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管我屁事!」范冰心冷笑道。

「好啊,神丹閣倒塌了,你的那個丹藥我是無法煉製了!你就等著做孩子他媽吧!」江帆點頭笑道。

范冰心臉色立變,「你讓她召回神獸,我就召回神獸。」范冰心道。

江帆立即對著柳晶甜道:「晶甜姑娘,你把神獸召回吧!」

柳晶甜搖頭道:「憑什麼我先召回神獸啊!你讓那個壞女人先召回神獸!」

「哼,我是絕對不會先召回神獸的!看誰神獸厲害!」范冰心冷笑道。

「好啊,看誰的神獸厲害!」柳晶甜冷笑道。

「我靠,你們都厲害行不,你們兩人一起召回神獸,否則我的神丹閣就倒塌了!」江帆滿臉不悅道。

柳晶甜和范冰心都不說話,江帆冷酷道:「我數三聲,你們一起召回神獸,否則我和你翻臉了!」

兩個女人一起點頭道:「好的。」

於是江帆開始數數,「一!二!三!」第三聲落下,柳晶甜和范冰心一齊對著空中喊叫,空中的神獸立即停止打鬥,迅速飛回到主人身邊。


柳晶甜打開綠色盒子,神獸飛狸菩立即變小,躍入綠色盒子之中。范冰心也打開布袋,神獸西猛子變小,進入布袋之中。

兩人收起神獸,江帆對著范冰心道:「冰心姑娘,你先回神女閣吧,你要的丹藥我煉製好后就給你送去。」

范冰心略微遲疑一下,點頭道:「好的,你今天晚上一定要把那神丹送到我神女閣去,否則我殺了你!」

「江大哥,不要怕她,就不給她煉製神丹!看她敢把你如何!」柳晶甜冷笑道。

「你這個死丫頭,你是存心和我作對是吧,你到底是什麼人?」范冰心怒氣沖沖道。

「哼,壞女人,我可知道你是什麼人,你是大鼻子的徒弟!就算你師傅大鼻子也不敢惹我!」柳晶甜冷哼道。

范冰心大驚,「你,你認識我師傅,你到底是什麼人?」范冰心震驚道。

「哼,我是什麼人,你不配知道!我警告你,你敢打江帆大哥主意,我會讓大鼻子懲罰你的!」柳晶甜冷笑道。

范冰心冷哼一聲:「哼,我懶理你!」

范冰心轉身對著身旁女僕揮手道:「去備草泥魅,回神女閣!」

「是的主人!」女僕立即牽來神獸草泥魅,范冰心上了車,瞬間消失不見。

柳晶甜對著范冰心方向吐了一口口水道:「哼,范冰心,你這個壞女人,我不會讓你靠近江帆哥的!」

隨即她拉著江帆胳膊道:「江大哥,那個壞女人要你煉製什麼神丹啊?」

「呃,她只是要我煉製提升境界的神丹。」江帆隨口說道,他當然不能說是不孕神丹,這本來就是嚇唬范冰心的話。

「什麼!你要給那壞女人煉製提升境界的神丹,那可不行,不能讓她提升境界!」柳晶甜搖頭道。

「好吧,我就給她煉製一顆假的神丹,讓她無法提升境界。」江帆點頭道。

「嗯,這就對了,不能讓這麼壞女人提升境界了。」柳晶甜微笑道。

「對了,晶甜,你好像知道範冰心的來歷,她到底是什麼人哦?」江帆道。

「她呀,也就一個府里的女僕,會彈奏點曲子,就混入神女閣冒充美女!你可別上她的當了!」柳晶甜搖頭道。

「哦,她是哪個府里的女僕呢?」江帆微笑道。

柳晶甜眉頭緊皺道:「哎呀,是什麼府里的呢?我怎麼不記得了!」她故意拍著腦袋,一副不記得的樣子。

推薦朋友新書《一指破界》,大家去幫忙捧場收藏一下吧!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剛才打雷停電,又斷網,終於來電了,才發出第三更。 看來范冰心也不是一般人物,要不然柳晶甜不說出她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原因呢?難道是害怕范冰心那個大鼻子師傅?

「呵呵,既然記不清那就算了!反正我也不管她是什麼人,不給她提升境界的神丹就是了。」江帆笑道。

柳晶甜拉著江帆胳膊笑道:「嗯,江帆哥,你晚上就不用去神女閣了!讓她在那裡等候你!」

「呃,不好吧,萬一她找來怎麼辦?我乾脆給她送毒藥去毒死她算了!」江帆故意試探道。

柳晶甜急忙搖頭道:「江大哥,萬不可毒死她!雖然她是一個壞女人,但是你毒死了她,會惹來很多麻煩的,你只要給她假的神丹就行了。」

通過這句話試探,江帆就更加肯定范冰心身份也非同一般,「嘿嘿,要不孕神丹,我讓你再吃一次色蟲珠丹!」江帆暗自壞笑道。

「那我該怎麼辦呢?我又打不過她,如果我不去神女閣見她,她會拆掉我的神丹閣的。」江帆無奈搖頭道。

「江大哥,有我在,她不敢拆神丹閣的!你放心吧!晚上你不用去神女閣見她!」柳晶甜道。

「就算我不去見她,她晚上找上門來怎麼辦?」江帆道。

「哼,只要她敢找上門來,我就對她不客氣了!」柳晶甜冷酷道。

「呃,晶甜,你和她棋逢對手,萬一你們打起來,最倒霉的還是我的神丹閣!看來我要想一個萬全之策才行。」 神醫毒妃:王妃要和離

「江大哥,我還有一件防身法寶沒用呢,只要她來了,我就用法寶收拾她!」柳晶甜道。

「呃,算了吧,范冰心的來歷非同一般,她身上肯定也有防身法寶,到時候你們鬥法寶,我又遭殃!」江帆搖頭道。

「江大哥,這個壞女人十分難纏,我看我們還是搬遷吧,不要留在神雲城了,我們還是搬遷到附近的神風城去吧,神風城比神雲大多了,你在那裡開神丹閣,生意肯定比這裡更火呢!」柳晶甜提議道。

「嗯,你這主意不錯,等把神丹閣的神丹買斷了,我們就搬到神風城去。」江帆點頭道。

他也想到自己殺死了城主的小舅子,雖然被柳晶甜的身份震住了,但是郭城主肯定不會罷休,遲早要找自己報仇的。與其呆在這個危險地方還不如早點離開這個危險地方,江帆本來就有了這個打算。

江帆等人進入神丹閣,江帆立即對著鐵龍等人道:「你們這幾天收拾好行李,我們隨時準備離開這裡。」

「是的主人。」鐵龍點頭道。

大約一個多小時候,前來購買神丹的人漸漸多起來了,神丹閣門口又排起了長隊。江帆坐在神丹閣一旁正在思索如何在神風城發展的時候,突然蕭定跑了進來。

「主人,楊雲來了!」蕭定道。

江帆立即站了起來,「哦,馬上請他進來。」江帆喜悅道,自從離開銀貿鎮來到神雲城之後,一直沒有和楊雲聯繫了,還是有點想他呢。

片刻之後,楊雲走進了神丹閣,他看到了江帆,臉上露出喜悅道:「江藥師!總算找到你了!」

江帆立即迎上去,一把握著楊雲手道:「楊雲,你怎麼來了?」


「自從你離開銀貿鎮后,杜得世和牛皮谷領著他們的長老到府上興師問罪,我父親把所有罪責都推脫到你身上,此事才算罷休,他們肯定要到神雲城來找你的!你要多加小心啊!」楊雲皺眉道。

「你是特意來通知我的?」江帆驚訝道。

「是的,我是特意來通知你離開神雲城的,聽說明天神晶族和神翼族的人要到神雲城開來找你算賬呢!」楊雲道。

「哦,我知道了,太謝謝了你了,我今晚就悄悄離開神雲城。」江帆點頭道。

「江藥師,你離開神雲城,準備去什麼地方?」楊雲道。


「嗯,我準備去神風城。」江帆道。

「那我也跟著你去神風城,以後我就跟著你幹了。」楊雲道。

「呃,楊雲,你跟著我會很不安全的,你還是回到銀貿鎮去吧。」江帆搖頭道。

「我不回去了,我已經決定跟著你了,你到什麼地方,我就到什麼地方。」楊雲堅定道。

看到楊雲堅定眼神,江帆點頭道:「好兄弟,你以後就叫我帆哥吧,只要你跟著我江帆,我絕對不會讓你吃虧的!」

「帆哥,我就跟著你了!」楊雲激動點頭道。

江帆立即對著一旁的蕭定道:「你去通知大家,立即收拾好行李,晚上我們離開神雲城。」

「是的,主人。」蕭定點頭道,他立即出了門,通知眾人去了。

江帆立即回到丹藥室,收拾那些煉製好的丹藥,還有那些藥材,準備天黑的時候,悄悄離開神雲城去神風城。

中午的時候,神丹閣的神丹就斷貨了,只剩下少量的神丹,好不容易等到黃昏的時候,江帆立即令人關上神丹閣大門。

這時候所有人都聚集在神丹閣店堂中,江帆望著眾人道:「我們到後院去,等到天黑,我們就去神風城。」

柳晶甜十分高興道:「還等什麼天黑啊,現在就走吧,只怕等到天黑,那個壞女人來了!」

「之所以要等到天黑走,是不讓四周人知道我離開了,這樣神晶族和神翼族的人就難以找到我們的蹤跡了。」江帆微笑道。

「要是這樣啊,江大哥,你不用害怕神晶族和神翼族的人,不是有我在嗎。」柳晶甜道。

「呵呵,這次出動的可是神晶族和神翼族的長老,你可不是他們敵手,就算他們不敢傷害你,但是他們一定不怕傷害我怕呢!」江帆笑道。

「哼,他們膽敢傷害你,我就要殺死他們!」柳晶甜冷哼道。

「呃,算了吧,我們還是到院子去等候吧,很快天就要黑下來的。」江帆搖頭道。

眾人到後院等候,兩個小時之後,天暗下來了,江帆立即打開後院門,眾人悄悄登上早已準備好的草泥魅車,朝著神雲城外賓士而去。

片刻之後,江帆等人到了神雲城外,回頭望著黑暗中的神雲城,江帆嘆息道:「哎,總算擺脫了這地方!」他首先想到的是范冰心,她要是得知自己逃走了,她會不會氣瘋了。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求月票,月底了,月票競爭激烈,多多支持啊! 范冰心正在神女閣等著江帆送不孕神丹去呢,她一直等到都快夜深了,也不見江帆送不孕神丹來,她再也坐不住了,對著身旁的女僕道:「小秋,立即準備神獸草泥魅,去神丹閣!」

「是的主人。」女僕立即出去準備神獸草泥魅去了。

片刻之後,范冰心坐著神獸草泥魅到了神丹閣門口,當她看到大門緊閉,裡面沒有一絲燈光,驚訝道:「呃,神丹閣怎麼關門了?難道他們都出去了?」

范冰心立即去敲門,「江帆!」她大聲喊道,一連喊了數聲,也不見江帆回應,也不見有人開門,她頓覺不妙。

「哦,怎麼沒人答應呢?難道他們走了?」范冰心吃驚道。

「主人,裡面好像沒人呢!那個江帆是不是逃走了?」女僕小秋道。

「這個壞傢伙,沒良心的,竟然逃走了!我進入看看!」范冰心手掌泛起白色光,隨即手掌對著門,平著划動,白光畫在門上,門上出現一個兩米多高的通道,范冰心從通道中進入。

她出現在神丹閣的大堂中,她發現櫃檯里的神丹全部不見了,頓時驚訝道:「噢,江帆果真的逃走了!這壞傢伙!想害我生孩子!我非找你算賬!」

范冰心從通道中回到外面,氣呼呼道:「小秋,立即去給我調查江帆的下落!我就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掌心!」

「是的主人!」女僕小秋點頭道。

范冰心臉色十分難看地回到了神女閣,她越想越氣,萬一自己真的懷上孩子那就慘了,這要是被大鼻子師傅知道,還不要被罵死!

天蒙蒙亮的時候,女僕回來了,「主人,小的已經調查到江帆的下落了!」女僕小秋道。

「哦,這壞傢伙在什麼地方?」范冰心喜悅道,只要找到江帆,就不怕他不煉製不孕神丹。

「江帆昨天晚上就逃到神風城去了!他現在神風城,目前還沒有找到落腳地。」女僕小秋道。

「哦,壞傢伙逃到神風城了!你打聽到就他為何要逃到神風城去了呢?」范冰心驚訝道。

「主人,小的已經打聽清楚了,昨天白天來了一個叫楊雲的人,不知道和江帆說了什麼,江帆連夜就逃到神風城去了。」女僕小秋道。

「哦,那你打聽到楊雲是什麼來歷嗎?」范冰心道。

女僕小秋搖頭道:「主人,小的沒有打聽楊雲的來歷。」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