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強!他竟將儒門的學問修鍊到了化虛為實的地步,這已經是儒道大成的表現!了不得,了不得!如此成就,日後定有是一尊顏師!」

看台上,齊家隊伍中齊妙音眼中閃過了一絲流光,語氣之中帶著一抹震動的說著。

「哈哈!好!好!好!姑奶奶,我就說吧,那李浩然絕對非同尋常,你看看他竟有這般的手段,當真是我看中的人啊!太好了,太好了,有此人為夫君,定能夠狂上一輩子!」

另外一邊,喬靈兒那豪爽的聲音響起,聽的周圍諸位武道強者紛紛周圍。

「好了!你這丫頭也真是的,這周圍的前輩沒有說話,你多什麼嘴!要是惹怒了他們,咱們昆崙山的名頭,可壓不住他們噢!」

發現周圍武道至尊在喬靈兒說話后,變現出一絲不悅的昆崙山的老嫗帶著一絲怪異的說著,語氣之中儘是一些陰冷的問道。

話音落下,還不等周圍眾強者至尊開口,喬靈兒眨動著大眼睛,毫不在意的說道:「怕什麼!等我夫君成神之時,一個個的將他們都滅了,看他們還敢這般的趾高氣昂不……」

「靈兒,你這丫頭嘴巴倒是挺厲害的!你豈不知道,這話一出,又要得罪多少人啊!」

此刻,龍族老祖將話接過來,扭頭滿眼之中都是慈愛的看著喬靈兒說道。


周圍憤憤不已的至尊強者,剛剛張開了嘴巴,就聽到了龍族老祖的話,當下不得不將將要出口的狠話咽了下去。

喬靈兒對此似乎並未察覺一般,忽的站起身來,三兩步走到了龍族老祖身前,抱著老祖的胳膊說道:「姑爺爺,整個龍界都是您的,到時候誰要是不長眼,您就帶著龍子龍孫先去滅一滅他們的威風,可要記住不要斬盡殺絕,留給我夫君一些殺……」


「夠了!靈兒,還不閉嘴!」

老嫗聞言徹底的發怒了,不由冷聲喝到。

喬靈兒聞言,趕忙吐了吐舌頭,也不敢在回去,直接坐在了龍族老祖的身旁。

龍族老祖哈哈一笑,並不為喬靈兒的大話在意,看著周圍的武道強者笑著說道:「爾等莫要升起,靈兒還是個孩子!」

「老祖放心,我等不會在意的!」

猿白衣首先回應,接著南天王等人也都紛紛的回應著,表示這都是小孩子無知的話,他們並不在意。

可在他們將話說完的時候,卻一個個的傳音出去,將一條條的命令傳遞到了那十大種子選手的耳朵裡面。

「什麼?老祖竟要我滅了那個叫李浩然的人!……」

這個時候,正觀看下方擂台戰的諸位年輕種子選手中,除卻昆崙山的張日月外,其他的人都收到了一個個的消息,當下紛紛震動,悄無聲息的朝著李浩然所在的擂台上看去。

「封!」

這個時候,李浩然的聲音也響徹在整個擂台之上,一個封字喊出口中,那被耀舉起的大山忽的一沉,接著上面泛起了無數的龍族文字,而後這些龍族文字化作了一座封禁大陣,竟生生的將耀封禁在了山下。

「碎!」

不等諸位種子選手看清李浩然的手段,李浩然的聲音又一次響起,這一次聲音還未落下,那大山連同耀竟在第一個音節出來的時候,轟然碎裂,爆裂的山石和血肉混合成為了一種狂暴之雨,重重的砸在了擂台之上。

嗡!

此刻,李浩然這個擂台上泛起了一道光芒,在他擂台編號之外的一處地方,顯現出了他此刻的戰績二!

「好強大的力量!」

「這是什麼手段,口吐真言,幻化為真的本事?」

「儒門!這是儒門的手段!」

一個個的種子選手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紛紛交流了起來。

那正默默站在一旁的夏九天冷冷的看著下方的李浩然,不屑的說道:「哼!一個無足輕重的人物,竟也引動了這麼多人的關注,真是有趣!不過,若要成為我的對手,他必須殺到第八步,要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他是個人物,可惜太弱了!」

另外一邊,正負手而立,觀看戰場的張日月帶著一股高手風範的說著,並未因為李浩然施展出來的手段,而露出多大的驚喜。

另外一個看台上,圓覺佛境的老僧被李浩然的手段一震,扭頭對著龍族老祖說道:「老祖,這孩子身上有龍族的封禁手段,且還精通龍陣,莫非您給了他一些好處不成?」

「哪裡!都是這孩子自己學的,我什麼都沒有給過他!為了保證這一次擂台戰的公平,老夫連見都未曾見他一面,忍住了心中的許多好奇!……哎,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這孩子當真是前途無量啊!諸位如何看?」

龍族老祖呵呵笑著,依舊是平淡的說著。

他這話也是有意而為,在說出來的時候,周圍的武道強者們紛紛鬆了口氣。

啪嗒!

「李浩然是吧!沒想到耀這個莽夫竟真的死在這裡,可惜啊!可惜……」

擂台上,一切都才剛剛消失,在李浩然眨眼之間,又有一道光影踏上了擂台。

這個龍族李浩然認識,正是之前應發財向他介紹過的姚天。

不過,李浩然眼神微微一震,心中一動不由暗暗的說道:「不對,方才我分明見他登上了另外一個擂台,為何還能夠到我這裡……」

不等他將話說完,他所在的擂台上又多出了幾個人,這些都是龍族。

這個時候,李浩然才發現,擂台周圍的守護陣法已經消失,他們腳下的第一步擂台廣場也早在生死戰的時候消失,此刻獲勝的兩千人正在一個個擂台上相互走動。

「還是結束了啊!」

李浩然仔細打量著姚天,還有周圍的幾位龍族強者,接著問道:「你們都要和我為敵么?」

「哈哈!你算是什麼東西,竟敢這般和我們說話!小子,我來這裡是告訴你,這一次不管你進不進行擂台戰,能不能走到最後,最後的下場都是死!……刑長老已經盯上了你,你在劫難逃了!……」

姚天一步步走到了李浩然的跟前,眼中閃過了一絲皎潔,在他和李浩然錯身而過的時候,忽的狂聲大笑了起來,且在他大笑的時候,將最後一句話用一股精神傳音送入了李浩然的精神之中。 第六百九十六章對戰霸烈

姚天的話音落下之時,人已經離開了此處,走向了遠處,和另外一個擂台上的龍族武者匯合在了一起。

而在遠處,更有一些人族和其他各境的武者說笑的看著這邊,似乎將李浩然當成了玩偶一般,言語之中多有輕蔑之意,有的人甚至還嘲諷譏笑李浩然不自量力。

李浩然對此並不在意,倒是對毒龍部落的姚天有些看不透,按照常理來說,他斬殺了毒龍部落的族長之子,也殺了不少的天才,姚天應該和他是死對頭一般,可為何姚天要幫他。


那一句話蘊含了太多的東西,讓李浩然不得不認真的對待這一次的龍族盛典。

「看來這一次潛在的敵人很多啊!既然敵在暗,我在明,那麼只有一路殺下去了!」

李浩然眼中閃爍著一抹精光,抬頭看向了第三步的擂台,他距離目標又近了一層。

也在這個時候,周圍的擂台又一次組合而成,形成了一個擂台廣場,廣場中諸多武者三三兩兩的站著,分成了許多的團體,而李浩然猶如大海中的一葉孤舟一般,顯得十分獨孤。

唯一能夠和他相互襯托,恐怕唯有陳影。

遠處,站在角落中的陳影,冰冷的看著周圍的一切,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冰冷氣息,讓人不敢上前。

「休息一個時辰!一個時辰后,第三步擂台生死開始,到時候你們兩千人中,將會誕生出一千位強者晉級,因為這一次李浩然的成績最好,連戰兩場,為第一個挑選擂台的人!」

刑長老說話乾淨利落,飛在空中冰冷的交代了一句話之後,復又飛回了看台之上。


看台上的眾多看客也在這個時候相互交談了起來,他們討論的無一不是這一次表現突出的一些武道強者。

一個時辰之後,在一聲震動之下,第三步擂台的守護之光消失,生死戰復又開始。

李浩然並未遲疑,看了眼身前的擂台,飛身一躍徑直來到了一號擂台。

嗡!

他才剛剛落腳,在下方的人群中就有許多的武者扭頭看來,更有一些強者露出了必殺之意,這些人並非是龍族的武者,而是來自其他各境。

在他們看來,李浩然能夠獲得第二步第一的殊榮,完全是自己人給自己搭的台階,故而他們要終結李浩然的優勢,所以有人就要上前去終結李浩然。

「滾!他是老子的獵物,誰敢上前,我日他祖宗!」

正待十幾個身影飛上空中,欲要爭奪做李浩然對手的時候,一個金色的光影忽的飛上天空,帶著一抹狂霸之氣將那十幾個武道強者震飛了出去,最終穩穩的落在了李浩然所在的擂台之上。

「是霸烈,那個僅次於應龍的天才!這下子銀龍部落的那小子要徹底的完蛋了!」

龍族中的一些武者見此眼中閃爍出了一抹興奮的光芒。

而在他們一側,應龍則是無趣的走出,鄙夷的看著身旁的眾同族強者,冷冷的說道:「一群炮灰而已,還真當自己是個人物了……」

說著,他的身形一動,徑直飛上了一座擂台,這個時候第三步的擂台還有許多是空著的。

「誰……」

龍族強者聞言紛紛扭頭看去,待看到是應龍說話之後,便一個個的露出了一抹怯意。

「龍族的小雜碎們,誰敢上台和爺爺一戰!」

此刻,在距離李浩然不遠處的一個擂台上,正有一穿著青色長袍的武者昂首而立,他徑直看向了下方似乎正等待著一號擂台開戰的眾龍族輕蔑的吼道。

呸!

「弄死他!弄死他!」

眾龍族天才見此臉色一變,齊齊吼著。還不等他們話音落下,又一道藍色的光芒徑直衝上了這一處擂台:「在下水龍部落的熬烈,請指教!」

熬烈身上帶著一股洪荒氣息,身體之外浮蕩著一層淡淡的水紋,那一雙水藍色的眼睛裡面,閃爍著一個個的符文,似乎蘊含著什麼恐怖的力量一般。

武者見此哈哈一笑,看著熬烈說道:「早就聽說你熬烈是個人物,在下滅心邪境封天!讓我看看你有多重吧……」

……

另外一邊,在封天和熬烈剛剛戰到一起的時候,一號擂台之上李浩然也正在仔細的打量著霸烈。

「你不該來的!」

李浩然看著霸烈,眼中帶著一抹惋惜的說著。

他對於金龍部落的應北斗還是有極大的好感的,還有應龍菲,故而在他的心中最大的希望還是不要碰到金龍部落的武者,並非是他下不去這個手,而是他於心不忍。

可眼前,霸烈明知道李浩然是誰的情況下,竟還出手挑戰,這足以說明霸烈肯定有情況。

「金龍部落也並非是應北斗一個人說了算的!我來殺你,不為別的,乃是為了龍族的尊嚴,我龍族就算是漠洛了,也不會去讓一個人族替代高貴的龍族,且還是聖龍一族的人進行戰鬥的!龍族的榮耀,只能龍族自己取得,而你的出現,則是我龍族的恥辱!」

霸烈霸氣的看著李浩然,身上散發出了一股霸氣、猙獰、狂浪不羈的刀意,在他說話的時候,手中一柄長約三米的巨刃握在了手中。

「呵呵!你可真是虛偽啊,明明是受到了別人的指使,還說的如此的明目張胆,大義凜然,真是讓我深深的感到鄙夷啊!霸烈,你這種人,根本就不配用刀!」

李浩然呵呵一笑,他的手微微深處,做出了一個虛握刀柄的手勢,接著在他手中忽然泛起了一團光芒,而後一柄散發著淡淡墨香氣息的直刃刀握在了手中。

嗡!

「哼!死到臨頭,還敢爭口舌之力!」

霸烈見此冷哼一聲,身形一動,如同是一座人形的大山一般,徑直朝著李浩然身前揮刀斬去。

砰!

另外一邊,位於一號擂台較遠的一個看台上,應北斗忽的站了起來,雙手猛然一敲身前的桌子,怒聲說道:「該死的傢伙,竟敢如此……」

「父親,消消氣!這件事情透著一股詭異,我看是有人故意如此吧!」

應龍菲將應北斗拉住,她的話也飄落進入了應北斗的耳中。

應北斗眉頭皺起,扭頭看了眼遠處那一座華麗釋放出一團團耀眼光芒的看台,沉聲說道:「此事老祖宗定然知道,可他為何沒有去管?龍菲,你去問問老祖……」

「父親,稍安勿躁!且慢慢看來即可,等到最後之時,你自然知道老祖宗的布局!」

應龍菲微微一笑,並未按照應北斗的話去做,而是傳音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