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讓韓昆大急,剛要上前幫忙,卻見周圍的血霧中猛然幻化出無數的血影,並且在眨眼間就變成了李宗的模樣!

“這是什麼?!”

韓昆從未見過這種幻境的功法,本能地向後撤去!此時他周圍有數十名長得一模一樣的李宗,而且他們的動作舉止甚至表情都是一模一樣,根本就分不清哪一個纔是真的李宗!

“哈哈,血魂血魂,血與魂都是相輔相成的,韓師兄,千萬要小心了!”萬天雲得意地笑聲傳了出來:“對了,差點忘了提醒你,你可別殺錯人哦,萬一這位李道友被你誤殺,可是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哦!”

話音一落,圍着韓昆的數十名李宗竟然一起向韓昆發起了攻擊!

韓昆頓時大驚失色,他剛纔在用神識探查,卻發現就連神識都區分不了這些人中哪一個纔是真的李宗!

這樣一來,韓昆根本就不敢傷害任何一名李宗,只能不斷躲閃,可就算是這樣,他也根本不可能全部躲開,幾個回合之後便已經傷痕累累,狼狽不已。

“韓師兄還真是好人啊!”萬天雲哈哈大笑起來:“不過這樣下去,你倒是殺不了李道友,這些李道友,可是會殺了你的!”

萬天雲說罷,濃重的血霧中再次幻化出一道道血掌,向韓昆擊去!

而在另一邊,沈雲與劉玲現在已經完全壓制住了白袍呼延,在沈雲的夜鉤長劍與紫雲劍訣的衝擊下,白袍呼延已經有些強弩之末了。


眼瞅着再有十幾個回合,白袍呼延就會向他弟弟一樣,被沈雲與劉玲擒住!

這個時候的沈雲其實心中有着強烈的不安:那位真正的大高手,魔靈門的二長老青水,到現在爲止還並沒有出現。要知道就算是當時他就在自己所住的客棧周圍,現在也應該能趕回來了!

但是到現在爲止,並沒有見到這位高手哪怕是一絲的身影,而面前這幾人,竟然也從不提青水,好像壓根兒就沒有這個人似的!

這讓沈雲越是佔上風,就越是覺得不安,總覺得自己算錯了什麼……

“哈……今天我要殺了你們!”

白袍呼延落了下風,猛然獰笑一聲,雙掌齊飛,接連接下沈雲與劉玲的數招,身子一晃向後猛撤而去!

沈雲與劉玲並肩而立,冷冷看着面前已經有些大喘氣的白袍呼延:這位兄長,可是比他的弟弟狡猾的多,否則,三十個回合之內便能將輕敵的他制服。

不過就算是現在,白袍呼延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制服他也是在幾個回合的事情。

“大名鼎鼎的呼延兄弟,此時也學會了虛張聲勢了?!”沈雲冷笑一聲,有些戲謔地看着白袍呼延。

“哈哈……你還記得那日在雲宵山麼?!”白袍呼延鄙夷地說了一句,接着便雙掌合十,身上散出了一陣陣黑霧,瞬間將自己全部籠罩了起來!

“這?!”沈雲自然識得這個場景,當初在雲宵山,那位二長老青水,便是用了此術將自己的修爲提升到了凝獸境!

這邊是那血修之術了!不過,這位白袍呼延,也能夠使用血修之術?!

沈雲看了劉玲一眼:“不能讓這人成功!趁現在滅掉他!”

說罷,沈雲便一躍而起,手中的夜鉤長劍帶着絲絲的紫色劍氣,直接向那團已經開始凝固的黑霧刺去!

“噗”的一聲,長劍刺了進去,卻再次出現了上次的一幕:長劍進入黑霧之後便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拉拽之力,沈雲一驚,急忙抽回來,接着就是一記鬥龍拳砸了過去!

可是強勁拳風化作的赤色巨龍,竟然直接被強力吸收掉了!

“師弟,不要徒勞了!”劉玲忽然走了過來:“這種血修之術,本身就是依靠吸收別的修士的修爲來強行提升自己的修爲,我們的靈氣攻擊打過去,還沒有別的修士的修爲強大,自然同樣會被吸收,很可能會加快他的提升速度。”

沈雲一怔,自己倒是沒有想到這一點,真是聰明一世,糊塗一時了……

不過,他手中還真有一個殺手鐗,便朝劉玲笑了一下:“那我就試試別的辦法……”說罷,便欺身上前,準備再次攻擊。

這時,萬天雲的那團巨大的血霧中,忽然傳來了陣陣嘶吼聲!

這讓沈雲與劉玲大吃一驚:原本以爲以韓昆與李宗的實力,對付一個萬天雲是不會有事的,現在看來,難不成這兩人出事了?!

此時在血霧中,韓昆正氣喘吁吁地看着面前已經變黑的霧氣,滿臉的驚詫!

就在剛纔,那無數的血掌與數十名李宗一起向自己攻擊,在接連中招之後,韓昆忍耐不住出了一招,將衆多幻想打破,可是自己也受到了強勁的反噬之力,直接被打得趴倒在地……

而不到幾息的工夫,那些幻想再次出現,萬天雲冷笑的聲音也傳了過來:“哈哈,好,李道友可是沒有受傷啊,你就繼續試試看,韓師兄?!”

韓昆看着面前再次出現的數十名李宗,心中大苦:若是再這麼靠下去,自己會被生生耗死在這裏!

他正思索着什麼,忽然看到面前數十名李宗中有一名向自己眨巴了下眼睛!

咦?!韓昆被嚇了一跳,馬上反應過來:這應該是真正的李宗道友!可是眼下,自己要怎麼做這個局呢?!

此時那些李宗已經準備再次攻擊了,韓昆想了下,不再等待,腳尖一點躍了過去,開始主動攻擊!

只要,不傷到那位真正的李宗便好了!

接連消滅數名李宗的幻想之後,萬天雲惱怒起來,血霧中不斷生出血魂掌與李宗的幻想,而韓昆卻是直接向前殺去,不多時已經接近了真正的李宗!

“啊——”

驀地,李宗發出了一聲劇烈的嘶吼,雙手張開,指甲在瞬間變長,像是魔鬼一般發出一陣強勁的靈壓,奔着一個方向攻去!

“李兄?!”

韓昆大驚失色,立馬想到原來就在剛纔被控制的時候,李宗應該順着被控制的靈氣找到了萬天雲在血霧中的位置,這才攻了上去!

想到這裏,韓昆也不再猶豫,追着李宗攻了過去!

“嗯?!”萬天雲見李宗攻向自己,頓時一驚,隨即笑了起來:“找死麼?!我的真身所在,可是血魂掌最爲強大的力量!”

說罷,萬天雲雙臂一揮,面前的血霧猛地捲起,將率先進來的李宗直接捲了進去!

而後的韓昆看到這一幕,立刻停下了身子,有些猶豫起來……

“去死吧!讓你嘗試下真正血魂掌的厲害之處!”

隨着萬天雲的叫囂聲,被捲入血霧的李宗感覺自己的靈氣護罩被瞬間擊破,一陣眩暈襲來,自己體內的靈氣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所撕扯着!

就在這一刻,李宗感覺自己的靈魂竟然要被扯出自己的肉身,心中一凜,便知自己今日已經沒什麼活路了……

而站在濃重血霧外圍的韓昆,驀地感覺到面前的血霧中一陣強勁的靈氣衝擊正在形成,而這種感覺不像是一名通靈境中期修爲的修士所能散發出來了,表情先是疑惑了下,接着就明白了什麼,再也不猶豫,向前面的血霧中衝去:“李兄,住手!” 韓昆的這一聲嘶吼,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而在血霧外面的沈雲剛要對白袍呼延動手,卻被這一聲嚇得一怔,急忙轉身向不遠處的那團懸在空中的血霧看去!

沈雲與劉玲只見那團血霧中忽然產生了一種劇烈的捲動,還未待反應過來,就聽“嘭”的一聲巨響,一股強大無比的靈氣衝擊撲面襲來,兩人急忙馭起靈氣護罩,根本來不及逃走,就被這靈氣衝擊直直的衝出去十數丈遠,這才堪堪站穩身子!

定睛看去,只看到那團血霧已經消失,而韓昆衣衫襤褸地站在一邊,那位萬天雲,此時更是一嘴鮮血地站在那裏,已經受了重傷,雙腿似是有些發顫。

“李兄?!”沈雲這才明白過來,眉頭緊緊皺在了一起,雙眼中驀地現出了淚花:李宗竟然在這種時候,將自己體內的靈氣集合在一起,以自己的身體爲容體,引爆了靈氣……

李宗拼命的一擊,讓萬天雲幾乎死在這裏……不過在最後時刻,韓昆的吼叫聲提醒了他,讓他在千鈞一髮之際保護了一下自己,這纔沒有丟了性命……


“師兄!”沈雲強忍內心的悲痛:“師兄,現在時間不多了,我們要趕緊了!”

韓昆轉頭看了一眼沈雲,微微地點了下頭,冷眼看向萬天雲。雖然他與李宗相識不過一天,但是對此人的心性甚是推崇,原本還想此事結束之後,將此人帶回烏山的,沒成想,爲了殺死萬天雲,此人竟然……

也多虧了李宗,雖然韓昆知道自己的修爲比萬天雲要高一層,但是也明白如果這樣下去,自己遲早會被生生拖死,而李宗用生命,換來了韓昆的機會……

沈雲不再理會韓昆那邊,直接一躍而起,手掌一翻,手心處出現了一顆藍色的丹藥,大吼一聲,右拳化爲一條青色巨龍,狠狠地向白袍呼延的那團正在凝結的黑霧擊去!

“噗”的一聲悶響,那團黑霧被擊出了一個小洞,沈雲嘴角一咧,便將左手中的藍色丹藥扔了進去!

劉玲一怔,像是想起了什麼,面色一凜向後撤去!而沈雲更是直接借力竄了出去!

萬天雲那邊還在與韓昆對峙,其實他心中現在苦得很,現在打起來,不出十個回合自己就會直接被打敗,面前的韓昆可是比自己實力高出一層,若不是不瞭解自己的血魂掌,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困住一位通靈境後期修爲的修士一盞茶的工夫的。

眼前的韓昆現在冷眼看着自己,雖然他也受了傷,但是比自己可是輕多了,現在要殺自己更是容易得很……

二長老爲何還不回來……

萬天雲心中暗暗叫苦:二長老今日出去,是要去外面看看有沒有通靈境的修士。前些日子血修之法的成功讓他們都是興奮不已,可是依靠着吸收別的修士提升上去的修爲,一天之後就漸漸消失了,二長老青水,重新回到了化形境後期的修爲。

這種情況讓萬天雲等人心驚不已,畢竟現在整座天京城中有着無數的散修,而這些散修中肯定會有些修爲高的修士,萬一自己血修之法失敗,憑藉自己這些人的修爲,若是被外面的正道修士們發現的話,可着實棘手得很。

所以萬天雲思來想去,決定讓二長老出去尋找其他的正道修士,爭取在兩天之內重新回到凝獸境的修爲。當然,這只是一種實驗,他們要觀察一下,爲何這些吸收的修爲會在一天之內散掉……

沒想到二長老剛一出去,沈雲他們就殺了過來。按理說,憑藉二長老的修爲,皇宮這邊有這麼大的靈氣震動,應該早就發覺了,可是現在都沒有回來,讓萬天雲覺得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

現在這個狀況來看,若是二長老在皇宮外出了事情,自己這邊幾乎要全軍覆沒了……不過,若是那邊的白袍呼延能夠成功憑藉血修之術進入化形境修爲的話,自己還是佔據上風的!

除去二長老之外的三人中,也只有白袍呼延修爲最高,已經是通靈境後期巔峯修爲了,所以在進入皇宮之後,萬天雲便找了幾個不起眼的通靈境與脈通境修爲的收下,讓白袍呼延吸收了他們的修爲。

要知道,化形境的二長老能夠成功,通靈境後期巔峯修爲的白袍呼延,應該也會成功的!

所以此刻的萬天雲一邊注意着面前的韓昆,一邊注意着那邊白袍呼延的動靜。當他看到沈雲忽然一躍而起,將什麼東西扔進了白袍呼延正在凝固的黑霧中時,頓時愣住了!

沈雲要做什麼?!那個女修士說得對,現在不管任何招數,只要運用了靈氣攻擊,不管多麼強大,都會被白袍呼延直接吸收,縮短血修之法的時間。爲何知道了此事沈雲還要攻擊?!

難道?!看到那位女修士與沈雲相繼竄了出去,萬天雲忽然明白了過來:“呼延!小心!”

嘴上說着,萬天雲用盡最後一絲靈氣馭起了一張靈氣護罩,然後咬牙向後退去!

韓昆自然也反應了過來,嘴角一咧,身子一晃便出現在了十數丈之外。

而此時那團包裹着白袍呼延的黑霧中,驀地散發出了一種令人驚駭的強大靈氣震動!

沈雲忽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忽然折身回來,一手抄起了被擒住的灰袍呼延,冷笑一聲,扔向了白袍呼延那邊,自己馬上轉身再次竄了出去!

“唔……啊——”

沈雲剛剛來到韓昆身邊,就聽得那邊的白袍呼延猛然發出一聲怒吼,只是這聲怒吼中帶着一絲的不甘,與驚懼!

接着,衆人就見那團黑霧開始現出一絲絲的漣漪,而後黑霧開始慢慢減淡,能模糊地看到裏面白袍呼延的身影!

“沈雲……少主……我……”白袍呼延嘴巴微張,但是要知道血修之術本來就是一種類似閉關的修練之法,若沒有結束的話,人在裏面是根本不能出來了!

衆人看到白袍呼延此時的身體已經有了些許變化,個字矮了許多,看上去瘦小無比,如果血修之法成功的話,估計此人會是一種靈敏型的獸人!

白袍呼延說了幾個字之後便不再言語,而是將雙掌伸出,一上一下護在胸前,而雙掌之間懸浮着一枚藍色的拇指大小的丹藥,丹藥周身環繞着一絲絲的靈氣,像是在……

“這是?!”萬天雲臉色一變:“滅仙丹?!沈雲你竟然有這種東西!”

聽到“滅仙丹”三個字,衆人都是一愣!而韓昆更是扭頭看了沈雲一眼,臉上有些疑惑。

這滅仙丹可不是普通的丹藥,它是一種將強勁無比的靈氣衝擊壓縮成一枚丹藥,然後在使用的時候刻上對手的靈氣印記,這枚滅仙丹便會飛到對手的身上,幾息之後便會爆炸!

一般的威力是稱不上滅仙丹的,只有這種藍色的丹藥,纔是滅仙丹的真正威力。丹藥中所蘊含的威力越大,丹藥的顏色就越接近於藍色,而此時白袍呼延手中幾乎近似於純藍色的丹藥,分明就是一顆正宗的滅仙丹!

這丹藥的爆炸時波及的範圍並不廣,因爲它的身上有着擊殺對象的靈氣印記,所以只會在小範圍內進行駭人的爆炸衝擊。

滅仙丹,只是傳說中的上古靈丹,近幾百年中都少有出現,在場的衆人除去沈雲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見到,若不是萬天雲見多識廣認了出來,其他兩人包括灰袍呼延在內,根本就不會識得此物!

白袍呼延自然也不認得,原本只是以爲是毒藥什麼的,但是幾息之後便發現此物開始劇烈的震動,像是要爆開一般,這讓他頓時心驚起來,急忙冒着被反噬的危險,將血修的靈氣猛地收回,並且全力穩住了這枚丹藥!

可是僅僅幾息之後,他便有些控制不住了,待聽到外面的少主萬天雲說此物是滅仙丹,更是面色一變,知道自己已經是死人了!

“唔……”白袍呼延的雙掌開始慢慢的被膨脹的靈氣所吞噬,而他看着外面處在昏迷狀態中的弟弟,還想要咬牙堅持,但是那種撕裂空間般的威勢,讓他的意識在瞬間停滯了……


衆人看到那團黑霧中發出了一道刺眼的藍光,接着就感覺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靈氣衝擊撲來,他們急忙後退出十數丈,才感覺好受了些……

僅僅是眨眼間,那倒刺眼的藍光便就消失了,衆人定睛看去,那呼延兄弟早就成了灰燼……

從沈雲扔過滅仙丹到呼延兄弟慘死,總共也不足十餘秒鐘,這樣一來,此處,竟然就只剩下了萬天雲一名魔道修士……

“萬少主,現在,有何想說的麼?”沈雲冷笑着看着萬天雲,見他臉上現出了一絲苦色,心知此人現在受了重傷,已經不可能逃出去了!

“呵呵,沒想到,你身上竟然還有這種逆天之物……”

沈雲笑了下,沒有說話,這東西可是花費了他小半身家才換來的,剛纔若不是爲了爭取時間,纔不會捨得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