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轉頭,仔細打量了一下面前的戰士。這個男人一臉的剛毅,身體壯實,兩條露在外面的胳膊跟雷沙的大腿差不多粗,一看就知道臂力驚人。加上他胸前的藍色戰銜,說明他是個聖鬥士級的人物。而他發出的深藍鬥氣,更進一步詮釋着他的功力可不是一般聖鬥士能比的。

“你,是一直跟着我們的那五個人裏的一個吧。如果我沒猜錯,你們是金家的人,對嗎?”雷沙一仰頭,對這人問了起來。


“我們是染血傭兵團的,你應試聽過吧?”那男子有些自豪的說着。

雷沙大嘴一張:“哦,原來是染血傭兵團…”,頓了兩秒鐘後,很平靜的說道:“不好意思,沒聽說過。”。

“你….小心!”男子剛被氣得指着雷沙,便馬上大叫了一聲。

‘當’的一聲響,一把飛斧打在了一把紫色的劍上。劍身發出‘嗡嗡’的鳴響,飛斧落地,劍身卻沒有受到一點的損傷。

“紫色悲鳴之劍!(冥王的呼喚!)”黑騎士的首領和染血傭兵團的男子一起叫了出來。

“怎麼?這把劍有這麼多的別名?真難記!”羅格把劍收好,兩邊看了看兩人,搖頭嘆着。

雷沙又轉過了身,“唉,你們懂不懂規矩?我跟你說話時,他在後面大叫,現在跟他說話,你又在後面扔我,這仗沒法打了。行了,你們倆玩吧,我們不玩了,三人行的人,我們到一邊去,讓他們打。”。

說着,雷沙還真當沒事了一樣,帶着頭向殭屍最少的方向走去了。

“站住!現在我們處在亡靈大軍中,想要活就要聯合起來。你難道認爲自己可以獨擋這麼多亡靈嗎?”染血團的男子以刀指雷沙大叫起來。

雷沙仍然不理他,但面前的殭屍卻開始理他了。

“唔,哦。”殭屍們揮舞着手中的武器,一晃一晃的向雷沙衝了過來。

“聖光普照!”雷沙隨手就放高級光系魔法,一照之下,面前就清了一大片。肖可兒跟在雷沙身後,邊上還有李子翔保護,可以說是安全到家了。羅格的劍雖然入了鞘,但手從來沒離開過劍柄,以他的速度,隨時可以把劍以最快的速度拔出解決掉身前的敵人。而殭屍們沒什麼感知力,當然不會願意惹身高三米多的阿茂了。

“把他們全部殺掉!”黑騎士首領一聲令下,殭屍大軍開始瘋狂了。即使剛剛纔被消滅掉上萬的同伴,但他們仍然誓死向敵人衝殺。

“亞瑟,我們來了!”又是一個高級魔法放出,滿天又是一陣的光雨,這個魔法還沒結束,接着又放了一個。

雷沙找了個空地坐了下來,對着肖可兒問道:“誰能這麼連續的放高級光系魔法的?瓦爾法德爾的光系魔導師很多嗎?”。

肖可兒回憶着,“光系的大魔導師是沒有的,不過如果是院長皮亞布-法魯西的話,也能這樣連續的放高級魔法。”。

雷沙一驚,“哦?皮亞布不是外號叫火山,是個火系大魔導師嗎?學院的魔法史上我看到過的。”。

肖可兒笑道:“書上當然不會什麼都寫了。我的老師夜洛基·本恩,和皮亞布院長同爲三大魔導師之一,但他的排名卻是第二位,知道爲什麼嗎?皮亞布院長有着過人的天賦,他可以使用任何非禁咒的元素魔法和自然魔法。說他是火系只是因爲他最善長的是火系的禁咒。上一次的人獸大戰,就是他與我老師一起發動的終極魔法,但之後,老師因爲年勢已高,又耗費了太多的魔力,一下沒緩過來,去世了。”。

雷沙點了點頭,陷入了沉思。“想不到,這金家這麼厲害,連大魔導師都能請得動。”。

看着接連不斷的高級光系魔法降下,四個人坐着一輛不用馬拉的奇怪車輛從遠處駛來了。

直到染血傭兵團的五人到集,雷沙才明白了事情的真相。

“操,原來是三個光系魔導師,我說哪來的人這麼牛B嘛,老子也不能這麼個連放呀。”如雷沙所言,那鐵皮車中坐着的真的是三個魔導師,但他說錯的是,他們只有一個人是光系的魔導師。

“聖光普照!”手拿銀色金屬法杖的光系魔導師又一次發動了高級魔法,而當他發動過後,另外兩人的法杖立即流出一紅一綠兩道光線,像流水一樣流進了發動魔法那人的身體裏。

“他們居然能將不同系的魔力轉移,太神奇了。”肖可兒認出了他們的做爲,她的師父夜洛基也曾經對她提到過這種古老但實用的方法。

聖光照在衝鋒的黑騎士身上,從他們的鎧甲中冒出了一股白煙。藍毛的戰馬立即揚起了前蹄,顯然,光系魔法對黑騎士也一樣不留情面。

“啊!”突然間黑騎士首領一聲大叫,全身發出黑色的氣焰。光再照向他時,就開像是遇到了吸光的儀器一樣,完全無法進入他的身體。

在黑騎士首領的帶動下,身後的黑騎士們也都如法泡製。終於,高級光系魔法也無法將周圍清空了。但一個魔法過後,場中卻只剩下了染血傭兵團和兩百多黑騎士,剛剛數以萬計的殭屍部隊,已經被這一連串的光系高級魔法全滅了。

“好樣的,居然有膽殺到我們亡靈界來。你們真不簡單,不過,今天誰也別想活着回去了!!”多羅加爾曼說到最後眼中的鬼火已經變成了紫色。 “啊!”黑騎士首領多羅加爾曼大叫一聲衝向了染血傭兵團的鐵皮車。

聖鬥士亞瑟手中的彎刀也迎了上去。

‘當’的一聲響過後,多羅加爾曼的長刀與亞瑟手中的彎刀相吻了。

‘呲’的一聲,亞瑟雙手挺着刀向後滑出了十米遠,最後頂到了鐵皮車上才停了下來。

“這個黑騎士太厲害!!”深呼吸了好幾次,亞瑟才說出這麼一句話來。


坐在車上的四人當中,一直沒有動的一個人站了起來。坐着的時候,他被自己的白色看見包裹着,等到站起來後,衆人才看清了他的真面目。

這個人的全身穿着一套連身甲,不是厚重的騎士甲,不是輕便的劍士甲,這種奇怪的款式誰也沒見過。而他的全身都有武裝的情況下,頭上卻只有連着披風的一個布帽子。長相十分平常,並不惹人注意。全身上下最惹眼的地方,就屬全身甲左胸上的標記了。

一個紫色的圓形標記,裏面是代表發明的複雜陣法。他竟然是一個傳說中的頂級煉金術士。煉金術士不同於魔法師,他們的鍊金術不僅僅要有強大的精神力,同時還要記得複雜的配方和咒語,大型的鍊金術還要花很長時間佈下鍊金陣,比起魔法更加的繁瑣。因此,煉金術士一直也被當成一個冷門的行業,幾乎無人問津,就算有,也都是沒有什麼天賦的人。

“亞瑟,快上車,範擇,快給他治傷。”這個煉金術士對魔導師和聖鬥士下達着命令,不用問,他一定是這個傭兵團的團長了。

雷沙雖然不知道,但肖可兒和羅格他們卻是知道的。染血傭兵團,是大陸排名第五位的藍級傭兵團。以其超強的實力和神祕的行事作風而聞名,曾經有人傳說,他們是唯一一個可以和鬼神傭兵團對抗的隊伍。

“那個,我偉大的主人,我們是不是離開一點的好。我感覺大事情就要發生了。”看到加索爾和阿茂已經開始發抖,古大哥確定了自己發抖不是因爲冷。

強大的殺氣發出,雷沙也不是沒有感覺到。他在等,等待最佳的時機。

“衝鋒!!”終於,多羅加爾曼的命令下達了,兩百黑騎士連人帶馬散發着黑色的鬥氣衝向了鐵皮甲和裏面的五個人。

雷沙在黑騎士剛剛移動的時候,便同時喊道:“大家快跑!!”。

三人行的六人一獸,連轉身都是在倒退着逃跑中進行的。雷沙拉着肖可兒,跑得太快,把她帶得都飄了起來。

本來他們離着染血傭兵團就已經有上百米遠了,再這麼一跑,馬上就拉出了四五百米的距離。

黑雲從天而降,在黑騎士身後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骷髏頭形狀,從那骷髏頭口中吹出了一陣強烈的陰風,黑騎士身上的黑氣像是火焰遇到了加風機一樣,猛擊然漲大了一倍。

接着,對面的金光一閃,黑色的鐵皮車中飛出了上百個金色的光點。光點落地,變成了一百多個全身金黃,手拿大劍盾牌,高有十米的超大型金屬人。那氣勢,足以讓所有見到人的嚇破膽。

但鑽石鍊金師放出這麼大的一個鍊金術後,卻馬上開着鐵皮車玩了命的向後方退去。

‘轟’的一聲響,彷彿整個亡靈界都跟着搖晃起來。這時,雷沙他們已經跑出了上千米遠。轉身向後一看,一個金色光球從地面升起,氣勢完全不輸給剛剛的烏雲骷髏頭。

再接下來,雷沙帶頭繼續向前方跑去。

“主人!爲什麼要逃?那能量並不是十分的強大。”李子翔跟在雷沙身邊問着。

雷沙一邊跑一邊說道:“那你去拼好了,我寧可跑跑步,比跟那些人硬拼省了不知道多少力量。我們是來救人的,不是來拼命的。”。

李子翔被說得汗顏。

鐵皮車設計精妙,速度飛快,在雷沙他們逃跑後,染血傭兵團也消失了蹤影。


離魔豬圈不遠處的戰場上,現在只剩下了騎着馬來回溜達的黑騎士們。剛剛氣勢恢弘的上百巨大金甲人,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堆零件,原來他們都是由金屬組成的機器人。不過,能瞬間以鍊金術造出這麼多巨大的機器人,而且經過了恐怖騎士的死亡之舞打擊後仍然沒有變成粉末,就足矣說明這個鍊金師的強大,不是人們所見聞過的。

“該死的人類,你,去通知麥克斯陛下,其它人去把所有可以調集的力量集合,我們一定要把這幾個人類消滅。”多羅加爾曼咆哮起來。

“呼呼呼!不,不行了,別跑了,主人我實在是抱不住了。”古大哥躺在了地上,大口喘着粗氣,對雷沙說着。

雷沙轉過身來看着地上的魔豬,上去對他屁股就是一腳。

“你從開始就一直抱着我的腿,根本就沒用你跑,這樣還說受不了,你是不是魔獸?”雷沙怒斥。

古大哥站了起來,搖了搖自己的肥臀,“如果不是魔獸,剛剛你那一腳還不要了我的小命呀。我都說了你會後悔的。”。

雷沙一擡手,異次元的門打開了,古大哥又跳了進去。

“怎麼弄個體力這麼差的魔獸,我太單純了,被他會說話的外表給欺騙了。”雷沙搖頭嘆氣的向前走去。

“等一下,團長,前面是城堡了,難道我們要從大門進去嗎?”加索爾又扯着大嗓門兒叫了起來。

雷沙回頭瞪他,“不從門進去還跳牆嗎?笨!”。

“可是,…大門也是關着的呀。”加索爾還想反駁。

雷沙突然間身形加速向前衝去,一躍跳起三十多米高,在空中連畫出幾個符陣來。

“山崩地裂!”五道金黃符陣打出,雷沙剛好落地。

遠在百米之外的巨大城門被五個符印上之後,瞬間扭曲變形,併發出巨大的聲響,向後倒下了。

“呃。。”加索爾再也找不出什麼藉口了,只能跟着一起向城堡內走去。

‘嗖’的一聲響,那鐵皮車以狂風般的速度比他們先一步衝進了城堡。

“操,被人搶先了,快追。”說着,雷沙一馬當先的追了出去。

“殺!”鐵皮車上飛出的金光又化成了上百個巨大的黃金戰士,他們手中的大劍和盾牌對付起亡靈來就像是專門打造的骨骼粉碎機一樣。

而雷沙雙腳腳尖點地,從黃金戰士的空隙中飛了過去。

“謝謝了!”雷沙向鐵皮車一擺手繼續跑走了。

“可惡,搶我們的功勞,快,我已經看到小姐了,趁大部隊還沒來到,我們快走。”鑽石鍊金師伸手一指,鐵皮車已經飛一樣的行動起來。不知道他是怎麼造的,那速度竟然不比雷沙全力奔跑時慢,沒一會兒就快要追上雷沙了。

一個有上百階的石階梯下,聚集着很多高級的亡靈。他們眼中的藍色鬼火表示着他們的身份。

在臺階的最上方,一個兩百平米的正方形石臺上,鋪着紅色的地毯,地毯的最那端擺了一個裝滿了鮮血的浴盆。浴盆很大,足可以容納下兩個成年人在裏面一起洗浴。

站在浴盆前的男子,正是貌美絕倫的吸血之王麥克斯。而面對着他,在巫妖沙若的攙扶下,正慢慢的向麥克斯走去的,正是一身雪白禮服的奧黛利·金,也就是雷沙他們掙着要找的任務目標。

麥克斯接過奧黛利的手,溫柔地說道:“來吧,親愛的,讓我們接受鮮血的祝福,成爲永遠的伴侶。”

伴隨着城頂的喪鐘,一對新人正式結爲了夫妻,他們剛準備脫去衣服一起用血沐浴,街道的遠處就飛馳而來一人一車。

前面跑着的當然是雷沙,他發現身後有人追他後,更加快了幾分腳步。後面追着的當然就是那奇怪的鐵甲車了。

“呀!”雷沙大叫一聲,一下跳過了前方的上百名高級亡靈。

他只落地兩次就來到了臺階的上方,右手一個手刀直接劈向麥克斯。

‘當’的一聲響,麥克斯的黑布披風變得像鋼板一樣結實,擋住了雷沙的手刀。

但雷沙是用上了真力的,一擊還是將措手不及的麥克斯打得向後飛退了幾步。這一退正好把身後的大浴盆打翻了,滿滿一盆鮮血灑在了地上,順着石階流向下方。

雷沙雙手高舉,又對準入了麥克斯。這一次麥克斯使足了力氣,雙手拉披風圍住了臉。

“麥克斯!”雷沙的拳沒有打到,卻傳來了奧黛利的叫聲。

雷沙把奧黛利夾在了腋窩下方,像帶着一個布娃娃一樣快速向外跑去。

“奧黛利!!”麥克斯抖開披風后,雙眼變成了血紅一片。吸血之王被激怒了,即使面前的人有着可以和他一較短長的實力,但這裏是他的地盤,亡靈的國度。

“沙若,調兵!把這幾個人類都給我撕碎!!”他對身邊的巫妖說了一句,兩手卻已經張開,披風變成了兩個黑色的大肉翼,載着麥克斯以極快的速度向下滑行。

“黃金軍團!”

在高級光系魔法無法將面前的高級亡靈殺死時,鑽石鍊金師又一次施展出了他最拿手的鍊金陣。

這一次,足足有兩百多個光點灑出,落地後,變化出的巨大黃金機器人,將整個街道都佔滿了。

“把奧黛利還給我!!!”麥克斯如魔鬼般嘶吼着飛到了雷沙身後。

雷沙感到到自己的耳邊惡風突起,戰鬥本能告訴他,這一擊非同小可。他連忙放下了奧黛利,轉身雙手快速畫符,但符還沒畫好,麥克斯的肉翼就攻到了。

雷沙在萬分緊急的關頭把真力運足,雙手向上迎擊。

‘啪’的一聲響過後,麥克斯被彈回了空中。而雷沙的腳下,石制的路面向外開始龜裂,一直碎到了兩邊的房屋下。雷沙也沒挺住,單脆跪了下來。

“操,你來真的。我剛剛都沒使勁打你!!”雷沙怒罵着,但並沒有繼續上前。因爲他的雙手,已經麻木了,他知道,這一次遇到真正的敵人了。他的實力,絕對不比自己遇見過的任何一個高手差。 麥克斯與雷沙接連過招,雷沙的真力已經提到了極限卻被打得節節敗退。麥克斯全身的紫黑色氣焰隱隱的透着一些血樣的絲線。他的力量很古怪,也很強大。


‘嗖’又是一招掛着風聲的下劈,麥克斯把力量用到了極限。每一下都把雷沙打得飛身倒退。

“你們慢慢打吧,我們走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