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後面還有兩章,花花送上吧。給一點吧,大俠!) “額!”馬文兵有些尷尬的回頭望了林婉兒一眼,沒想到林婉兒也是很尷尬的點了點頭,電話是在她身邊打的,韋國強傳來的聲音,她也聽到。在一看報紙,是前天的,自己怎麼那麼糊塗了?前天和今天的分不清楚。

難怪了,報紙都報道出來了,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事業都沒有一點兒影響,估計是已經被勒令停止發售了,但是這個份報紙是怎麼到自己手裏的?不過這些念頭她並沒有仔細細想。

“韋大哥,不好意思,真的是前天的報紙,呵呵,讓你見笑了!”馬文兵憋紅了臉,真是丟人啊。

“沒事,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就先掛了!”韋國強說完就要掛上電話。

“等等… …”馬文兵突然想起了什麼,叫到。

“還有什麼事情嗎?”韋國強接着回道。

“那天,家裏和公司除了點事情,信爺的葬禮我沒有去,但是那天在葬禮的路上發生的事情我也知道,我目前也在盡力的去追查了!”馬文兵有些焦急的解釋着。他不能不焦急啊,趙信是誰?韋國強的女婿,是**傑的大哥——**傑是這樣說的。而且自己還是很崇拜他的,如果不和人家解釋一下,別人還懷疑自己有沒有那個心。

“噢,沒事的,我想信爺不會生氣的,他回來了我會轉告的!”韋國強說完掛上了電話,臉上突然出現了一陣陰謀得逞的微笑。他相信如果馬文兵是真的是想跟着信爺的話,那麼… …

“嗯,那請帶我轉告信爺… …爺… …”說道這裏,馬文兵愣住了。突然他渾身一陣發涼,嚇得一屁股坐在沙發上,嚇得林婉兒小聲的驚呼一聲。

“怎麼了?老馬?你怎麼嚇成這樣?”林婉兒看着老馬一臉蒼白的樣子,不由得小心翼翼的問道。

“你先別理我,讓我安靜一下!”老馬說完雙手抱着頭,沉思起來。

房間裏一下子恢復了死一般的平靜。林婉兒眼神複雜的看了馬文兵一眼:我做的到底對與不對?

爲什麼韋國強會說要把自己的話轉告給趙信?

趙信不是死了嗎?難道信爺沒死?

爲什麼這份報紙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爲什麼會把這件事報道出來?馬文兵相信不會是韋國強說的那麼簡單,只是一個小記者無聊發的。

不說春園地產不是一個小記者能惹得起的,那**傑呢?韋國強呢?如果不是腦子抽風的人不會這樣做的,這可是一下子連累了三個巨型財團啊。

還有一個疑點,爲什麼這份報紙是兩天前的,按韋國強的說法,報紙已經停止了發售,但是爲什麼還會讓自己看到?

而自己的老婆,是那麼精明的人,還是出了那麼大的事情,爲什麼會不注意日期?

一件件的事情撲面而來,雖然對於自己沒有任何的壞處,也沒有任何的影響,但馬文兵感覺自己掉進了什麼人的圈套。

而那個人想要自己做什麼都不知道,這件事還牽連着幾個大頭。韋國強,**傑。還有幾個貌美如花的女人,一個死去的人的女人… …

馬文兵痛苦的抱着頭,這一切的一切到底爲了什麼?

又管林婉兒什麼事情?事情變得朴樹迷離起來。

… …

秋高氣爽,落葉紛飛。寧靜的金江市上空,暗雲涌動,殺機無限。

秋風蕭瑟,輕拂**傑有些發白的黑髮。淡淡的煙霧繚繞,他點上了一根香菸,遙望天邊的飛鳥。

法律,就像一張蜘蛛網,熒蟲苦苦掙扎,飛鳥一衝而過。他要做自由翱翔的飛鳥,不被任何人,任何條例約束。哪怕因此喪失生命,他也無怨無悔。


“老大,軍部鍾祥已經出來了,他手下的人非常震怒,好像把矛頭都指向了你,正在到處找你… …”,雄二身穿以黑色緊身衣,緊緊的跟在**傑身後,眼圈有些發黑,顯見最近沒有休息好。

他大哥現在是誠信社的老大,但是他沒有過去,他還留着在**傑身邊。雖然他大哥現在屬於自立門戶,但是去大哥那邊幫忙和在**傑這裏都是一個樣。而且他在**傑身邊還是大熊讓他去的。

雖然大熊現在成爲金江市一霸,但是他還是知道是誰讓他坐上這個位置的,沒有**傑韋國強,他撐死就是做一堂主的命,也可能說不定已經被大長老他們害死了。人,要有感恩之心。

聽到了雄二的話,**傑面無表情,只是陶醉的閉上雙眼,呼吸着大自然賜予的清新空氣。雄二一個人恭敬地站在**傑的身後,不知所措的站在那裏,不知道**傑想要做什麼。

**傑,已經不是當初那個懵懂無知的少年郎了,不是陰謀詭計多端的軍師了。


當初的那個黑道大哥的軍師,喜怒不形於色,談笑間殺人,讓手下對你又敬又怕,永遠猜不出你的真實想法。

“把部隊主要領導的直系家屬全部查清,然後綁架他們的老婆孩子,誰敢不和我們合作,殺他全家,合作的人,直接送套樓房… …”,利益加大棒,俗不可耐的招數,但卻非常有效。

**傑,不是路邊的乞丐,富貴險中求,與其乞求那些領導息事寧人,直接送上大筆銀兩。不如讓他們屈服,然後再用金錢收買他們。至於當中有沒有寧死不屈的,那倒不用怕,只要大部分人被收買了,那敢不合羣的異類,不用**傑動手,部隊自己就人道毀滅了。

再說了,這次是上頭給力的支持們自己還害怕什麼?

“明白了,老大,我馬上去辦…. ..”,雄二倒也乾脆,掉頭就走。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大哥的決定,執行就好。當小弟的,一定要有自知之明,該問的問,不該問的,老老實實閉嘴。

“你們也都回去吧,我想一個人走走… …”,雄二擺了擺手,示意其他人也可以離開了。 “可是,老大,你的安全… …”,風口浪尖,正是生命最危險的時刻,城信社也派出了很多的報表,一衆保鏢誠惶誠恐,哪裏敢讓**傑一個人獨行,可**傑的決定,從來都是無人可以改變的。

“你看,那人好像是**傑… …”

“不可能,怎麼可能,啊… …好像真的是**傑… …”

華龍集團!

女兒又失蹤了,他們該上哪兒找女兒?

韋翠玲上次推開韋國強以後,就一股腦兒地跑了開去,的一夜未歸,手機又不通,讓韋國強幾人從昨晚到今天早上,找了一個晚上和上午還是沒有任何消息,派出了所有的小弟以後,他們決定報警處理。黑白兩道一起照着比較快一些。

警察和手下的兄弟只丟下一句“在家等消息。”就把他們給打發掉。

現在華龍集團的大小姐,公主丟了。金江市又亂了,**傑那一邊,居然被鍾祥查了。也是危機重重,鍾祥揹着叛國的罪名跑了出來,跟着他的都是一些老部下。

現在弄得是滿城風雨,只要有一點火星就要爆炸開來。

回到家中,個個都板着一張苦瓜臉,不知道韋翠玲發生了什麼事,不知道她是否安全?

陳樂現在也搬來了韋國強的家裏住,一個得到了韋國強說趙信可能沒死,所有也跟着來到韋家等到消息。

陳樂看到韋國強如此擔心,陳樂除了嘆息跟無奈外,毫無辦法,看來她又得請上好幾天假了,家裏這樣的情況,她怎麼能去上班?再說了,總經理都不見了,他一個祕書還上什麼班?

“韋叔叔,王副隊長,你們還是先吃點東西吧。”看到傭人江媽把菜端了出來,還好家裏有個江媽,否則他們連飯也沒得吃,不把肚子填飽,哪有力氣去找大小姐。

“我吃不下,你們吃吧。”韋國強無力的揮了揮手。這個時候,他哪還有什麼食慾,一點胃口都沒有。

“王副隊長,你就吃點嘛。你不是都派手下兄弟去看了嗎?”陳樂坐到王副隊長身旁勸說道。她知道,王副隊長看韋翠玲就像是看自己的親女兒一般,現在韋翠玲不見了,他比誰都擔心。

陳樂真擔心,韋翠玲還沒回來,兩個“父親”就先倒下了,昨晚一夜沒睡,今天又不吃東西,這哪撐得住。


“是阿,王大哥,韋大哥,快過來吃啦。”江姐也是一臉心疼的催促,雖然她也沒什麼胃口,但總不能一家人都不吃吧?對於韋翠玲的失蹤,他也是心急的不行,但是她一個傭人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在心裏默默地祈禱。

“你們不用管我,快吃飯吧,我回房休息一下。”韋國強整個人像虛脫了一樣,一步一步往房間走去。

看到韋國強那失魂落魄的樣子,王副隊長那滿臉無奈的神情,陳樂只好盯着滿滿的一桌菜發呆。這麼豐盛的午餐又有什麼用,沒人會欣賞,唉… …

翠玲到底去哪了?現在到處都亂成了一遍,她到外面安不安全呢?現在韋叔叔不是說了嗎?信爺可能還活着啊。你快回來吧。

可是不管他們如何的祈禱,韋翠玲就好像人間蒸發一樣,消失不見了。

難道韋翠玲受不了刺激?要做出什麼事情來?

一向直覺超準的她,擔心着這次直覺也會像以往一樣,可真不要讓她猜對纔好,韋叔叔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從小的陳樂就知道,她們的大小姐從母親死了以後,只要是不開心了還是幹嗎,都會一個人跑出來發泄,有了趙信以後還好一點,但是現在… …


陳樂越想越怕。

她在心裏拼命祈禱,翠玲快點回來吧,這樣的玩笑開不得啊… …

… …

隔了半個小時,韋國強已經回到了華龍集團總部,再撥打了她的手機依舊是關機,這下子他有點坐不住了,怎麼回事?還是關機?

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情,一股不安在胸口環繞,韋國強再也坐不住了,起身走到窗邊再一次撥打,依舊傳來冰冷的人工提示聲。

門被推開,妖嬈而嫵媚的女人走進來,“該開會了,都等你十幾分鍾了,你還不快去”

“推遲… …”他頭也不回的吩咐。

“你從來不會推遲會議的,今天怎麼回事?”她雙手環胸眉頭微挑帶着幾分的玩味。

“翠玲的電話打不通,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人。”韋國強心裏十分的焦急,他只有這麼一個女兒了,出了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她可能出去了,剛好手機沒電了,快點去開會,電話我幫你打”她拍拍韋國強的肩膀,笑他大驚小怪。對於大小姐,她也理解一些,就是喜歡玩鬧,以前不也是已經跑出去玩嗎?現在怎麼弄得滿變成風雨?

“不行,我要回去看看,會議你幫我主持,我要立刻回去”不親眼看到女兒是平安的,他這一天心都不會安心的。

說完,不待女祕書反應就風風火火的離開。

“喂,韋國強,這是你公司又不是我公司,關我什麼事啊?”她在後面大呼小叫,但是韋國強已經聽不到她的話了,快速的消失在電梯裏。

一個小祕書居然那麼親密,還那麼大膽在公司裏叫韋國強的名字?她是誰?

等韋國強飆到曾經的華龍社總部,現在的藍翔俱樂部一問,還是沒有任何的消息,頓時,他的臉色難看極了,經理急忙趕來見他滿臉的陰鷙心裏一顫,“對不起,韋老大,是我們失誤了。”

“她這麼久沒回來,爲什麼沒人通知我,你們是幹什麼吃的”韋國強劈頭蓋臉的質問。

經理急忙解釋,“我們開始以爲大小姐只是出去走走很快就回來了,沒有料到她會一直沒回來。到派出去的人手都不夠用,機會所有的地方都翻了一遍,警方也再派人找啊。”

“還不快去給我找,立刻調派所有人手出去,我要最快知道她的消息…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滿臉的怒容。

(今天爆更,會一直更新到晚上,碼完一章發一張,可能半小時就發了,具體數量我也不知道,反正會碼字到十二點。貴賓,花花,收藏,給一點吧!) 韋翠玲到底跑去哪裏了?不可能不在金江市啊,但是派出了那麼多人手爲什麼找不到?但是如果出了金江市她根本就不熟悉,萬一要是迷路了怎麼辦,萬一要是遇到打劫的怎麼辦,韋國強的腦袋裏蹦出了無數種可能,越想越可怕,越想他的心就沉一分。


一時間藍翔俱樂部雞飛狗跳,經理如臨大敵一般,快速的指揮着所有的人。

韋國強在房間裏走來走去,始終無法坐下來,撥打了電話一遍又一遍,那邊始終處於關機的狀態,終於他再也忍不住了,快速的出了房間自己開車去找。

… …

而外面亂成一鍋粥的時候,當事人卻一臉的迷茫。

昨天韋翠玲一直跑,一直跑,也不知道自己跑到了哪裏,填也下起了大雨,不過好在有一箇中年婦女不收留了她。這也難怪了,躲在別人家裏,有誰會找得到呢?

雨漸漸的停了,夜晚也漸漸的降臨,因爲晚上湖上的霧很大,因爲中年婦女留她住下一晚,明天早上等太陽起來了再送她離開。

雖然心慌不已,但是也沒其他的辦法,韋翠玲唯有點點頭。

這一晚,韋翠玲根本就沒睡着,整夜的失眠,天剛矇矇亮她就睜開了眼睛,快速的起身收拾了一下。

韋翠玲緩慢的在路上走着。心裏不住的暗罵:該死的爲什麼,爲什麼這樣,爲什麼你要離開我。還有爸爸,爲什麼你不理解我。爲什麼所有人都不理解我?

凌晨,一輛跑車在馬路上呼嘯而過,男子的臉上帶着幾分的慵懶,單手掌握着方向盤,另一隻手撐着腦袋,懶懶的眼神中帶着暗藏的犀利。

突然,前方不遠處,一隻手不停的揮動,他鬱悶不已這車很像出租車嗎?本來不想理會的,但是那一閃而過的面容卻讓他微微的眯起了眼睛,頓時他剎住了車子,這女人有點熟悉,不就是讓韋國強慌慌張張離去的女人嗎?這麼早這華龍集團的大小姐怎麼在這兒啊?

把車子倒退回去搖下車窗,仔細的看了她兩眼,發現還真就是韋翠玲。

她的臉上有着焦急,臉色也有些難看,似乎是一夜未眠的樣子,看樣子她似乎是整夜都一直睡不好,可以想象外面現在一定是雞飛狗跳了,韋國強肯定是暴怒了。

韋國強他活該着急,誰叫你看不好自己的女兒?他的臉上有着殲詐的微笑。

“喂,小姐,你要搭順風車嗎?我可以免費載你一程喲”他妖嬈的開口,渾身上下充滿了媚態。

韋翠玲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這男子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她輕輕的搖搖頭,往旁邊移了移,他的車子也跟着倒退了兩步,韋翠玲見他不僅沒走,反而還把車子倒退,她心裏一沉,不會是遇到流氓了吧。

“小姐,真的不搭車嗎?這車坐起來很舒服的,你上來試一試嘛”男人的手隨意的搭在方向盤上,狹長的眼眸裏有着犀利。

這沙啞中帶着性感的尾聲讓人聽到雞皮疙瘩不由的泛起,韋翠玲尷尬的一笑,“不用了,謝謝”隨即又往旁邊走去,似乎一點也不想搭理他。

看她這副樣子,男人微微的挑眉,用不用這樣對他啊,他長得很醜嗎?他摸摸自己的臉頰,挺帥氣的啊?怎麼這個女人這麼不屑自己啊,這讓他心裏多少有些不是滋味。

以前他在女人這方面可是無往不利的,從來沒有女人可以拒絕他的邀請,但是今天竟然被一個女人嫌棄了,他自尊心大受打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