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也不得不暗自點頭,獸武魂,對於肉體的確是有極大的增幅,可自己就沒有獸武魂了嗎?自己不光有,而且是最頂級的龍武魂!所以在肉體強度這一方面,葉天可是絲毫不吃虧,要不然的話,單是剛剛這一擊,他就該身受重傷了。

知道對方肉身強大,葉天不再使用拳腳戰技,重新取出了一把刀。這把刀,是之前去千金堂時,那名蒙面掌櫃贈送給他的,重五十來斤,是上等普通戰器。

“我目前所有的招式中,花費最大精力學習的,就是刀滅無極戰技,可惜這一招,卻始終發揮不出應有的威力,這一次,就在柳子方身上試一下吧,看看能不能有所改善。”

葉天心中默默想着,有些不捨的看了一眼手中的黑色戰刀。刀滅無極戰技每次施展,都會將手中的刀化作粉碎,估計這一次,也不會例外。

不過現在的葉天,已經擁有兩把具有品階的戰刀,這把沒品階的上等戰刀,也沒太大意義了。

“刀、滅、無、極!”

葉天大喝一聲,身形掠起,手中的戰刀在空中劃過無數個刀影,揮出了這絢麗無比的一刀。


就在他揮出這一刀的剎那,心中卻有種異樣的感覺——這一次刀滅無極的威力,好像遠遠強過之前!

刀落之際,葉天感覺自己的手中,彷彿擎着一個巨大的能量球,只要揮出去,就能毀滅一切!

在他對面的柳子方,看到葉天施展這樣一擊後,也面色無比凝重起來。從葉天身前那一片絢麗的刀影中,他就看出了這一戰技的不俗,而這一刀劈來之時的威勢,更是讓他有種危險感。

“獸魂附體!”

柳子方先是大喝一聲,大力蠻熊武魂頃刻間發動起來,整個人的身體,都粗壯了一圈。

“獸魂之劍!”

隨着柳子方的再一次暴喝,他手中的長劍,以全所未有的力量,迎向葉天的刀。

這一招,乃是他進入萬劍宗之後,宗門傳授給他的最強一擊,其中不但蘊含着精妙的劍法,更是能夠完全利用他獸魂的力量。這一擊的威力,甚至超過了黃階下品戰技,是柳子方的最強一擊!

一邊是葉天的刀滅無極,另一邊是柳子方的獸魂之劍,兩個戰技,都威力無窮。

轟!

當刀劍再次碰撞之時,只聽得一聲爆響,整個空間彷彿都顫抖了一下。

葉天手中的刀,直接碎成了滿天金粉,不過卻是有一股強猛的氣流,向柳子方奔涌而去。面對這一股氣流,柳子方的那一劍雖然同樣勢大力沉,但卻遠遠無法阻擋這狂猛的刀氣!

嗤嗤嗤……

縱橫的刀氣,猶如一柄柄小型的利刃一般,在柳子方的身上割出一道道口子,同時恐怖的巨力,也將柳子方擊飛出去。

“啊!”柳子方痛苦的大叫一聲,倒飛出去數十米,轟然撞擊在一座大殿的外牆上,纔算停下。他口中連吐三口逆血,顯然傷勢頗重!


而葉天,看着自己這一擊之威,竟有些愣住了。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刀滅無極的一擊之力,竟然如此強悍!

“這一擊,恐怕有力武境九重強者一擊的威力吧?可我之前使用刀滅無極的時候,爲何沒有那麼強大的力量?”

同樣的一刀,威力卻突然變得那麼強大,這其中,到底有何原因?

葉天一時間想不明白,不過他知道,現在不是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柳子方已經被自己打成了重傷,此時不殺他,更待何時!

“受死吧!”

葉天迅速奔向柳子方,蘊含穿山破的一拳,打向柳子方的胸口。這一拳打下去,一定能要了柳子方的小命。

柳子方大爲驚駭,他萬萬沒有想到,葉天竟然真的要殺自己。他還天真的以爲,葉天只是想跟他切磋呢!到了此刻,柳子方真正面臨要命的一擊了,卻已經完全沒有了抵擋的能力。

“住手!”

葉天出手之際,身後突然傳來了一聲暴喝,同時,一股恐怖的力量,向葉天背後襲來,讓葉天心中一凜。

這一擊的威力,恐怕非同小可!

無奈之下,葉天只得身形一閃,倉促的躲過了這一擊。同時他迅速閃到一邊,回身看向剛剛攻擊自己的傢伙。

攻擊自己的人,是一名高大的青年,看上去比自己大一兩歲。不過他身上的氣勢,卻是遠遠超過自己,甚至比柳子方還要強大不少!而在這高大青年身邊,還有另外一名青年,同樣是氣勢凝沉。

葉天眉頭微皺,他已經認出了這兩個青年的身份:這兩個青年,都是萬劍宗的弟子,先前在山谷外的時候,葉天見過他們。從氣勢來看,他們兩個,應該都是力武境九重的實力!

“面對力武境九重高手,我還是謹慎一點的好,不過,也不必太過擔心。畢竟剛剛我施展刀滅無極的時候,差不多也發揮出了九重強者的力量。如果是用黃階下品的刀,施展刀滅無極,威力肯定會更大。”

葉天心中想着,想到黃階下品戰刀的時候,腦海中忽地靈光一閃:“對,刀的品階!刀滅無極的威力,也許跟刀的品階有關!”

之前練習刀滅無極的時候,由於知道這一招每次施展,都會毀掉一把刀,所以葉天不捨得用太好的刀,每次都是使用最差的下等普通戰刀。所發揮出的威力,也就十分一般,甚至還不如霸刀訣的威力大。而剛剛,由於他身上沒有更低等的戰刀了,無奈之下就使用了上等普通戰刀,沒想到威力就如此強大!

葉天聯想開來,越來越肯定這就是原因:刀滅無極的奧祕,就在於刀的品階。

“普通下等刀,發揮出的威力極小,而普通上等刀,則能夠發揮出接近力武境九重一擊的威力!若是換做黃階下品戰刀,其威力豈不是要達到真武境強者一擊的水準?”

葉天心中,越想越興奮,都恨不得要用那把黃階下品戰刀試一試了。不過他還是忍住了,畢竟像黃階下品戰刀這樣的寶貝,用一次就化作粉碎,葉天可不捨得。

“是你將他打成這樣的?”那名萬劍宗的高大青年,高傲的看着葉天,淡淡問道。

“是又怎樣?”看到對方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葉天就有種厭惡之感,更何況剛剛,這傢伙還阻止了自己殺柳子方。

“他是我萬劍宗的外門弟子,任何外人,如果敢殺他,都是與我萬劍宗爲敵。而與萬劍宗爲敵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哈哈哈,好一個萬劍宗,好大的威風!不過,他柳子方是我的敵人,而與我爲敵的下場,也只有一個,同樣是死!”葉天在氣勢上絲毫不吃虧,一句話頂了回去。

“不知死活的小子,自尋死路!”

那高大青年臉色一黑,怒火上涌。他直接伸出兩根手指,手指如劍,隔空向葉天一劃——

指劍!

嗤嗤!一道銳利的氣流,向葉天飆射而來,如同劍一般鋒利,卻比劍快了太多! 萬劍宗的高大青年一記指劍,隔空攻向葉天。與此同時他的臉上,浮現出陰狠之色:“哼,一個柳葉鎮的小子,竟敢在我面前逞能,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在他身後,另一名萬劍宗弟子也是讚歎道:“楚師兄這一記指劍,真氣凝實,已經有了接近真武境的水準,果然厲害!看來這小子,已經是必死無疑了。”

另一邊,葉天看到對方的一指劍氣飆射而來,也不禁心驚。不過他卻並未慌張,迅速取出那把赤鋒寶刀,護在自己胸前。

叮的一聲,氣流擊中了刀背,一股巨力傳遞到葉天身上,直接將葉天擊飛!

飛退了十多米,葉天才堪堪穩住了身形,胸口處還傳來陣陣疼痛。他不禁暗自慶幸:多虧自己用這赤鋒刀護體,沒有被劍氣穿透,否則,自己恐怕就不止被震飛那麼簡單了。

力武境九重武者的一擊,力量果然強大!

而且力武境九重武者,相比於前面的八重,已經有了巨大的飛躍,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能夠將體內的部分元力凝練爲真氣,並在小範圍內,做到真氣出體。

剛剛那高大青年的攻擊,便是將真氣凝聚於指尖,而後隔空發動的攻擊!

當然,力武境九重武者的真氣,量還太小,不可能做到長時間、大範圍出體,只能發動這樣的小型攻擊。要想做到大範圍的真氣出體,形成護體真氣層,必須要到真武境才行。

看到自己的必殺一擊,竟然被葉天擋住了,那高大青年十分憤怒。葉天安然無恙,也讓他臉上有點掛不住。

同時葉天手中那把刀,也引起了他的注意,讓他雙眼一亮。他腳下一蹬,化指爲掌,以恐怖的速度再次襲向葉天。

“好小子,再吃我一掌試試!”

看到對方恐怖的速度,葉天更是心中一涼:看來自己與力武境九重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自己不光無法抵擋,就連速度也是差了很多,想逃跑都不可能。難道現在,就要用掉那把黃階下品寶刀?

將那麼好的刀一下用掉,葉天還有些捨不得,但如果是爲了保命,不用也得用!

他已經做好了準備,在對方到達近前時,就用那把黃階下品戰刀,施展刀滅無極。按照葉天的估計,黃階下品戰刀,施展刀滅無極的威力,大概應該相當於真武境初期高手的一擊。到時候,就算對方是力武境九重高手,也有可能在這一擊之下,吃個大虧!

可就在這時,葉天卻聽到後方,有呼呼的破風聲,似乎有人正在趕來。

他回頭一看,只見一女二男三人,正飛速而來,其中那女子一身紅裙,一馬當先,已經到了自己身後。

“快退!”

那女子一來,立刻嬌喝道,同時一把拉住葉天的肩膀,將他拽到了身後。

砰!

紅衣少女,與那高大青年,正面對了一掌。

伴隨着一聲爆響,兩人竟然不分高下,各自退後了數步。紅衣女子也藉助這個力道,退到了葉天身邊。此時,另外兩名男子,也已經趕了過來,與葉天和紅衣女子站在一起。

葉天仔細看身邊的這三人。其中這紅衣少女,十分漂亮,甚至用美若天仙來形容,也不爲過。而那兩個男子,氣質也算不錯,不過遠沒有這少女突出。

對這三人的身份,葉天也是瞭解的。他們都是千刀門的弟子,其中那少女的名字,叫做甄馨,葉天也早就在祕府之外的時候,就已經偷聽到了。

對於千刀門的這三人救下自己,葉天十分意外,不過心中還是有些感激。如果不是他們出手,那自己至少也要損失一把黃階下品戰刀了,而且後果究竟如何,還不能確定。

看到是千刀門的人來了,而且一上來就出手救了葉天,那萬劍宗高大青年十分不高興。

不過他們那一邊只有兩個人,而千刀門來了三個人,他也不敢太囂張。

遲疑了一下,高大青年擺出了一副笑臉,道:“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甄馨姑娘,這片區域是我萬劍宗的人在搜索,你們千刀門的人過來幹嘛?難道,是你想見我了,忍不住過來看我?”

甄馨冷漠的一笑,絲毫沒將對方挑逗的話當回事,說道:“楚恆源,將近一年沒見,沒想到你的實力沒什麼增長,嘴巴倒是臭了許多。”

“你……哼,好一副伶牙俐齒,不知道這樣的口齒要是用來吹簫的話,感覺怎麼樣!”楚恆源正面說不過甄馨,便直接口花花起來,說完則露出一副賤賤的笑容。

他身邊的那個萬劍宗弟子聽了,也是露出了淫笑。

另一邊,甄馨卻聽得一頭霧水。

她作爲黃花姑娘,哪裏懂得吹簫的意思?而她身後的兩名千刀門男弟子,雖然明白“吹簫”的意思,卻也不好意思告訴她。

葉天在一旁,看到楚恆源如此嘴賤,而剛剛幫了自己的甄馨,吃了虧卻不知情,不禁憤然。

他心中一動,開口道:“早就聽說這位楚公子,氣質出塵,品位高雅,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想必外界流傳甚廣的關於楚公子的事蹟,也都是真的了。”

葉天這麼一說,楚恆源被捧得有點飄飄然,雖然不知道葉天所說的“事蹟”是什麼,但還是頻頻點頭,自傲無比。

就在他得意之時,葉天繼續說道:“聽聞楚公子在萬劍宗中,練得一手好劍,同輩中無人能敵;又吹遍萬人之蕭,同樣難逢敵手,深得所有萬劍宗弟子和師長的認可,被譽爲萬劍宗第一‘蕭劍人’,今日一見,我看外界傳言還是太過保守了,楚公子何止是蕭劍人,簡直就是萬劍宗第一大賤人才對!”

一開始,葉天說道“練得一手好劍,同輩中無人能敵”時,楚恆源還飄然自得,心中暗道葉天還算懂事,這馬屁拍的不錯,今日姑且就饒他一命也好。

可緊接着,葉天從練劍說到了吹簫,又整出個“蕭劍人”的諧音,就算楚恆源是傻子,也聽明白葉天是在罵自己了。

再一想前面,葉天說的哪裏是“好劍”,分明是在罵自己好賤!

楚恆源被罵了個狗血噴頭,氣憤不已。而甄馨和那兩個千刀門弟子,則是忍不住大笑。

“甄馨,今日之事,與你們千刀門無關,這個小子打傷了我們萬劍宗的弟子,我一定要殺了他,才能給師門一個交代。你若是阻攔的話,最好想想後果!”

楚恆源怒極攻心,對葉天已經有了必殺之心。

聽到楚恆源的話,葉天看到身旁的兩名千刀門男弟子,都露出了爲難的表情,顯然有所遲疑。

不過那少女甄馨,卻是絲毫沒有猶豫的說道:“你想殺誰是你的事,但這位少年,乃是我的朋友,有我在誰也別想殺他!”

說着,甄馨雙手掐起了***,做出一副兇悍的樣子。不過從葉天這個角度看過去,卻怎麼都覺得可愛,一點兇悍的感覺都沒有。

“這個叫甄馨的妹子還不錯,第一次見面,就替我出頭。不過這種被女人出頭的感覺,還真是有點奇怪啊……”葉天心中不禁嘀咕道。


見甄馨態度如此強硬,楚恆源臉色越發陰沉。但他們萬劍宗一方只有兩人,他肯定是不敢動手的,甄馨也正是看準了這點,態度才如此強硬。

雙方僵持在那裏,彼此都不願退讓,又都沒有動手的意思。

就在這時,遙遠的祕府深處,忽然傳來一聲悶響。這聲音,如同驚雷一般,雖然十分遙遠,但仍舊十分強烈!緊接着,衆人便感覺到腳下的地面,都劇烈的震顫起來,猶如地震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祕府之中,怎麼會有地震?”一名千刀門的男弟子滿面驚疑的說道。

另一名千刀門弟子皺了皺眉,用很小的聲音說道:“祕府之中,自然是沒有地震,剛剛這種情況,恐怕是祕府深處,有重寶出現!咱們不能再在這裏拖延了,重寶出世,一定要先下手爲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