒扔了過去。

坐在一旁的范玥兒不知就裡,見徐明菲扔了花枝,立馬也跟著扔了幾隻,那十足乖巧的模樣,與平日跟徐明菲愛唱反調的樣子大相庭徑。

而就在陳秀珠回來之後沒有多久,之前離開了的紅柳也回來了。

就跟紅柳離開時一樣,紅柳這邊一回來,之前頂上來的丫鬟便十分識趣地退回了原位,將位子讓回給了紅柳。

兩個丫鬟行動默契,就好像早就排練了無數回一般,動作自然,絲毫沒有引起周圍其他人的注意。

回來后的紅柳也也沒多說,只是湊到徐明菲耳邊低語了幾句,而後站直了身子,繼續擔起了丫鬟應該有的責任。

剛才紅柳離開的時候范玥兒就有些意動,這會兒看到紅柳回來了,范玥兒忍不住朝著陳秀珠那邊瞄了一眼,就將視線直勾勾地落到了紅柳身上,好似想從紅柳身上看出什麼一般。

只可惜紅柳伺候徐明菲多年,早就跟著徐明菲練就出了一身不動泰山的好本領,任憑范玥兒那雙眼睛在自個兒身上來回掃視,硬是繃住了一張臉,半點其他的表情都沒有多露出來,更別說透露一些其他的東西了。

「玥表姐,這戲馬上就要唱到最好的地方了,你還不好好看看?若是錯過了,就不知道下一次是什麼時候才能看到了。」徐明菲突然回頭,眉頭微微一挑,帶著幾分意味深長地對著范玥兒道。

范玥兒微微一怔,抬頭看了一眼戲台上,發現確實如徐明菲所說一樣,荷官兒主唱的這齣戲馬上就要到了最為精彩的地方的,周圍其他人也一個個都好似屏住了呼吸一般,暫且放下了其他的事情,只一臉專註地盯著台上。

可不知道為什麼,范玥兒聽著徐明菲的話,總覺好像這話里有什麼不對勁兒地方……

台上的荷官兒十分擅長渲染情緒,唱到精彩之處之時,戲台底下好些小姐們都好似深入其中,荷官兒喜她們跟著喜,荷官兒悲她們紅著一雙眼睛也跟著悲,著實十分動情。

砰!

不料就在荷官兒唱到最高處,底下入迷了小姐們也跟著將心提到了最高處時,戲台下突然發出一道瓷器落地的聲音。

同時,一道尖利的充滿了驚恐的女聲也跟著響起:「我的臉!」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qdread」並加關注,給《絕世魂帝》更多支持!

星辰閣的星空之王這段時間有點魂不守舍,聖武大陸目前是風起雲湧,一些真真假假的消息開始在聖武大陸瀰漫,其中最讓星空之王睡不著覺的就是至尊武帝的強勢歸來,據說至尊武帝不僅僅是重組了自己的身體,甚至還重新凝聚了自己當年的戰魂,已經恢復到了自己的巔峰狀態。


「混蛋海神大祭司,混蛋白雲仙!」星空之王一連摔了三個古董花瓶,氣的七竅生煙,當年至尊武帝蒙難的時候,他們三個都扮演過不光彩的角色,所以三人之間有過約定,那就是無論如何不能讓至尊武帝王者歸來,因為星空之王需要鎮守封印修羅族的門戶,所以阻攔至尊武帝王者歸來的任務就交到了海神大祭司和白雲仙的手中,誰知道兩人這麼窩囊廢,不然讓至尊武帝重組了身體,還讓至尊武帝凝聚了戰魂。

星空之王早早地回到星辰閣做準備了,這段時間他有點心緒不寧,這在他身上是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情,他隱隱有一種預感,那就是有人要找他的麻煩,難道至尊武帝真的要殺過來,有仇報仇,有怨抱怨?

不知不覺,天上的群星已經閃現,星空之王看著天上璀璨的星空,才有了略微的安全感,星空之王的力量和星空有密切的關係,群星璀璨的時刻,他的戰鬥力才是最強的,要比平時強大一倍有餘。

星空之王看向了紫微星的方向,今天的紫微星亮的耀眼,自從至尊武帝被擊敗分屍之後,這紫微星就沒有這麼亮過。很明顯,這至尊武帝真的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了。

「你的心情不錯,居然還在這裡看星星!」一個略微有些懶散的聲音響起,這讓星空之王先是一驚,能在這個時候找上門的,自然不是善茬,不過聽到聲音不是至尊武帝之後,星空之王的心態便放鬆下來,除了至尊武帝之外,在這群星璀璨的夜空之下。他真的還沒有什麼好怕的。

星空之王回頭,看清來人之後更是啞然失笑,來人他認識,居然是武浩這個乳臭未乾的年輕人,他之前見過武浩,兩人之間自然是矛盾重重,星空之王對武浩的評價是此人是年輕一代之中的佼佼者,是的,武浩很強大。但是這種強大隻是在年輕一代之中,武浩和他相差的,畢竟是太遠了。

「你居然趕來送死了?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星空之王饒有興趣地看著武浩。在他的印象之中,武浩這人不傻啊,怎麼能幹出這種事情來?

「是不是送死,你說了可不算!」武浩抱著肩膀。好笑地看著星空之王,自己的既然來這裡,自然是有恃無恐的。對方居然沒有發現自己已經今非昔比了嗎?

星空之王看到武浩一臉的不在意,不自然地皺了皺眉頭,這個時候他才注意到,武浩居然也已經晉級到了神魂者後期,這個級數已經和他一樣了,已經成為聖武大陸最頂尖的一部分人了,可以說除去修羅皇和至尊武帝之外,其他人都在這個級數上。

星空之王倒吸一口涼氣,這才多久沒見?眼睛一眨,老母雞變鴨啊,武浩居然是神魂者後期了。

「你以為晉級到神魂者後期就可以目中無人、無法無天了?」星空之王側著腦袋看著武浩,滿臉的睥睨。

晉級到神魂者後期就可以目中無人?無法無天?武浩啞然失笑,星空之王這丫的欺負後輩的時候不說自己無法無天,反而是自己這翻身農奴把歌唱的時候,丫的說自己無法無天?還有沒有天理,有沒有王法?

「無法無天做不到,但是幹掉你還是足夠的。」武浩抱著肩膀看著星空之王,從氣勢上可以斷定,其實兩者已經在一個級數了。

「嘿嘿,你太狂妄了。」星空之王一聲冷笑,上前邁動一步,伸手虛抓,抓向了武浩的腦袋,星空之王的手掌不算大,不過是一丈有餘,但是手掌上面確實有星光點綴,璀璨若星河,給人一種洪荒飄渺的感覺。

「來的好!」武浩一聲低喝,上前一步,雙手攥緊,金燦燦的拳頭閃爍著金光,而後逆空而上,直奔星空之王的手掌而去,晉級到神魂者後期之後的武浩已經懶得和星空之王玩虛的,直接來個硬碰硬。

武浩不懼星空之王,星空之王自然也不懼武浩,兩個人的攻擊各自凝聚在一拳一掌之上,而後兩人的攻擊轟擊在一起,虛空震顫,聲音轟鳴,武浩一連後退了三四步,臉上有點不自然,而星空之王也接連後退了兩三步,滿臉的不可思議。

星空之王雖然是神魂者後期,但是卻沒有想到武浩的實力已經強大到了這個程度,要知道同樣是神魂者後期,實力也是有差距的,但是武浩的實力和戰鬥力,很強。

兩人一觸即分,不過剛才的攻擊是力量和靈力的攻擊,並不是技巧和境界的攻擊,而對兩者來說,後面的才是決定勝負的關鍵。

武浩拳頭揮動,出手就是碎體拳,在澎湃激昂的鼓點之中,武浩的拳頭如從出海的霸龍一樣轟擊向星空之王,而星空之王的掌法則是凝聚了漫天星空的力量,這一刻的星空之王不是一個人在戰鬥,而是凝聚漫天的星空之力在戰鬥。

兩人的攻擊再次轟擊在一起,這次的戰鬥比剛才更加的兇險,金燦燦的拳頭和星空之王銀河璀璨一般的手掌轟擊在一起,而金色的勁氣則是通過星空之王的手掌傳遞到了星空之王的隔壁上,星空之王一連後退了五六步,張口吐出冒著熱氣的血液,而武浩也後退五六步,身上出現了五六個血洞!

這算是兩敗俱傷的打法了,在兩人身影消失的時候,武浩腳下星光閃爍,赫然正是天罡步,而星空之王身上則冒出一道星光,虛空之中出現了七個星空之王的身影,一樣的氣勢,一樣的神情,一樣的動作表現,讓人分不清楚真真假假。

「武浩,我看你如何應對!」七個身影說出了同樣的話,發出了同樣的聲音,讓人感到一陣怪異,不過不管是不是怪異,七個一樣的身影給人的殺傷力都是無與倫比的。

七個身影或者出拳,或者出掌,動作步法協調一致,開始圍攻武浩。

七個身影圍攻武浩,武浩倉促應對,武浩身後浮現出青牛身影,青牛咆哮擋住了一尊星空之王的身影。

武浩身後出現老道,老道仙風道骨,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凶神惡煞,老道的身影轉化為三個,一個老道各自不同的動作,拎著扁擔和金剛鐲迎敵,堪堪擋住了三個星空之王。

武浩身後出現了一尊黑漆漆的影像,一手持盾牌,一手持巨斧,沒有腦袋,但是肚臍上卻是有兩個眼睛,正是華夏歷史上的戰神刑天,一息尚存,便死戰不休的人類戰神。

華夏戰神擋住了一尊星空之王的影像,但是還有兩尊呢?起初的時候武浩也以為這七尊星空之王的影像只有一具是真的,但是戰鬥打到了現在才發現,其實這七尊戰神都是真的。

老子的一氣化三清被稱之為道家功法的絕唱,就是因為他可以塑造出兩個類似身外化身的戰鬥助手,星空之王居然一連搞出了六個,加上本體總共七個,難道他比老道還牛叉?武浩不相信這個情況,看到天上的七顆星辰之後,武浩才恍然大悟,星空之王的分身具備本體的實力,但是這隻有在群星璀璨的夜空之下才行,要是漫天,或者是陰雨天,自然是另外一種結果。

武浩身後五爪金龍出現,自從晉級到了神魂者的後期之後,武浩已經不在意別人發現自己的身份了,神魂者後期的實力,雖然不能說是在聖武大陸橫著走,但是自保已經綽綽有餘了,就算是面對星空之王也沒有問題。

虎行隨風,那麼龍行隨什麼?答案自然是雲了,五爪金龍一出現就可以吞雲吐霧,偶爾有閃電的光芒在雲層之中閃現,電蛇兇猛。

電蛇兇猛,星空之王冷笑連連,這樣的閃電也就是剛剛能威脅到他而已,還不可能給他造成太過嚴重的傷害,如果是至尊武帝的五爪金龍出現,也許可以有效果,但是武浩的還不行。

不過他顯然算錯了武浩的打算,在漫天的烏雲遮擋住星光的時候,星空之王終於知道自己想錯了,他的一個個分身影像在原地逐漸消失,漸漸地消失不見,最後只剩下星空之王的本體孤零零地站在那裡,一頭的霧水,他還沒有想到為什麼會是這樣的情況。

「該死的,你居然遮住了星光!」星空之王一聲爹死娘改嫁的怒吼,他猛的揮動拳頭,碩大的拳風呼嘯著砸向了天空,居然是想要將天上的雲團擊散,給星空照耀下來的機會。

武浩自然是不能答應這種事情的發生,刑天戰神一樣低吼,手中的戰斧呼嘯著砸下去!(小說《絕世魂帝》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qdrea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戲台下在座大多都是十五六歲的嬌俏少女,尤其是那些已經及笄正在相看或者準備相看人的少女,更是一生中最為重視容貌的時候。

聽到耳邊傳來的驚呼聲,這些少女第一個反應就是下意識的捂住了自己的臉,待到確定自己的臉沒有問題之後,這才將視線轉到了發出尖叫聲的方向。

這不看還好,一看嚇一跳。


在淮州城中仗著有自己的親爹陳大人撐腰,向來眼高於頂的陳秀珠,直接撞翻了身前的桌子,正捂著自己的臉在大聲尖叫。

「怎麼了,怎麼了?」

「不知道啊……」

「哎呀,陳大小姐的臉……」

「呀!她這是怎麼了?」

「天啊!好嚇人!」

被陳秀珠的動靜吸引了注意力的人一開始沒看清楚情況,還有些摸不著頭腦,可在陳秀珠的尖叫中細看了一下之後,發現對方臉上居然冒出了一片密密麻麻的小紅疙瘩,一個個當即就被唬了一跳。

更有膽小的人看到這一幕後,不受控制地驚呼一聲,扭著身子就往其他人身後躲。

周圍的人原本正好好地看著戲台上的戲,完全沒有料到會出現這麼個情況,一個個地望著陳秀珠,都給嚇傻了。

而此時的陳秀珠也已經無法顧及到周圍的其他人了,她滿心惶恐地摸著自己凹凸不平的臉頰,面上充滿了不可置信的神情。

一開始的時候她還沒什麼感覺,只是覺得臉上稍稍有點癢,還以為是不小心被蚊蟲叮了一下,正想著要不要去擦點藥膏。

可還不等她做出決定,臉頰上的瘙癢之處卻多了起來,並且帶上了一些火辣辣的疼痛之感,讓她忍不住伸手去抓。

結果正是這一抓,才讓陳秀珠發現自己的臉上好像長出了疙瘩。

她的臉上長了疙瘩!

「鏡子,給我鏡子!」陳秀珠顫抖著手,感受到手指下那一顆顆的小突起,不顧一切地扯著嗓子尖利叫喊出聲。

伺候陳秀珠的丫鬟看到她這個樣子,早就被嚇懵了。

直到聽到自家小姐的尖叫聲,這才回過了神,也不敢真的把鏡子拿出來,連忙衝上去拉著陳秀珠低聲道:「小姐,小姐我們先回去……」

「鏡子,鏡子!」陳秀珠高喊。

一心沉浸在恐慌中的她哪裡聽得進去丫鬟的話,見丫鬟不給她鏡子,她便乾脆撲到丫鬟身上,一把搶過對方腰間上掛著的小袋子。

「小姐!」丫鬟見小袋子落入陳秀珠手中,當即尖叫一聲,反身就想將小袋子搶回來。

只可惜她到底手慢了一步,等她想要去把小袋子給搶回來的時候,陳秀珠已經利落地將一面小鏡子從小袋子中抽了出來。

小鏡子不過巴掌大小,做工極為精細,背面上還鑲嵌著不少細細的寶石,看著就充滿了貴氣,是近段時間從南方那邊流傳過來的,雖說價值不菲,但照樣受到了淮州城中眾位千金小姐們的青睞和追捧。

當初為了得到這麵價值不菲的鏡子,陳秀珠也是纏著陳夫人鬧了好久才得到的,平日里真愛得很,走到哪裡都要讓丫鬟帶著。

可就是今天,在透過鏡子看清楚自己臉的那一刻。

「我、我的臉!」陳秀珠看著鏡子中的自己,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她那張雖說算不上特別漂亮,但在她平日里精心護養中也透著幾分清麗的臉蛋,此時從額頭到臉頰,密密麻麻地充滿了一個個的小紅疙瘩,乍一看上去,就好像得了麻風病一般,看上去極為可怖。

「啊!」陳秀珠高叫一聲,啪的一聲直接將手中的鏡子扔到了地上,捂著自己的臉,一邊搖著頭,一邊尖叫道,「這不是我的臉,不是,不是!」

叫完后,不待周圍的人反應,陳秀珠身子一軟,乾脆兩眼一翻,噗通一摔到了地上,直接不省人事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