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爲大集團的總裁,永遠都有做不完的工作。

……

週日。

唐品馨回家陪了奶奶半天。

離開奶奶家時,她想去醫院看看白晶晶,誰知道剛來到醫院門口,便被一個男人攔住了去路。

她愣了愣,覺得這個男人很臉熟,卻一時記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你好,二少奶奶,還記得我嗎?”男人操着一口不太純正的國語。

“你是……”唐品馨蹙着眉,實在是想不起他是誰。

“我是白晶晶的前男友安騰宇,記起來了嗎?”

哦!

唐品馨頓時恍然。

她記起來了,白晶晶剛回國那會兒,是有一個日本男朋友的。

“你……”她回頭指了指樓上,說:“你是來探望晶晶的嗎?”

“是的。”安騰宇神情露出了悲傷,說:“沒想到她竟然出了這麼大的事情,唉,她太慘了。”

一個大男人露出了一副欲哭的表情,唐品馨有些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去安慰他。

“是慘了點,但,總會過去的,不是嗎?”

“嗯,我也是這麼安慰她的,希望她能堅強點挺過去,如果她願意到日本生活,我願意照顧她一輩子。”安騰宇說得很真誠。

唐品馨聞言,心裏閃過了感動。

“對了,二少奶奶…..”

“叫我品馨吧。”唐品馨實在是不習慣別人用“二少奶奶”來稱呼她,她覺得這個稱呼太有距離感了。

“嗯,品馨,能和你談一會兒嗎?”安騰宇指了指對面的咖啡廳。

唐品馨猶豫着,畢竟她與安騰宇不是那麼熟,但,轉念一想,坐下來喝杯咖啡,好像也沒有什麼的。

“好吧。”她點了點頭,與安騰宇一起去了對面的咖啡廳。

在他們身後隱蔽的地方,有一個鏡頭正對着他們狂按快門。

坐下來後,唐品馨與安騰宇分別點了一杯咖啡。

安騰宇開始說起了他與白晶晶之間的愛情故事。

他說他們是拍豔情片時認識的,他是攝像,而她卻是女主角,他目睹了她被迫拍片的過程,目睹了數十個男人殘忍的糟蹋她,她哭得很慘,惹得他當時也跟着落淚。

“我當時真的很同情她,覺得她很有慘,拍完片後,所有人都走了,她躲在廁所裏痛哭,而我在廁所外邊哭着安慰她,我說我不嫌棄她,我願意跟她在一起……”

“就這樣,我跟她開始了戀愛。”

唐品馨靜靜的聽着,心是感動得一蹋糊塗,眼角微微溼潤了。

“你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她帶着濃濃的鼻音真誠的稱讚道。

畢竟,很多男人遇上這種情況,都沒有胸懷接納與包容。

“其實,我也沒有你想象中這麼好,我很窮,沒有女孩子願意跟我,只有她願意。”安騰宇苦笑了一下,面露難色,似乎有什麼難言之忍。

“安騰先生有什麼不妨直說。”唐品馨看穿了他的心思。

安騰宇神情閃過了尷尬,不安的搓了搓手,說:“不瞞你說,我這次來看晶晶,已經把身上的錢花得七七八八了,剛纔又買了些營養品給晶晶,所以……所以沒錢住宿吃飯,也沒錢買機票了。”

唐品馨瞬間明白了他的意思。

“沒關係,我可以借錢給你。”

“真的嗎?”安騰宇驚詫的擡起眼看向唐品馨,露出了一臉的感激與激動。

“二少奶奶……不,品馨,你真是太好了。”他激動得拉住了她的手。

但,他的手才觸到唐品馨的手,她就反射性的縮開了。

安騰宇微微尷尬,連忙道歉:“對不起,我太開心了。”

“沒關係。”唐品馨淡淡笑了一下,從包包裏拿出了錢包,把裏邊的現金都給了安騰宇。

其實,她也想過安騰宇兜了這麼大一個圈,說了這麼多感人的故事,也許是騙她的錢,但,萬一他說的是真的呢。

反正這點錢對她來說,也不算什麼,就當是做善事吧。

安騰宇沒有馬上接過唐品馨手裏的錢,而是保證着說:“謝謝你,真的太感謝了,回到日本後,拿了工資,我會馬上還錢的。” “等你再來這個城市時還也不遲。”唐品馨笑了笑。

“謝謝了。”安騰宇接過了錢。

“你再坐一會兒吧,我去看看晶晶。”唐品馨起身,在離開前,她刷卡把賬也一併結了。

一直躲藏在暗處的人,翻看了一下相機上的相片後,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安騰宇起身,走到了那人面前,伸出手。

那人戴着口罩與墨鏡,穿着寬大的衣衫,他從口袋裏摸出了一個厚厚的信封,扔到安騰宇手裏,冷冷說道:“拿着錢滾回你的國家。”

安騰宇露出了貪婪的笑容,打開信封看了看裏邊的錢,轉身離開。

……

白晶晶的病房裏。

只有沈素心與白晶晶在,白晟偉回家休息了。

雖然這些天唐品馨幾乎每天都來醫院看白晶晶,但,她似乎不太領情,每次都冷着一張臉,不理不睬的。

當然,唐品馨看在沈素心的面子上,沒去計較。

按照陸漾的說法,被狗咬了一口,你總不能咬回狗一口吧。

她是心疼母親纔來的,至於白晶晶,雖然可憐,但也可恨。

她沒逗留多久,便離開了,但,沒有直接離開醫院,而是去找陸漾了。


她剛離開沒多久,醫生便把沈素心叫去了。

白晶晶獨自躺在病牀上,茫然的看着天花板出神,現在支撐着她活下去的是一股怨念,她一定要揪出這個害得她身敗名裂的人,拉上他陪葬。

突然,“啪”的一聲,門口扔進來一包東西。

她木然的轉頭看去,看到那包東西時,眸子裏劃過了疑惑,慢慢起身下牀,撿起了那包東西,回到病牀上坐下,把裏邊的東西倒了出來。

數十張照片散落在牀上,她撿起了一張看了看,竟然是唐品馨與安騰宇,他們面對面的坐着,唐品馨手裏拿着一沓錢遞給安騰宇。

她的眉頭越皺越緊,迅速的把那些照片都看了一遍,腦子裏劃過了安騰宇兩個小時前說過的話。

他說他對不起她,他還說有些事情是被逼的,拿了錢財替人消災……

她不記得他還說了些什麼了,反正當時她心情低落,沒什麼心思聽他瞎扯。

但,現在看到了這些照片,再結合他說的話。

難道是唐品馨指使安騰宇暴光她的照片的?

要不然她怎麼會跟安騰宇在一起?還給他錢。

當初她還懷疑是肖風搞的鬼,但,現在想想,唐品馨的嫌疑更大,畢竟肖風已經很久沒出現在她面前了,她對他也沒了利用的價值,他沒必要揪着不放,倒是唐品馨這個毒婦,一邊暗地裏害她,一邊扮演着好友,她肯定是想獨自擁有沈素心的愛。

“啊!”她發狂的大叫着把牀上的相片掃落地上,額頭青筋畢露,眼睛瞪得大大的,咬牙切齒的樣子甚是駭人。

唐品馨,你不讓我安生,我便讓你不得好死!

突然想起唐品馨剛走不久,她連忙撒腿狂奔追了出去。

而此時的唐品馨,因爲陸漾很忙碌,所以聊了幾句後,她便離開了。

走出醫院門口,因爲天氣不好的原因,天色已微暗。

她走出馬路邊,等着傅承若的車子來接她。

剛剛傅承若打來了電話,說路上有些塞車,讓她多等一會兒。

她拿出手機,正想給容陌川打電話,身後突然響起了一聲咬牙切齒的怒吼。

“唐品馨!”


她一愣,本能回身,看到白晶晶一身病服站在不遠處,因爲背光的原因,讓她的神情看起來非常的陰沉可怕。

“你怎麼出來了?”唐品馨詫異問道。

“收起你那假惺惺的面孔吧,這裏只有我們兩個人,你不用演戲了。”白晶晶恨恨的瞪着唐品馨,一步一步的朝她走近。

“演戲?”唐品馨蹙眉,苦笑了一下,說:“我爲什麼要演戲?”

“爲什麼要害我?”白晶晶站在唐品馨面前,一字一頓的問道,那雙漂亮的眸子,迸射出濃烈的恨意。

唐品馨看着充滿恨意的白晶晶,心裏打了個突,閃過了不好的預感。


“你怎麼了?”

“你他媽的,少給我扯些有的沒的,回答我的問題。”白晶晶突然激動了起來,猛然出手揪着唐品馨的領子。

唐品馨一驚,擔心傷到身體尚未痊癒的白晶晶,所以沒有掙扎。

“我沒有害你,我害你做什麼?”她無奈回答。

“因爲你想獨佔媽媽的愛,因爲你怕我搶回陌川,所以你才暴光我的照片,害我身敗名裂,對嗎?”

“我沒有。”

然而,唐品馨的否認聽在白晶晶的耳裏,就是狡辯。

“現在看到我這樣,你是不是很開心?每天來醫院看看我的慘狀,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我沒有,沒有,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做過任何傷害過你的事情,我可以對天發誓……”

“你以爲我會信你的話嗎?唐品馨,你這個虛僞小人,已經擁有陌川的愛,還要來搶媽媽的愛,你太貪心了。”

“白晶晶,你冷靜些,我不知道你受了什麼刺激,但,就算給我判刑,也要給我辯解的機會吧。”

就在這時,沈素心慌慌張張的身影突然出現在醫院門口,她擔憂的左顧右盼着,最後看到了站在馬路邊糾纏成一團的白晶晶與唐品馨。

她連忙跑來。

“天吶,你們兩個做什麼?晶晶快放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