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升回頭大喊:“快跑,你們倆個傻鳥!再不跑我頂不住了。”卻突然身體一僵,慢慢回頭,一股鮮血從頭頂流了下來,一個胸膛刺着老鷹的混子手裏收回了打中齊升頭部的鐵鎖,一腳把齊升踢倒在地。

“老大,快跑吧,這幫傢伙不好弄,手腳好快啊,恐怕,恐怕。”陽痿頻頻回頭看着龍江,腿肚子有點微微抽搐,想擺出一副英勇無畏形象,可怎麼也直不起腰來。

陽痿胳臂一暖,龍江的手臂搭了過來,不知怎麼的,一股暖流過來,心裏不那麼慌了。

“一幫蒼蠅,啊痿,給我統統打趴下他們,別慣着!”龍江指着那個把齊升打倒在地的老鷹混子:“就從他開始。”

“老大,我,我。”陽痿抽搐着臉,對面黑壓壓上來十來個傢伙,肌肉滾滾,不少人滿臉刀痕,顯然身經百戰,腿肚子再次轉筋了。他回頭看着龍江,有點沒膽了。

從小打架都是陽痿惹禍先動手,然後龍江領着咪咪和一幫死黨擺口袋,下傢伙,打悶棍,像這樣明晃晃放對兒的時候並不多,今天老大不知道吃了什麼藥,竟然攛掇讓他一挑一幫。

周圍女生看着,身後老大瞅着,不遠處齊升被打得滿臉鮮血,尤自口裏罵聲不停:“你們死定了,絕對死定了,我朋友一會讓你們死都不知道咋死的,你們等着。”聲音越來越弱,顯然受傷不輕。

陽痿咬着牙,正琢磨着怎麼個姿勢摔倒纔不難看,猛然後背傳來一股大力,卻是被老大狠狠一推,竟然向那個老鷹混子撲了過去。

“我保你沒事就沒事!”龍江的聲音從後面遙遙傳了過來。

“尼瑪老大說了我沒事,拼了。幹倒一個賺一個。”陽痿緊緊咬着牙,眼睛一閉,借勁狠狠一掌向老鷹混子腦袋抽去,不想手下一空,周圍傳來一片大大的驚呼。

“我草!”

“誒呀,你麻痹誰打我。”

陽痿大奇,睜開了眼睛,卻吃了一大驚:

老鷹混子倒了,口吐白沫,身後那個頭包紅布的傢伙也倒了,手捂着肩膀,鮮血長流,哭號不已。同樣倒地的還有三個混子,都是一個姿勢,手捂着肋骨,身體縮成大蝦,滿嘴哭號,痛不欲生。

領頭的威老大被嚇着了,身後剩下的七八個小弟也都愣了,進退維谷,只有旁邊白毛李一天惡狠狠叫罵:“笨蛋,打他啊,錢我加一倍,快上啊,爬起來,上啊!”

倒地的齊升慢慢爬了起來,踉踉蹌蹌走到陽痿身邊,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哥們,好樣的,謝謝你替我報仇,打死這幫鱉孫。”

陽痿低頭看着自己胖乎乎的大手:“這是我乾的?”回頭看着龍江笑嘻嘻抱着膀子的樣子,突然明白了什麼,轉而大喜,牛逼哄哄向剩下的傢伙衝了過去。

衝拳,人倒!

飛腳,人趴下!

最後乾脆手指頭一指,人也照樣摔倒。

陽痿大樂,豆綠眼都快擠沒了,尼瑪真好玩,和老大出門就是不一樣,這是開掛了還是腫麼了,不過有一點,爽!真特麼爽!

齊升也跟着衝了上來,毫不客氣大開打戒,對着地上皮開肉綻,哭號不已的什麼學府街十三太保一頓猛踢。

於是校園車禍現場出現了一副奇景,兩個學生,一胖一瘦,對着一羣拿着武器的社會混子拳打腳踢,對方人仰馬翻。


“哎呀,好厲害啊,快看,那個胖子單挑一羣。”

“這不精武社的齊升嗎?真猛!”

不少學生圍了上來,指指點點,大爲興奮。

“李少,點子扎手,加錢啊,你得加錢。”威老大都快疼哭了,身體莫名其妙出個血洞,緊挨着大腿根,距離小弟弟就差幾釐米,被那個可恨的胖子一踢,蛋差點碎了。

李一天扭頭就跑,迎面撞到了一個人懷裏,正是那個笑咪咪,始終沒有動手的黑小子。

對方微微一笑:“你不要砍死我嗎?”

李一天肋下一疼,眼前一黑,軟倒在地。

遠處傳來了一片警笛聲。 黃富立即御劍飛上去,江帆急忙喊道:「小富,小心紅頭蛇!有劇毒!」

江帆看到紅頭蛇三角形的腦袋,還有頭頂上黑色的疙瘩,這是劇毒的標誌,另外打開天眼穴透視,更是吃了一驚,那紅頭蛇撒發出紫色毒氣。

黃富御劍飛到紅頭蛇上方準備攻擊它的時候,紅頭蛇一張嘴,嗖!立即噴射出數支紫色的毒液箭。黃富看到紫色的毒液箭,頓時大驚,江帆曾經告訴他,紫色毒氣是劇毒,只要沾上一點點就瞬間喪命。

黃富不敢怠慢,急忙御劍閃開毒液箭,腳底的劍立即飛射出去,黃富立即御風停留空中。


砰的一聲響,劍擊中紅頭蛇的七寸之處,火星四濺,飛劍被反彈回來。

黃富大吃一驚,「我靠,這蛇防禦如此強悍!」

「黃富,你攻擊紅頭蛇頭頂上的黑色疙瘩!那才是它最薄弱之處!」翁曉偉喊道。

黃富立即再次御劍攻擊紅頭蛇的頭頂,那紅頭蛇聽懂了翁曉偉的話,它立即把頭埋在身子下,尾巴對著黃富狠狠地掃過去。

黃富頓時躲避不及,砰的一聲,被打得飛了出去,直朝地面墜落。那紅頭蛇是乎很恨黃富,接著身子一彈,朝著黃富沖了過去。

江帆立即沖了上去,手中的誅妖劍呼嘯而出,直奔紅頭蛇頭頂上的黑色疙瘩。紅頭蛇聽到來了誅妖劍的呼嘯聲,它立即放棄攻擊黃富,轉身攻擊江帆。

張開大嘴,立即噴射出數十支毒液箭,如同雨點般直奔江帆。江帆立即使出分身逃逸術,閃開了毒液箭的攻擊,誅妖劍劈在紅頭蛇背上。

誅妖劍可比黃富的飛劍厲害多了,雖然沒有擊破紅頭蛇的鱗片防禦,但是它感覺到了疼痛。紅頭蛇頓時大怒,身子突然暴漲,如同拉麵筋似的一下子拉長五六米。

接著紅頭蛇身子纏繞,瞬間把江帆纏住了,蛇的纏繞力量是和強大的。江帆的骨頭立即發出嘎巴聲,渾身骨頭欲斷裂,他曾經遭遇過這種事情,他迅速雙手支撐住紅頭蛇的頸部,以防紅頭蛇將他吞噬。

此時情況萬分危急,翁曉偉和易琳立即衝上去救江帆,一旁的納甲土屍立即扔出手中的劍背豬。

「休傷我主人!」納甲土屍吼道。

劍背豬的屍體剛好打中紅頭蛇的張開嘴巴,劍背豬背上的尖刺正好刺中了紅頭蛇的嘴巴。翁曉偉和易琳的飛劍同時擊中紅頭蛇的頭頂上的黑色疙瘩上,一股紫色液體立即流了出來。

紫色液體順著紅頭蛇頭部流下,滴在江帆的手臂上,發出吱吱的聲音。江帆感覺手臂如同被火灼燒一樣,眉心之內的三枚內丹之氣立即狂涌而出,瞬間到達手臂上抵抗紅頭蛇毒液的侵蝕。

「不好!江帆完了!」翁曉偉和易琳同時驚呼道,他們知道紅頭蛇有劇毒,尤其是頭頂上的黑疙瘩更是劇毒。

一般修仙者沾到紅頭蛇毒液,如果不服食解毒丹,然後把蛇毒驅除體外,那隻要幾秒鐘就會喪命!


「你去死吧!」納甲土屍猛地躍起,他手持著骨刺惡狠狠地刺入紅頭蛇的頭頂上面,骨刺沒入紅頭蛇的腦袋裡面。

紅頭蛇發出嘶嘶的慘叫聲,纏繞江帆打飛力量頓時減弱,江帆立即趁機掙脫了纏繞,他急忙抖動身子,「我靠,差點被纏斷了骨頭!」江帆罵道。

「江師兄,你快服下解毒丹!」翁曉偉拿出一顆黑色丹藥遞給江帆。

江帆擺手道:「我沒事,不要服解毒丹。」

「什麼,你不要解毒丹,你會中毒死掉的!」翁曉偉驚呼道。

「呵呵,我是百毒不侵之體,紅頭蛇的毒算不了什麼!」江帆笑道。

「江師兄,你真的沒事?」翁曉偉吃驚地望著江帆,沒發現江帆有任何中毒的跡象。

「你是百毒不侵之體?」易琳驚訝道。

「是的,我身體百毒不侵呢!」江帆笑道。

「主人,蛇被我殺死了!」納甲土屍喊道。

「傻蛋,你把紅頭蛇腦袋裡面的內丹取出來!」江帆道。

「好嘞!」納甲土屍立即用骨刺破開紅頭蛇頭部,從裡面挖出一顆紅色的內丹出來。

「主人,這你內丹是紅色的呢!」納甲土屍道。

「傻蛋,把內丹給我!」易琳喊道。

「憑什麼給你呀!這可是我主人的東西!」納甲土屍道。

「按照茅山派的規矩,只要是茅山弟子外出試煉所獲得任何物品都必須上繳!」易琳冷厲道。

「我靠,我就是不上繳,這可是我主人的!」納甲土屍搖頭道。

「傻蛋,把內丹交給易師姐!」江帆喊道。「主人,這內丹可值錢了!我們還是拿去賣錢吧!」納甲土屍道。

「傻蛋,你聽到沒有!把內丹交給易師姐!」江帆皺眉道。

「哦,自己打得東西還要上繳!這簡直是剝削!他媽的地主婆!」納甲土屍嘟啷著把紅頭蛇的內丹扔給了易琳。

「什麼地主婆?」易琳皺眉道,她當然不明白人界罵人的話。

「哦,地主婆就是很有錢的富婆!」江帆笑道。

一旁的趙冰倩、陳麗、曹可盈立即抿嘴偷笑,她們可知道地主婆的意思。易琳冷哼一聲,沒有立即納甲土屍,揮手道:「我們繼續試煉!」

「傻蛋,你去把紅頭蛇蛇皮剝下來!我們帶回去可以做防護鎧甲!」江帆道。

「江師兄,不可!紅頭蛇有劇毒,它的皮也有劇毒,不能做鎧甲用!」翁曉偉阻攔道。

「哦,那算了吧!」江帆對著納甲土屍擺手道。

眾人立即朝著風鳴谷中前進,走了大約半個小時,突然聽到前方一聲嚎叫聲,「呃,那是什麼嚎叫聲!」江帆驚訝道。

「那是狄風獸的嚎叫聲,它的內丹比紅頭蛇內丹還要值錢呢!價值五兩銀子呢!」易琳興奮叫道。

江帆看到易琳滿臉喜色,心中暗自道:「我靠,這個女人也太貪財了吧!」

眾人立即順著嚎叫聲方向快速奔跑過去,突然嚎叫聲變成了慘叫聲,「哦,是有人再殺狄風獸!」易琳驚訝道。

「是誰在我們茅山範圍里獵殺妖獸?」翁曉偉驚訝道。

片刻之後,眾人看到十多名身穿青色衣服的女人正在圍著一頭狄風獸,還有一名漂亮的女人在指揮著眾女人圍攻狄風獸。

那頭狄風獸比一條大象還要大,斗大的腦袋,露出鋒利的獠牙,兩隻紅彤彤的眼睛。腦袋旁邊豎立兩隻尖尖的耳朵,頭上兩旁是兩根筆直的尖角,如同匕首一樣鋒利。

龐大的身體上面都是褐色的疙瘩,四肢粗壯,爪鋒利無比,地面上的岩石都被抓碎裂開了。


突然江帆在那群女人中發現了熟悉的背影,他心差點跳了出來,那兩位女人正是梁艷和舒敏,她們旁邊是胡莉。

江帆立即興奮喊道:「梁艷!舒敏!」

此時黃富也發現了人群之中的胡莉,他也興奮喊道:「胡莉!」

梁艷和舒敏扭頭看到了江帆,兩人頓時喜悅喊道:「江帆!你也來了!」淚水不禁地流了出來。

胡莉也發現了黃富,她驚喜喊道:「黃富!」

突然一聲大喝:「梁艷、舒敏!不要分心,快點合力誅殺狄風獸!」大喝的就是那位漂亮的女人,她的臉上掛著冷淡。

隨著狄風獸的一聲慘叫,狄風獸倒下了,在地上掙扎幾下后再也不動彈了。梁艷、舒敏、胡莉三人鬆了口氣,她們看到江帆和黃富朝著自己跑過來,不禁露出笑容。

眼看江帆和黃富要靠近梁艷、舒敏、胡莉三人的時候,突然一道人影一閃,一位漂亮的女人擋住了他們去路。

「你們是什麼人?」那女人冷冰冰道,她的冷冰比趙冰倩還要冷酷八分。

「我是梁艷和舒敏的男人!你是什麼人?」江帆吃驚道,這女人速度太快了,如果剛才要是攻擊自己的話,自己根本無法閃開她的攻擊。

「她是縹緲峰的掌門絕情師太尹鳳嬌!」江帆身後的易琳立即道,她生怕江帆得罪了絕情師太吃了虧。

「你是絕情師太!」江帆頓時大吃一驚,沒想到眼前的女人就是絕情師太,長得這麼年青,這麼美麗。

絕情師太小巧的鼻子,爪子臉,柳葉眉、杏核眼、櫻桃小嘴,身材凹凸有致,很難想象這種長相的女人是那種變態的女人!

「是的,我就是縹緲峰的掌門絕情師太!」那女人冷冷道,她看到江帆和黃富,眼睛流出一種對男人的厭惡,還有對男人的忌恨。

「梁艷和舒敏是我的女人!我感謝你救了我的女人,我要…」,沒等江帆把話說完,絕情師太立即打斷了江帆的話,「梁艷和舒敏是我縹緲峰的弟子,不管她們是以前是誰的女人,現在她們就屬於縹緲峰!和你們已經沒有任何瓜葛了!」

「什麼!不僅她們是我的女人,還有李寒煙、張小蕾、李志玲、邱菊等等都是我的女人!我知道是你救了她們,請你讓她們回到我身邊來!你救了她們的人情我以後會還你的!」江帆道。

「你休想!你們男人沒有一個是好東西!都是大色狼!你一個人霸佔這麼多女人,你肯定是使用了什麼卑鄙的手段和伎倆!我不會讓她們再次回到狼窩的!」絕情師太冷厲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