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的神情涌現在龍陽臉上,看着龍霸這樣,頓時升起了一陣恐懼。

只見龍霸走近龍舞的身旁,扭回頭看了一眼,陰森一笑,高高舉起自己的腳,狠狠的向地上的龍舞踩去,看着龍陽,就是在瘦弱女子身上碾壓了幾次,頓時,少年的嘴巴里鮮血直流。

“不要啊。”龍陽看着龍霸,悽慘說道。“不要啊,不要啊。”滴滴淚水竟是從眼角流下,與這漫天雨水融合在一起。

漫天大雨,竟是不能解釋這故事的悽慘。

“不可原諒啊。”龍陽真的憤怒了,他使勁的擺動着身體,想要掙扎站起來,不知道從哪來的毅力,他的身體居然在雨水中緩緩站了起來,雖然顫巍巍的,但是卻好似有一種威嚴的氣勢。竟是讓龍霸又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你個混蛋,”

龍陽怒吼道,邁着有些虛弱的步子,就是奮力衝來。

突然,龍陽體內的那股奇異的感覺居然是再一次出現,火熱與寒冷混合在一起。頓時,龍陽緊緊咬着牙齒,身體都是發出耀眼的光亮,那種疼痛的感覺猶如絞心一樣,可是這與剛纔龍舞所受的痛苦有什麼可比啊。

頓時,龍陽就是站了起來,他渾身的肌肉都是顫抖起來,向外分泌着豆大的汗滴,可是那股感覺卻是遲遲不肯散去。

“啊,”龍陽對這個天空大聲吼道。

“真是個不屈服的人啊。”龍霸陰森一笑,目光猶如尖刀似得,就是又如同猛虎一樣衝了過來,渾身黑氣繚繞,雙眼猩紅。

而龍陽的身體渾身顫抖着,在他心中無限的懺悔着,就想當日看着龍舞被人抓住強姦那樣,陷入盡的懊悔當中,當日自己修爲不好,讓她被人欺負,而現在,自己又回來,可是居然還是保護不了她,一個男人連自己心愛的人都保護不了,這到底算什麼啊。

“啊。。”嘯聲隨着雨水沖天而上,頓時,龍陽身體上的耀眼紅光,就是隨着他的身體慢慢的向手臂傳導而去,籠罩在他的拳頭之上,一邊滾燙無比,而另一邊卻是如同塞在冰窖裏一樣,冷冰冰,而身體內的那種感覺彷彿消失了一樣。

面對着龍霸的凜冽攻擊,頓時就是迎了上去.青色的光芒與紅色的光芒猛烈的相撞,可以清晰的看到那火焰與水珠的掉落。


龍霸看到這一幕,驚呼說道:“那是魂力嗎?不可能?又是什麼邪魔外道。”就是狠下心來,加大了全身的力量。

龍強也是震住了,龍陽所表現出來的魂力根本不是通常的魂力,或者說那根本不是魂力,疑惑說道:“不可能, 他的身體居然可以藏匿兩種不相容的屬性。此子活下去,肯定是逆天,幸虧早早的提放了。”

人體的屬性分爲金木水火土,普通人體內最多是一種屬性,不過存在一些天才妖孽,在他們體內也許是存在着兩種不同的屬性,可是最多的便是火木,與水土兩種屬性搭配,可是從來沒有見過兩種相剋的屬性共同存在一個人的體內,那種雙屬性的人是根本活不過嬰兒時期的,小時候必定會夭折。

不過也存在兩種相剋屬性的人,不過那是後期才吞噬某種靈藥或者靈體之後的結果,可是這樣的最終成功機率是非常微小的,不過若是成功下去,這個人必定成爲修煉的佼佼者,這也是龍強所擔心的原因。

此刻、龍陽看着手心中的光芒,一怔,邁着沉重的腳步面對着龍霸凜冽的攻擊,就是驅動所有的魂力做着最後一次搏擊。

所有人都是緊緊的盯着場上的戰鬥,誰都不敢大聲呼吸一下,生怕錯過了這生動的一刻。

轟一聲, 瞬間,龍霸身上的黑氣都是翻滾起來,如同沸騰岩漿一般,陣陣的向外流動,不知爲何,龍霸的臉上的表情突然變的有些扭曲,豆大的汗水都是涌出頭頂, “不可能。”

龍霸怒聲吼道,他充滿驚愕的看着龍陽手上的兩團光芒,隨即逐漸變幻成恐懼,最後就是悽慘的吼了出來。

“那個是什麼?怎麼會那麼厲害啊。”

“那是要贏了的預兆嗎?不會吧,對方可是吃了封魔丸啊。”

一道道驚愕之聲傳了出來,少了之前的寂靜。

龍陽緊緊咬着牙,用力的挺直了身子,不屈不撓着面對着龍霸,此刻,手掌上的兩股光芒順着龍霸的軀體就是傳導而入,一股腦子的拳頭灌入。

“啊。。。”龍霸嘶吼道,身體上滾滾的黑氣不停的向外漂浮,他的面目猙獰,猶如被鬼神附體一般,身子向後傾斜倒去,一副不甘心的樣子。


哄一聲。

龍霸的身體重重的摔擊在地上,濺起了一層高高的水霧,突然,他的身體不停的猛烈抽動起來,血肉開始變得模糊起來,彷彿被千萬只螞蟻侵蝕了一樣,剛纔還活生生的人瞬間都是被榨乾了精髓,化爲一堆血水,與滿地的雨水交融在一起。

龍陽看着那團血水,微微一笑,整個身子就是轟然倒地,帶着萬般的不堪,小聲說道:“龍舞,我爲你報仇了。”這個時候,他好像大聲的喊出來:“龍舞,我喜歡你啊。”

可是,此刻,龍陽在也不能說出任何話,身體的機能再也不能支撐下去了,看着漫天雨水,竟是有些傷感,眼睛裏閃過一道亮光,臉上掛着一幅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表情。

龍陽累了,他真的累了。

“真是個不能信任的傢伙啊。”龍強目光一冷,一道兇光閃現出來,拳頭重重的摔擊在旁邊的木桌上。不過,瞬間,龍強緊緊捏着拳陰森笑道:“看來必須除掉這小子了,否則,他一定會成爲我前進路上絆腳石。”

“小子,你殺我兒子,我要你償命。”龍強怒聲暴喝,傳遍全場,頓時,身形一動,猶如蛟龍一般出現在方場之上。

龍元看到這一幕,頓時驚呆,也是匆忙站了,猶如狸貓般出現子啊方場之上,怒聲喝道:“二哥,你爲何要違背祖訓呢。”

誰知龍強就是仰天哈哈大笑,伸出乾裂的手指指着龍元說:“你兒子殺我兒子,你居然跟我說祖訓,呵呵,難道我兒子的命就那麼不值錢嗎?還有祖訓是說給弱者遵守的,強者何必要遵守啊。”說完,就是猙獰一笑。

“你….’龍元臉一紅,對龍強的表情頓時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扭頭看了看龍陽,又回頭看了一眼龍強, 帶着深深的怒意,道要:“你傷我兒子的話,就必須踏過我的屍體。”

深深的父愛傳蕩在全場,無數人被這霸道的話語深深震撼。


龍陽看着父親那高大的身影,竟是哭了出來,他緊緊咬着嘴脣,鼻涕都是流了出來,他小聲啜泣道:“爹。”

“哼哼,想死嗎?”殺意順着龍強的話語向四周擴散,頓時,在場的所有人都是深深打了一個冷顫,那強大的魂力波動讓無數人撼動。

此刻,柳燦看到龍元站了出來,不禁又是一陣疑惑,小聲唸叨:“恩人。”不過,突然臉色一冷,看着方場上倒在地上的龍陽,又想起龍元剛纔說的話,頓時大徹大悟,道:“這楊龍難道是恩人的孩子?不對啊。”

楊龍,龍陽,楊龍,龍陽。突然,柳燦一切都明白了,這時,他擡頭看着龍元,一股凝重在眼眶裏蠕動。

漫天的魂力在空中傳蕩,龍強猙獰的笑着,此刻,他的灰髮也是無風自起,四處飄零,惡狠狠的說道:“別擋我路,我兒子不能白死。”

龍元表情凝重,緊緊咬着嘴脣,驚恐着看着龍強,這漫天的魂力好似有一股巨大的威壓向他壓制過來。頓時,龍元實力大口大口喘着粗氣,那壓力彷彿是利刃在他心裏攪來攪去,看來,這麼多年來龍強的實力又是更加幾分,看來已經接近了魂痕三十層了。

這魂痕三十層是一道鴻溝,這輩子,有許多人就是輸在了這道牆上,無數人絞盡腦汁都是過不去這個坎。因爲,在三十層之後,魂力在也不是普通的魂力氣旋了,那個時候。一個修煉者就可以在空中飛行了,利用魂力幻化成五彩繽紛的翅膀,也可以將魂力灌入武器當中,使武器得到更強大的威力。

而此刻。龍強所表現出來的實力已經十分接近這個地步。

而龍元知道若是這樣下去,他根本不能戰勝龍強,還會害了孩子和妻子,這時,他有點憐惜的看着龍陽,又是擡頭高高眺望着暈眩的的妻子,微微笑了笑,搖搖頭,帶着幾分無奈,看着猙獰的龍強,道:“二哥,能不能放了我的妻子和孩子。”

“什麼我沒聽清。你再說一遍。”龍強突然噗嗤一聲笑了,捂着耳朵,不停的說道:“再說一遍啊。”

龍陽看着爹,頓時,就是想要說,可是身體的痠痛讓他根本不能出聲,他緊緊盯着爹,渾身顫抖着。

只見,龍元無奈苦笑,就是大聲說道:“二哥,能不能放了我的妻子和孩子。”

聲音嘹亮,在方場之上久久迴旋不散,此刻,漫天大雨不知道何時,居然是變小了。雨後的空氣清新極了,而那道巨大聲響的聲音與這靜寂的天空格格不入。

龍強聽到這話,就是仰天哈哈大笑起來,道:“三弟啊,我記得當年你是如何都不會認輸的,爲什麼這次就這樣了?”

龍元低着頭,什麼話都不說。

“哎,我想啊,我不捨得殺掉那麼天才的人,可是,阻擋我路的人我必須殺掉。桀桀。對不住了,二弟。”

頓時,龍強手上出現一股黃色魂力氣旋,飛速的旋轉着,猛的一下衝上前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重重的轟擊在龍元身體上。

所有人都不敢出聲,柳燦看到這一幕竟是不敢站起來。

頓時,龍元的肚子上就是出現一個空曠的大洞,上面有着黃色的魂力火焰燃燒,血肉模糊,肋骨都是如同尖刀一般向外面刺了出來。

“我愛你們,我的妻子和孩子。”龍元蒼白的的面孔笑了,他舉起染血的手臂想要摸地上孩子,可是,頓時一股昏厥涌上頭頂,他的身體就是重重摔擊在地。

“爹。”龍陽嘶吼起來,面目通紅,眼睛裏盡是些猩紅,他的牙關緊咬,惡狠狠的喊了出來。

“爹、”

“相公。”不知道何時醒來的雪兒看到這一幕也是嘶吼起來,就是向方場奔來,如同離玄之箭一般,趴在龍元的身上,痛苦起來,她的美麗臉龐上兩行清淚掃過,看起來美麗極了。

瘦弱的身影看起來傷感極了,一股悲傷沖天而起.

下一章 賦詩一首,歌頌 龍元的父愛。。。 雪兒徐徐的站了起來,站在方場上向四周看了看,又是走近龍陽身邊。蹲了下去,摸着龍陽的頭,帶着母親的慈愛,道:“陽兒,看着你面前的這個人,你要記住他的模樣,記住他是怎麼對待你爹的,你要給我記住。”突然之間,雪兒的話語居然是大了好幾個分貝。

龍陽愣住了,睜大眼睛看着母親,頓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時,雪兒笑了笑,從腰間拿出一隻綠色玉佩,將他掛在龍陽的脖間,嘴巴貼在龍陽的耳朵旁,道:“陽兒,帶着我送你的東西,能走多遠就走多遠,在你沒成功之前,千萬別回來,當你有能力的時候,一定要踏平着龍家,爲你爹孃報仇。”雪兒的表情很平淡,好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似得。

龍陽一怔,看着脖子間的圓形玉佩,又是看了一眼母親,牙齒咬着上嘴脣,再一次哭了起來。

“不要哭,你爹是怎麼教你啊,千萬別哭,男兒有淚不輕彈,你一定別哭。“雪兒怒聲說道。

龍陽看着母親,用力的點了點頭。可是他根本不知道這是一個母親最真摯的遺言。

別哭,像個男子漢。

看着龍陽的模樣,雪兒笑了,他緩緩站直了身子,看了看四周圍觀的人,就是走近了龍元身邊,趴在他的身體上緩緩閉上了。

噗一聲。

一股鮮血就是從雪兒的嘴巴里噴出,溼潤的地面再一次被染得紅豔。

”娘。“龍陽大聲喊了出來,瞳孔劇烈的顫抖起來,好像要跳出眼眶似得。“娘,喊的撕心裂肺。”

聽到那股悽慘的喊聲,柳燦的心靈輕微的顫抖了一下,他突然愣住了,這麼多年來,他依符龍家到底是爲什麼,就是爲了報答當年龍元的救命之恩,可是現在,看着自己的恩人在自己面前死去,他真的有點難過,他不斷的問着自己:“這狗逼的龍家還有依附的必要嗎?”

龍強看到這一幕,咧嘴一笑,摸了摸灰白的鬍鬚,道:“好吧,三弟,你對我真好啊,省的我去動手了。”說着,就是將目光放在龍陽身上。

“不可原諒,我會後悔的,你這個混蛋。”龍陽看着爹孃死去的身影,牙關緊咬,嘴脣滴血,指甲都是深深刺入血肉之中,他想要站起來,可是,身體的力量彷彿是被抽空了似的,沒有一份力氣。

衆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震驚了,沒想到龍家的慶典族比此刻卻是變成了龍家人的葬禮,心中都有些不捨,可是想起龍強的實力,都是狠下心來,大聲咆哮道:“龍族長威武。”

“龍族長威武。”

話語飄蕩在整個方場之上。

聽到這話。龍強就是哈哈大笑起來,這麼多年來自己的夢想終於實現了,哈哈,所有的絆腳石都是被他一腳一腳的踩破,而現在只有最後一個了,馬上整個龍家都是我的了,龍強在心底瘋狂的笑了出來。

這一刻,站在最高處的是勝者,趴在地上的是那敗者。

突然,噗噗幾聲,方場之上,就是出現幾隻鐵箭,就是深深的刺入那堅硬的牆壁裏。上面飄絮着幾道黃符。

龍陽看到那鐵箭之後,笑了出來。

只見那鐵箭上的火符突然發出巨大的亮光,頓時,一股火焰沖天而出,一火燃,其餘的也是被點燃了,登時,一場大火瀰漫了整個方場之上。

龍強見狀,匆忙躲避,這漫天大火的力量也是可以燃盡一些,突然,他笑了出來,心想:“看來,天也龍家絕種啊,哈哈,真是好啊,也省的我動手了。”之後,桀桀一笑,就是退出場子,重新回到剛纔的位子上,

“快救火啊。”

所有人都是開始去救火,不一會兒,方場上被燒得乾乾淨淨的,啥都沒有。

“二爺。火已經滅了。”

“那個小子的屍體呢?”

那個小斯擡頭看了一眼龍陽,吞吞吐吐道:“沒找到,二爺。”

“什麼?”龍強大聲喊道,就是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眺望着方場上。

整個方場上,乾乾淨淨的,什麼都沒有。只有幾處剛纔破碎的坑。

突然,龍強就是目光發冷,表情嚴峻,牙關緊咬,惡狠狠道:“給我找,就算是掘地三尺都要給我把他們找出來。”

此刻,龍城回到青陽鎮的道路上,疾奔的馬車之上。


“堅持住。龍陽。”柳燦怒聲吼道。懷中的龍陽在剛纔的烈焰之中已經暈厥過去。在他的身邊是父母死去沉睡中的身體。

馬車劇烈的上下搖動着。

“家主,他很難救了。”

“不會的。”柳燦大聲吼道。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聽到這話,暴怒的柳燦隨即回過頭,看着郎中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