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兒,蕭慕歌遲早都得落你手上,莫急,倒是昨日母親忙著其他事沒顧得上,今日且問你,昨個兒你去找太子如何了?」柳素雲正色道。

蕭慕雨臉上的怒意一散,表情有一瞬間的失落,「我沒見著太子人!」

「你主動去尋太子,太子竟不肯見你嗎?」柳素雲大驚。

蕭慕雨連忙擺手,聲音也高了幾分,「怎麼會?女兒昨日沒見著太子是因為太子不在府上!」

「哦,原來如此,那你今日再去一趟!」柳素雲道。

蕭慕雨有些不明白了,「母親之前不是說讓女兒欲拒還迎的嗎?如今怎的總是讓女兒主動?」

「你這丫頭,此一時彼一時!國公府昨日的鬧劇你可聽說了?」

「這個自然,國公抬平妻當場換人,都成了全京城的笑話了!那個柳翩舞前日女兒還跟她遇上了,那個得意的都不把女兒看在眼裡了,嘴裡還敢諷刺我將軍府沒落了,如今她的嫡女夢落空,我看她還如何得意?」

想到倒霉的柳翩舞,蕭慕雨心情莫名就好了起來,幸災樂禍道。

柳素雲搖了搖頭,「你呀,就知道看人笑話,那你可知曉,就是因為國公這麼個荒唐的換人事件,國公府一下子就多了兩位嫡女?而且據我所知,這二位在青蓮女院很是優秀,連續三年都在蓮榜前五呢!如今她們眼看著就要年滿十六,國公今日已經派人前去迎她們回府了!」

「娘親的意思是……國公會想送一個去太子處?」蕭慕雨皺眉道。

柳素雲搖頭,「怕不是送,她們二人已然是嫡出,而且太子選妃在即,原本青蓮女院結業是在秋日,可國公這個時候就迫不及待的派人去接她們回來,怕是想要她們一爭太子妃之位!」

蕭慕雨這次神色變了,「太子選妃在即?母親怎麼知道?」

「昨個兒你外祖入宮說蕭慕歌與離王的婚事,皇上便說太子也該選妃了,今日國公府就派人去接女兒回來,怎麼個情況不是一目了然?所以為娘才讓你趕緊去找太子,這個時候一定要抓住了他的心才是!」

蕭慕雨聞言都要急哭了,「太子這麼快就要正式選妃了,可女兒如今雖說是將軍府的嫡出大小姐了,可偏偏將軍府這個時候名存實亡,怕是……」

「所以為娘要趕緊助北安王府大權在握,這樣我的女兒才有依仗啊!」柳素雲眸光一暗,長公主駙馬,你可別怪我做事狠絕,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太貪心! 第277章小姐心思你別猜

「太可惡了,昨個兒那些人分明就是來府上找麻煩的,小姐若是性子軟綿些不定被她們給欺負成什麼樣,怎麼到了柳姨娘嘴裡就成了來奔喪的了?還說什麼小姐情緒不好把她們打走了,分明就是藉機不想讓小姐與離王殿下成婚!」

回到水雲軒內,翠微就憋不住了氣的直跺腳,罵罵咧咧了半天沒得到回應,更惱了,「彩鳳,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一點都不關心小姐……」

「由北安老王爺開口替主子推遲了這婚事,總比小姐親自去皇上那裡退婚來的好吧!」彩鳳幽幽的開口,看了翠微一眼道,「你忘了墨君臨了嗎?」

「那個壞人我怎麼會忘?他威脅小姐跟離王殿下退婚,就是想把小姐的依仗給摧毀了,怎能如他的意?」翠微恨恨道。

彩鳳看了慕歌一眼,嘆了口氣,「不如他的意,你莫不是想讓將軍屍骨無存不成?」

「我……」翠微頓時沒了言語,最終一咬牙惱道,「那墨君臨真的是太壞了!害了將軍,還要迫害小姐,就這麼見不得小姐好嗎?」

「月奴可去長公主府了?」

翠微正在那咒罵的一個半勁兒呢,慕歌突然開口問道。

翠微一愣,急了,「小姐,這都什麼時候,您怎麼還管月奴那個憨貨?」

「你倒是說說看這是什麼時候?」慕歌好整以暇的看著翠微。

「柳姨娘不安好心的破壞小姐你跟離王殿下的婚事啊……」翠微急道。


「然後呢?」慕歌又問。



「什麼然後?小姐你得想辦法不讓她們得逞啊!」翠微都懵了,自家小姐怎麼一點都不在乎呢?

「你的意思是,我得想盡辦法在爹爹喪期沒過,屍骨無歸的時候,絞盡腦汁的去辦喜事?」慕歌平靜的看著翠微說道。


翠微頓時無言以對,半晌才戳著手指,「奴婢……奴婢不是這個意思……」

「你不知道,即便沒有墨君臨的威脅,原本這個婚事我也是要往後推的,如今柳姨娘代勞了,於我於離王都是最好的方法了!說起來我得好好謝謝我那好姨娘呢!」慕歌突然一聲輕笑。

翠微整個人都懵了,「怎麼會這樣?離王待小姐好,小姐也不抵觸這樁婚事,明明都要修成正果了,還是離王殿下主動請旨提前婚約的,為何卻說由柳姨娘插手推遲婚禮對小姐和離王都好?難道你們兩個能夠百年好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不是最好的結果嗎?」

彩鳳想了下有些明白了,開口道,「離王請旨的目的只為保主子不受將軍之事的牽連,你難道沒發現嗎?碧落閣內唯有雪奴姐姐在操心著準備大婚事宜,離王並沒有任何錶示,以離王細膩的心思又怎會不管不問?」

「對啊,離王怎麼就不管不問呢?」翠微驚道,「難道離王並非真的在乎小姐?」

「離王哪裡是不在乎?分明是太在乎了,所以顧及主子的感受,請旨只為了守護主子,而不管大婚事宜,是因為主子剛剛失去了至親,又哪裡會真的有心思嫁人?離王殿下這是知道主子遲早要推遲婚禮的,所以才沒有過多關注啊!只是原本不管是由主子提出來,亦或是離王提出來推遲婚禮都沒什麼問題,偏偏中間冒出來一個墨君臨,以將軍的屍身做要挾,讓這推遲的婚禮變了味!不管是主子再提還是離王主動,都會讓人心中膈應,這時候柳姨娘出手是再合適不過了!」

彩鳳越說越順,到最後眼中滿滿都是佩服的看向慕歌,「所以,主子自昨日回來便各種膈應柳姨娘母女,就是故意激起她們心中的怒火,讓她們趕緊想辦法來給主子推遲大婚的是嗎?」

「屬你最聰明!」慕歌嗔笑道。

「若非主子解釋給翠微聽,屬下也想不到這麼多,還是主子最聰明!」彩鳳這話說的很是真心,她一直覺得她們這些個姐妹自小受盡人間疾苦命運多舛,一個個都練就了非一般女子的細膩心思,卻沒想到如主子這般出身富貴的大家閨秀,竟比她們還要心思細膩,玉姐說的對,跟著主子真的沒有委屈了自己這些個姐妹。

翠微在一邊簡直聽的一愣一愣的,事情竟是如此的嗎?

「小姐,奴婢怎麼就這麼笨?什麼都看不透想不到……」翠微看著侃侃而談的小彩鳳,很是有些失落懊惱。

「可你動手能力強啊,瞧今個兒早上你打管家那陣仗,簡直太解氣了有木有?」彩鳳誇張的學了下翠微的動作。

翠微原本還有些失落呢,看到彩鳳這樣子頓時笑了出來,「那是,敢欺負小姐?也不看看我翠微答不答應!」

「翠微女俠,既然這麼厲害,那就趕緊收拾一下隨我去找柳姨娘!」慕歌起身拍了拍衣裳說道。

「不是剛見過嗎?小姐這又去找她做什麼?」翠微一邊幫慕歌整理衣飾一邊問道。

「早上彩鳳帶回來的消息中摻雜了一條別的你沒看到嗎?太子好像要選妃了啊!」慕歌說道。

翠微再次懵了,「太子選妃跟咱們去找柳姨娘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啊,國公府的兩個新嫡女馬上就回來了啊!」慕歌已經開始往外走了,也不回頭直接說道。

「所以呢?」翠微一臉問號。

「所以月奴去了長公主府啊!」

翠微簡直要哭了,這,這又有什麼關係嗎?

「彩鳳,我是不是腦子有問題啊?怎麼越來越聽不懂小姐的話了?」翠微一臉哭凄凄的看向彩鳳。

彩鳳也糾結的擰著眉苦著臉道,「這次我也沒懂!」

兩個不知所以然的小丫頭連忙屁顛顛的跟上,眼看著慕歌在柳素雲的院子外來來回回走了幾遍就是不進去,等她們想問緣由的時候,就見慕歌突然一臉煩躁的轉了身直奔府外。

再然後她們就越來越迷茫的跟著慕歌又去到長公主府外轉了一圈又一圈,最後來到了醉仙樓,不管掌柜的一張討好的臉,先隨意點了兩個菜,只吃了一口,就嘩啦一下把桌子給掀了,脾氣暴躁的一聲大吼,「給我砸!」 第278章就是故意在找茬

翠微與彩鳳二人也不問緣由,得了令就開始大肆搞破壞。

掌柜的一見這陣勢,無奈的苦笑一聲,「二小姐,您這……」

「飯菜不合胃口,惹得本小姐不開心,怎麼?你有意見?」慕歌瞪眼看過去。

這話說的,明顯就是故意在找茬嘛!

周圍的食客見狀都看顧好自己的位置,確保不會被波及后就好整以暇的看了過來。

在京城中誰人不知這醉仙居,背後主子神秘,無人敢在其中搗亂?

言傳當年這酒樓剛開之際有過幾次搗亂的,不是慘死就是重傷,其中還有一個是朝中一品大員的兒子,當年鬧得可大了,可最後結果呢?

那位一品大員不僅沒給兒子報了仇,反倒被不知名者舉報貪污受賄買賣官職等各種罪名,惹得皇上震怒治罪流放,原本好端端一個豪門貴族就這麼完了!

這事雖明面上看跟醉仙居沒什麼關係,但京中的人都不傻,若非是那大員的兒子在醉仙居內搗亂,夜裡便被人打斷了腿,那大員便認為是醉仙居的人在背後搗鬼,揚言要拆了醉仙居,結果沒等他拆,自己卻出事了,這其中因由就有些耐人尋味了!

久而久之也沒人敢在這醉仙居中惹事!

畢竟在這裡惹事的都倒了大霉!這怎麼個情況有點腦子的都明白!

是以近幾年來基本上沒有不長眼的敢來這醉仙居搗亂了,不對,也不是沒有,眼前這不就來了個不長眼的?

蕭慕歌的名聲在京城中很大,然而並非所有人都見過她的人,是以,看到有個漂亮小姑娘不怕死的搗亂,不少人都好整以暇的在一旁一邊看熱鬧,一邊惋惜,這麼好看的小姑娘怎麼就想不開找死呢?

只見掌柜的躬身,哈腰,連連擺手,「不敢,不敢,小老兒只是怕二小姐氣壞了身子……」

周圍的食客原本都等著看掌柜的如何霸氣的收拾這小姑娘呢,卻沒料到竟如此客氣?

什麼個意思?掌柜的這什麼時候轉了性了?


「我記得上個月有個外地的富商過來嘚嘚瑟瑟的砸了個桌子,直接就被掌柜的喊人暴打了一頓給丟出了啊,這位是何方神聖?掌柜的居然如此客氣?」有人小聲的開口。

「這你就不知道了吧,這位可不是第一次打砸醉仙居了,前幾天我在這吃飯就正巧遇見她帶人過來打砸了一次呢!我還以為這小姑娘已經被料理了,沒想到今日又來了?這醉仙居身後的主子轉了性了嗎?誰知道這姑娘是誰嗎?她怎麼就能沒事呢?」

「何止是沒事?你沒看見嗎?這掌柜的明顯還有點巴結人家小姑娘呢!」

「莫不是這小姑娘跟這醉仙樓背後的人有些關係?」

周圍的議論聲聲入耳,慕歌看了老掌柜一眼,發現老掌柜一點沒有在意那些人如何說,她自己反倒一皺眉頭。

誰跟那墨君臨有關係?

「本小姐不是不講理的人,你們做的東西不好吃,我便砸了,不過所有的損失,本小姐十倍賠償便是,你們只管去找我姨娘要銀子!」

慕歌說完便招呼著兩個小丫頭大搖大擺的離開。

周圍的人頓時瞭然。

「我說呢怎麼能無事?原來人家十倍賠了啊,要知道這醉仙居的擺設看著普通,一旦被人損毀可都要的是天價!就這還十倍給賠,這哪裡是找茬?簡直就是送銀子的啊,這到底是哪裡來的敗家玩意兒?再富有也不能這麼霍霍吧?」

「……」

在眾人議論中,樓上的一個包間微開著的門在慕歌離去后關上了,包間內冷傲的少女一聲輕嘲,「這個蕭慕歌還真是無腦,將軍府都名存實亡了,她居然還敢如此囂張?我就不信她那剛上位的姨娘能忍她如此招搖?」

「姐姐,有離王殿下護著,歌兒不會有事的,將軍府的那位柳姨娘想來看著離王殿下的面子,也不會為難歌兒,如蓮求姐姐也莫要為難歌兒了,她如今剛失去至親,已經很可憐了,脾性乖戾容易動怒也是可以理解的……」

慕歌此時並不知曉,冷如霜冷如蓮姐妹正巧就在醉仙居內。

冷如霜冷冷一笑,輕蔑的看了冷如蓮一眼,「你莫不是以為我帶你出來,便能在我面前放肆了?自己都顧不住,還想替蕭慕歌那個蠢貨求情?也不看看你有多少斤兩!」

「姐姐,你我都知道,那位新任將軍夫人並非真心待歌兒的,她都如此可憐了,我們又何須去落井下石?畢竟歌兒如今唯一的依仗只有離王殿下一人了啊……」


「你住嘴!憑她也配染指離王?」冷如霜臉色一沉,也不知道想到了什麼驟然起身,招呼著身邊的人跟著她急匆匆的朝著慕歌離開的方向追了出去。

留下冷如蓮一人不知所措的在那裡,「怎麼辦?姐姐她好像是去找歌兒麻煩的……」

「小姐,您自己都過的這麼難,還管蕭二小姐作甚?」身邊的丫鬟安撫道。

冷如蓮搖搖頭,「不成,我與歌兒素來要好,如今她沒了將軍庇護,離王殿下又在宮中護不到歌兒,我怎能明知道姐姐要去欺負她而不管?」

「可小姐哪裡能管的到啊?」

「有辦法的,一定有辦法的……」

冷如蓮這邊急的如熱鍋上的螞蟻,那邊將軍府柳素雲的院子中,王嬤嬤正在回稟。

「你是說,蕭慕歌在我院子外躊躇了好一陣子又去了長公主府,最後在醉仙居吃東西,反倒煩躁的砸了人醉仙居?」柳素雲聽完王嬤嬤的回稟,立即起身。

看到王嬤嬤確認點頭后,柳素雲又急忙問道,「那她現在又在何處?」


「回夫人,老奴在外面守著沒敢跟的太近,就看到她不知跟那掌柜的說了什麼后,轉身帶著兩個丫頭像是往皇宮的方向去了!老奴想著夫人的吩咐,不敢耽誤,大概確定了她的去向,就趕緊回來回稟夫人!」

去皇宮了嗎?那就對了,柳素雲眼睛一亮,「很好,走,隨我去北安王府,快!」 第279章主子你認真的嗎

「小姐,咱們不入宮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