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陽理都不帶理的依舊自顧自的整理着地上的材料。

“道友難道對這儲物手鐲不感興趣?要知道這個儲物手鐲可是有二十丈方圓的空間啊。”

神木道君一臉趕快開口衝我要的表情,等了半天也不見金陽有所反應,於是就主動開口問道。

“你可拉倒吧,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一臉YIN笑的看着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沒安着好心思,再說了就你那個垃圾儲物手鐲,別說是我了,就是那兩個沒出息的貨都看不上,不信你問他們,你就是哭着喊着求他們要,他們都不會要的。”金陽滿臉不屑的指着楊守仁和楊義撇嘴說道。

婚姻單行道 ,我還真就不信這個邪。”

說完神木道君衝着楊守仁一臉嚴肅地說道:“楊守仁,我真心把這個儲物手鐲送給你,你放心我們有任何附加條件,也不會事後找你要回來,你只管放心收下就好。”

“多謝道君看得起小……在下,只是這儲物手鐲太過珍貴了,我不能收,還請道君自己留着吧。”楊守仁話雖然說的客氣,但是臉上的表情卻是一臉的嫌棄。

神木道君見楊守仁的表情不像是在作假,不由得一愣,轉頭看着楊義不死心的又說道:“楊義,你是個剛直忠心的手下,這個儲物手鐲就算是我獎勵你的,你儘管收下。”

楊義滿臉就你雞賊的表情,果然很剛直的說道:“你想得美,把這個破爛貨給了我,到時候你好張口和老大要空間戒指。”

“空間戒指?那是什麼,難道還有比儲物手鐲更好的儲物法寶?”神木道君驚詫的問道。

金陽這時已經把材料都整理好了,站起身來笑道:“好了,以後想知道什麼就直接問我,沒必要轉彎抹角的還要搭上一個儲物手鐲,這東西雖然在我們眼裏不值錢,但是在仙境裏想必應該算是好東西了,看你一臉肉疼的樣子就知道。”

說着話就指了指手中拿着的須彌芥子石繼續說道:“空間戒指的主材料就是這種須彌芥子石,最小的空間戒指也有二十丈方圓的空間,這還是按我以前的水平算的,現在我煉的空間戒指最小的也有三十丈方圓的空間。”

說完右手瀟灑的一揮,把地上整理好的材料全部收了起來後,指着手上的空間戒指笑道:“我這個空間戒指有一百丈方圓的空間。”

神木道君大張着嘴,好半天才做夢似的說道:“你真是個煉器師,沒想到你除了是一個煉丹師外,還真是個煉器師,天佑我仙境啊!”

金陽一臉的莫名其妙,看傻瓜一樣的說道:“我的確是會煉丹和煉器,不過我搞不明白的是這和你們仙境有一毛錢的關係嗎?”

“道友,你本就是仙人之身,何苦要在這俗世中打滾,不如隨我歸去!”

神木道君神色肅穆,躬身對金陽深施一禮勸道。

“打住,打住,能好好說話不,你要是再在我面前提起仙人兩個字,我立馬把你扔出去,好好地一個人怎麼就被仙人兩個字給禍害成這樣了。”金陽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惋惜的叫道。

“我堅信,道友終究會迴歸仙境的。”神木道君依舊堅定而且充滿自信的說道。

金陽看着他一臉被毒害太深的樣子,無可奈何的苦笑道:“你慢慢在這裏發瘋吧,我要去閉關修煉了,你沒事別來找我,有事就更別來找我,我可告訴你,我修煉的時候如果被騷擾可是真會殺人的。”

“恭祝道友,早悟大道,早歸仙境!”神木道君又深施一禮,莊重的祝福金陽。

“我勒個去的,膈應死我了,楊守仁你們和他慢慢談理想吧,我先閃人!”金陽說完就急匆匆的跑進了院裏。

“楊守仁,我看你骨骼清奇,面相不凡,你以後可願隨我去仙境修煉?”神木道君看着金陽消失的背影,惋惜的搖了搖頭,隨即又盯着楊守仁一臉嚴肅的問道。


“道君,你還是先把金子放到庫房裏去的好,你可別忘了,你現在可還是人質啊。”楊守仁現在一門心思都在金子上,就連眼睛裏都閃着金光,哪有空理會他的忽悠。

神木道君一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搖了搖頭,又轉身對着楊義說道:“楊義你可願隨我去仙境?”

“這麼好的金絲楠木做成的架子,盡然沒有人往上掛,真是可惜了這兩個架子啊。”楊義瞅了一眼剛剛做好的楠木架子,搖着頭嘆道。

…………

二十塊靈石在昊天大陸都算得上是一大筆修煉資源了,金陽喜滋滋的看着面前堆成一小堆的靈石,伸手大大的抓起了一把,心裏美美的盤算着,這麼些靈石全部都吸收完後,自己怎麼着也能到金丹初期了吧,到那時盒子是不是就能醒過來呢?

雖然自己無數次試圖和盒子進行溝通,卻都沒有成功,看樣子盒子這次爲了保護自己真的是受到了重創。

“你等着,盒子我一定會盡快的讓你醒過來!”


金陽使勁的給自己鼓了鼓勁,然後就開始專心修煉了起來。

由於在昊天大陸,金陽的修爲曾經達到過元嬰圓滿,所以在感悟和心境上都不存在問題,現在只需要握着靈石拼命的吸收裏面蘊含的靈氣,金陽的修爲就在不斷的增加着。

“什麼,你是說神木道君懷疑那個金陽不但是個煉丹師,而且很有可能也是個煉器師?”也許是這個消息過於的震撼,就連一向是心如止水的神兵道尊都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是的,所以神木道君再三叮囑我,一定要請道尊把烈陽金和萬年寒玉晶給他送過去,到時候只要那金陽一開始爲自己煉製法寶,我們就什麼都明白了。”柔水道君面帶懇求之色的躬身說道。 金陽這個人是一定要收歸到仙境的,可是怎麼才能心甘情願的做自己的下屬呢?這讓神兵道尊很傷腦筋,非常非常的傷腦筋。

柔水道君帶回來的仙境弟子們,神兵道尊都已經看過了,除了火烈真人和萬木真人外,其餘的弟子們可以說是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傷害,有氣無力的原因是被餓的狠了的緣故。

據說那個叫金陽的缺德鬼,每天只讓人給他們每人喂一勺子清湯寡水的稀粥,偏偏那些下人們又嫌爬梯子餵飯上下麻煩,就發明創造的把勺子綁在一根長木棍上,直接站在木頭架子下餵飯,通常都是喂一半撒一半的,這些弟子們修爲都淺,每天半勺稀飯人能精神的起來那才真叫見鬼。

可火烈和萬木就不一樣了,他們一個被打爆了丹田一身修爲盡廢,另一個更慘,不但丹田被打爆,人也被搜魂搜成了白癡。

從這些事情上可以看出金陽此人心眼極小,報復心極強,而且並不懼怕仙境,不過此人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你不招惹他,他也同樣不會找你麻煩,這一點從那些沒有受到傷害的弟子身上就能看得出來。

這事本來很好解決,不管他小心眼也好,報復心強也罷,抓住了狠狠地臭揍一頓,保管教育的他心胸開闊,待人寬厚,但是偏偏這貨戰力極強,派過去三個道君,被他把兩個打的鼻青臉腫,剩下的一個愣是沒敢動手……

使勁的晃了晃腦袋,像是要把煩惱都甩掉,神兵道尊看着站在下面的柔水道君正色的問道:“柔水,你和金陽交手的時候,可曾看出他真正的實力?”

柔水道君臉色通紅,下意識的揉了揉鼻子道:“因爲道尊您叮囑過不能對他下殺手,我的絕招無法施展,所以我無從判斷他真正的實力。”

“胡說,我明明看到你用最厲害的絕招攻擊金陽,結果卻被他在臉上狠狠給踹了一腳的,我胸口的這個大腳印子,也是在施展絕招九雷轟頂的時候被他給踹的……”

憨直的紫雷道君毫不客氣的當面拆穿了柔水道君的謊言。

“住嘴,你這個憨貨!”

柔水道君在一片爆笑聲中氣急敗壞的打斷了紫雷道君。

“好了,大家都別笑了,誰都有好面子的時候,紫雷還是你來說吧。”

神兵道尊強忍着笑意衝紫雷道君說道。

“我能清楚的感覺到,那個金陽在和我們交手的時候並沒有出全力,他打在我身上的力量幾乎完全一樣,這就說明他在那時候能夠輕鬆地掌控出手的力道。”紫雷道君肯定的說道。

“哦,怎麼個一樣法?” 仙路芳華

“都他媽的一樣疼。”

紫雷道君憤憤不平的罵道。

…………

好不容易纔壓下了大殿裏的笑聲,神兵道尊似乎是有了決定,看着柔水道君和顏悅色的說道:“柔水,看來還的辛苦你跑一趟,我這就讓人給你準備好材料和陣魂石,不過這次去一定要打探清楚金陽的底細,要知道,一百塊陣魂石可是仙境儲備的一多半啊。”

說什麼也不願意再見到那個混賬二流子貨了,腦子裏回想着那張帶着邪笑的臉,柔水道君不自覺的摸了摸臉上被踹了一腳的地方,剛想找理由推辭,就聽身後有人大聲抗議道:“道尊,這麼好的差事,憑什麼就讓柔水去,我不服!”

“我的個天吶,這是誰啊!是誰這麼善解人意,聰明可愛,霸氣威武啊!”懷着極度的崇拜,佩服還有感激,柔水道君看救星一樣的轉身說道:“既然千寶道君有意見,那我把這趟美差讓給你如何?”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千寶在這裏先謝過了,咱們有情後補。”像是生怕柔水道君反悔一樣,千寶道君急忙敲定了跟腳。

“也好,千寶你既然願意去,那就陪着柔水一起去吧。”

神兵道尊略微的沉吟一下就果斷的說道。

“天吶,爲什麼還是不放過我,我是真心不想去啊!”

柔水道君剛剛升起的竊喜一掃而空,只覺得滿嘴都是酸水。

“道尊,既然千寶要去,那我也要去,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就在柔水道君滿心酸澀的時候,化藥道君又站了出來,理直氣壯地嚷嚷道。

“這恐怕不妥吧,如果去的人多了,萬一引起那金陽的誤會就不好了,要不你下次再去?”神兵道尊頭疼的勸道。

“道尊,既然化藥道君要去,我願意成人之美,金陽那邊有神木道君接應,想來不會有大的問題。”柔水道君一邊大義凜然的說道,一邊暗自尋思道,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我的運氣怎麼會這麼好,難道說被人在臉上踹兩腳就能漲運氣?


“好吧,那就化藥和千寶你們兩個人去吧,讓柔水休養一下也好。”神兵道尊略一思考就決定了下來。

“恭喜兩位獲得這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以後要是飛黃騰達了可別忘了我啊。”柔水道君心裏偷笑,臉上卻是一副爲朋友兩肋插刀的表情。

化藥道君和千寶道君同時喜笑顏開的抱拳謝道:“多謝柔水大義,咱們有情後補。”

由於錯失了這次機會,化藥道君和千寶道君有沒有“有情後補”誰都不知道,但是柔水道君卻爲此後悔了好幾百年這倒是真的。


“還有沒有天理了,還有沒有公道了,二十塊靈石就只讓我升到了築基中期?那可是二十塊靈石,不是二十塊石頭……”

楊家大院裏,金陽指天罵地的站在院子中間叫罵着,神情激憤,表情猙獰!

是啊,靈石這東西這麼珍貴,不論是誰吸收掉二十塊靈石後,只從築基初期晉級到築基中期都會忍不住跳腳胡罵一場的。

“道友,你口裏的靈石難道指的是陣魂石?原來陣魂石是可以用來修煉用的。”像是發現了天大的祕密一樣,神木道君一臉神祕的湊了過來。

金陽狠狠地喘了幾口氣,餘怒爲息的瞪了他一眼說道:“想知道嗎?趕緊把我要的東西送過來,有東西就有答案,沒東西哪涼快哪呆着去。”

“好!一言爲定,有東西就有答案,希望道友到時候不要食言。”神木道君絲毫不理會金陽的不耐煩,喜出望外的答道。

“道友,這築基期又是什麼境界,難道說道友修煉的功法和我們有所不同?”敲定了前一個問題的根腳,神木道君又繼續追問道。

“楊守仁你死哪去了,不是說別給他管飯嗎,怎麼我看他反倒油光滿面的像是重了幾斤。”金陽不勝其煩的跳腳罵道。

“道友,你這可就冤枉守仁了,我從不吃白食,我吃的飯可都是花大價錢買來的。”神木道君得意洋洋的顯擺道。

“……守仁?什麼時候你們變得這麼親密了。”就在金陽滿腦子問號的時候,楊守仁樂顛顛的跑了過來叫道:“老大,我作證神木道君絕對沒有吃白食。”

…………

楊家大院的門口,金陽依舊捧着海碗,吃着麪條,瞅着空空的木頭架子,時不時的發出一聲嘆息。

“老大,這架子上不掛上幾個仙人,吃起飯來都覺得沒以前香。”楊守仁嬉皮笑臉的端着碗湊了過來。

“滾遠,爲了幾根破金條就出賣老大,怎麼看你都不像是個好東西。”金陽鄙夷的瞅了一眼楊守仁,把身子往旁邊使勁挪了幾下。

“老大,怎麼可能是幾根破金條,我一碗白米飯就賣他五根金條,隨便拿雞蛋甩個蛋花湯,就賣他十根金條,我這也不是在努力幫你挖空仙境的財富嗎。”楊守仁腆着個臉訕訕的說道。

“我呸!幫我?說得好聽,怎麼不見你分我一個金條。”

“原來你是爲了這個呀,這好說,以後他的飯錢我分一成給你。”

“滾,滾,滾,你把你老大當叫花子打發呢?”

“你別發火啊老大,你說吧,你想要幾成?”

“怎麼着也得分給我一半吧,他可是爲了我才留在這裏的。”

“老大,這絕對不行,雖然你是我老大,但是親兄弟還要明算賬呢,一半太多了,我最多分你三成,他吃的飯可是楊義給做的,像我這麼有義氣的人,怎麼可能不算楊義一份呢,對吧楊義!”


“是啊,老大,那貨只吃我給他做的飯,別人做的他都不吃。“楊義抱着滿滿一盆米飯,蹲在一旁得意地說道。

“成交!不過我覺得米飯賣的太便宜了,以後每碗米飯賣他十根金條。”金陽狠狠地扒了一口麪條說道。

“老大有件事我一直沒搞明白,你既然不怕仙境,那天爲什麼又要放過那兩個道君呢?”楊守仁被這個問題困擾了很久,今天終於仍不住問了出來。

金陽放下飯碗,看着楊守仁正色的說道:“我雖然不怕仙境,但我卻又很多朋友,我不可能每時每刻都護着他們,如果因爲我的原因而連累到他們,我一輩子都不會安心的,除非我滅了仙境,否則雙方終究會坐下來和解的,既然和解是早晚的事,我爲什麼不選擇一個對我有利的方式呢?”

“高,老大實在是高!”楊守仁和楊義同時衝着金陽豎起了大拇指。 誰都不會待見破壞自己興致的傢伙,尤其是這個傢伙,一邊侃侃而談還一邊得意的剔着牙,就更讓人有一種衝上去狠狠抽一頓的衝動。

現在金陽就很想衝上去把神木道君狠狠地抽上一頓,一臉嫌棄的瞥了一眼神木道君,金陽膩味的說道:“我說,我們兄弟幾個在這好好地吃飯聊天,你一個人質湊過來算怎麼個意思?難不成是嫌日子過得太逍遙,想讓我把你給釘到木頭架子上去,看見沒那有兩個金絲楠木的架子就是專門給你這種上仙準備的,要不你現在就找一下感覺?”

“呵呵,只要道友能解我心中疑惑,別說是把神木釘到木頭架子上去,就是把我開膛破肚,剜心割肺,神木都會坦然受之。”神木道君沒有絲毫被嫌棄的覺悟,一臉笑容的答道。

“我去,你噁心不噁心吶,沒看見正吃飯呢,又是腸腸肚肚,又是心肝脾肺的,你是成心不讓人吃飯是吧。”金陽罵完把手裏的海碗往地上一墩,衝着楊義大聲叫道:“楊義飯不吃了,你去把那兩個楠木架子立起來。”

楊義聞言馬上放下飯碗,急急的跑進院裏。

“嗯,這還差不多!”

金陽滿意的點點頭, 快穿:總裁大人,花樣撩 :“看見沒,什麼是效率,這就是效率。”

“道君,這個小凳你將就着坐,我們是蹲習慣了,你和我們可不一樣。”楊義屁顛屁顛的拿着一個小木凳,笑着遞給了神木道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