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師還可以用一些天地間的靈物或靈氣鍛造出一些強大的魂寶,魂寶的在戰鬥中的作用有時候甚至比尋常靈器的威力還要大上許多,魂寶分作低中高三個層次。

尋常的魂寶只有低中高之分,可在高階魂寶之上,還有更為強者的存在,那便是傳說中的聖階魂寶,這種層次的魂寶比前面的三種要強橫的多。

最為普通的聖階魂寶,都在歲月的長河中誕生出了靈智,有著強大的靈性,威力非凡。即便使用者不能全心全意地操控,但也能夠發揮出驚人的威力。

放眼整個靈玉大陸,或許一些三品宗門和二品宗門能夠擁有高階魂寶,但至於聖階魂寶,整個靈玉大陸不知道能有幾人拿得出來。

靈魂之力如果強大的話,好處自然不止這些。

煉藥師和煉器師,同樣對於靈魂方面造詣的要求相當高。

上次傲爽嘗試煉藥之時便是如此,對於種種藥力的控制需要達到入微的地步,才有可能煉製出高階丹藥。而煉器更是如此,種種靈物的中的力量爆發起來甚至比藥力有過之無比及。

看來以後不僅要鍛煉**的強度,在靈魂這方面的造詣也要有些提高了啊……一邊吞噬著老者靈魂體中的靈魂力,一邊心中暗想到。

在現在傲爽的境界來說,碰到的對手大多數都是靈師階和堪比天靈師階的強者,在這類境界的武者中,修鍊靈魂之力的武者幾乎沒有。但在以後的戰鬥中,難保會出現在靈魂方面造詣很高的武者。

雖然傲爽有著魔珠可以不懼靈魂方面的攻擊,可傲爽他卻感覺,自己也不能太過依賴於魔珠。這些日子他一直思索在一些問題,那就是自己現在的心境問題……

不得不承認,無論是魔珠還是存在於自己身體中的魔天和墨龍,都是極為強大的存在。在現在的戰鬥中一出手就能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可這樣一來的話,自己難免地會生出一些懈怠,

自己那顆武者的心,那顆已經變得有些嬌縱狂傲的心…… 人魂師境界的強者,藉助著眉心處的印記來區別具體的境界,分為三道印記。

重生過去當傳奇 。而每一個能夠達到一印人魂師的存在,在青天王朝的各大勢力中都會得到貴賓級的待遇。

眉心處的三道印記合一,演化出本命魂印,才能達到地魂師的境界。

這種層次的武者對於靈魂之力方面的造詣已經小有所成,在戰鬥中往往能夠使用靈魂之力演化成種種攻擊,無聲無息中便能給對手造成巨大的傷害。

每一位能夠達到地魂師以上的強者,心境都極為淡然,心性極佳。

天魂師強者的本命魂印,已經擁有靈性。

這種層次的強者,一念可撼天,可裂地。與人交手,心念一動,就算是一座山都能強行搬起,一條河都能強行抽離,傷人於無妄之中。天魂師強者的數量,如同尊者級強者一般稀少。

而聖魂師強者的數量,比聖階蓋世級強者還要少。

天魂師雖然和聖魂師之間只差距了一個級別,但卻是靈魂力修鍊之中一個分水嶺般的階段,一道踏入,靈魂之力的威力也會徹底展開。

在聖魂師之前,天魂師強者識海中的靈魂之力或許比尊者級強者丹田處那磅礴渾厚的靈力要顯得稍微弱勢一點。

可一旦達到聖魂師的層次,腦海中靈魂之力的數量就如同**的大海一般雄渾,凝實的程度猶如漿液一般黏稠,其中能夠迸發出的威能更是動天撼地。

……

「小子,藉此機會衝擊一印人魂師,經過你在傲家祖境的天地間最為純粹的靈氣洗禮后,我感覺應該差不多。」魔天感受著此時傲爽的狀態,對著傲爽說道。

在武狂和墨龍出現之時,傲爽便是達到了巔峰靈師的層次,而在經過了煉化陽元果和自創靈法之後,傲爽早就達到了天靈師的境界,只不過有著天地限制的存在,遲遲沒有突破的跡象罷了。

「嗯。」雖然雙眼微閉,但傲爽的靈覺還在,聽到前者的話後點了點頭。

如今的傲爽,其實已經達到了天靈師的境界,也就是說他已經有了衝擊人魂師的資格。只不過,想要修鍊就必須有一門功法。就像傲爽平時修鍊所用的大魔囚天功,和一些靈技。

想到這裡,傲爽便是從老者的靈魂中探查了起來,他知道在老者的記憶中,必然有著修鍊之法。

「找到了……」

隨即,一塊破舊不堪地令牌形古銅碎片出現在了傲爽的腦海中,靜靜地漂浮於空中,散發出種種莫名光暈,似乎魔珠的存在都沒有對其造成任何影響!

在老者的記憶中,他之所以能夠達到中階靈聖的層次,大部分原因都是因為這塊古銅片。 營銷女王

那古銅之上充斥著種種斑駁的古色,甚至生長出了很多青苔,在銅片上銘刻的種種魂文大多數模糊不清,顯然是已經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了,難溯其本源。

看著這些模糊不清的魂文,傲爽的眉頭也是一皺,沉吟了半響后還是決定試一試,心神一動。旋即從眉心處逸散出一縷墨綠色的靈魂之力,小心翼翼地來到古銅片的上方,最終和氣觸碰到了一起。

在接觸的一剎那,一直靜靜漂浮沒有任何動靜的古銅片也是一顫,發出陣陣細微的抖動,不過還是沒有太大的變化,也沒有什麼傲爽意料之中的指引從中散發出。


「咦?」

輕咦了一聲,又是一縷靈魂之力附著在古銅片之上。

「原來是這樣……」雙眼漸漸眯了起來,這古銅片中的東西,被一層靈魂力演化成的屏障遮擋住了。就因為這個原因,傲爽才不能從中感應出任何東西來。

不過這層屏障已經變得很淡了,看來這古銅片存在的時間著實不短。

而這層屏障,應該便是老者當年留下的。

感應了一下這層靈魂力屏障的強橫程度,傲爽倒是鬆了一口氣,一縷縷靈魂之力源源不斷地從眉心處逸散出,在傲爽刻意的演化下,猶如一個鑽頭一般呼嘯而出,狠狠滴對著古銅片鑽了進去。

「嘶!」這次碰撞產生的反震之力遠遠超出傲爽的想象,腦海中頓時響起陣陣轟鳴之聲,眩暈之感緊隨其後,讓傲爽出現了短暫的暈厥。

妖孽兵王在都市 嗡!」

而伴隨著傲爽的強行破壞,那古銅片內也是發嗡鳴之聲,隨後突然響起一道細微的咔嚓之聲。緊接著,那古銅片中,迸發出一圈圈淡淡的光暈,凝成一道漆黑的光束,投射到了傲爽的眉心內。

某種奇異的信息,猶如一條細流,在傲爽的腦海中漸漸成形……

魔魂古印,以純粹之魔魂,凝聚破天之魔印。

寥寥的三句話,卻讓傲爽的心神猛地一顫!

人魂師的標誌,便是眉心處的印記,而想要達到人魂師,凝印之法可以說是必經之路。只有使用自己的靈魂力,真正的演化出一道印記時,才能被稱為魂師。

這種印記一道凝聚成功,不僅會讓魂師對於靈魂之力的操控力大大增加,而且還能藉此凝鍊靈魂之力,讓靈魂力變得無比凝實,在戰鬥時也能爆發出更加強大的威力。

當然,這種印記也不是說只能出現在眉心處,一般都會被武者隱藏於掌心處,這樣平常的時候能夠隱藏自己魂師的身份,二來戰鬥起來也很方便。

想要成為魂師,必須有著強大的靈魂之力,這點是毫無疑問的。除非是一些大宗門的弟子那般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能夠使用各種增強靈魂之力的天材地寶,和在尋常時便能夠溫養靈魂的靈物。

也就是說,如果有著老師手把手教的話,會走不少彎路,進階的速度也很快。

可以現在傲爽的情況來說,根本沒有條件去使用增強靈魂之力的天材地寶和溫養靈魂的靈物,老師的話魔天可以算上一個,但傲爽還是想靠自己,憑藉自己摸索。

而且從這名字上看來,這門凝魂之法很有可能是隸屬於魔族的。

要知道現在的靈玉大陸上在經過遠古大戰之後,都不要說魔族的一些秘法和凝魂之法了,就連功法和靈技都變得極為稀少,如果這魔魂古印真是魔族的凝魂之法,那傲爽這次真是歪打正著了。

靈魂遊盪在那信息的河流中,溫熱感逐漸將傲爽整個人都包裹住,那舒暢的感覺,讓傲爽不禁心神蕩漾……

時間悄然而過,轉眼已過去半天的時間。

而在這期間,傲爽對於這魔魂古印也有了一些了解,原本對於靈魂之力心中存在的一些疑惑也有所感悟。緩緩張開了眼睛,神色中,有著一絲明悟之色。

「呼……」

徐徐吐出一口長氣,傲爽再度閉上了雙眼,靈魂體重的靈魂之力,開始逐漸旋轉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道奇特的聲音,在傲爽的腦海中回蕩起來……

「以純粹之魔魂,凝聚破天之魔印!」

話音未落,聲音再度響起……


「以純粹之魔魂,凝聚破天之魔印!」

……

渾厚的嗓音中包含著某股難以言明的氣息,這句話也整整在傲爽的腦海中循環了數十遍,而每聽一遍,那股氣息便會再度濃重一份,縈繞許久,久久不散。

一片虛無混沌之中,彷彿站立著一名頂天立地的男子,渾身漆黑,站立於虛無中,讓人看不清其摸樣,不過那雙眼中的迸發出的靈光,確實猶如幽月一般深邃,讓人過目不忘。

尤其是那種凝厚的氣息,讓人不敢心生任何反抗之意,好像世間萬千生靈在他面前,進階螻蟻!

男子的身形,讓傲爽想起了神話故事中那開天闢地的盤古。

「以純粹之魔魂,凝聚破天之魔印!」聲音出自男子之口無疑,旋即,那深邃的眼眸掃到了傲爽這邊。眼眸中起初不包含任何色彩,可沒過一息的時間,陡然變得越發深邃起來。


而感受著前者的眼神,傲爽不由心神劇震,登時感覺,自己好像站立在一處黑洞的面前。那黑洞之內包含著成千上萬種氣息,在一瞬間全部灌輸進傲爽的腦海中!

面色凝重,傲爽自討這是自己第一次嘗試演化出魂印,怎的感覺阻力如此大?雖然他對自己的靈魂之力有信心,可這眼眸中的深邃之意卻太過可怕!

「亂世當道異妖起,靈玉絕現瘋魔體……」滄桑虛無的聲音,響徹傲爽的耳畔。

這聲音中的每個字好像都有十幾萬斤一般,甚至將傲爽壓得有些踹不過氣來,可憑著那股子狠勁和堅韌不拔的毅力,還是穩穩地盤坐在那裡,堪堪堅持著。

「魔魂古印,模仿自千手魔音,若是能夠從中參透出一丁點的東西來,都是天大的造化……」滄桑的聲音極具磁性,而隨著那股鎮壓著傲爽的大力逐漸消失,這道聲音和發出聲音之人,也是逐漸歸於虛無,不知所蹤…… 當那道威嚴奇特的聲音逐漸消失后,雙耳微動,傲爽陡然睜開了雙眼。大力消逝后,整個人有種說不出的通暢,體內靈魂之力的旋轉速度,也開始出現了一種模糊不定的增減……

靈魂體內,一個個魂漩時緩時急,看上去似乎是遵循著某種極為特別的節奏。

這種特別的節奏,自然是傲爽根據剛才魔魂古印的河流般的信息中所說而一步一步地演化到如今的地步,否則光靠他自己,就算是想破了腦袋,都不知從何出做起。

隨著靈魂體中的各個魂漩保持著這種奇異的讓人難以捉摸旋轉節奏時,一股股淡淡的吸力,逐漸從這些魂漩中散發而出。而這種吸力一出現,當即便是被傲爽感覺到。


「凝!」

就在那股淡淡的吸力出現之時,傲爽眼中爆射出一道墨綠色的靈光,嘴中發出一道輕喝之聲。根據著剛才的所見所聞和自己的一些見解,生疏地控制著每一個魂漩,漸漸發力,只見那些魂漩開始一陣收縮!


「嗡嗡!」

陣陣輕顫之聲從整個識海中響起,在那些魂漩逐漸在傲爽的操控之下壓縮到某種極限時,原本安安穩穩地魂漩,居然產生了一些晃動,表現出一種微微反抗之意。

眼中靈光閃爍,剛才那名猶如盤古一般的男子出現時的場景出現在他腦海中,任何強大的功法和靈技,都不是尋常之人隨隨便便就能夠學會的,需要得到認可。

也就是說,一般的人,根本沒資格染指強大的靈技!

此時的傲爽面色變得異常凝重,他明白,現在才是演化出第一道魂印最為關鍵的時刻,而這個時刻,是容不得出現任何的差池的,他需要全心全意去參透,領悟!

以純粹之魔魂,凝聚破天之魔印。

純粹之魔魂……

自己的靈魂在經過魔珠那沒日沒夜的洗禮后,可以說已經變得極為精純,不包含任何其他的雜質和咋念。也就說自己有著參悟出魔魂古印的資格,而凝聚魔印,就是需要自己去領會了。

靜下心來,仔仔細細地觀察著那魂漩的旋轉軌跡,那種奇妙地律動,彷彿就像是自己的心跳一般。一縷縷深邃的靈魂之力,牽動著傲爽的心神,漸漸在靈魂體內演化著……

外界,傲爽猶如老僧入定般站在那裡,但原本籠罩在其身體周圍的那股深藍色的煙霧已經散去,那是因為老者的靈魂已經被大魔囚天功完全吞噬,這也同時宣告著老者徹底的滅亡。

此時伊靈心和寒紫葉粉眉緊皺,在她們的身體周圍的地面上,赫然橫躺著數十名武者的屍體。這些人都是因為這些藍色煙霧而迷失了心智,想要擊殺她們兩人。

不得不說,當傲爽進入危急中后,伊靈心和寒紫葉二人在這段時間中充當了他的守護神。她們也知道這時候根本不是她們倆發善心的時候了,任何出現在傲爽周圍的人,統統擊殺!

如果讓這些人活下去的話,不說會不會對其他人造成傷害,單單傲爽這裡,都會變得不安全。而且這些人中,還有不少是曾經跟隨過傲爽擊殺靈獸的人,但現在徹底迷失心智之後,二女沒有手下留情。

憑藉著各自的依仗,兩人的腦海中到此時依舊清明無比,沒出現任何異樣。

「伊姐姐,你能感受出此時我哥的情況嗎?我怎麼感覺好像始終有層屏障阻隔著我的靈魂力一般,讓我不能感受出其中任何的動向?」寒紫葉擔心地看向伊靈心,神色凝重。

聞言,伊靈心無奈地搖了搖頭,看向寒紫葉:「紫葉,這種話你已經問了不下二十遍了,唉……我知道你是擔心傲大哥,可我又何嘗不是呢?只是咱倆現在除了幫傲大哥斬殺一些外來之敵,任何都不能做啊……」

一樣的話,寒紫葉說了二十多遍,可見她有多擔心。

而伊靈心也是如此,她每次聽到前者的話后,都會感到一種深深地無力感。

這種無力感,就如同上次面對三首惡狼之時。

愁雲密布,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裡太不安全了,如果剛才那詭異的煙霧和那神秘人再出現,她們二人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做。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