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本想去找蘇氏公司的麻煩,沒想到對方竟然先找他們。

這麼囂張嗎?

石門市還是他們的地盤,在他們的地盤如此放肆,他們絕不會容許這種事情出現。


“兄弟們,給我上。”

他們的手下正準備動手,但是光頭強他們已經先啓動了。

“砰砰砰”幾聲,那些人紛紛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的再也爬不起來。

其他人瞪大了眼睛,一臉恐懼,臉色蒼白。

對方的實力如此之強嗎?

他們忽然明白,爲什麼之前那些找蘇氏麻煩的人,一個個都沒有了消息。

當先一人顫抖着聲音說道,“這位好漢,都是一場誤會。我們跟蘇氏公司沒有任何的矛盾,如果你還要繼續動手的話,就是跟京城的地下組織作對。”

凌羽楓慢慢的走上前,表情很嚴峻,冷冷的說道,“你們雖然沒跟蘇氏公司有矛盾,但是你們心中卻早就想阻撓蘇氏公司,我不會允許任何人有這個念頭。”

當先一人說道:“我們又不認識你,而且,你跟蘇氏什麼關係?爲什麼替他們出頭?”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眼中射出一道精光,慢慢的說道,“蘇氏公司的總經理是我老婆,你說有沒有關係?而且,京城的地下組織,我正想要好好挑戰一下。”

說完擺了擺手,光頭強他們已經啓動。

那幾個人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就已經倒在了地上。

石門市的地下組織被清除了。

這事很快就傳到了京城,整個京城一片譁然。

“東海那邊出手了,他們終於要來京城了。”

有一些人顯得戰戰兢兢,但更多的人卻不以爲然。

畢竟,京城的實力可不是外人能夠撬得動的。

哪怕現在揚名在外的東海鐵板,也未必做得到。

“哼,一個小小的東海,真的能挑釁京城的實力嗎?” “他們當京城都是花瓶嗎?”

“讓東海的人來吧,讓他們有來無回。”

京城幾大家族馬上把高手都派了出去。

石門市是京城的門戶,他們絕不會坐視不管的。

可是第二天,那些派出去的高手,就原封不動的被退了回來。

只是都沒有了呼吸。


整個京城再次譁然。

“東海真的那麼可怕嗎?”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石門市已經亂了,張天啓依然坐在西餐廳。

但他面前已經沒有人在坐着了,那些想要挑釁蘇氏公司的人,全都消失了,誰還敢再有那個想法?

張天啓的名字也傳遍了整個石門市,那些人知道,張天啓身後是蘇氏公司。

凌羽楓對張天啓說道:“石門市已經沒有了危險,我留幾個精英保護你,你就在這裏好好發展,爲以後蘇氏公司進駐京城,打下基礎。你只要記住,蘇氏公司不會放棄任何人。”

張天啓很鄭重的點了點頭說道:“凌先生,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失望的。”

凌羽楓又吩咐了幾句,帶着光頭強離開了石門市。

……

在一個偏遠的小城市,一座宅院顯得很破舊,好像很久都沒有人住過。

從外面看,顯得無比的荒涼。

這時一個身影出現,慢慢的走到了門口。

顯得躡手躡腳,不小心踩在了一根樹枝上,“咔嚓”一聲,他馬上警惕了起來,迅速潛伏到了隱蔽處。

過了好一會兒,才悄悄地探出身子,四周看了看,並沒有發現人,才慢慢的鬆了一口氣。

但他的臉上卻露出了詫異來,“老大說,那些人就在這裏,但這個地方好久都沒有人住過了,怎麼可能會在這裏?”

警惕的心也慢慢的放鬆了下來,他出發之前,聽大黃文傑的語氣,這件事情很重要,所以他也不敢懈怠。

現在看到宅院裏面,幾乎沒有人,一直警惕的心也放鬆了。

正準備離開,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股強大的氣息傳來。

他馬上集中精神,想要躲避,只聽“砰”的一聲,他的身上中了一拳。

整個人飛了起來,掉在地上,臉上露出了驚恐來。

擡頭一看,他的面前多了一個人。

這個人戴着面具,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他指着那個人說道,“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那個人的聲音顯得很淒涼,就像是餓鬼一樣,沙啞着聲音說道,“不錯,連這麼偏僻的地方都能找到,看你的身手似乎是南派的人,南派也算是個老門派了,還以爲他們已經沒落了,沒想到現在還有人。”

面具人朝着他慢慢的走了過去。

他伸手指着面具人說道,“你不要過來。”

可是那個人已經到了跟前,擡起一腳,就送他去閻王那裏報道了。

面具人這才把面具摘了下來,幽幽的說道,“這個地方是個祕密,找到這裏的人,必須死。”

話音一落,他的身形一閃,消失在夜色中。

南派。

黃文傑一直在等他消息,可是等了這麼久,沒有任何消息傳回來。

從上次凌羽楓告訴他,江湖上又出現了會鶴形拳的人,他就覺得,這個江湖恐怕又要遭遇血雨腥風了。

心中有些猜測,馬上派心腹出去調查,之前還能收到心腹的消息,可現在都過了好幾個小時了,卻沒有任何的消息傳回來。

黃文傑嘆了一口氣,幽幽的說道,“看來他應該找到了地方,那些人是不會留下他的小命的。”

黃文傑說這話,臉上顯出憤怒來,又多了忌憚和擔憂。

一旦那些人知道,有人要調查他們,恐怕,接下來會變得很麻煩了。

黃文傑馬上從身上掏出了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凌羽楓。

這種事情畢竟太大了,南派根本都解決不了。

那些人如果報復,這個江湖就會亂的。

南派承受不住這樣的後果。

但他對凌羽楓卻很有信心,因爲凌羽楓是一個很強大的人。

如果能夠限制住那些人,恐怕也只有凌羽楓了。

通了電話,黃文傑直接說道,“有消息了,馬上來見我。”

說完黃文傑就掛掉了電話。

這種事情在電話裏是說不清楚的,必須當面談。

收起了手機,黃文傑站在門口一動不動。

過了好長時間,他的臉上慢慢的顯出愁容,總覺得事情會很麻煩。

而且那些人肯定知道他派出的人是南派的,得罪了那些人,麻煩馬上就回來臨。

黃文傑突然喊了一聲,“黃云溪。”

一個人迅速來到了黃文傑跟前,“大哥,有什麼事吩咐。”

黃文傑的表情很嚴肅說道,“跟咱們的人說一聲,這段時間不要輕易外出,所有的人都警惕起來,南派有麻煩了。”

黃云溪一愣,一時半會沒明白黃文傑的意思。

南派現在還沒有沒落,而且在江湖上也是很有名望的流派。

會遇到什麼麻煩?

就算是有麻煩,南派也能夠解決的。

黃云溪皺着眉頭,問道:“大哥,很嚴重嗎?”

黃文傑的表情很沉重,點了點頭,說到:“關乎生死,很嚴重。”


黃云溪還從來沒有見過黃文傑如此謹慎,馬上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大哥。”

迅速去安排了。

關乎生死。

每個人都想要苟活在這世界上,如果要面臨死亡,他們怎麼能夠不警惕?

等到黃云溪把這個消息通知給其他負責人,那些人都愣了一下。

還以爲聽錯了。

因爲南派成立這麼多年,還從來沒有像現在如此的警惕和謹慎。

“黃云溪,你聽出大哥的話了吧?”

“關乎生死,有這麼嚴重嗎?”

那些人依然存在懷疑的想法。

黃云溪表情很嚴肅的說道,“都不要瞎猜,大哥已經下了死命令了,如果到時候出事了,搭上了你們的小命,自己負責,但我要警告你們,不要誤了大哥的事。”

那些人聽到這裏,這才重視了起來,不敢有任何的猶豫,馬上安排防禦。

黃文傑坐在大堂裏,眼眸深邃。

幾大高手已經召集過來,他們也是第一次看到黃文傑如此嚴肅的表情。

“大哥,你放心,我們已經照你的安排,做好了準備。” “對,大哥,咱們南派也是數一數二的門派,想要找咱們的麻煩,並不是那麼容易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