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衝左歡抱拳拱手,說道:“職責所在,得罪了!”擺了個前跨馬,左拳前伸,右拳在胸前晃動,卻是連左歡都學過的軍體拳起手勢。

鍾凱很是猖狂的笑道:“楊哥可是正宗的退伍特種兵,你那麼能打,要是能在楊哥手下堅持三分鐘,我就自己把指頭掰斷了給你!”然後對着那楊哥說:“上!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楊哥說道:“那我就不客氣了!”雙拳一錯,前跨了一步,右拳就向左歡頭上打來。

這一拳勢大力沉,還帶着風聲,左歡一低頭,讓過了這拳,哪知他這剛猛的一拳乃是虛招,等的就是左歡低頭。

他伸出的右拳帶着左歡的頭往下壓,左膝向上頂起,這一下要是被他頂到,那左歡絕對會鼻樑骨折,失去抵抗能力。

好在左歡沒有輕敵,他手下壓頭的時候就在往前衝,他膝蓋還沒擡起來左歡就已經撲在他懷裏,順勢把他壓倒在地上,他的反應也相當快,倒地的同時雙腳纏在左歡腰上,雙手交叉鎖住左歡的脖子,整個人貼緊了左歡,居然使出了一招柔道里的招數:十字鎖!


這下左歡顧不上公不公平了,帶上了一點精神力,回肘擊打在他胸前。普通人吃上這一擊多半都昏迷過去了,他只是吃痛鬆開了手,左歡和他同時站起來,這一瞬間的交手以左歡耍賴佔了上風。

楊哥揉着胸前被左歡打中的地方,誇到:“朋友好功夫!我還是第一次這樣吃虧。”

鍾凱站在老闆桌後面卻已經看得目瞪口呆,這短短一瞬間兩人交手變招的過程他肯定是看不清楚的,但是他卻看見了楊哥被左歡肘擊而鬆手,明顯是輸了這一回合,要知道這楊哥可是拿了兩屆世界特種兵比武的搏擊冠軍,他是花了大價錢才請來專門收拾左歡用的,那知道這一試之下還被左歡佔了上風。

楊哥的表情認真起來,雙腿不住的小跨步跳動,雙手也握拳在身前上下揮動,他又擺出了拳擊手的姿勢來。

這人是高手,要是左歡不是異能者的話,一個照面就會被打趴下,左歡可不會傻到去和他硬拼招式,更何況左歡本就是個野路子,哪來的招式可言?

左歡直接帶上了精神力,屈膝一腳踢在他胸口,楊哥連左歡的動作都沒看清楚就中了招,踉蹌的後退了兩步,捂住胸口吐出一口血來。

楊哥對左歡比出個大拇指,說道:“我不是你對手!”又轉頭對鍾凱說道:“鍾總,我沒完成我的任務,錢我會退還你的,告辭!”

楊哥轉身走後左歡就對着鍾凱冷笑,左歡笑一聲鍾凱抖一下,看得左歡實在是忍俊不禁,哈哈大笑起來,鍾凱一下癱坐在他那寬大得過分的沙發椅上,哆嗦着說:“你~你~你不要亂~亂來,我要報~報警!”說完就想伸手去拿電話。

左歡一個箭步上去抓住他的手,把他手指頭一個個的捋直,問道:“你說掰哪一個好呢?要不我都給你掰斷了,免得你還想來坑我!”

說完左歡就把他的指頭往外拉,都還沒用力,鍾凱就殺豬似的大叫起來:“左歡!我~我錯了!我這就給他們打招呼,我保證以後再也不來找你麻煩了!”

左歡笑嘻嘻的鬆開他的手說:“鍾總這是求情還是認栽呢?”

鍾凱語無倫次的答道:“我認栽,我認栽,我給你求情,你別動我手了!”

左歡狠狠一拳打在他肚子上,說道:“我幾次放過你,你還覺得我怕了你是不是?我最後再警告你一次,你再惹我的話我打得你會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說完左歡又一腳踹在他肚子上。

他捱了左歡一拳本就痛的蜷縮在地上,高聲的慘叫着,又被在肚子上踢了一腳,更是痛得叫都叫不出來了。

左歡拉起他的耳朵說道:“記住我的話沒有?”

他趕緊忍着劇痛把頭點得和抽筋一樣,左歡伸手在他臉上拍了拍,大搖大擺的走出了他這間大得離譜的辦公室。對這種人,收拾一次就得讓他記憶深刻!

鍾凱被左歡打中的地方劇痛不已,他看着左歡離開的背影,眼神中充滿了怨毒的味道! 有句話怎麼說的?惡人還需惡人磨!

從左歡去鍾凱公司教訓了他以後,這幾天一直風平浪靜,除了有空姐來上過網,其他穿制服的人就一直沒有出現過。

左歡每天除了固定要去學校沒人的地方鍛鍊下精神力,其餘時間基本上就呆在網吧裏,揹走手在網吧裏走上一圈,聽那些網管和服務員一口一個老闆的叫,左歡心裏面別提有多爽了。

左歡今天剛走到吧檯前,請來的主管小匡就神祕兮兮的說:“老闆,你看76號機那個人!”

左歡遠遠看去,那人一手放在鍵盤上,一手捏着鼠標,標準的遊戲姿勢,可是頭卻靠在椅子上歪在一邊,睡着了!左歡正想說在網吧睡覺有什麼奇怪的,猛的醒悟過來在網吧開張那天就見過他,左歡指着他有點不確定的問小匡:“他一直沒走?”

小匡點點頭:“開業那天他充了500元,這幾天他除了上廁所,就沒離開過,一直在玩遊戲,實在抗不住了就靠着椅子睡會,醒了又接着玩,一天四頓都是我們幫叫的外賣,這樣不會有事吧老闆?都快一個禮拜了!”

“我去看看吧!”左歡就走向靠着角落的76號機。

走近了一看,那人睡得是像死去了一樣,不是嘴裏還發出有節奏的鼾聲,左歡都差點打120了。他形容枯槁,頭髮油膩膩、亂糟糟,還好現在氣溫很低,不然真不敢想象他在大熱的天氣裏一個禮拜不洗漱、不洗澡會醞釀出什麼樣的氣味來。

顯示器上面是魔獸世界的登錄界面,是由於他在遊戲中長時間沒有動作而自動退出了,左歡以前也玩了很長一段時間,對這個遊戲實在是印象深刻。

左歡推了推他的椅子,那人一下就驚醒過來,第一反應卻是飛快的在登錄框中輸入了賬戶密碼,進入了人物選擇界面纔想起來回頭看看是誰把他弄醒了。

他的遊戲人物是一個牛頭戰士,名字叫:“大人物”

左歡說道:“兄弟,你有幾天沒回家了?”

他不滿的說:“幹嘛?關你什麼事?”隨着他開口說話,從他口中噴出了一團淡褐色的霧氣。

左歡趕緊閉氣閃開,天知道吸進一點他這一週沒刷牙的口氣會有什麼恐怖的後果。

左歡躲得遠遠的才說道:“我是這網吧的老闆,聽說你有快一個星期都沒回家了,來關心關心你,魔獸雖然好玩,但你也要注意健康啊!”

大人物點點頭:“沒關係,我熬慣了夜的,這個賽季的競技場馬上要結算了,我接了好幾個龍單都沒打完呢!你別管我了,我最多還有兩三天就回家,不會死在你這裏的!”

人家都這樣說了,左歡總不至於趕他走吧?只是看不出這大人物還是個遊戲高手,要知道在魔獸世界裏只有極少數的人能獲得競技場的獎勵坐騎,他這是在幫人代打賺錢。

左歡回到吧檯無奈地對小匡說:“他還會呆個兩三天的吧,你們多注意一下就是了!”

這時從樓梯那邊傳來一片紛亂的腳步聲,七、八個小青年一人拿着一個花籃走了進來,當前一個帶頭的在門口放下花籃就大聲的喊道:“老闆呢?老闆在哪裏?”

左歡答道:“我就是老闆,請問你們有什麼事?”

帶頭那人也就和左歡差不多大,穿了一件花花綠綠的風衣,頭髮梳得一絲不苟,脖子上掛着一根手指頭粗細的金鍊子,一看就是個混混,他笑着衝左歡拱拱手道:“恭喜老闆網吧開張,我們兄弟是來給你賀喜的!”

他帶來那些人把手裏的花籃都放在了門口,把整個樓梯間都堵住了,那些花籃破破爛爛的,花也焉了,一看就是從垃圾堆撿來的一樣,還說不定就是網吧自己扔掉的花籃,這不擺明是來找茬的麼!

左歡問他:“兄弟怎麼稱呼啊?”

他笑容滿面的說:“這邊的人都叫我華哥,就知道你是新蛋子,開張這麼幾天了也不知道到我這邊來拜碼頭,沒我罩着你這網吧能開得長久麼?”

左歡也笑了:“華哥是吧?那今天就算認識了,一會我們就在對面吃點飯,喝兩杯怎麼樣?你們帶來的東西堵住了門口,我這樣沒辦法做生意了,先拿出去好不好?”

左歡是存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思,這些街面上的地頭蛇,還是要儘量不惹爲好。

華哥一下提高了聲調說:“搬來搬去的不累啊?你看我們兄弟這麼辛苦,你不得表示表示?”

左歡拉下了臉說:“不知道華哥想讓我怎麼表示呢?”

華哥冷笑一聲:“那就看老闆大方了!別把我們當乞丐就行!”說完就掏出一包黃鶴樓1916,自顧自的抽了起來。

這是在提醒左歡,兄弟我抽的都是好煙,你可就別想拿個幾百塊就把我們搪塞過去。

敢明目張膽的收保護費,報警是沒用的,當時可以把他們趕走,但是後面肯定會回來報復,這打開門做生意的就怕被這些小混混給惦記上。

還好,左歡認識一個黑社會大哥,巫小金!

左歡摸出電話說:“不知道華哥認識巫老大不?要不要給他打個電話?”


那華哥好像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一樣哈哈大笑起來,非常囂張的說:“你會認識金爺?算了吧你!就算金爺在這條街上做生意,也得和我打聲招呼的!”

左歡直接就撥通了巫老大的電話說:“巫老大!我們這東華區是不是你說了算?現在有人在我的場子堵住門要收保護費了!”

巫老大回答道:“那可不是我的人,我自己的兄弟早不幹那麼低級的事了,你等等,稅健就住那附近,我馬上叫他過來看看情況!”

華哥見左歡掛了電話,指着左歡狠狠的說道:“拿個電話裝個樣子我就怕了?我告訴你,江湖有江湖的規矩,就算這店子是巫老大開的,他也得給我們兄弟點辛苦錢!”

左歡微笑着望着他,就當你說得對,要是巫老大的面子你都不給的話,那可就只有武力征服了!

胖呼呼的稅公子果然來得快,裹着個厚厚的棉布長睡衣,穿着拖鞋,一路小跑上了樓。他看到堵在門口的花籃,二話不說就扯起來丟掉,對着那些來收保護費的小青年就開始罵:“操你妹的!敢來我歡哥的地頭收錢,我剝了你們的皮!”

華哥在網吧裏面看不見是誰,就叫到:“揍他啊!”

他旁邊一個混混小聲的說:“揍不得,是稅公子來了!”

這時稅公子把堵着門的花籃都扔開了,走進來一看,就指着哈哈大笑:“我他M以爲是哪位豪傑出山了不知道天高地厚,原來是你這**崽子!你他M的是吃屎吃多了昏了頭是不是?敢來這裏撒野,老子把你的卵蛋給揪爆了信不信?”

華哥被罵得漲紅了臉,小聲的說道:“稅公子,你是大哥,你們有肉吃,總得給我們點湯喝是不是?”

稅公子見他還敢分辯,一個箭步上去就是一耳光:“你他M的還敢頂嘴,你們老大牛大腳見了我都得幫我提鞋,你算老幾?還想喝湯?喝你M的月 經帶去!”說完又是一記耳光抽在華哥臉上。

這稅公子看來在黑道上是有點名聲,孤身一人前來就敢當衆去抽人家老大的耳光,確實威風凜凜。

那華哥不敢說話了,站在原地不住的顫抖,看來氣得不輕,考慮到稅公子強大的江湖背景,又不敢做任何動作。

稅公子震住了這幾個混混,轉過頭來一臉堆笑的對左歡說:“歡哥!金爺給我打電話我就馬上過來了,你說說,怎麼修理這些**崽子?”

左歡笑笑說:“不用修理了,讓他們走就是,只要以後不來我這搗亂就行!”

稅公子說道:“那就得讓他們長長記性!”說完就走到華哥面前一腳就踹在他肚子上喝道:“跪下!給我們歡哥認個錯,要不今天這事沒完!”

稅公子踢出這一腳,撩起了他睡衣的下襬,左歡這一側的所有人都看見他裏面居然什麼都沒穿,那團東西就吊在他胯下晃晃悠悠的。

左歡強忍住噁心的感覺,拉住稅公子,對華哥那幾個混混說道:“你們走吧,記住了!我這網吧可是稅公子罩着的!”

稅公子馬上說道:“歡哥,你這可就太擡舉我了,你是金爺的朋友,那你也是我的大哥,能幫你做點事,可算是我的榮幸了!”

稅公子又轉頭對那些混混喊道:“你們今天運氣好,我們歡哥放你們走,記住了,這裏不是你們能來撒野的地方,馬上給我消失!”

華哥氣得抖了這麼半天,終於憋出一句話:“稅公子,山水有相逢,我們走!”

華哥可能在這幾條街上也是一霸,今天在自己小弟面前栽了這麼大一個面子,這本來只是說了一句下臺階的話,但在稅公子這種囂張慣了的人聽起來就不是味道了,他馬上吼道:“操你M的!都給我站住!我看你們誰敢動一步!”

(求收藏!!) 稅公子吼道:“操你M的!都給我站住!我看你們誰敢動一步!”

連華哥在內的七個混混馬上站定了身子,動都不敢動,很自然的排成了一排。

稅公子走到最外面的那個混混面前一記耳光問道:“你服氣不?”那個混混馬上答道:“我服!我服!”稅公子滿意的點點頭:“你滾吧!”

稅公子又來到另一個混混面前又是一耳光,問道:“你呢?服不服?”那混混剛要開口回答,稅公子又扇他一耳光:“我操你M,你長成這逼樣就該再挨一下,滾吧!”

那兩個混混都飛快的跑下樓,稅公子剛對第3個混混舉起手,那混混就捂住臉點頭哈腰地說道:“稅爺!我服氣!我服氣!”

稅公子舉在空中的手楞住了,馬上一腳踹過去,露出了他的光屁股蛋,他吼道:“操你M的,還敢搶答?老子踢死你,滾吧!”

稅公子走到第4個混混面前不停地嘿嘿嘿的笑,那個混混捂臉也不敢,說服氣又怕被踢,這麼冷的天氣,居然嚇得滿頭大汗。挨一耳光事小,這面子丟大了以後可就很難混出頭了。

稅公子笑了半天,拍拍他的肩膀說道:“你走吧!老子突然不想抽你了!”


第5個混混擺出了一副慷慨赴死的樣子,稅公子過去左右開弓就是兩個耳光:“操你大爺的!你還擺個‘破死’?等誰給你照相呢?服不服?”那個混混有點硬氣,捂着臉不說話。

稅公子笑道:“不會說話啊?爹教你!跟着我一起念!佛~無~服!起~衣~氣!”

那個混混猶豫了一下,很不情願的吐出兩個字:“服了!”

稅公子狠狠一拳打在他肚子上:“會說話你不早說?還要爹教你念拼音!哥~屋~峎~滾!!”

這個混混被一拳打彎了腰,聽到稅公子讓他走了,連忙捂住肚子跑出了網吧。

現在來的混子就剩下兩個了,稅公子跳過了排在第6的華哥,直接踹了最後那個混混一腳,叫他滾蛋,然後一臉譏笑的站在華哥面前說道:“你爹我文化不好,你給老子解釋一下什麼叫山水有相逢?”

華哥繼續氣得發抖,但卻不敢再說一個字了。

稅公子把手高高的揚起,說道:“你給老子記着,這一耳光是我代表國內那幾百萬失學兒童賞給你的!”

華哥也不躲閃,咬牙硬捱了這一巴掌,臉上馬上出現了一個手印,他眼露兇光,右手幾次想探向腰間拿什麼東西。

左歡怕再讓稅公子表演下去,會把這華哥逼急了,就擋住了還在構思下一句的稅公子,對華哥說道:“你走吧!”

稅公子無奈的結束了這大出風頭的表演,說道:“歡哥,這可就太便宜這些**崽子了,我還有好多招數沒用出來呢,保證讓他們記憶深刻,以後看見網吧兩個字都會轉頭逃跑。”

左歡笑了,說道:“稅公子,你今天算是大出風頭了,不但讓我們見識了你的霸氣,更讓我們見識了你的光屁股。”

稅公子賠笑道:“金爺叫我立即過來看看,我就來不及穿了唄!”

左歡拍拍他肩膀道:“以前我們算有過節,但今天你也幫了我的大忙,謝謝了!”

稅公子說道:“歡哥你這就客氣了,那會是我不懂事,不知道你和金爺的關係,你是大人有大量,沒和我一般見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