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羽皓軒笑起來都顯得十分冰冷,「戰天,她不過是青銅戰士的實力,你這樣以大欺小,有**份。」

「什麼?青銅戰士?」戰天回首看了看羽皓軒,又轉過來不敢置信地看向沐雲,眼神中充滿了震驚,「他***,你小子唬我,青銅戰士怎麼會有這式神戰甲?」

「誰告訴你青銅戰士就不能擁有式神了?」沐雲一伸手,掌上冒出一片青色氣體,在戰天面前晃了幾晃,「看看,這是不是青銅戰氣?」戰天將眼睛睜了老大,好一會兒,才又撓了撓頭,道:「真見鬼了,你還真是青銅戰士,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沐雲。」沐雲回道。

「龍武城沐家?」戰天又問,見沐雲點了點頭,他又繼續道:「沐笑天這小老兒啥時候創出這麼神奇的功法了?老子倒想見識見識,來,小丫頭,別說老子欺負你,老子不用武器,而且單手讓你,我們比劃一下,點到為止。」說著,戰天便將手中巨斧往岩石上一杵,「當!」一聲悶響,斧柄深深插入岩石之中。

「你不用武器,我也沒有武器,你還不是欺負我?」沐雲將兩手一攤,鄙夷地看向戰天。

「那老子的開天斧給你!」戰天一把又將巨斧從岩石中拔了出來,遞給沐雲。

「我才不要呢,這麼大一把斧頭,我可拿不動。」沐雲將身子一側,雙手背於身後,不再理會戰天。

「那可怎麼辦?」戰天又無奈地撓了撓頭。

「用我的。」此時,遠處的羽皓軒開口說話了,「我這有把劍,你先拿去用吧。」他手腕一翻,掌中多出一把通體黝黑的三尺長劍,劍身閃爍著黑色光芒,一絲淡淡的黑霧在劍刃之上盤旋不去,他隨手將劍甩向了沐雲,沐雲剛想伸手去接,那長劍居然自動停在了她的身前。

沐雲驚奇地將長劍握在手中,入手之處一陣清涼,隨後便感覺一股寒氣迅速進入體內,自動開始遊走奇經八脈,寒氣梳理著她體內每一個角落,將她全身比較散漫的戰氣漸漸聚攏成一條氣脈,最後回歸到丹田之處,沐雲頓時便覺得渾身充滿力量,「多謝!」她對著羽皓軒施了一禮,羽皓軒微微點頭,算是回應,「我們開始吧。」她將長劍緩緩舉起,劍尖遙指戰天面門。

沐雲的眼神漸漸變得堅定,準備和戰天全力一搏,因她自幼喜好讀書,天下各種書籍幾乎都看了個遍,所以她非常清楚,與高手對決,可以快速增長自己實力,更何況戰天有心想讓,這就等同於一個高手在給自己喂招,如此好的機會她斷然不會放過。

「小丫頭,你要小心了!」戰天右拳猛擊自己左掌,發出「啪!」的一聲脆響,隨後便見他周身上下布滿了濃厚的金色戰氣。 沐雲嚴陣以待,渾身布滿了青色戰氣,手中黑色長劍緩緩收回橫於胸前,雙目之中充滿了肅殺之氣。

「看拳!」戰天大喝一聲,飛身躍起,隨後右臂向後彎曲,高高舉起右拳,沖著沐雲當頭砸下。沐雲只覺耳旁勁風呼嘯,颳得雙頰有些隱隱作痛,好強的氣勁!她急忙移動身形,不退反進,向著戰天下方快速跑去。

一道黑色殘影掠過,戰天眼前一花,失去了沐雲的身影,他右拳來不及收力,只得狠狠地朝著空地上面砸去。

「轟隆!」一聲爆響,碎石亂飛,灰塵瀰漫,戰天白白消耗戰氣,還未來得及喘息,只聽沐雲從背後大喊一聲:「看劍!」

戰天不敢小覷,急忙運起戰氣佈於右拳,金光閃耀之下,他的右拳變得碩大無比,回首便向身後半空中砸去,遠處羽皓軒不由一陣擔心,暗暗為沐雲捏了把汗,但他表面上卻是波瀾不驚。

沐雲身在半空,嘴角邊浮現出一抹狡黠的笑容,戰天卻是心中暗道:「你個毛丫頭,老子看你往哪躲!」他右拳猛然擊出,一道金色氣勁如同奔雷一般,沖著沐雲瘋狂涌去,由於攻擊極快,空氣中隱隱響起氣爆之聲,只一瞬間,拳勁便轟在了沐雲身上,將她身影快速擊穿,然後擊倒身後岩石上,又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響。

戰天目光鄙夷地看著半空中身體上出現一個圓洞的沐雲,不禁搖了搖首,道:「原來只是個花架子。」羽皓軒面色凝重,全神貫注地看著眼前的戰鬥,心中卻在暗暗沉思。


就在兩人還未來及反應之時,戰天身前四周忽然出現了四把黑色的巨型鐮刀,鐮刀上黑氣濃重,隱隱透著一股嗜殺之氣,「嗚!」一道破風之聲響起,四把鐮刀同時向著中間的戰天身上砍去。

戰天驚得急忙一躍而起,正好撞到半空中沐雲的身影,「嘩!」一聲,沐雲的身影頓時化作一陣青煙,清風拂來,漸漸消散開去。

「移形換影!」戰天面色十分震驚,剛一落地,頸上便多了一把黑色劍刃,他目光順著劍身移去,只見沐雲輕笑著看著自己,而她手中正握著此劍。

「服不服?」沐雲手腕抖了抖,劍刃離戰天脖子又近了一分。

「老子不服!」戰天把頭昂了老高,「你這小丫頭,居然還會用魔法偷襲,明擺著是耍賴!」

「哼,你之前有說不可以用魔法么?」沐雲把臉仰起,極為不屑地看著戰天,「一個大男人,比輸了還不敢承認,你丟人不丟人?」

「我。。。。。。」戰天一陣無語,口中嘀咕道:「今日遇到命中的兩個剋星,就沒討過一次好來,真他娘的晦氣!」

「戰天,願賭服輸。」羽皓軒邁著悠然步伐,緩緩向著兩人走來,他身形一動,儀態揮灑如風,一身雪白長袍輕輕擺動,銀色長發徐徐飛揚,將他半張臉頰遮住,他微微頷首,又輕輕抬頭,右手將面前銀髮撩到耳後,這一角度看去,他白皙的面容更加精緻,讓戰天和沐雲兩人都看得一陣出神。

「真是妖孽!比老子見過的最美的女人還漂亮!」戰天不禁嘆道,「這小子怎麼就是個男人?哎!」他搖了搖首,彷彿很是失落一般。

「咳咳。。。。。。」沐雲將長劍收起交於左手,遞給走過來的羽皓軒,羽皓軒沖她擺了擺手,幽幽地道:「這把劍,你用正好,送給你了。」

「這。。。。。。不太好吧。」沐雲有些不好意思,她知道這把劍非常貴重,便又將劍身往前遞了遞。

「它本來就該屬於你。」羽皓軒將劍鞘也隨手扔給了沐雲,目光上下掃視著她,隨即眉頭輕輕皺起,「暗黑系的魔法,在這裡是不能見光的。」

「嗯,我知道。」沐雲點點頭,她讀書萬卷,自然知道個中道理,「若非如此,我根本贏不了他。」

「就是嘛!」戰天聽到這話,心中平衡了許多,「她若不用詭計,怎麼可能贏我?」

「這叫戰術,懂嗎?」沐雲反駁道,「我看過一本書,就是介紹各種戰術的,而你,就是我第一個實驗對象。」

「什麼書?拿給我看看!」一談到戰術,戰天彷彿十分著迷,一臉興奮地走到沐雲身前,將大手一伸。

「我沒帶在身上,以後若能相見,我便將它送你。」沐雲回道。

「一言為定!」戰天心中大喜。

「我得回龍武城了。」沐雲抬頭看了看天色,將手中長劍歸鞘掛在腰間,對羽皓軒道,「謝謝你的劍,不過,我從來不欠別人的,等有機會,我再還你這個人情,告辭。」說完,她頭也不回的走掉,身影漸漸消失在山谷轉角處。

「少主,屬下有一事不明。。。。。。」戰天忽然向著羽皓軒拱手一禮,面上表情顯得十分恭敬。



羽皓軒一抬手打斷了他的話,「她是那把劍的主人,我不會看錯,」他向著龍武城極目遠眺,隨即意味深長地道:「這聖洛大陸平靜了幾百年,也該熱鬧熱鬧了。」

「少主,那龍武城我們還去不去?」戰天問道。

「你去吧,該做什麼不用我多說了吧,我去谷中看看那條黑龍怎樣了。」羽皓軒身形緩緩飛上半空,一股極強的威壓瞬間充斥整個山谷,戰天單膝跪地,向著羽皓軒恭敬低首,一道白色殘影劃破蒼穹,半空中傳來羽皓軒的聲音:「保她萬全!」

「是,少主!」戰天恭敬回應。 龍武城佔地上萬公頃,在聖洛大陸建成有百年歷史之久,這裡不僅是軍事重地,也是天龍國的進出口貿易中心。

百米高的城牆嚴密地圍護著龍武城,十數丈高的金屬城門漆著莊嚴的大紅漆向兩旁敞開,數十名守衛清一色的穿著鋼甲,手持長斧,整齊有致地排列兩旁,城牆之上,還有數千名守衛日夜巡邏著,可謂守衛森嚴!

城門洞寬約三十多米,足可供八輛大型馬車並排出入,從早到晚這裡一直人流如海,車水馬龍,熱鬧至極。

城西一家不起眼的衣服店中,沐雲剛剛梳洗完畢,她將頭髮盤在了腦後,換了一身黑麻布勁裝顯得格外精神,「這個是賞你的。」剛從內室中出來,沐雲便扔了一個青色魔晶給老闆,老闆屁顛地接過魔晶,遞給她一個巴掌大小的透明手袋,道:「這是您要的空間袋,還有什麼需要儘管吩咐?」

「我聽說大陸排名第四的火狼傭兵團今日在龍武城開團招人,你知道具體地址在哪么?」沐雲接過東西,手上戰氣一開,隱去了空間袋,隨後取下腰間黑色長劍,手腕一翻,長劍便消失了。

「就在城南老傭兵公社,現在被火狼傭兵團整個買下,改名狼群分團了。」老闆想起沐雲剛進來時穿的式神戰甲,不禁誇讚道:「您這是要去應徵么?以您的實力當個副團長應該沒有問題。」

「謝了!」沐雲應了一聲,便快步走出門外。本來她打算一回城就到沐府找沐雅欣算賬,但如此必定會和家族反目,以她的身份地位,在家族裡除了沐天風,是沒人肯為她說上半句話的,所以她得考慮以後的去處,便萌生起要加入傭兵團的念頭,好歹也算有個著落,就算日後沐家人找自己算賬,自己也算有個靠山。

一路思前想後,沐雲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狼群分團門口,她抬眼望去,只見這裡排了五排長龍,足有數千人之多,沒想到來報名的人這麼多!這要排到自己還不得到天黑啊?還是晚點再來吧。

正待沐雲轉身離去之時,忽然從傭兵團大門裡跑出一個十六七歲的英俊少年,少年神色十分慌張,來到大門口便沖著所有人大喊道:「這裡有沒有召喚師啊!有沒有啊?」他一頭微卷金髮隨風飄灑,穿著一身褐色輕皮甲,黝黑的眸子中閃爍著淡淡的憂鬱,剛一出來就引起女傭兵們發出一片激動的呼喊聲。

冷總裁的替身戀人 哇,好帥啊!」

「那不是火狼傭兵團的少主林天浩嗎?真的是年輕有為一表人才啊!」

「要是能嫁給他就好了!」

「切花痴,哈哈哈。。。。。。」

「你們好討厭。。。。。。」女傭兵們嬉鬧成一片。

天龍國以武道為主,國人大多是戰士,很少有召喚師,即便是外國召喚師來此,也大都是來經商、旅遊或是辦其他事情,來應徵傭兵的卻是少之又少,人們互相對視,不停回望,卻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回應,那少年心中著急,又繼續喊道:「魔法師也行啊!趕緊來救救我妹妹的命啊!」

看著俊逸瀟洒的林天浩,沐雲心中一陣出神,與羽皓軒那種冷艷的感覺不同,林天浩身上散發的是一種極強的親和力。

「我是魔法師!」

「我是!」

「我也是!」

此時從前面隊伍里站出幾個人,陸續向著傭兵團門口走去,沐雲這才回過神來,「我也是魔法師!」急忙一舉手也跑了過去,這插隊的好機會,她怎麼可能放過。

穿過擁擠的人群,沐雲來到傭兵團大廳內,跟著幾人上了二樓,前方林天浩回頭對著幾個魔法師道:「我妹妹強行馴服魔獸,現在心智被魔獸元神困住,眼下急需幾個精神力強大的人助她脫困,晚了便有性命之憂,諸位如果能和在下合力救下舍妹,我林天浩定當重謝!」說話間,他推開了一個大廳的房門,「舍妹就在裡面,還請諸位鼎力相助。」

眾人只見房屋中間一張大木床上,躺著一位十三四歲的金髮少女,少女面色蒼白如紙,面部肌肉極其扭曲,彷彿受了極大的苦楚,她額上冷汗連連,一雙纖細的手臂不停地微微發抖,身上胡亂遊走著一絲絲藍色靈氣,幾個下人在一旁手慢腳亂地伺候著,看到這一幕,沐雲不禁莫名地心疼起那個女孩來。

金髮少女床下,趴著一隻魔獸火狐,火狐身上散發著鮮亮的白色元力,一看便知是幻靈獸中階的魔獸。

「主人,好機會。」沐雲腦海里閃過小黑的聲音,「救了這林天浩的妹妹,說不定你還真能當個副團長呢!」

「林少主,不是在下不願幫你,」其中一個中年魔法師開口道,「令妹不過才中級初階召喚師,精神力遠不夠馴服幻靈獸等級的魔獸,如果要將她和魔獸的元神分開,沒有天域的級數,精神力是遠遠不夠的。」

「合我們所有人之力還不行么?況且我這還有家傳的解救之法。」林天浩從懷中拿出一本小冊子遞到眾人面前,語氣之中充滿了懇求之意,「我求求大家,救救我妹妹吧,我就這一個妹妹,我不能讓她有事!」眾人望著那本寫著召喚秘法的小冊子,眼中不禁流露出貪婪的目光。

「恭喜主人,有了這召喚秘法,再加上我龍之力的幫助,你一定可以救醒那個女孩的,」小黑的聲音再次浮現,「而且,召喚秘法,主人,你懂的嘿嘿。」沐雲聞言,心中也是一陣激動。

「真對不住了,林少主,這魔獸的級數太高,我們幾個不過只是中級法師,」那人將小冊子很不情願地推了回去,遺憾地道:「合眾人之力危險太大,如果有一點配合不好,那麼我們所有人都會丟掉性命,哎,抱歉,您還是再想想其他辦法吧,告辭了。」說著,幾個人紛紛躬身致歉,隨後轉身離去,雖然他們都很想一睹召喚秘法,但比之自己的性命,這東西還是低賤得太多了。

屋子裡的魔法師只剩下沐雲一人,林天浩趴在妹妹身旁,口中痛苦地道:「妹妹,是哥對不起你,沒有照顧好你,你再堅持一會,我這就回自由聯盟找爹來救你!」

看著眼前這個男人,沐雲想到了自己的堂兄沐天風,人前,他們是多麼強大自信與高傲,而關乎到自己最在乎的人時,又是如此的溫柔寬容與隨和,這一幕深深觸動著沐雲的心。

「我來試試吧。」沐雲走上前去,來到少女身旁坐了下來,隨後又對所有人道:「你們幾個全都出去,不要讓外人打攪我救人。」幾個下人互望了一眼,隨即看向林天浩,林天浩驚奇地看著沐雲,眼神中充滿了懷疑之色。

「還愣著幹什麼?」沐雲叱責道,「趕緊都出去,晚了你妹妹性命不保,可別怪我沒提醒你啊!」說著她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的精神力沖著林天浩撲面而去,林天浩只覺心中猛然一震,自己的精神防線一瞬間便被擊潰。

「好好!我聽你的!」震驚之下,林天浩急忙站起身子,對下人道:「走,走,你們都走!」下人們紛紛走出房門。

「還有你!」沐雲指了指林天浩,「麻煩你丟下召喚秘法,然後從外面把門給關上!」

「啊? 尸山武帝有限公司 ,我出去,我出去!」林天浩這才反應過來,將召喚秘法扔給了沐雲,隨後快步走出了房間。 過了四個多小時,天色漸晚,房門從裡面緩緩打開,林天浩及幾個下人一起圍了上來,沐雲面帶倦色從屋裡走了出來,她擦了擦額上汗水,無力地道:「你妹妹沒事了,進去看看她吧。」

「啊?真的?」林天浩心中大喜,急忙帶著下人跑了進去,「婉儀!婉儀!」他呼喊著妹妹的名字,「哥!」林婉儀應了一聲。


「主人,你沒事吧?」腦海里,小黑關心地詢問著沐雲,沐雲搖了搖頭,「我沒事,沒想到這召喚術如此神奇,也如此危險,還好有你的龍之力,不然這次還真要栽在這了。」

「嘿嘿,怎麼樣主人,我厲害吧?」小黑沾沾自喜地邀起功來,「是啊,你最厲害了!」沐雲搖首輕笑。

「沐姐姐!」此時屋內傳來林婉儀的聲音,「沐姐姐你快過來,我有好消息告訴你!」林婉儀說著,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快躺下,你身子還沒完全恢復,不能太過勞累。」沐雲急忙上前阻止了林婉儀,打她見到林婉儀起,就覺得十分親切,而剛才林婉儀醒來,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沐雲,心中也是非常喜歡這個姐姐,不過才短短几個小時,兩人便親密地如同親姐妹一般,感情非常之好。

沐雲輕輕撫摸著林婉儀的秀髮,慈愛地道:「婉儀妹妹,有什麼事慢慢說,別著急。」

「哥!還是你說吧!」林婉儀沖著林天浩催促道。

「多謝沐姑娘!」林天浩雙手一拱,單膝便跪了下去,「哎,有話好好說,一個大男人跪下幹嘛?」沐雲急忙拉著他的手腕將他拽了起來。

「沐姑娘對舍妹的再造之恩,林某無以為報,只有一個小小要求,希望沐姑娘不要推辭。」林天浩從懷中掏出一個黑色令牌,將它塞到了沐雲手中,「這個是我們火狼傭兵團的掌權令牌,一共只有三塊,家父手裡一塊,我妹妹身上也帶著一塊,這塊是我的,沐姑娘務必要收下。」

沐雲拿著令牌,來回翻看著,這令牌通體黑色,是上等黑金玉製成,質地堅實且份量很輕,正面刻著一隻全身赤紅仰天怒吼的狼,背面蒼勁有力地寫著「火狼令」三個字,令牌入手溫潤,令人感覺十分舒服。

「從今天起,沐姑娘就是我們狼群分團的團長了,」林天浩右手一揮,與所有下人一起跪拜,「參見團長大人!」

「哎,你們幹什麼?」沐雲心中一陣莫名其妙,「什麼團長?我可做不了!」她一把拉起林天浩,微嗔道:「林天浩,你搞什麼鬼?我才不做什麼團長呢,多操心啊!我就喜歡看看書。」

「沐姐姐,你就別推辭了,」林婉儀笑道,「你救了我的命,讓你當一個團長都是委屈你了,要換我爹在這,說不定讓你當總團大長老了。」

「我平時散漫慣了,哪裡會管理傭兵團嘛。」沐雲繼續推脫著,「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

「呵呵呵,那請問沐姑娘你在門口排隊應徵是為了什麼?」林天浩笑看著沐雲,「我火狼傭兵團雖是頗有實力,但龍武城沐家,在貴國可是第一家族,沐姑娘若非有重要原因,不會來投奔我這傭兵團的吧。」之前救治林婉儀時,沐雲已將自己的身世經歷簡單的說了一遍,當然她隱去了一些環節。

沐雲沉默了會,隨即真誠地道:「好吧,我實話實說了,我與沐家遲早都要決裂,本打算今日應徵完,就上門找我那堂姐,卻不想遇到婉儀妹妹這事,消耗了我大半體力,所以我臨時決定休息一晚,明日再去找她們算賬!至於來你們這應徵,我是想多了傭兵團的庇護,沐家日後便不敢輕易來找我報仇。」

「那不就結了!」林天浩笑道,「雖然我們火狼傭兵團在大陸只排名第四,但不論經濟實力還是武力,都可抵得過一個大國,如果你當了我們火狼傭兵團的分團長,即便是你們皇帝也未必敢動你。」林天浩兄妹倆面上漸漸現出傲然之色,連那幾個下人,彷彿都在為自己是火狼傭兵團的人而感到驕傲。

沐雲聞言,覺著也有道理,但知道自己絕對不是個搞管理的料,便開口道:「這樣吧,這塊令牌我收下,但團長一職還是由你來做,我呢就做個副手吧。」

「那就多謝了!」林天浩的面色忽然變得嚴謹起來,「其實,在這龍武城中,大陸排名第二的烈焰傭兵團,一直壓著我們,所以我也急需你這樣的人才,幫我振興狼群,我們狼群也絕不負兄弟朋友!」

沒等沐雲說話,他便又沖著幾個下人吩咐道:「你們幾個,把副團長帶到東邊那個上房,好好伺候著,再弄些上好的食物送過去。」

「是!」下人們回應,「副團長大人請!」她們當先引著路。

「嗯,那我去了。」聽完林天浩的話,沐雲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

「沐姐姐,你不是說喜歡看書么?」林婉儀叫住沐雲,隨手將床邊的召喚秘術扔向她,「這本召喚秘術就送給你了,就當是妹妹送你的見面禮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