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這個,金屬探測儀,可以搜索上下方圓百萬裏的金屬,拿去深海探寶,絕對一流。”

“這個是基因編譯器,這個東西最珍貴了,如果被我破解之後,就可以隨時修改生物的基因信息,做基因測試了和基因進化了。”

辛靈拿着一塊如同磚頭般大小的平板道,眼中早已經是沉迷其中。

根據她的介紹,程川再次確認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現在在他體內當大爺的金屬圓盤,實在是了不得的外星傳承。

這讓他不由得期待起來,等到能源充滿之後,兌現的星際堡壘、星僕系統和星寵系統,會帶給他什麼樣的驚喜。

現在辛靈手上的事情越來越多,獲得真身尤爲重要,程川必須要加快一下剩餘的巨樹能源種子的種植速度了。

除開需要種植在各個污染最嚴重城市的20顆種子之外,第二批的另外80顆種子已經全部種植完畢了。

據辛靈介紹,第三批的1000顆巨樹能源種子跟七妹芊甜有比較大的關聯。

遁出嬌娃空間之後,程川思慮再三,也沒有再去打攪孟栢齡,畢竟現在讓他自己安靜一下,或許沒那麼難受。

明天的比賽還要繼續,程川下午的時候,已經偷偷跟葉軒打了個賭,那就是第五輪的時候,他們兩個親自出手。

程川輸,把九死回魂針和回春針的心法給葉軒。

葉軒輸,把鬼門十三針的心法給程川。

程川也想知道,三門心法集齊之後,會得到什麼意外之喜。

當天晚上,程川悄悄溜進了滄雲的房間,剛想抱着滄雲來一個大驚喜,卻發現滄雲牀上多了兩個人。

原來是蘇雨和牧月都跟滄雲擠到一張牀上睡了,一掀開被子,看到身穿睡衣,身材火辣的三女,程川差點鼻血都流了下來。

不過最後在蘇雨的注視下,程川只能灰溜溜的離開,臨走之際,還一直對着滄雲眨眼睛,滄雲卻是笑笑不說話。


當天夜裏,程川快要睡着的時候,滄雲終於走進了程川的房間,鑽入了他的懷中。

一夜春光無限,程川樂不思蜀。 第二天十點,國醫大賽第四輪正式開始。

比賽前,衆人都驚訝的發現藥王門和神醫門門中各自少了一個人。

“哼,沒想到這程川和葉軒脾氣那麼衝,對門人約束倒是很嚴格。”

大漠靈丹宗的萬重山暗自讚賞道,昨天兩個宗門都宣佈放棄第三輪的成績,肯定是因爲治療方面的問題。

今日已經不見那兩位門人,由此可見,昨日的治療,觸碰了兩宗的底線。

“看來那兩人應該已經誒逐出了藥王門和神醫門,這程川和葉軒,果然是有一派掌門之風啊。”

“特別是那程川,敢在藥王門勢頭最猛的時候,踩下剎車,當真了得。”

同樣作爲一派掌門,萬重山看人還是飛常準。

而同樣看出問題來的也還有不少人,包括秦四平,此刻他對秦少游拜入程川門下更爲認同。

嚴師出高徒,只有把握醫者的仁心,才能在醫學之路上走得更遠。

這一輪比賽的是奇症診治,前三輪綜合排名前十的宗門各派一位代表出來比賽。

шωш ⊕ttkan ⊕C〇

藥王門派出的是孟大石,這麼多人之中,只有他沒有出戰。

當然這一關也是程川比較擔心的一關,孟大石對奇症的研究不多。

只能寄希望於他精通九死回魂針之後,能夠靈活運用。

當然即使孟大石這一關輸了,程川也有把握在最後一輪跟葉軒的比賽中獲勝。

孟小石的病患是一位年輕的女子,大概24歲,笑容非常美好,看起來什麼毛病都沒有。

查探了幾番之後,孟小石才發現,原來這麼女子患的是一種非常奇怪的病症“水源性蕁麻疹”。

這種病患其實在生活中非常痛苦,他們吃喝拉撒接觸的都只能是蒸餾水。

只要接觸的水不是蒸餾水,他們就會全身疼痛,症狀嚴重者會劇痛到休克,甚至於生命危險。

而且,這種人被稱爲“不會哭的人類”,目前爲止,是世界上十大不可攻克的醫學難題。

倒不是說他們真的不會哭,而是不敢哭,因爲只要一哭,冒出來的淚水就會刺激他們的皮膚,讓他們劇痛難耐。

這名女子半年前曾經因爲母親過世,痛哭一場,結果差點自己也丟了性命。

從那之後,她便再也不會哭了。

看悲傷的電影,保持微笑。

遇見難過的事情,保持微笑。


甚至於連分手,都保持微笑。

藥王門中並未有這樣的症狀記載,所以只能靠孟小石自己摸索了。

其實如果程川出手,這病倒是可以手到病除。

原理也很簡單,程川會用九死回魂針徹底先摧毀這女子的痛覺神經和敏感源。

www▲ т tκa n▲ c○

然後用回春針重新修復她的痛覺神經和敏感源,從而達到從根本上解決女子體內的疼痛觸發體系。

最後再用內力滋養一下她的身體,基本就可以痊癒了。

但孟小石並不懂回春針,而且內力修爲也沒有程川深厚,這個女子的病症對他來說,是一個極大的挑戰。

所以,孟小石選擇的是摧毀敏感源的做法。

起針鳩尾,承針七針,終針巨闕。

九根銀針在孟小石的手中如同九道細微的銀光,沒入了女子的體內。

隨着孟小石的十指不斷在空中微彈,九個微小的氣旋在女子的銀針沒入處隱現。

這正是御氣運針的第二個境界,以氣顫針。

很快,女子便感覺自己的體內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20分鐘之後,體內似乎有一層枷鎖在被擊碎,她整個人頓時感覺到無比的輕鬆。

又是九道銀光閃過,孟小石收了九根銀針,然後眼神平靜的看着那名女子。

“你,可以哭了……”孟小石淡然說道。

那名女子瞬間眼紅,淚光涌動,蹲了下去,抱頭痛呼了一聲,“媽……”

良久之後,那名女子擦乾了眼淚,站了起來,對着孟小石深深的鞠了一躬,“謝謝你給了我哭的權利,孟醫生。”

“我倒希望你永遠都不用哭。”孟小石難得露出了一絲笑意,那女子聞言,臉色微紅。

“不過,你的病症我只治療到一半,大概一年左右,你的敏感源會再度自我復原。”

“所以,你一年左右要過來找我複診,希望到時我有辦法可以幫你根治。”

孟小石補充道,程川跟他說過回春針的事情。

他相信,只要他學會回春針,就可以根治這女子的症狀。

“我知道了,孟醫生,再次感謝您,我叫薇婭。”女子對着孟小石伸出了手。

“孟小石……”孟小石的手跟那薇婭的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第四輪,藥王門孟小石,用時25分鐘,暫列第一。 神醫門這次派出的依舊是葉媚,自從和程川賭鬥之後,葉軒懶得在第四輪跟程川較勁了。

直接派出了神醫門除他之外,最強的葉媚。

葉媚的奇症患者是一名30歲的青年男子,名叫劉歡,面容慘白,有一種病態的憂鬱氣質。

劉歡的病症名叫“吸血鬼病症”,只能生活在陰影中。

一旦在陽光下暴露,就會疼痛難忍,而且如果暴曬過度,會有生命危險。

葉媚皺起了眉頭,這種病症她之前聽說過,全球現在也沒有很好的醫治經驗和治癒的案例。

這個病症如果讓程川來治療,一樣是手到病除,採用的方法也是先摧毀,再修復。

其實上古藥門的流傳下來的三種針法,相輔相成。

九死回魂針和鬼門十三針走的重症大病的奇正之道,而回春針則是一個非常強悍的治癒輔助。

三種針法結合在一起,基本上這世上就再無難治之症。

葉媚也面臨了跟孟小石一樣的問題,沒有回春針,只是鬼門十三針,只能做到短期內康復。

沒有更好的辦法,葉媚也是閃電般出手,一雙玉手上下翻飛,十三針刺入劉歡體內。

劉歡頓時身體激烈顫抖,身上不斷滲出一些黃黑色的油脂之物。

這些正是劉歡體內的陰邪之氣,也是他懼怕陽光的本源物質。

25分鐘左右,葉媚收了銀針。

“你可以出去曬曬太陽了。”葉媚微笑着對劉歡說道。

劉歡不信,葉媚走過去,拉着劉歡往會場外走去。

那男子被葉媚的微笑感染,大膽的跟着她走出了會場,雙眼流淚的擁抱了溫暖陽光。

“葉醫生,真的是太感謝你了,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劉歡悲喜交加,語無倫次的說道。

“我可不想做你父母,別把我叫那麼老。”

看着久違的笑容和暖意浮現在劉歡的臉上,葉媚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每隔半年,要重新做一次治療。”

葉媚旋即跟劉歡補充道,劉歡感激的點了點頭。


萬綺雯的病患是漸凍症,用得是靈丹宗的凌陽丹,加上靈丹宗的靈針之法。

38分鐘,病患出現較大幅度的舉止動作,效果奇佳;

苗黎的病患是植物人,用得是藥蠱宗的喚神蠱,蠱蟲從病患耳鼻爬入,直達腦髓。

在大腦皮層特定區域摸爬滾打許久,而後從雙眼淚腺爬出,端是詭異,39分鐘病患睜眼;


古杏林的病患是象皮症,用得的杏林堂的祛毒丹和祛毒膏。

內服外敷,40分鐘左右,病患腫脹如象腿的雙腳滲出許多青黑色的汁液,腫脹的雙腳開始恢復。

其餘衆人,都是60分鐘以上出效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