魑魅帶來的都是一些高等級的鬼兵,若非如此,這些鬼兵根本就不能在白天出現。

可是鬼兵又如何,小白的極光之印隸屬光明,而光明則是黑暗的剋星,除非非常強大的鬼兵,不然的話,都是懼怕光明的。

沒一會,這些鬼兵就被小白打散了魂魄。

而珈藍那邊,靈力對付不小李家的人,所以用的都是符咒。

而符咒則是極其消耗精神力的。

沒有人的精神力是永遠都處於滿貫的狀態,而珈藍就越來越虛弱。

就在此時,一抹紅衣從遠方天空之來,他的腳下,盛開著大朵大朵的曼珠沙華,膚色的白皙和紅色的曼珠沙華形成了強烈的對比。身穿紅衣,美的不可方物,那是忘川溺水之神,忘川!

看著又多出來一人,魑魅有些搞不懂,此人是敵還是什麼,所以暫時停下了攻擊。

「你是誰?」神舞看著忘川問道,他美得讓她都自愧不如。

明明都是紅衣,而他確如同太陽一樣耀眼,完全遮蓋了她的光芒。

珈藍單膝跪地,大顆大顆的汗水順著額頭低落。

虛弱的抬起頭,珈藍輕聲喊道,「忘川。」

聽到珈藍的喊聲,忘川越過眾人,到了珈藍的身邊。

伸手,將她抱起,對著魑魅冷冷的吐了一個字,「滾。」

魑魅深知來人的強大,不敢在這裡停留,帶著殘留的鬼兵離開了這裡。

「神舞,見過忘川尊者。」

看了一眼對他恭恭敬敬跪下的神舞,忘川輕聲說道,「起來吧。」

神舞聞言,又才站起了身子。

儘管站起了身子, 花卜御 ,怕褻瀆了他。

「神舞。」忘川抱著珈藍輕聲喊道。

「在。」神舞應聲。

忘川看了看遠方的天空,淡漠的說道,「珈藍不是你們最大的敵人,告訴君悅,天地之間的威脅在你們六界的一念之間,若善,威脅則會消失,若惡,威脅將會降臨。」 神舞雖然不知道忘川為什麼這麼說,但是她堅信,尊者既然再說,就一定有原因。

「是,神舞謹記,一定告訴神王。」

「珈藍,不要放棄心中所嚮往,無論如何時候,不然的話,會被黑暗吞噬掉。」忘川說完,就將珈藍抱到了小白的背上,隨即轉身離去。

「忘……忘川……!」珈藍伸手,卻沒有抓住,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隨時都會昏迷過去。

不,不能昏迷,她必須要除掉這些人,縹緲峰的人命都在他們的手上。

想到這,珈藍拿出了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劃了一刀。

疼痛使珈藍清醒了過來。

「小白,過去。」珈藍冷漠的說道。

小白當然知道珈藍說的過去是要過那去。

一步步走到李家主頁身邊,小白才停了下來。

珈藍從小白的背上落下,看著面前被焚燒了半隻手臂的李家主,珈藍冷笑著說道,「那麼想要神光塔,我就讓你和神光塔陪葬。」

聽著珈藍的話,李家主害怕的顫抖了起來,說道,「對……對不起,我知道我錯了,請你放過我這一次吧。」

「放過你?」珈藍冷笑一聲,「那你怎麼沒有放過縹緲峰的人,你不是血洗了他們嗎?你的家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他們的痛,我也要你嘗試一下。」

「不…不!」李家主起身,就想要逃。

神舞一腳將李家主踹回了珈藍的面前,冷漠的說道,「在本小姐面前你也想逃,我看你是想早死早超生。」

被神舞這麼一嚇,李家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神舞見此,撇撇嘴,「真不驚嚇。」

躲起來的花冷心見此,悄悄離開了這裡。

只不過她的悄悄珈藍和神舞都發現了。

花冷心這是要去給李家的人通風報信,神舞又怎麼會讓她離開。

幾個速度追趕,神舞就到了花冷心的面前,看著花冷心問道,「你想去幹嘛?」

「我……!」花冷心不知道怎麼說,她總不能說她是要回去通風報信吧。

「我不幹嘛!」花冷心說道。

「不幹嘛就給我滾回去待著。」神舞走到花冷心面前,冷笑著說道,「今天的事情敢泄露出去,我就把你分屍,我說到做到,連五百年都沒有存活到的人,最好不要來挑戰我說話的可信度。」

「是。」花冷心低聲說道。


神舞見此,又才讓開了路,說道,「滾吧。」

心中再有不甘,花冷心也知道面前這個女人惹不得,只好隱藏了心中的不甘,離開了這裡。

花冷心才轉身,前面的地方就傳來一聲慘叫聲,聽的人毛骨悚然。

花冷心的腳步明顯一頓。

神舞見此,說道,「這聲音聽著就讓人覺得興奮。」

聽神舞這麼說,花冷心哪裡還敢在這裡停留,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這裡。

看見花冷心走了,神舞又才轉身回去。

那哪裡,李家主親眼看著自己的腿慢慢被火焰焚燒,對著珈藍說道,「你,你好狠的心。」

珈藍聞言,憤怒的說道,「我狠,我比不上你們,連下人都沒有放過。」 神舞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看著珈藍,回想忘川剛才說的話。

珈藍不是最大的威脅,惹善,威脅會消失,若惡,威脅將會降臨,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等珈藍收拾了那些人,神舞都沒有想出來,最後只好作罷,不在去多想。

收拾完那些人以後,珈藍就真的陷入了昏迷。

火紅色的花海之中,珈葉靜靜的站在那裡。

忘川,當初我那麼尋找你,你都未曾出現,為何如今又出現了?


真是悲哀,我苦苦尋找的人因為我的轉世自動出現,我喜歡的人卻喜歡上我的轉世。

既然你們擔心六界亂,我偏偏要這六界大亂。

珈藍昏迷,小白帶著他們回到了城主府,神舞也跟著回去了。

絕地求生之全能戰神 ,藍一就看到了他們,上前問道,「神舞,珈藍怎麼了?」

「沒事。」神舞嘟嘴說道,「只是精神力損耗過度,昏迷過去了。」

藍一聞言,這才放心了!

將珈藍送回別院,給珈藍吃下丹藥過後幾人就離開了。

而君瀾和君承風則是被安排在了別的院子。

重生之變廢爲寶 ,在看了看窗外,嘴角上揚,輕聲說道,「珈藍,你先自己待著,我去洗漱了在過來。」

外面的花冷心聽到神舞要出來,急忙躲藏了起來。

果然,下一刻神舞就大搖大擺的走了出來,朝著她自己的房間走去。

看著神舞走了,花冷心就悄悄進入了房間裡面。

房間裡面,珈藍躺在床榻上面,身上蓋著蠶絲被,一動也不動。

花冷心見此,從空間裡面拿出了匕首,對著珈藍說道,「要怪就怪你自己。」

話落,就朝著珈藍的胸口而去。

「花冷心,你在幹什麼?」藍一的聲音響起。

花冷心聞言一驚,回頭一看就看到神舞和藍一走了進來。

「哎呀呀。」神舞走到花冷心的面前,搖搖頭,說道,「你拿著匕首該不會是想殺珈藍吧?」

藍一雖然沒有說話,但明顯也是這麼想的。

花冷心搖頭,收起匕首,說道,「不……不是的!」

「不是你半夜三更拿著匕首站在珈藍的床面前幹什麼?」神舞冷笑著問道,「我告訴你,你別以為我們不知道,糕點下毒還想嫁禍於我,珈藍只是沒興趣理你,還真的以為自己做的多厲害。」

聽神舞這麼說,花冷心面容變的蒼白起來,儘管事實如此,她卻依舊反駁,「你說什麼,我都不知道。」

「啪!」的一聲,花冷心的臉上出現了五個手指印。

神舞拍了拍手,說道,「花冷心,你以為我跟你說的把你分屍是開玩笑嗎?」

「你……!」花冷心氣急,卻不知道怎麼辦。

藍一面無表情,抬手,一道靈力就出現在了手中。

看著那靈力,花冷心便知道藍一要做什麼,面色驚恐的說道,「不…不要,藍一,求求你,饒了我這一次吧,我再也不敢了。」

她不能被毀掉丹田,丹田被毀,即使有靈根也不能再修鍊了! 如果丹田被毀掉,她的所有努力就都毀了,包括這兩百年的修鍊。

「花冷心,我不可能會放過你,主人一旦知道,你就是必死無疑,沒有任何生存的餘地。」藍一冷漠的說道。

他雖然會毀了花冷心的丹田,但還是會讓她活著,這也是看在她跟著主人兩百多年來的份上。

「藍一,我求求你,不要不要。」花冷心苦苦哀求著藍一,狠厲的目光卻看著珈藍,憤怒的說道,「她算什麼,是她的出現打亂了這一切,要死也應該是她死,不是嗎?」

神舞搖搖頭,表示此人無可救藥。

「花冷心,你在這裡說這種話,你難道不怕珈藍聽到嗎?」神舞笑著說道,「你知道珈藍以前是怎樣的存在嗎?」

花冷心並不知道七千年前的事情,也只知道珈藍是曾經魔界戰神的轉世,並不知道以前的珈葉有多麼的厲害。

想到這,花冷心害怕的顫抖了起來,她一直沒有去思考這個問題,那就是六界,都懼怕珈藍。


想到這,花冷心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怎麼會,到頭來沒有殺了珈藍,還把她自己陷進去了。

藍一收了手,對著神舞說道,「你在這裡,我帶她去地牢。」

神舞點了點頭,並沒有說話。

藍一帶著花冷心,就往地牢的方向走去。

他自然是不可能在這裡動手的,到時候她的尖叫聲定然會把珈藍吵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