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像是等待着指令一般。

“你究竟是誰,爲何三番五次找上我,又爲何總是不殺掉我!”寧無華咬牙切齒的追問着。

黑影如機械般緩緩將腦袋太高,機械的聲響從嘴上發出,依舊是那句毫無新意的話語:“要你命的人。”


寧無華漸漸勾起了嘴角,這次與上次不同,上次有大魚左右自己的處境,這則有劉若淳在身旁掩護,寧無華若是在怕可就真的說不出什麼理由了。

“要我命?我怕你沒有這個實力!”說着,寧無華便用最快的速度衝上前,只是一呼一吸的時間,寧無華便一躍而起,對着黑影腦袋猛踩下去。

上次的教訓讓寧無華深知黑影的堅硬度,必須避其鋒芒才能險中求勝,踢、踹都會誤傷自己,眼下有剁。

“砰……”力量如同撞到鐵柱上一般,發出悶響,黑影迅速伸出大手抓向寧無華的腳腕。

“又是這招!”寧無華嘴角譏笑,空中轉身三百六十度穩妥落地。


“上面不行,我攻你下面!”落地剎那,寧無華爆喝一聲,俯身一擊掃堂腿。

“砰……”又是一聲悶響,寧無華覺得自己的小腿隱隱作痛,連忙收回身子,連續華麗的後空翻閃身。

空翻還未站位,黑影便出現在寧無華的身前,寧無華大驚,做好了捱揍的準備。

就在黑影的拳頭一收又大力打出之際,“砰”的一聲巨響,一顆冒着金黃色火星的子彈順着寧無華的背影射了過去,直接打在黑影的拳頭上。

“乒!”子彈啞然落地,寧無華徹底絕望了,這根本不是一個人,難道這黑影是變形金剛嗎?

“砰砰砰……”接連又是幾聲槍響,黑影宛如吃痛般後退了幾步。

寧無華吃驚的看着這一幕,感嘆道:“還是現在科技管用啊,劉若淳射死他。”

隱身的劉若淳邊射擊邊移動位置,生怕被黑影捕捉到,看到黑影的實力劉若淳也是心有餘悸,一旦被發現那自己只有死的份。

黑影站在原地稍稍半響,就在寧無華全身關注的剎那,竟然就這樣消失了。

寧無華不敢相信看向四周都沒有任何身影,意識到不好,忙喊道:“劉若淳小心……”

話音還未落,就聽見劉若淳的悶哼,緊接着便現身在寧無華的面前,整個人趴在地面之上口中瘋狂哽咽着鮮血,臉上猙獰着無限的痛苦。

寧無華忙上前攙扶,卻被劉若淳制止,忙喊道:“別過來,那黑影就在附近,你小心他的目標是你。”

寧無華止住腳步,心聲忌憚,將目光鎖定在周圍,但無論如何也看不見任何的一樣。

忽然,寧無華感覺到那個眼神,那個眼神在自己的身後,連忙對着劉若淳使了個眼色,自己頓時一躍而起,劉若淳用盡渾身力氣接連射出幾槍“砰砰砰……”

場面安靜了,黑影漸漸現身在原本寧無華的位置,剛剛劉若淳射出的子彈無一例外都打在了黑影的身上,此時黑影像是卡頓一般站在原地,似乎在拼命恢復着。

寧無華見狀想抓住這個機會,閃身出現在黑影面前,雙手牢牢將黑影的大手扣住,雙腳踩在黑影的腳上,生怕黑影有半點反抗,口中忙喊:“吳影……”

頓時,漆黑中一道殘影從劉若淳身邊閃過,速度之快根本讓人看不清楚,之間一道明晃晃的光亮,順着黑影的脖頸處劃過。

黑影身後,吳影停住腳步, 聖人請我做間諜 ,除了雙手上的之外,吳影的嘴上也吊着一把,嘴上那把匕首額外特殊,形狀如蛇般扭曲,四周都是刃而沒有背,刀疤只有被黑線纏繞根本沒有刀柄。

吳影身穿酒紅色風衣站在原地,秀長的秀髮在風中飄散,眼神的伶俐足以讓寧無華透過黑影感受到冰冷。


“你終於想起我了!”吳影可能被忽視太久,有些不滿的抱怨着。

寧無華苦笑,看着面前的黑影生怕下一秒在動,連忙解釋着:“祕密武器不到最後一刻我是不會使用的,剛剛那一擊,你有把握殺死他嗎?”

吳影似乎有些不削的撇了撇嘴,冷言道:“那一擊,我有把握殺掉任何人,但他並不是人!”

這話的意思有夠清楚,只不過寧無華不願相信,想說些什麼,卻感受到吳影的身子動了,很快便在黑影的勉強將二人拉走。

黑影站在巷子深處一動未動,在緩過神來時,面前以空無一人。

酒店房間,吳影爲劉若淳簡單的包紮了記下,看着寧無華一臉冷淡的說道:“主人,剛剛拿東西並不是人,也不是機器。”

“別叫我主人,那是什麼?”寧無華滿是心奇的問道。

“這些天,我在暗中發現了一些奇怪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沒有發現,這座城中並非只有一股隱身勢力,還有一股特別強大的勢力,在咱們沒有介入之前,這兩股勢力就在互相抗衡。”黑影緩緩來到寧無華身旁,一臉冷淡的解釋道。

寧無華不解這段時間吳影到底發生了什麼,怎麼忽然像是換了個人,不但實力大增,說話冷言冷語,整個人都給人一種無法靠近的氣息。

“我並沒有發現,你還是幫我解釋一下吧。”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

聞言,吳影開口緩緩說道:“以代號S爲首的勢力,應該就是主人之前交手過的隱身異能勢力,而剛剛那個黑影,便是形成市另外一股更爲強大的勢力,暗!”

“暗?那是什麼?”寧無華不解的問道。

“暗!只不過是他們組織的代號,這個組織神祕的程度與代號S無差,兩大勢力不同點就在於,代號S是從小培養活人,而暗培養的大多數都是死人,剛剛那個黑影並非是與主人之前戰鬥過的黑影!”吳影解釋着。

看來這段時間吳影掌握的資料遠比自己掌握的要多,若不是吳影說出這麼多的信息,寧無華肯定死都不知道如何死的。

“說的在具體一點!”寧無華忙問道。

吳影受命,冷淡解釋道:“黑影主要就是以屍體爲主,用現在科技手段控制爲輔,他們被人類輸入進指令,剛剛劉若淳的子彈將他們體內的某個連接線路打斷,這才讓他們停了下來。” 頓了一下,吳影繼續說道:“對付這樣的活死人極爲棘手,若找不到他的連接線路,只有第一時間逃跑才能保住性命,活死人的勢力均在特種兵之上,以後一定要萬分小心。”

寧無華沉思了好久,腦海中拼命收納着吳影帶來的信息,半響後才緩緩不解道:“這段時間你到底經歷了什麼?難不成沒有跟在我身邊嗎?”

吳影聞言譏笑般勾起嘴角,解釋道:“正是因爲跟在你身邊才能瞭解這麼多的事情,這已經是你第二次碰見活死人了,我在沒有得到你的認同時,自作住上跟蹤了上次那個黑影,這纔打探出這麼多的消息,如果你也想深入調查的話,我不介意帶你去看看他們的基地。”

“算了!”寧無華沒有打算真的跟吳影去一探究竟,看着牀上暈死的劉若淳心中頓時百感交集,星辰市眼下渾濁不堪,身邊又多了劉若淳這一個不安因素,如果日後劉若淳一直跟着自己的話,恐怕會知道更多的事情。

吳影在寧無華凝重的表情上似乎領悟了什麼,在寧無華一副擔憂的神色下,忙祭出匕首很是果斷的便向劉若淳刺去。

“啪……”寧無華忙上前將吳影的手腕抓在掌中,驚恐不解的看着吳影質問道:“你這是要幹什麼?”

吳影有些委屈的撇了撇嘴,抱怨道:“你不是很爲難她在你身邊壞事嗎,我這麼做有什麼不對啊?”

“……”寧無華頓時無語,這麼久與吳影相處,竟沒發現吳影是這樣的善解人意,連忙擺了擺手吩咐道:“你先下去吧,以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能擅作主張,萬一發生什麼不測的話,會耽誤大事的。”

寧無華故意將“不測”二字加大力氣,表情是那樣的決絕。

“哼!”吳影冷哼一聲,瞬間消失在房間內。

寧無華無奈的搖了搖頭,將劉若淳無微不至的照料一番,這才躺在牀邊,看着劉若淳那一臉痛苦的模樣,心中有些猶豫,一時間竟不知如何是好。

“你若不是警察那該有多好,那樣我就能將你留在身邊了!”寧無華詭異的笑了笑,用大手在劉若淳的小鼻子上勾了勾,這才緩緩睡去。


第二日清晨,寧無華早早便睜開了眼睛,看着劉若淳面色有些好轉,這才放心了下來。

怕劉若淳醒來會感覺到飢餓,剛要出去買一些早點,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這個電話的響聲屬實給寧無華嚇得不輕,要知道寧無華在星辰市的聯繫方式只有一人知道,就是當日讓寧無華來星辰之人,這個時間點莫不是有新任務?

沒有多想,寧無華像是生怕將劉若淳吵醒一般,趕忙接起電話,用大手做掩飾緩緩走出房門,嘴中輕問道:“這麼早,不會是想讓我放棄這次任務吧?那我算是謝謝你了。”

電話對面沉重的中低音響起,急忙說道:“尉遲虎出事了。”

聞言,寧無華頓時一個激靈,險些喊出聲,該忙忍住內心的驚訝,急問道:“到底怎麼回事啊?”

都市之最强修仙 ,不像是自然災害,很可能是人爲,你最好去看看,地點是龍祥山莊最高哪一棟。”電話那頭的聲音很是急促,像是有什麼東西如果去晚了就抓不到一般。

寧無華感受到事情的不對勁,看了一眼還在昏睡的劉若淳,緊忙將酒店房門緊鎖,打了個車奔着龍祥山莊而去。

龍祥山莊之大以寧無華的眼界完全裝不下,白雪薇的別墅應該夠好了吧,和龍祥山莊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

幾座接連的山脈內,溪流涌動不時能聽見清脆的“刷啦啦”的流水聲,極其宏偉壯觀我建築就連大國家的首相之所也羞愧不如。

濃濃的黑煙在建築的頭上盤旋,雖然看不清原來的墨陽,但大致的輪廓也絕對不是一般人建造的起。

寧無華趕到之時,火警已然將火勢穩住。

出租車停在山莊門前,被保安模樣的人攔下,見到寧無華的剎那忙上前敬禮詢問道:“先生,請問您有什麼事嗎?”

寧無華沒想到會被人攔截,事先沒有準備,尷尬的撓了撓頭,暗加思索這纔回複道:“我是榮耀集團的員工,奉安董之名來此尋找尉遲董事長。”

小保安聞言有些爲難的說道:“尉遲董事長被燒傷送往醫院,你還是回去吧。”

“燒傷?小哥,你就讓我進去吧,畢竟是安董讓我來的, 大神來幫忙 ,你就行個方便?”寧無華頓時從口袋中拿出幾百塊錢,連忙往保安小哥的手裏塞。

小哥故裝爲難的推阻幾下,這纔將鈔票收入囊中,低聲說道:“裏面其實也沒有什麼好看的,一場大火都燒得差不多了,你要是真想進去的話,就等消防車出來後,我給你開個小差。”

寧無華可等不及,等消防車出去那所有線索都沒了,連忙賠笑道:“別啊小哥,安董那面還等我回去交差呢,你看我都在這了,你就讓我進去看一眼,安董讓我來的,你還不放心嗎?”保安小哥爲難的思量了許久,還未等開口,忽如其來的身影從寧無華身後響起:“是我讓你來的嗎?我怎麼不記得了!”

安然及其熟悉的聲音在寧無華身後響起,讓寧無華措不及防的打了個冷顫,連忙回頭查看,這才發現安然一身筆直的休閒辦公裝,正一臉譏笑的打量着自己,一副要看自己如何收場的態度。

“你,你怎麼來了?”寧無華有些擔憂的結巴道。

安然無所謂的撇了撇嘴,將目光緩緩方向一旁的保安小哥,禮貌含笑道:“保安小哥,你認識我的嗎?之前我可從來沒有見過你啊,怎麼什麼人提起我的名字都可以進去的嗎?”

保安還未回嘴,寧無華就趕忙沒好氣道:“什麼叫什麼人啊,我這不是想進去看看發生了什麼嘛,在說不是你叫我來的嗎?”說着,寧無華緊忙給安然投去眼神。

安然似懂非懂的輕笑兩聲,對着保安點了點頭,詢問道:“保安小哥,現在我都來了,是不是能進去了?”

保安像是沒有見過這樣的大人物,在加上安然那無以倫比的紫色,一時間驚傻站在原地不知如何答覆。

正當安然拉着寧無華向內部走去時,呆傻的保安小哥終於緩解了神色,連忙制止道:“別,你們還不能進去,現在裏面還很危險,我也是奉命在這裏看守,一旦出現意外我這個小保安也擔不起這個責任啊。”

“說的還真像那麼回事,既然是這樣的話,那咱們就先在一旁等一會吧。”安然理解般拉着寧無華走了出去。

寧無華此時完全懵了,完全不知道這個安然到底來幹什麼,裏面的情況如果被人破壞後在進去可就沒有任何價值了。

寧無華緊咬音雅,怒氣衝衝的看着安然,急切的逼問道:“你這是幹什麼,難道你就不關心到底發生了什麼?尉遲虎到底是不是你家親戚啊。”

不問還好,這一問安然頓時炸鍋了,忙咒罵道:“你還有臉問我,你如此擔心尉遲虎居心何在?你可是我的助理,居然越級來管董事長的事情了?還有昨天的事情,你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寧無華可沒想到安然在這裏等着自己,頓時啞口無言。

忙轉換笑臉一副虔誠的說道:“是我不好,我也是路過這裏發現起火,得知是咱們公司董事長,尋思進去看看能不能混個臉熟,以後也能有個機會升職啥的嗎。”

“屁!”安然頓時撅起嘴,一點沒有給寧無華辯駁的機會。

“升職?昨天不是還和你的美女警花在討論什麼時候離開這裏嗎?今天就不想走了?你的臉皮到底是有多厚啊!”安然的語氣越加激憤,想到那個女警就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寧無華尷尬的撓了撓頭,眼下的局面是在太難控制了,女人麻煩起來比任何恐怖組織都棘手,寧無華深知要是不勸解安然,自己是別想進去了。

忽然,寧無華想到了什麼,忙上前奉承道:“昨晚那個女警其實是來抓我的,已經被我打傷了,我在湘平市要是沒有什麼事情的話,也不可能跑到星辰市來當保鏢了,你要是不信的話可以去酒店看看,她還躺在我的牀上呢。”

“什麼?”安然並沒有像寧無華想象那般相信自己,反而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真的,真在我牀上躺着呢,實在不行,我帶你……”話還沒說完,安然那雙溫潤的玉手掄圓了打在寧無華的臉上。

“啪……”清脆的響聲彷彿讓火勢都靜止了,寧無華不可置信的捂着臉蛋,看着安然不解道:“你,打,我?”

巴掌甩出去的一剎那,安然頓時淚如雨下,雙眼感情複雜,厭惡與不捨交加,銀牙緊咬下脣,惡狠狠的摔了句:“你被我開除了。”說完,便鑽進車內揚長而去。

寧無華傻眼了,這事情發生的太過快,根本超出了寧無華的預料,感覺臉上的脹痛,看着消失的安然,無奈的嘆了口氣。

轉身有看院內,不管怎麼說安然的離去很大程度上讓寧無華鬆了一口氣,此時院內的火勢明顯小了很多,原本烏黑濃密的黑煙也消散不少。

寧無華漸漸回到門前,想要在與保安小哥商量兩句,卻不想此時那名保安以不在此處,沒有警戒的山莊,空蕩蕩的大門敞開着,像是早已爲寧無華準備好一般。

寧無華內心竊喜,趕忙大步走了進去,殊不知剛剛那名小保安早已躲在角落偷笑了起來。

繞過人羣和消防車,寧無華選擇在一處僻靜的地方落腳,放眼望去整個山莊如古堡一般,巨大堅硬的岩石包裹就算坦克想要進入其中也要費一些力氣,這樣的山莊起火,那火勢一定是從裏面點燃的。 牆壁足有十餘米之高,廢了好大的力氣寧無華才攀了上去,偷偷溜進房間看着被燒燬後依舊高貴十足的壞境,心生歎服,順着煙向火勢的發源地尋找,寧無華摸索着很快來到廚房。

此時廚房內空氣中還瀰漫着星星點點的火星,濃煙彌補絲毫沒有順暢的空氣可呼吸,就連消防人員都遲遲沒有進入廚房。

寧無華將衣角佔溼,捂着嘴鼻便衝了進去,剛衝進去身後便響起了消防員不解的詢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