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仁也不說話,在想著秦廣在斗獸場里的經歷。讓他沒想到的時,陳正德居然還有個師弟。四十年不見面,也不知道其中有沒有內情。殷正道傳授給秦廣的那套導引術,想必已經讓秦廣有了真氣。否則,他是體會不到自己用真氣給他療傷的。

更讓郝仁吃驚的是,曾經在谷太陽口中提到的桃花源中人,竟然也在殷正道的口中聽到。這桃花源還真是個令人嚮往的地方啊!但不知那個痛打了秦廣的黑小子,是不是就是桃花源中人呢?

三個人有兩個不說話,劉少澤就不好也閉嘴了。他端起酒杯:「來,兄弟們,我們為秦老弟干一杯,祝他從今天開始,天天走運!」

秦廣也從回憶中走出,他笑道:「劉哥既然這麼說,那我們就也為你干一杯,祝你從今天開始,步步高升!」

郝仁也笑了:「那我就祝劉哥官運亨通,秦哥財源廣進!」

三人一齊大笑,各自一飲而盡。

秦廣的手下果然聽話,自從那天晚上開始,福田街道上的混混基本絕跡,聽說都改行做別的了。如此一來,派出所的壓力就大大減輕,原來忙得整天見不著面的郝智也有時間回家吃飯了。

郝仁自從打通了郝智的任督二脈,就覺得郝智的智力「噌噌」地往上漲。現在的郝智已經有了初中生的水平了。

不過,郝智再回到家裡,打沙袋的時間就少了。他已經有了新樂趣,去秦廣家逗孩子。秦廣的兒子名叫秦晉,也是郝仁這個乾爹給起的。郝秦兩家人聚在一起,將近十口人,真夠熱鬧的。

秦廣的身體已經大致恢復,可以適當的練練拳腳了。郝仁下班回來,就找秦廣聊天,順便跟他切磋一下。

秦廣練的技擊術算是外家功夫,郝仁的太極拳是內家功夫。不管外家還是內家,看誰戰鬥力強才行。

在秦廣面前,郝仁的戰鬥力差得太遠。但是因為有了大周天的境界,他的悟性就比以前強了百倍,所以,在與秦廣的切磋中,對自己如何將太極拳用於實戰大有裨益。

秦廣更是吃驚。連著與郝仁切磋幾天,他都能感覺到郝仁的進步。起初,他一拳使出五分力,郝仁都不敢接。幾天一過,秦廣再出七分力的拳,郝仁手一搭,也能穩穩地將這一拳的力道卸個乾淨。當然,秦廣如果使出九分力的拳,郝仁只有躲的份兒。

「秦哥,你與石象哪個更強?」

「以前我打不過他,現在他肯定不是我的對手!」秦廣肯定地說,「怎麼,你跟他交過手?」

郝仁搖頭一笑:「我那不是交手,是偷襲!」然後,他把那次石象與郝智交手的經過說了一遍。

「呵呵,你家老四挺不錯嘛,居然能跟石象勉強打個平手,換了以前,我還不是老四的對手呢!」秦廣笑道。他這人在朋友面前還算實誠。

「兄弟,你也不錯,都能用真氣點穴了。你的內功是誰教的?」秦廣躺在醫院的時候,就知道郝仁能夠運用真氣,這說明郝仁的內功已經有了相當的火候。

郝仁當然不會說實話,只好把拜師陳正德的事拿出來騙人。

「你師父是陳正德?上次請你喝酒的時候怎麼不說,殷師父正想他呢。如果我算殷師父學生的話,那我們就是師兄弟了!」秦廣埋怨郝仁。

郝仁拍了拍腦袋:「當時只顧著聽你講故事,忘了我自己的老師!」


郝仁的這個借口顯然不能讓秦廣滿意:「你是故意不想跟我提陳正德的事吧?我理解,你的真氣可是好東西,要保密,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找你看病的!」看來,秦廣的理解跑偏了。

「秦哥,你最近準備做點什麼?」郝仁問道。

「老本行,先開個武術學校,收點學費,養家糊口!」


「別蒙我了!那天晚上我可看到了,那些混混們孝敬你的錢,不下一百萬,你可不缺錢!」

「噓,小聲點!」秦廣一把捂住郝仁的嘴,然後向周圍看了看,「別讓我媽聽到,她一聽我跟那幫人來往就上火!」

郝仁說道:「那天晚上,你說準備成立個拆遷公司,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龍城民風剽悍,拆遷工作不好做。以你的威名,做這一行應該比別人輕鬆點!」

秦廣點頭說:「我正在考慮這件事。最近一段時間,手下的兄弟都來找過我,很多人想洗白,讓我想想辦法,找個營生帶他們一起干。」

「那些人以前都是幹什麼的,有沒有案底?」

秦廣笑道:「案底肯定有。基本上都是打架鬥毆,收個保護費啥的。不過,他們人品還行,最重要的是聽我的話。我要幹什麼,他們就幹什麼!甚至還有一些是村幹部!」

郝仁知道,現在很多村子都有這種情況。如果你不把這些混混吸收進村委會,他們經在各個方面跟你搗亂。等到混混在村委會或者村支部掌權之後,這個組織就徹底淪陷了,成了一個黑組織。

不過,這種情況對秦廣來說倒是好事。村委會裡有自己的兄弟,在這個村子搞拆遷就方便多了。

「還有些不想洗白的,我以後就不帶他們玩了。找個好日子,我就成立個拆遷公司!」秦廣說。

郝仁笑道:「你的公司成立了,我一定得去慶祝!」

秦廣問他:「想不想入一股?」

郝仁搖頭:「算了,你的公司我就不摻和了。還是做我的醫生來得自在!」

看看時間不早了,秦廣的兒子小秦晉已經睡了,他就帶著弟弟妹妹回了自己的家。

練完一套太極拳,郝仁正想洗澡睡覺,手機卻響了起來。原來是江濤打來的。郝仁這段時間太忙,已經很少和江濤通話了。

「郝仁,你對得起自己的名字嗎?」 月如陣。

進入時花費了不少力氣,更是強行破開一條道路,但離去時卻甚是方便。

在族長『紫淵』帶路下,兜兜轉轉宛如在迷宮中原地打著轉,但沒一會兒便是眼前一亮。林風心之所動,陣法之道確實博大精深,真正接觸過陣法,方才知其中深奧。

「嘩~」身影閃動,很快離開月如陣。

儘管已經是最快速度,然時間難免還是浪費了一分。

「走!」紫淵目光炯然,率先弛出,「呆會我會開啟傳送陣,直接送你到達距離冥界最近的綠洲。」頓了一頓,紫淵彷彿想到什麼,隨即右手一拋光芒乍現,林風伸手接過,卻是一塊如血如玉的晶牌。

「血晶令,和閻皇城的身份令牌功能相類似。」紫淵頭介紹道。

「多謝。」林風目光正然,也不客氣。

確實,這東西自己很可能用得到。

「舉手之勞。」紫淵聲音平靜,「不用擔心,雖然還有不到半個時辰,但時間應當綽綽有餘。」聲音落在耳中,林風雙眸炯然,心中亦是清楚,之前乍聞消息有些慌亂,但眼下已是完全平靜下來。


尤其是從月如陣出來那段時間,天地之力的籠罩,讓的自己心境清靈,恢復了冷靜。

衝動,焦急,這等負面的情緒解決不了問題。

就算讓自己進了冥界,又如何?

冥界,和紫月一族並不同。

「就算分身蛻變后,實力極強,然……」

「冥界,是和閻皇城,樓蘭國度齊名的天靈三大皇城,別說高高在上的『冥皇』,單單冥界四大巨頭,等同閻皇城四方閻王的實力。我便不一定能贏得了,就算我能過了陰澤老怪這關,但那裡畢竟是他的地盤!」


「進的去,再想出來恐怕希望渺茫。」

……

林風眼眸爍爍。心之沉吟。

之前,自己打定主意替紫瑤報仇,故而豁出去一切,殺之而後快,其它容后再說。

然眼下,既然紫瑤安然無恙,那麼自己的首要目標應當是救出紫瑤,然後再是報仇,主次大不同。單槍匹馬,自己固然能強闖紫月一族。以一敵萬,但卻無法在冥界呼風喚雨。

自信,不代表自滿。

自己的實力,自己很清楚,分身再強也僅僅只是到達四方閻王那一層面。

倘若眼下自己擁有與巫皇帝江。妖族統領所媲美的實力,那麼去哪都毋須顧忌,就算單槍匹馬強闖冥界,亦能震懾群雄,安然將紫瑤帶回。但眼下的自己,尚未有這等逆天能力。

那麼……

林風心之忖然,已是有了定奪。



「到了。」紫淵落地。

前方。已是有了一定『年齡』的傳送陣,看起來相當古樸。

林風隨之落地,神色平靜,從月如陣到達這裡,花費不過幾十秒的時間,眼下近半個時辰的純粹時間仍是很充裕。紫瑤既是明日下嫁。那麼這半個時辰就是實打實的,自己能充足利用的時間。

倘若利用得當,冷靜籌劃打算,那麼這半個時辰……

很有用。

「啪!」「啪!」紫淵熟練操作,傳送陣瞬時亮起一道白芒。閃爍色彩。

正待輸入傳送坐標,倏地背後傳來一道聲音,「我要先回閻皇城一趟。」紫淵一怔,轉過頭,說話的正是林風,面色凝然,緩緩踏入傳送陣,眼中精光四射,堅定而執著。

「我明白了。」紫淵點頭道,心中明白,身為族長他自是有幾把刷子。

很快輸入坐標,霎那間白光閃過,林風旋即消失。

「似乎,事情越鬧越大了。」紫淵輕喃,搖了搖頭。

心忖連連,紫淵眉頭微微簇起,許久,才是輕嘆一聲,「早知紫瑤有這等夫婿,又何須弄出如此多的事,眼下…兩頭不到岸。」倍感無奈,紫淵苦了苦臉,也不願再想那麼多,旋即便是返回族群。


一切,靜待明日之後再說。

族群,還有個爛攤子正等著他去收拾。

※※※

冥界。

這裡是和閻皇城,樓蘭國度齊名的天靈三大皇城之一。

三大皇城,呈三角形環繞著巫族境正中心『祖巫殿』,儼然與巫族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論實力,冥界和閻皇城,樓蘭國度並無太大區別,三大皇城各有『皇』之存在。

閻皇城的閻皇,樓蘭國度的樓蘭皇以及冥界的冥皇,為天靈三皇,實力高深莫測。

事實上,也罕有人見得到三皇,畢竟和巫族,妖族不同,天靈屬於完全中立及權力鬆散組織,斗靈世界的紛爭天靈是不會參與,不屑參與也根本不能參與的。

閻皇城,閻皇之下為四方閻王,四方閻王之下便是十六城守。

而冥界,冥皇之下權力便由冥界四大巨頭掌控,與閻皇城不同的是,冥界並無東、南、西、北四大分城,權力也集中歸屬冥皇管轄,這一點與閻皇完全不理世事有很大區別。

冥界四大巨頭,各領,各有所長,也各司其職。

陰澤老怪,負責管轄的是『治安』一塊,但凡進出的強者,冥界中的紛爭,都在他的管轄範圍。四大巨頭之中,論職責論實力,他在冥界足以坐上第三把交椅,僅次於冥皇和黃泉。

故而,此次大婚,可謂舉城轟動。



一片燈火通明,熱鬧非常。

冥界的夜晚,通常是陰暗不見天日,人跡罕滅,但今日卻是大不同。大街上盡見人潮洶湧,無數武者涌在街道,順著人群而走,交相告知,笑聲歡娛,空氣中都流動著開心和喜悅。

再過不久,便是冥界四大巨頭之一『陰澤老怪』的大喜之日。

如何能不轟動!

要知道,陰澤老怪可是冥界的第三把交椅,無論權力還是實力都是一等一的存在。他不理睬你很正常,但他大婚若不出現。難保陰澤老怪不會記恨心裡,給你麻煩。

故而,儘管陰澤老怪『名聲』不佳,然前來參加婚禮的武者卻是相當不少。

但凡聖級以上。都有資格前來觀禮,便連閻皇城,樓蘭國度都有眾多強者趕來,只為對陰澤老怪恭賀一聲。

「這才十年不到,沒想到陰澤老怪又要迎娶新妻。」

「那有什麼,人家有這個能耐,明媒正娶已經算不錯,冥界不知多少女子被陰澤老怪糟蹋了只是給點巫幣打發,有些甚至直接被玩弄致殘,自尋死路。」

「噓!小聲點。你不要命了,這種事都敢說。」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