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能讓自己的雪娘姐姐受到戰馬踐踏,屍骨無存。

他要帶她回家…

做完這一切之後。

李易扔掉了手中破損的方天畫戟,提起了身邊插着的一柄鐵槍,心思微沉,打開了系統個人面板。

宿主:李易

年齡:八歲

武力:三流武將,全屬性50。

武器:鐵槍

武將:許諸

特殊軍隊:燕雲十八騎

“叮,恭喜宿主完成支線任務,策馬迎敵,成功斬殺敵軍一名三流武將。”


“叮,由於宿主年齡太小,系統已自動開啓獎勵。”

“叮,恭喜宿主獲得一流武將華雄,已俱現。”

“叮,恭喜宿主獲得特殊軍隊,幽冥鬼軍一千,已俱現。(全軍聾啞,口中哨聲,如同厲鬼嘶吼)。”

系統的叮叮聲,讓李易悲涼的眼眸中,流露出了一絲希望。


緊接着……

他吐出一口濁氣,看向大食前軍已不足三千人,喃喃道:“是該讓這羣捲毛畜牲付出代價了。”

於是他氣沉丹田,猛的大喝一句!

“吾將華雄何在!”

“吾,華雄拜見將軍,吾願爲將軍赴湯蹈火!”

“吾幽冥鬼軍何在!”

嗚!

嗚嗚!

嗚嗚嗚!

也是在李易大吼中,他的耳中便得到了回答。

聲如驚雷!

只見一名甲胃雄武,臉帶黑色面具的武將,身騎戰馬,揮舞着長槍衝殺進了大食騎兵之中。

如虎入羊羣,開始了殺戮。

“嗚嗚,砰砰!”

緊接着,一隻黑甲騎兵也出現在了大食騎兵後軍身後,吹響着口中哨聲,拍打着盾牌。


以此向李易進行參拜!

這突來的變故。

徹底震懾了大食騎兵,使得他們的戰馬,在原地驚鳴不已。

尤其是!


鬼哭狼嚎的哨聲,影藏在幽冥鬼軍的鬼臉面具之下,今大食騎兵心生恐懼,汗毛直立。

人馬都怕了。

彷彿遇到了地獄來的陰軍。

“這是……”

一時間,寧遠城樓之上,所有人全部都看呆了……

黑甲鬼面!

聲如鬼泣!

鋒利長刀!

無不展現着這支騎兵的詭異,他們出現以後只是發出瞭如同鬼哭的尖嘯,參拜李易。

隨即……

便如同死物,人馬無聲。

讓人心驚膽顫。

雪花肆意飛舞。

一股冰冷的殺意從他們身上發出,讓人如芒刺骨!

寧遠城樓之上,所有廝殺的將士,紛紛看着這一千騎兵,全部都驚愕住了。

接着!

有不少將士,百姓,紛紛淚流滿面。

他們似乎明白了……

“這難道是李嗣業將軍給我們寧遠城留下的將士嗎?”

“不會錯了,一定是的!”

“哈哈,李承業將軍沒有忘記我們,他一直都保護着寧遠城。”

“我大唐有此雄軍,我大唐豈能懼怕大食國捲毛畜牲!”

“可惜了,李承業將軍卻去了……”

一時間,城樓戰場大唐之人,紛紛猜測,感動,悲傷。

他們儘管不認識這支獨特的鬼軍,但這支軍隊的來援如此之快,也只能讓他們信以爲,這是李承業留下的祕密軍隊。


用以保護寧遠城的祕密軍隊!

所以他們激動了,他們感動的哭了。

李承業守護寧遠城二十多載,幾十次赴死血戰,擊退石國與大食國捲毛畜牲!

讓寧遠城平安了二十多載。

可現在,李承業奉命出征,卻也留下了祕密軍隊守護他們。

他們能不爲之感動?

而現在,年僅八歲的李易,卻又扛起了其父之責,在城外血戰大食國捲毛畜牲。

依舊在守護他們。

他們能不爲之悲傷?

可是戰爭卻還未結束……

當一千幽冥鬼軍出現之後,彷彿直接無視大食後軍騎兵數量,直接衝殺了進去,血戰!

哨聲響起,如同羣鬼泣血,嚇得大食騎兵手腳紛紛發軟。

那還有膽氣揮刀。

只能被幽冥鬼軍屠殺。

而在大食前軍的卡里,見此,壓住心中俱意,怒吼一聲!

“該死,這是哪來的詭異騎兵!”

“來人,快去傳令後軍,那些騎兵是人,不是魔鬼!”

“殺了他們!”

然而卡里不知道。

幽冥鬼軍,曾經一夜屠殺敵國十萬,殺得當時敵國將領恐懼自殺!

而面對人數十倍於自己的大食騎兵,幽冥鬼軍毫無畏懼,眼眸之中不起一絲波瀾。

“噗呲!”

他們手中冷冽寒光的長刀,不停揮動。

如同割麥子一般,收割着大食騎兵。

而大食騎兵也同麥子一般,倒下一片又一片。

血液潑撒。

印耀着陽光,爲這隻出現的幽冥鬼軍……

洗禮!

而另一邊。

華雄越戰越勇!

一槍洞穿了兩名大食騎兵之後,口中如雷炸響的暴喝。

“殺!”

這一幕,直接引動了許諸等人,開始主動衝殺包圍自己的大食騎兵,同時暴喝一聲。

“殺!”

卡里見此,是又驚又怒,立馬也發出暴喝。

“放肆!”

而這個時候!

體力恢復了一絲的李易,更是趁機提着鐵槍,猛的殺進了大食騎兵之中!

橫掃無敵!

直接衝殺到了幾名殘存的老將身邊。

不忍的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