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上文教班,就是因為別人暗地裡稱讚某人比他更出色,他就生生將那人弄得神魂受創,終生無法擁有正常人的思維能力。」

「還有……」

萬難之下,百里破浪不得已地將百里東亭過往的那些勾當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當然,有些話肯定是經過了些許修飾之後才說出口,畢竟不可能就這麼全盤托出不會?

「那這小子可是一個天生的魔鬼啊。」北蒼燭龍聽后都不禁暗自咋舌,他見過不少狠角色雖然嗜殺,但絕不是像這般草芥人命,完全不把別人的生命當回事兒,殺人的手段也遠不如這樣殘暴。

「可以這麼說吧。」百里破浪滿臉苦笑,「在大比開始之前,他才被關了半年多的緊閉,就是闖進軍營內想殺人。」

「這是個危險人物。」

聽了這麼久沒說話,柳永年總算是壓低聲音為其下了個定義,繼而目光轉向百里破浪,「破浪兄,不知道你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制止他的行為,這樣下去到時候把各大勢力的天才都殺光了,可是沒辦法交代啊。」

「哎~」


百里破浪長嘆一聲,無奈地搖搖頭,其中蘊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他的反應,登時讓除了洪天羅之外的北蒼燭龍、柳永年凝重地沉默起來————

「哈哈,你們一個都跑不了,把靈氣給我留下吧!」

這是一片山清水秀的地方。

水流潺潺,鳥語花香,撇開那滿地的紅白之物和斷肢殘骨不看,當真是一處世外桃源,鍾靈毓秀之地。

「儈子手,你休想!」

血泊中,僅僅還有一個人艱難地站在帶著大斗笠的百里東亭面前,雖然走到了窮途末路之境地,可他的眼神兀自是顯得極其堅定,言語措辭間顯得相當硬氣。

「怎麼都是些不知死活的蠢貨?」

百里東亭滿臉都是不滿帶來的戾氣,「何必呢,進趟圖也挺不容易的,最後的大獎,有實力者得之,因為這樣丟掉只有一次的寶貴生命真的好么?」

「哼,要殺要剮悉聽尊便,想要山河珠自己來拿。」

「既然這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百里東亭祭出巨型方印,凌空重重轟下,將僅存的那個人也碾成了一堆內臟分明的碎肉。

「不知好歹,枉本公子還和他費那麼多口舌。」

百里東亭漫不經心地將十多個山河珠靈氣盡數導入自己的珠內。

直接從血海上方跨過,開始尋找下一個目標。

這邊,幾天的服藥治療,梧桐還有祁淵也都算初步的恢復了狀態,生命體征也趨於穩定,基本上是從鬼門關前給硬扯回了一條命,不過暫時還無法做到下地行走。

所幸靠著雷岳吸納了山河圖靈核後幾乎與山河圖融為一體的奇妙感覺,他對於這件法器的各方面信息都了如指。

於是看著兩位重傷員尋了處隱蔽的山洞,一邊照顧他們的傷情,一邊就地修行起來。

不遠處的叢林內。

急促的腳步聲配合身形快成殘影的人影正在疾行在樹林之內,他拿著一枚探測盤,直朝雷岳三人居住的山洞衝去。

「雷岳啊雷岳,你跑得過初一跑不過十五,這次,本公子倒要看看,你還能翻起什麼樣的浪。」

(關於十月份更新通知:因為十一黃金周到來,工作任務加重,再加上本書11.1號即將上架,所以為了保證閱讀質量,逆江需要對過往章節進行整理歸納,因此十月份開始更新會比較不穩定,每日從一更到三更不定,會視情況爆發,敬請各位多多諒解,本書會在11月份開始恢復正常更新!最後祝大家國慶快樂,喜氣洋洋,今天就一章了。)< 著實不得不感嘆百里東亭強大的追蹤能力。

自從吸納了靈核之後,雷岳早已不需要山河珠的靈氣支撐便可隨意停留在這片空間內。

所以每每臨近午夜的時候,他壓根都不用從裝滿靈氣的山河珠內抽一份來補充自己的靈氣,這也直接省掉了那幾秒的曝光時間,可以說,在百里東亭的探測盤上,根本不可能檢測得到他的方位。

況且他這段時日活動根本不頻繁,畢竟身邊還有兩個傷員得照顧,他無法保證在對敵的情況下,還能護得梧桐二人的周全。

綜合以上情況,足可以看出,他的行蹤應該是頗為隱蔽了————


「颼颼。」

百里東亭好像一陣迅猛的罡風,將阻隔他行動的的荊棘藤蔓盡數斬斷,飛奔疾行間竟是有著絲絲破空聲響起。

很難想象,人的速度能夠達到這種程度。

這段時間,他從其他人的嘴裡聽說柳族營地出事了,於是連忙趕到現場去看了看。

柳晏紫等人早已不見了蹤影,現場只有令人作嘔的內臟鮮血,其中有兩道血漬一直低落到營地外面。

循著這絲線索,再加上時有時無的腳印,百里東亭順利的找到了這處雷岳藏身的叢林。

柳晏紫可以放過,不過這個屢次讓他心裡不舒服的土包子斷不可容忍!

「嘿嘿,原來是在這。」

百里東亭站在一處被藤蔓遮擋得嚴嚴實實的山洞外,陰惻惻地揚起了嘴角,血跡到這裡,便是戛然而止了。

他將氣息收斂起來,借著地形死角隱匿身形,悄然潛伏到洞口外……

與此同時,雷岳早就是發現了洞口外的敵情。

他搶在百里東亭來到這裡之前,便已經提早脫身,將梧桐二人轉移到了安全地帶。

經歷了這麼多天。

兩人身上的鮮血早已是被風乾凝固,自然不像剛開始那樣滴落在地造成痕迹,所以百里東亭並沒有憑藉血跡的蔓延情況發現有什麼不妥。

然而在他拉開藤蔓朝內張望的那一剎那,良好的戰鬥意識就讓他憑空升起了強烈的危機感,因為視線所及之處,竟然沒有發現一個人影。

「呼呼!」

正在此時,腦後泛起漫無邊際的冷意。

這令百里東亭猛地回過頭去,順勢閃身。

「咚!」

耳旁響起的沉重撞擊聲,彷彿狠狠地敲在了他的心頭,令其不寒而慄。

竟然差點兒被偷襲了。

百里東亭一念之下沒有絲毫猶豫,往後迅速翻滾。

只見雷岳手持暴雨梨花槍,寬大的刃口已經深深地嵌入交織纏繞的樹藤之間。

這一幕更是讓他暗自慶幸,得虧雷岳速度不夠快。

要是以真身境強者,自己指不定就中招了。

「給我去死吧!」

想到這裡,百里東亭那凌駕蒼生的優越感又開始爆棚了,他升起一種被螻蟻戲耍滔天怒意,理智被湮滅,殺意被引爆。

「轟隆!」

青色方印凌空浮現,甲乙木氣凝結而成的數條五爪青龍圍繞在印體旁交織飛舞,釋放著強大的束縛力量。

無形地威壓,直接是將雷岳鎖定住。

「青木龍印!」

雷岳看到這顆大印形狀后,凜然驚駭。

如此一來,即便自己能操控山河圖,也無法輕易地奈何百里東亭。

「原來,這東西最後是被你拍賣到了。」

雷岳沉聲說道。

「嘿嘿,你還挺機敏,竟然能夠發現本少爺的氣息。」百里東亭掛著微笑,牙齒在陽光底下照射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

他手持青木龍印,並不著急將雷岳直接碾死,這樣做在他看來未免有些太對不起這幾日辛辛苦苦地尋找了。


「還真是財大氣粗啊,八百萬金元,我這樣的泥腿子的確想都不敢想!」雷岳別有所指地諷刺道,「哎,投胎到大部落的確是一件不錯的事,自身條件不怎麼樣,硬是能靠資源堆起來。」


聽完這話,百里東亭的臉色豁然扭曲,他本來就對普通勢力出身的同齡人抱有不小的歧視,不得罪他,他都要想辦法對你捏上一捏,更何況雷岳這樣毫不顧忌地赤果果出言譏嘲了。

「你再說一次。」


他陰狠地看著雷岳獰笑道。

「難道說得還不夠明白么?」雷岳將暴雨梨花槍背持在身後,不慌不忙地強調著重複道,「你,百里東亭,也就是仗著投胎投得好而已,自身,不怎麼樣。」

說完,他還故意地搖了搖手指。

「你!該死!」

百里東亭的憤怒已經被雷岳觸發到了忍耐地臨界點,掌控著青木龍印,便朝雷岳鋪天蓋地地壓來。

「閻王讓你三更死,還想妄圖到五更?!」

他充滿戾氣地肆意狂笑著,在他眼裡,雷岳已經是個死人。

地煞級相器的威力,何其恐怖?

「可惜,你只是個棒槌。」雷岳輕蔑地搖搖頭。

他在山河圖空間內,就好像當初的山河圖靈,乃是無人能敵的天神,此時雖然面對著一尊地煞級相器,想要殺掉百里東亭有較大的難度,不過至少也能立於不敗之地。

喚動山河空間的共鳴,凝聚起周身的自然之力,風馳雲涌地攔在當空蓋下的龍印底端,與此同時,雷岳飛快掏出十兵盤,星光匹練注入其中,大喝道一聲:「一字橫天陣!」

十顆五彩斑斕的兵魄倏然亮起色澤不一的光芒,被星光匹練串聯起來,排布成一道整齊的橫線。

「放!」

雷岳五指豁然張開。

橫亘的星河騰空漂浮而起,在自然之力的下方形成了二道防護。

見陣道屏障已經到位,雷岳把握好時機迅速抽掉自然之力,菩提樹法相呼嘯而出,聖光泛濫,奪目的乳白色輝耀登時將青木龍印完全吞沒。

當然,他所做的這一切只是聲勢浩大而已,青木龍印在其中奮力反抗,令他壓制起來著實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行,這還是憑藉著偌大山河圖空間的加持才勉強做到。

「什麼!」

雷岳展現出來的手段,讓百里東亭跌破了眼鏡。

後者根本沒有想到,滅殺十多人的精英隊伍都好似砍瓜切菜般的寶物到了這個實力不過區區虛相境的泥腿子面前竟然吃了癟。

這令他立刻運轉起戰鬥真身。< 青鸞之翼透體而出,迎風展開,輕輕煽動。

天青色的翎羽化作光點偏偏飄落,看起來格外華麗。

「風捲殘雲,呼風喚雨!」

青鸞乃是風之寵兒神獸青鸞的血親,雖然駕馭風的能力沒有後者那樣通天徹地,可也極為恐怖。

在下方力量勾動之下,天空的雲層也被越積越厚。

不多時,冰涼的雨滴便從天而降,啪嗒啪嗒的落在雷岳的身上並且越下越密,很快就演變成了傾盆暴雨。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