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帆仔,讓我給你生個娃吧?」李桂花道。

「不行,你還沒有結婚,生了孩子會遭人笑話的,這事等以後再說吧。」江帆道。

「帆仔,我還想做一次。」李桂花小聲道,她臉上露出嬌羞之色。

「好吧。」

一個小時過後,李桂花癱軟在草垛上,江帆笑嘻嘻道:「桂花,你還要嗎?」

「不想要了,有這兩次,就足夠我回憶了,我永遠是你的女人!」李桂花偎依在江帆肩膀上道,臉上露出滿足的笑容。

李桂花是一個很純樸了女人,她沒有多大理想,唯一的想法就是做江帆的女人。

「你和我一起去東海市吧。」江帆感動道。

李桂花搖頭道:「我不習慣大城市的生活,家裡的弟妹也需要我照料,只要你心裡有我就行了。」

這種女人是典型的賢妻良母型的女人,也是男人理想的好妻子種類之一。

「村裡追你的男人不少吧?」江帆道。

「我討厭死了那些人,就跟蒼蠅似的,整天纏著我,趕都趕不走。」李桂花皺眉道。



「你年齡越來越大,就算你不肯嫁,你父母也會讓你嫁人的。你準備怎麼辦呢?」江帆道。

「我不管,我心裡只有你一個男人,這輩子除了你我不會嫁人的。」李桂花道。

「既然這樣,你還是和我一起到東海市去吧。」江帆道。

「暫時不行,弟弟妹妹還需要我照料,等他們大了,能夠自立的時候,我再到你那裡去吧。」李桂花鬆口道,原本是不去的,但聽到江帆講了以後,她決定等弟妹大了以後再去江帆那裡。

喔!村裡的公雞都叫了,天已經蒙蒙亮,「我得回去了,要不然被他們發現了。」

兩人從草垛子里鑽了出來,江帆把李桂花送到家中后,才回到家裡睡覺。

天漸漸亮了,江帆被水根爺爺的劈柴聲吵醒了,梁艷也來了,「帆仔,聽說你今天早上就要回去,村裡人都來送你了!」村長李貴才跨進了大門,他身後跟了一大幫子人。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把書給頂入新星榜!迫切需要支持啊! 「你在擔心什麼?」封時奕伸手摟住慕卿的纖腰:「怕小睿知道以後,就不陪著你了?」

「還是擔心南宮家的人知道以後,會過來把小睿帶走?」

「兩者都有吧。」慕卿無奈的嘆了口氣:「其實也是因為,我不想再跟南宮家的人打交道。」

「而且……如果小睿真的是南宮家的人,我反倒不希望他回去。」慕卿望著窗外的夜色發獃。

「哦?」封時奕劍眉微挑,疑惑的看著慕卿:「為什麼?」

「小睿這麼天真可愛,那群南宮家的人卻那麼陰暗,所以我擔心……」慕卿抿緊唇瓣,眼底閃過一抹擔憂。

「傻瓜。」封時奕伸手揉了揉慕卿的頭:「與其擔心這些有的沒的,不如直接去問問小睿,他雖然是個孩子,但是已經十歲了,他會有最基本的分辨能力。」

「而且就算是他想要回去,我們也沒有理由攔著他。」

慕卿抿了抿唇瓣,一臉幽怨:「我當然知道我沒理由,就是因為知道,我才會覺得更加無力。」

眼睜睜看著這麼可愛的小睿變的陰暗,她怎麼可能做的到?

「如果你做不出決定的話,那我可以幫你問問小睿,是去是留,讓他自己選擇。」

「如果選擇留下,我們絕對不會虧待,如果選擇離開,我們幫他鋪好後路,怎麼樣?」

望著封時奕擔憂的眸,慕卿唇角不自覺玩味上揚:「時奕,有你真好。」

有了封時奕的支持,她才可以肆無忌憚的坐自己想做的事情,這種感覺,真得很好。

「傻瓜,你是我的寶貝,我不對你好,還能對誰好?」封時奕捏了捏她的臉頰,眼底滿是寵溺。

「嘿嘿。」慕卿俏皮的吐了吐舌頭,靠近封時奕的懷裡,貪婪的吸取著他身上的奶香。

門外,南宮睿眼底滿是感動,隨即悄然回到了房間,安心的閉上了眼睛。

隔天,清晨。

陽光明媚,天氣晴朗。

南宮睿早早就坐起身,動作利落的洗漱,換衣服。

走出房間的時候,封時奕剛好拎著早餐回來。

看到南宮睿要打招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南宮睿立刻捂住小嘴,眨巴著眼睛望著封時奕。

兩人來到餐廳,封時奕這才開口道:「醒這麼早?」

「福利院不讓睡懶覺。」南宮睿上前接過封時奕手裡的早餐。

看著南宮睿懂事的模樣,封時奕滿意的點點頭,隨即沉聲道:「有件事我需要跟你說一下。」

「叔叔你說。」

一句話,直接堵的封時奕啞口無言。

唇角微微抽搐了下,封時奕抿緊唇瓣:「你叫她姐姐,叫我叔叔,是不是不合適?」

「可是你們兩個差了十歲,叫你哥哥貌似更不合適吧?」南宮睿老實的詢問道。

封時奕忽然好想把他丟出去啊!

深呼吸一口氣,封時奕用力的揉了揉南宮睿的頭:「叫我姐夫。」

「啊!知道啦!」南宮睿趕忙從封時奕的懷裡跳開,保護著自己的小腦袋。

看著南宮睿可愛的模樣,封時奕輕笑一聲,不疾不徐道:「我跟你姐姐猜到了你的身世,如果你想回去的話,我可以幫你查一下。」

「我不想回去。」南宮睿直截了當的回答道。

「怎麼?」封時奕劍眉微挑,好奇的看著南宮睿。

「如果他們心裡有我的話,在我父母去世的時候就會來找我,而不是把我丟在福利院不管不問。」南宮睿失落的低下頭:「在他們眼裡,或許根本就沒看到過我,既然這樣,那我回去也是自取其辱而已。」

「慕姐姐對我很好,雖然我們沒有血緣關係,相處的時間也很短,但我能夠感覺到,慕姐姐對我是真的好!」

望著南宮睿稚嫩的小臉,封時奕唇角微微上揚:「你的慕姐姐可不是對誰都這麼好。」

「既然你要留下,那我也會好好對待你,但是我要先跟你講一下家規。」

「家規?」

「沒錯,其實也很簡單,就是除了我以為的所有雄性,都要遠離慕卿。」

「……你確定這是家規,而不是你的醋罈子打翻了?」南宮睿一臉黑線的看著封時奕,眼底滿是無語。

心事被戳穿,封時奕眼底迅速閃過一抹尷尬:「瞎說什麼?這就是封家的家規!」

「我信你個鬼,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南宮睿嫌棄的翻了個白眼。

「我……」封時奕頓時一陣無語,年齡這個問題,還真是硬傷!


「你們在幹什麼?」一道迷糊的軟糯聲音傳來。

兩人紛紛看了過去,赫然看到慕卿穿著粉嫩的睡衣,迷迷糊糊的走進來的身影。

簡直不要太可愛啊!


封時奕上前抱住慕卿,伸手揉了揉她的頭:「沒什麼,只是把昨晚的事情告訴他了,他的選擇是……」

「是什麼?」慕卿迫不及待的看著封時奕。

「是我不走。」 狼性壞壞老公:只疼迷糊小甜妻 ,有必要抱得那麼緊嗎?

「真得?」慕卿頓時一陣驚喜,掙脫開封時奕的懷抱,上前抱起南宮睿。

「真的!」南宮睿撲進慕卿的懷裡,在她懷裡不停的蹭著。

見狀,封時奕頓時黑了臉,這個臭小子!

慕卿頓時高興不已,伸手揉了揉南宮睿的頭:「好乖,好啦,我們吃飯吧。」

「嗯嗯。」南宮睿十分乖巧的點點頭。

看著慕卿跟南宮睿坐在桌邊吃飯,封時奕心裡湧起一絲酸澀。

沒想到慕卿這麼喜歡小孩子,看來以後他不能讓慕卿太早生孩子了!

想著,封時奕不動聲色的坐在慕卿身邊,陪著他們一起吃飯。

吃過飯後,封時奕將兩人送回公寓,便去公司上班了。

公寓內。

慕卿帶著南宮睿走進客房,死板的裝修風格令慕卿蹙了蹙眉。

「沒想過要帶個小孩子,所以這間房間也沒裝修過,這樣吧,下午我們去商場選一些你喜歡的東西。」

「不用了吧,我住哪裡都可以的。」南宮睿搖了搖頭,不想太麻煩慕卿。

「怎麼可以不用?以後要長住的話,就要住的舒服一些嘛。」慕卿揉了揉南宮睿的頭,隨即將他的背包收好,這才回房間換衣服。 「帆仔,你多玩幾天再走吧?」有人道。

「謝謝大家盛情,醫院那邊工作太忙,實在離不開。」江帆無奈道。

「這次村子里遭受水怪的災,要不是你救治,我們全村估計都的完蛋。」劉老爹道。

「是呀,要不是帆仔救治,我的牛娃子早就到閻王爺那裡去報到了!」牛墩叔道。

「上次我家三嬸被小蟲咬了,要不是帆仔及時救治,就再也見不到三嬸嘍!」 至尊歸來

大家極力挽留江帆,令江帆十分感動:「諸位父老鄉親,謝謝大家,當年我考上大學,要不是你們的資助,我也讀不了大學,能為村裡做些事哪是義不容辭的,以後村裡有什麼事,只要能用上我江帆的,我一定極力幫忙!」

在場所有的人都鼓掌,村裡人是送了又送,一直把江帆和梁艷兩人送出了十多里地,才望著江帆的寶馬車消失。

「農村的人真的很純樸,不像城市裡的人那樣虛偽,這次讓我受益非淺。」梁艷感概道。

「是啊,等我們太累的時候,我們就到涼水村來居住吧,在這裡可以躲避人世間的煩擾。」江帆道。

「好啊,我很喜歡這地方的,山清水秀,風景優美,到時候我們在小院子里養幾隻雞,種些花,這種日子挺逍遙自在的。」梁艷憧憬道。

山路崎嶇,車子開得很慢,七個多小時后,江帆和梁艷終於回到了東海市。回到海藍花園家中第一件事就是洗澡,一路上風塵僕僕,渾身粘糊糊的。

「艷艷,一起洗吧!」江帆不管梁艷答不答應,抱起她衝進了浴室。

很快浴室里傳來了梁艷的嬌喘聲和呻吟聲,這那裡是洗澡,分明是上演春宮圖啊!

三個多小時后,江帆和梁艷從浴室出來,梁艷感覺到渾身乏力,嬌嗔道:「你壞死了,弄得人家渾身乏力,明天早上肯定爬不起床!」

「嘿嘿,你沒看你的瘋狂勁,就像八爪魚一樣死死四纏著我,那身體比魚扭得還歡!」江帆調笑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