衆人無語……

ps:狂踩一下天才,稱霸一下紫山,向南辰進軍,會武天路,大家給點收藏吧。 北靈陽再度挑戰,要一挑十五。對手個個都是不簡單的天才,最弱的都是新晉的神魄境天才,他們來自各大部落,或者都是有奇遇的遊俠們。

“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十五個神魄境聯合,迸發出來的威能實在不是如今的你可以抵擋的。”齊汀霜還在勸北靈陽,希望他可以回頭,畢竟十五位神魄境聯手,實在是恐怖了一些。

北靈陽自信的一笑,隨後纔對齊汀霜說:“放心吧,他們沒有機會聯手的。”

說完,北靈陽正了正身子,昂首闊步恩走出來,直面十五位天才,銳利的眼睛一掃,無所畏懼,只有刻到骨子裏的自信。

他之所以這般費心費力,高調挑戰,樹立自己的強大的威嚴,去掌控所有人,就是爲了後面的天路爭鋒做準備。

北靈陽深知自己如今的實力不如紫山香雪這般巨頭天才人物,想要在天路中奪冠,只有在途中利用整支隊伍去搶奪資源,然後去衝擊淬骨境小圓滿境界,那樣纔有和紫山香雪這類人有一戰之力,在天塔擂臺下參戰奪冠。

深吸一口氣,北靈陽壓下心中所有想法,一心純淨空靈,一塵不染。所有的計劃,都基於打敗面前的十五個人,至於紫山香雪,估計她不會和自己唱反調吧。

“準備好了嗎?”北靈陽平靜下來後,一雙漆黑純淨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十五人,輕輕的說。

以紫山星痕爲首的十五人都鄭重的深吸一口氣,目光凝重,都能察覺到北靈陽那藏在平靜之後的狂暴力量。他們雖然都堅信自己能獲勝,不過沒誰去小看北靈陽,畢竟人家的實力擺在那裏了。

“開始吧。”紫山星痕厲聲說道,他率先出手,在他的背後出現了一頭兩百丈巨大的神魄開山獸。

他身上發光,通體紫色,像是仙氣縈繞一般,射入開山獸神魄之中,他一進入神魄之中,虛幻的神魄立馬凝實,像是真的一樣。

其他人也在瞬間開啓神魄,而後與神魄合二爲一,踏風狂嘯,凶氣凜然,紫山部落的人,全都是開山獸神魄,其他的就是各式各樣的了,虎豹豺狼,鷹雀鷲鳥什麼都有。

“混沌領域,開。”北靈陽冷然一笑,隨後無形的領域擴散出去,籠罩千米之地,形成了北靈陽絕對控制的地盤。

“凝固,封鎮。”北靈陽雙眼射出混沌光,心靈力量暴掠而出,像是水波紋一樣,圓形擴散。

紫山星痕等人還沒有出招呢,就感覺身邊似乎在無形之中,所有的物質都被凍結了。氣流,微粒,所有的一切,都像是一個空洞,忽然被灌入了泥漿一樣,無縫隙的擠壓着自己。

剛纔打敗紫山星痕,動用的是日月之眼和純力量,而如今對付他們的,是北靈陽的第一羣殺技能,混沌領域,對於天境以下的他們而言,簡直就是神技一樣的存在。

被混沌領域鎖住,紫山星痕他們像是被施展了定身術一樣,靜止不動,包括臉上的表情。

“我勒個去……”齊汀霜嘴巴張大,能塞下一個雞蛋,震驚的看着被禁錮的十五位神魄境天才,無話可說。

北靈陽眼中的混沌光變暗,不復之前那般的明亮,畢竟一下子鎖住十五位神魄境天才,耗費的心靈力量實在是太多了,這樣的狀況,僅僅能維持五息時間。

所以把紫山星痕他們鎖住之後,北靈陽就調動了自身的戰氣,在體外形成一個百丈大小的巍峨巨掌,碧光浮華,浩瀚如空,正是他的天境頂尖戰技,蒼天碧空手。

巨掌出現,北靈陽推動前行,一路橫掃,不管是什麼神魄,都一掌拍回原型。

蒼天碧空手橫掃速度很快,僅僅一息時間,就把混沌領域裏面的十五位天才給解決了,個個打回原型,落在地上掙扎哀嚎。

收起混沌領域,北靈陽嘴角一揚,露齒一笑。

“承讓了。”北靈陽說。

十五位天才個個看着北靈陽都面露懼色,實在是怕了北靈陽這個強大的少年至尊,才淬骨境,就撩翻了他們十五位神魄境。

“願賭服輸,從今日開始,天路一行,我們聽你的。”紫山星痕代表了他們說話,心中很不是滋味,本只想爲穆老討一個公道,誰知道陰溝裏翻船,不僅被人打敗了,還成了人家的小弟。

“我北靈陽最看重遵守諾言的人了。”北靈陽說,心中有些高興,一直懸着的大石也落下了,這下終於整合了隊伍,爲自己所用,去爭奪天路小世界之中的寶物奇遇。

“不管天路爭鋒過後,你們跟不跟我,但是如今既然是我的人了,我自然不會虧待你們。”北靈陽笑道,讓他人感受到極大威嚴的同時,也感受到了他的親和,起碼不想之前那樣,一直在心中抗拒他。

北靈陽打了他們大棒,接下來自然要給甜棗了,他在聖世宮中拿過一樣寶物藥材,用至陽至剛的古陽戰氣煉化,融在戰氣之中,頓時在空中一灑。

純金色的戰氣拋上空中,化成光光點點的光輝,舒緩的飄下來,像是白日飛昇,落下的漫天光輝一樣。

這回光輝在紫山星痕他們的頭上落下,最後融在他們的身體之中,靈性驚人的寶藥一進入他們的身體,立馬發揮巨大的作用,爲他們調理身體。

除了紫山星痕只好了一半外,其他人都全部恢復了傷勢,立馬變得生龍活虎起來,個個精神十足,眼露精光。

這時,他們看向北靈陽的眼光,已經充滿了崇拜,那是崇拜強者的光芒。傷人救人都在瞬息完成,北靈陽的實力在他們的眼中,已經是極高的了,恐怕只弱於天境高手了。

最起碼他們一直愛慕和崇拜的紫山香雪,也沒有這份手段,或許能瞬息傷他們,卻無法在瞬息之間,又把他們救治完好。

“跟他也沒什麼,反而好處多多,當時來捧紫山巨城的臭腳,不就是希望得到紫山香雪的照顧嗎?現在的北靈陽實力不弱於紫山香雪,而且手段非常多,比起紫山香雪,更值得我們追隨。”

幾個遊俠此刻心靈正在交流,他們沒有部落,獨自一人,或者跟着師傅在八荒之中闖蕩,經驗十足。特別是在場的這幾個,能和紫山巨城這些出身大部落子弟一起參加天路爭鋒,他們的天賦更加不用說,畢竟他們的資源非常的少。

“這人有帝皇之勢,尊者威嚴,神靈之風,絕非池中之物,他日必會化爲蒼龍,翱翔九天,問鼎主宰之位,此刻追隨,遠比以後他強大以後去追隨更好。”一些上等部落的人也在交流。

“今日領略了北靈兄弟的神威,我們兄弟兩個深感佩服,從今日起,我們開始追隨於你,認你爲主,至死不渝,希望北靈兄弟能成全。”

兩個出身遊俠的青年男女突然走出來跪倒在地說道,他們其中一個是灰衣的男子,體格健碩,頭髮成辮,有力的左手拿了一杆黑鐵大槍,氣息兇戾。一個是白衣女子,身材婀娜,面容清秀,腰間別了一把三尺長的圓月彎刀,眼中都有精光在閃爍。

北靈陽心中一動,霎那間眼出混沌光,日月之眼啓動,看破一切虛無,直指本質。

這二人目前都是神魄境中期,根骨之中,有符文凝聚,浩然正大,白氣化瑞,宛若大海。想來他們也有不弱的奇遇,不過二人天賦僅僅是普通天才級別,不像是齊汀霜這樣屬於卓越,更不如獨孤天涯那樣的絕世,做自己的戰僕,有些不夠格。

所以北靈陽沉吟一會兒,纔開口:“你們二人選擇終生追隨我,我自然以禮相待,不要談什麼主僕,我日後要組建一支北靈軍,你們就先入北靈軍吧。”

北靈陽沒有直言開口拒絕他們認自己爲主,做自己的戰僕,不過他們都是老油條,老江湖,隱藏着的話他們自然能聽清楚。

灰衣男子拓拔野和白衣女子拓跋英彼此苦笑相視,沒想到自己二人被拒絕了,不過加入北靈軍也不錯,起碼現在還能混一個元老身份。

他們沒有在戰僕的事上多計較,直接答應了加入北靈軍,其實他們也知道,北靈陽收他們做戰僕的可能性非常的低,戰僕是需要發血誓和心靈締結契約的,一旦成了戰僕,他們就和北靈陽一輩子捆在一起了,是北靈陽最親密的人,他們之間,將不會有什麼祕密存在。

顯然,以他們的資質,還無法被北靈陽選做戰僕,只有獨孤天涯那種擁有絕世天資的人才可以。

“我們也願意加入北靈軍,希望北靈兄弟能恩准。”就在拓拔野和拓跋英走到北靈陽的背後之時,在對面的隊伍之中,又走出四個人,對北靈陽跪下道。

這四人有兩個男的是上等部落的人,分別是池努哈和葉鶴喇。還有一個是紫山部落的女孩,名叫紫山雨,另外一個是燁荷部落的青年,叫燁荷方巖。


這裏面,池努哈和葉鶴喇都是神魄境初期,而紫山雨和燁荷方巖都是神魄境中期。

北靈陽欣慰一笑,沒想到這次一下拐來了六個北靈軍士。他自然不會拒絕池努哈四人,連忙三步並兩步的走上前,親自扶起他們,笑顏的歡迎他們加入北靈軍。 北靈陽此刻特別的高興,沒想到這事兒能錦上添花,不僅收服了這羣桀驁不馴的天才們在天路爭鋒時爲自己所用,還一下招攬了六個天才徹底的加入自己的陣營,爲自己效命。

“自己的北靈軍總算開始建設起來了,雖然人數不多,天才質量不過硬,但總歸是開頭了,以後衝出南辰大州,會招攬到更強的天才。”北靈陽扶起紫山雨四人後,在心中暗自道。

雖然他經歷了一些事,把自己人生首要目標換成了振興人族,但是讓北靈部落重複昔日榮光的事,他也沒忘掉。

而建立北靈軍就是他的第一步,本來想在天路爭鋒過後成立的,沒想到今天卻有幾個天才主動臣服自己,讓建設北靈軍的事提前實施了。

“以後北靈軍就是我爭霸八荒,角逐羣雄的尖刀了。”北靈陽眼中射出強盛的光芒,意氣風發,充滿了期待。

北靈陽也猜到紫山雨和燁荷方巖等大部落子弟加入他北靈軍的原因,無非就是在大部落難有出頭之日,他們屬於比普通人強,比繼承者,少族長之類的弱,處於一個比較尷尬的境地。

而今天北靈陽的所作所爲讓他們看到了希望,北靈陽以後最低的終點,都是天境高手,一方大佬,至於最高,那不可預測,衝擊神境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他們選擇了在北靈陽還沒有自己屬下的時候加入北靈陽的陣營,否則等北靈陽以後強大了,想要跟他,那份量可就輕了,現在起碼還能混一個元老,以後加入,恐怕北靈陽都不會記住自己。

這就是紫山雨等人的想法。

北靈陽纔跟紫山雨他們說了沒幾句話,演武場中忽然傳來一個洪亮的聲音:“北靈陽,你個小王八蛋,老夫才走多久,你就收編了我的隊伍。”

北靈陽一聽,就知道這是穆老的聲音,扭頭一看演武場入口,那裏的確有人走過來,一共四個。

爲首的是一個渾身充滿威嚴的中年男子,頭髮,衣服打整的一絲不苟,虎目傳神,精光閃爍,雖然隔的遠,北靈陽依舊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壓力。

在這個威嚴中年的左手旁邊,是一個白衣少女,氣質出塵,猶如畫中走出來的仙女,渾身都是仙蓮一樣高貴不可褻玩的氣質,正是紫山香雪。

而右手旁邊,則是罵罵咧咧的穆老,鬍子翹立,看上去氣呼呼的,失去了一副仙風道骨的高人樣子。

最後一個人,則是一身黑衣,頭帶白色面具,氣息若隱若現,像是不存在一樣。

“見過紫山城主,見過穆老,見過香雪小姐。”


就在北靈陽發愣的時候,九個紫山部落的人,包括北靈陽身邊的紫山雨,個個抱手躬腰道。

紫山族長外人一般都稱作紫山城主,更顯其尊貴身份,一域之主方可稱爲城主。

“見過紫山城主,穆老,香雪小姐。”北靈陽也特別恭敬的打招呼行禮,其他人紛紛效仿,不敢無禮。

紫山城主他們個個都是大高手,行走看起來一步一步的,可是卻奔若流星,等北靈陽他們打完招呼,他們就已經雲淡風輕的來到了北靈陽等人的面前。

“哎呀,北靈陽你個小王八蛋,不僅頂撞我老人家,還把我雪丫頭的對於給拉到你身邊了,嘖嘖,老夫要是不收拾你一下,你是不是準備把紫山星域都收入囊中啊。”

穆老的嘴巴像是連珠炮一樣噼裏啪啦的說着,有些氣急敗壞,在他的眼裏,北靈陽這些天才,可都是爲紫山香雪服務的,一起去參加天路爭鋒,可現在個個都被北靈陽拉入了自己的陣營,這怎麼不讓他氣惱。

“呃,穆老,您這話說的可就不仗義了啊,在這之前大家可都是自由人,我和他們打賭之前,他們也不是香雪姐姐的屬下啊,現在他們打賭輸了,只是在履行賭約而已,我哪裏拐人了。”

北靈陽聞言,溫和一笑,只不過眼中卻隱晦的閃過了一絲狡黠目光,在心中道:“在這之前,可沒有明文規定或者口頭協議,說大家都要受紫山部落的人領導,既然大家都是自由人,那我這樣做就完全合乎情理了,這下看你怎麼說。”

穆老聞言,頓時一僵,說不出話來,北靈陽說的沒錯,在場的都不是紫山香雪的屬下,該選擇誰,是他們自己的自有,以前的隊伍受紫山部落的人領導,完全是大家默認,默許的一種行爲。

以往因爲紫山星域勢力大,實力強,能夠駕馭衆人,大家也歡喜有強者領導他們,去參加天路爭鋒,可如今出現了一個更妖孽的人,還不費力氣的打敗了他們,獲得了領導權,大家也就承認了這一事實。

穆老也是想到了這一點,一時之間居然無話可說,畢竟他也不能強迫人家吧,那得落個以大欺小的惡名啊。


紫山城主眼中閃過一絲精光,看向北靈陽時不由的有幾分讚賞,這小字抓問題一下就抓到了核心部分,還反逼迫穆老啞口無言,算是有點小心計。

不過此刻看到穆老有些下不來臺,他自然要說兩句,否則真以爲他紫山部落好欺負了。

只見他道:“穆老停一下,人家小兄弟說的沒錯,人家的地位是靠着拳頭自己打下來了,沒有半分水分,以後不許再說這種話了,否則傳出去,人家會以爲我們紫山部落以大欺小,逼迫各位天才爲我們紫山部落服務呢。”

紫山城主說話十分的圓潤,先肯定了北靈陽如今的地位,又接着打消了紫山星域以大欺小的壞名頭。

北靈陽一聽他說話,心忽然咯噔了一下,知道接下來的事恐怕不會簡單善了了。

果不其然,停頓了一下,紫山城主繼續道:“既然北靈陽小兄弟是靠實力得到的地位,小雪想要領導大家,自然要看實力,只要北靈陽兄弟接受小雪的挑戰,誰勝誰就領導大家。”

紫山城主這話說的沒有任何漏洞,你北靈陽不是仗着實力強大奪取領導權嗎?那小雪以實力重新奪回領導權,這下沒人說反對的了吧。

紫山城主的算盤打的噼啪響,他實力強大,是御天境的高手,北靈陽靠着領域打敗紫山星痕他們,他自然明白。

可是紫山香雪是無敵神魄境,實力不輸於融天境初期的高手,而之所以她能夠不輸於融天境高手,就是因爲她不怕領域帶來的傷害。

除去領域的優勢,北靈陽的實力最強也不過神魄境後期而已。

衆人聽到紫山城主的話,個個心中佩服不已,這就是赤果果的陽謀啊,大佬就是大佬,這些謀略玩起來可謂是駕輕就熟。

聽到了紫山城主的話,紫山星痕他們八個紫山部落的天才可謂是興奮不已,相比於仙子一樣的紫山香雪,他們是十萬個不願意被北靈陽指揮,當槍使。

所以此刻他們個個都期待的看着那個一直淡定無比的仙子人物,紫山香雪。

紫山香雪一雙美麗的大眼,宛若星辰構成的一樣,星輝燦爛,正看着北靈陽,目光平靜,一時之間北靈陽也猜不出她在想什麼。


“小陽實力強大,我不是對手,所以就算了吧。”看了幾眼,紫山香雪忽然開口說道,兩瓣紅脣水晶水晶的,像是粉紅的果凍輕輕動一樣,耀人無比。


北靈陽聽到紫山香雪的話,表情忽然僵住了,一臉的愕然,想不同紫山香雪爲何這樣做。

不動用聖世宮,北靈陽還真的沒有把握打敗紫山香雪,哪怕有日月之眼,也充滿了變數,畢竟實力差距太大,就算髮現了弱點,也不一定能破去這個弱點。

所以說,北靈陽驚呆了,完全不知道紫山香雪的所作所爲究竟有何意義。

不要說北靈陽了,就連紫山香雪的父親,紫山巨城的城主也愕然了,泰山崩於前而不改色的面容,也有些動容了。

他安排了一個北靈陽無法拒絕的陽謀,就等着自己的女兒去奪取領導權,然後率領隊伍去天路小世界中,角逐冠軍。

可是千想萬想,實在想不到問題出在了自己女兒的這裏。

“難不成小雪真的喜歡上這個北靈陽了,不像跟他奪權,才說出這麼一個讓人無法信服的理由?”

看了一眼紫山香雪,紫山城主在心中有些驚訝的說,結合這幾個月來自己女兒的所作所爲,恐怕一切真如自己所想的一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