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南和鄭迪用我的手指解鎖了手機之後,便是直接撥通了蘇然的電話。

“喂?弟弟,你怎麼沒在家啊,去哪裏了?”

我聽到了手機裏傳來了蘇然的聲音。

“喲,看來你跟這個窩囊廢的關係處得不錯嘛,聲音這麼甜,”顧南聽到了蘇然的話之後,立刻就冷笑了一聲說道。

“顧南?你怎麼會拿着鄒運的手機的?”

蘇然擔心的聲音立刻就傳了過來,她連忙喊道:“我警告你,不準對鄒運怎麼樣,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不會放過我?”

顧南冷笑了一聲,說道:“你要是再不聽話的話,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的這個小男朋友廢掉?”

“別別,你千萬別傷害他!”

蘇然擔心的聲音連忙傳了過來:“顧南,你到底要幹什麼?你先放了鄒運,我跟你好好商量,行不行?”

顧南聽到了蘇然這麼說,直接冷聲說道:“少廢話,你要是聽我的話,我保證你的小男朋友一點事沒有,可是你要是不聽話的話……”

顧南說着便是對着鄭迪那邊使了使眼色,鄭迪直接狠狠的一拳打在了我的肚子上,我實在忍不住立刻慘叫了一聲。

“別打他了,你別打了!”

蘇然有些哽咽的聲音傳了過來,說道:“你說要做什麼事情,我聽你的,都聽你的。”

“然姐,別聽她的,我沒事……啊——!”

我的話還沒說完,鄭迪又是給了我狠狠的一拳,我只能又是忍不住的叫了一聲,而蘇然一聽我又捱打了,她立刻就更加着急了起來。

“很簡單,下午三點,你約上李沁,到城南往事餐廳吃飯,剩下的事情,等我去了再安排,”顧南沉聲對着電話中吩咐說道。

“好,我答應你!”

蘇然連忙答應着說道:“那你現在放了鄒運。”

“蘇然,你當我是傻子啊?放了他你還會乖乖聽話嗎?你要是再敢多廢一句話,我現在就砍掉那個小子一根手指頭,”顧南氣憤的說着,隨後便是直接掛斷了電話。

“南哥,不錯啊!”

鄭迪看到掛斷了電話,直接高興的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鄭大少客氣了,都是小演技而已,”顧南也笑着看着鄭迪說道:“這次好了,你只要戴上這個面具,李沁那個美女絕對就要在你的胯下稱臣了。”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可是看到李沁對那個小丑的用情多深,那小丑走了之後把她給哭的啊,”顧南連忙認真的說道。

“哈哈哈,那就好!”

鄭迪拍了拍顧南的肩膀,說道:“正好,蘇然那個小妞也歸你了,如果玩的開心的話,咱們四個一起也可以啊,哈哈!”

我聽到了顧南和鄭迪這麼猥瑣的話語,頓時氣憤的恨不得撕爛了他們的嘴,可是我被綁的很緊,根本沒有辦法掙脫。

到了中午的時候顧南和鄭迪便是離開了這個庫房,而且還把我的手機拿走了,留下了兩個小弟看着我,這下子我就更加着急了,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蘇然被這兩個人渣糟蹋了。

眼看着都要到三點了,如果我還不能從這裏逃出去的話,那蘇然可就慘了,我不能讓蘇然因爲我受到傷害。

想着我就小心的用力掙扎了起來,之前有顧南和鄭迪加上這兩個小弟,我還不好掙扎的太明顯,但是現在只有兩個人了,我才一門心思的要掙脫被綁在後面的手。

我用盡了渾身的力氣,才終於掙脫了繩子,不過我看了一眼不遠處正在吃盒飯的兩個人,他們還明顯沒有注意到我這邊的情況。

我掙脫了繩子之後,便是趁着那邊的兩人不注意,直接提起凳子就向着那邊的兩個人衝了過去,兩個人還沒有放下盒飯呢,就被我一人一板凳給砸暈了。

砸暈了這麼兩個人,我就急忙衝出了這個庫房,因爲我真的擔心蘇然的安全,出來了之後,我才發現這裏是一個很偏僻的城中村。

我找了一圈,花了好長時間才終於打到了車,隨後我就叫師傅向着城南往事那邊趕了過去,此時此刻我的心裏堅定了想法,不管怎麼樣我都要救了蘇然。

到了城南往事我就趕緊下了車,可是進到了酒店裏之後,我纔想起來一個問題,我不知道蘇然她們去了哪個包廂。

我來到了前臺,前臺的小姐也不知道我說的是誰,說沒有印象,正當我着急的不知道該去哪裏的時候,我就看到了李沁,跟着一個戴小丑面具的男人,進到了電梯裏。 我看到了李沁真的被那個戴着小丑面具的鄭迪給騙了,頓時我心頭的一股火就冒了出來,因爲那個小丑身份是我的,現在竟然被那個混蛋用來糟蹋李沁了。

不過我現在對李沁只有恨意,沒有任何想要救她的意思,本來我是想着她那樣可惡的人,就算是被鄭迪給睡了,那也跟我沒有什麼關係,是她活該。

可是我仔細想了一下,我現在也找不到蘇然,想要知道蘇然的下落,就要從鄭迪那邊問出來才行,向着我才連忙向着李沁和鄭迪進入的電梯那邊衝了過去。

只是當我衝到了電梯門前的時候,電梯門剛好關上了,我沒有辦法,只好等着看這個電梯在幾樓,最終這個電梯在六樓停了下來。

我連忙從一邊的樓梯間向着樓上衝了上去,當我要打開樓梯間的門的時候,我就看到了樓道里此時的李沁正好戴着小丑面具的鄭迪交談着。

“李沁,其實那天我在你舉辦的宴會場上,說的不是真話,我的心裏只有你,”戴着小丑面具的鄭迪,看着李沁認真的說道。

“可是你說的話,真的讓我媽動心了,我看出來了,她是真的喜歡上你了!”

李沁生氣的彆着頭說道,我聽到了這個話都吃了一驚,沒想到我當初撩了李佳穎好幾次,她竟然真的會喜歡上我了。

“李沁,我真的愛的只有你!”

鄭迪說着直接伸手拉住了李沁的胳膊,李沁躲閃了一下,不過最終還是沒有抽出自己的手,任由鄭迪拉着,猶豫了一下之後,李沁直接抱住了鄭迪,說道:“我就知道,你還是愛我的,我真的離不開你!”


我看到了這樣的一幕,真的沒有想到李沁已經愛小丑愛到了這種地步,即便是我用小丑在她的宴會上那麼攪和了一番,她竟然還是愛着小丑的。

而鄭迪一看李沁抱住了他,他的大手也直接摸上了李沁的後背,說道:“我當然是愛你的,有什麼話,我們進房間再說!”

“好!”

李沁淚眼朦朧的答應了一聲,便是有些奇怪的看着鄭迪問道:“我怎麼聽着你的聲音,跟以前不同了啊?”

“聲音?”

鄭迪連忙咳嗽了兩聲,說道:“我就是有些病了,聲音才變了,咱們進房間吧!”

鄭迪拉着李沁的手說道,而李沁也乖巧的點了點頭,她顯然是沒有發現鄭迪冒充了小丑,因爲鄭迪的身形跟我真的很像,加上他專門買了跟我上次宴會一樣的衣服,還有面具,李沁纔沒有認出來。

我看到了鄭迪刷卡打開了房門,眼看着就要帶着李沁進到房間裏去了,我的心裏也着急了,難道就這樣看着這個混蛋把李沁睡了?

不行!我還得跟他問出蘇然的下落!

想着我直接從樓梯間衝了出來,趁着房門關上之前,一腳就把房門給踹開了,因爲鄭迪沒有防備,所以他直接被門給撞到,一下子就摔倒在了地上。

我趁着鄭迪摔倒,直接騎在他身上掄起拳頭就對着他的頭猛打了起來,李沁也沒想到會有人衝進來,當她看清楚了我之後,她也立刻就火了。

“鄒運!你神經病啊!”

李沁直接擡腿就向着我猛踹了過來,同時也把我從鄭迪的身上拉了下來,而鄭迪此時也被我打的腦袋迷糊,倒在地上哀嚎着。

“你個窩囊廢,竟然敢打我李沁的男人?”

李沁氣憤的擡手就要向着我臉上打過來,我此時也正來氣了,所以我也沒有任由她打,而是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我也咬牙喊道:“他不是小丑!”

“他不是小丑?”

李沁氣憤的掙扎了一下,冷聲對着我問道:“你什麼意思?”

我不允許我小丑的身份被鄭迪這個混蛋利用,所以我直接鬆開了李沁的胳膊,上前直接把鄭迪臉上的面具扯了下來。

李沁看到了鄭迪那一臉的痘痘臉的時候,她臉上明顯閃過了一絲失落,不過她馬上恢復了鎮定,說道:“鄒運,你以爲摘掉他的面具,他的長相醜了一點,我就不會喜歡他了,會對他失望了,是嗎?”

“我告訴你,小丑對我的感情,不是你耍這點小心機就可以毀掉的,”李沁冷眼看着我說着,隨後還想要把鄭迪從地上攙扶起來。

可是我直接伸手拉着李沁的胳膊,然後說道:“你不想知道我爲什麼知道他不是小丑嗎?”

“我不想知道!”

李沁似乎很反感我碰她的手臂,她立刻就嫌棄的掙扎着說道:“放開!”

“因爲我纔是小丑!”

我說着便是直接把這個小丑面具戴在了我的臉上,然後看向了李沁,此時的李沁看到了戴着面具的我,她一下子就愣住了。

不過馬上李沁就火了,她直接氣憤的喊道:“你把面具摘下來,你這個廢物,憑什麼敢戴小丑的東西?”

我看到了李沁這個發火的樣子,我的心中真的是更加憤怒了,她這個樣子,好像是我玷污了她心中神聖的東西似的,急不可耐的就要伸手把我戴着的面具搶下來。

可是我立刻就用腹語對着她說道:“是我,我是小丑!”

李沁原本要撕扯我臉上戴着面具的手,頓時就停住了,她精緻冷豔的臉上滿是驚愕的表情看向了我。

“你……你是……?”

李沁臉上的表情頓時糾結了起來,她應該是被眼前的一幕驚訝的不會思考了,所以只能這樣看着我,卻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沒錯,我就是小丑!”

我用自己的聲音對着李沁說着,同時我還一步步的向着她走了過去,而我每逼近一步,李沁就會後退一步,顯然她沒有想到,她最討厭的人,就是她最愛的小丑。

李沁一步步的後退,一直到她的雙腿碰到了牀邊,她才一下子沒站穩,整個人都坐在了牀上。

此時此刻,變成我高高在上,她從下面驚慌失措的仰視起了我,而我直接摘下了面具,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用腹語說道:“現在,你還敢說你愛小丑嗎?”

我一邊用腹語說着,一邊把嘴湊近了李沁的嘴脣,她聽到了我話,卻也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我戴着小丑面具說的話是自己的聲音,現在沒戴面具,卻是小丑腹語的聲音,李沁估計有些思考不過來了。

面對着我的親吻,李沁也沒有躲閃我的意思,只是她急促的呼吸,代表了她現在的緊張,十分不知所措。

不過我的嘴脣並沒有碰到她的脣,只是十分接近而已,我看到了她起伏不停的胸前,我也停止了繼續吻她的衝動。

“不要誤會,小丑今天不是來救你的,小丑是來救蘇然的!”

我沒有吻到李沁,直接站直了身體,隨後就把小丑面具隨手扔在了一邊,說道:“從此以後,你再也不會見到小丑了!”

我說完了之後,便是直接扯住了地上迷糊着的鄭迪的衣領,我直接冷聲問道:“說,蘇然去哪了?”


鄭迪也被我剛纔那一頓亂拳給打慫了,他連忙指着旁邊的房間說道:“在隔壁房間,隔壁房間,跟顧南在一起!”

我直接扔下了鄭迪,便是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這個房間,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剛纔到底是爲了救李沁,還是爲了蘇然才動的手。

畢竟我跟李沁也以小丑的身份和平相處過,要說我對她一點感情都沒有,那也不太現實,只是我對她的恨意更多,現在讓她知道了我就是她深愛的小丑,也算是對她的報復了。

我來到了隔壁房間的門前,就聽到了屋子裏傳來了蘇然的聲音。

“顧南,你放手,你再這樣我會報警的!”

“報什麼警啊,我可是惦記好久了,你快點別抵抗了,保證比你跟女人在一起爽!”

我聽到了顧南的聲音,立刻我就火了,直接幾腳我就把這個房間的門給踹開了,隨後我就直接衝了進去,只見此時的顧南正把蘇然壓在了牀上,要撕扯蘇然的衣服呢。

顧南聽到了踹門聲就反應了過來,可是我衝過去扯住他的衣領就把他從牀上拖到了地上,論打架他根本不是的我對手,畢竟我也在部隊待過,對付一個人還是沒問題的。

顧南幾下就被我給打得跑了出去,而我也沒有追,我就看向了牀上的蘇然,問道:“你沒事吧?”


“我沒事!”

蘇然抓着有些被撕破的衣領擋着胸前,然後就看着我說道:“你沒事吧?他們沒有把你怎麼樣吧?”

“沒有,咱們先走吧,不然一會他們應該叫人來了,”我連忙就扶起了蘇然,可是蘇然腿都發軟根本站不住了,我直接就把她公主抱的抱在了我的懷裏,蘇然雙臂也摟住了我的脖子,滿臉笑意的看着我。

“你可真是姐姐的大英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