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沒有任何實質性內容,方宇的情緒平淡了,這完全是一條會議通知嘛!

週一下午,方宇準時敲門。

邱欣已經沏好了茶,兩個人對坐沙發,空氣緊張而安靜。

方宇靜等邱欣開口。

邱欣先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開始發言。

“我確實沒有未婚夫,也沒有要結婚。”

這是一個好消息,方宇低着頭,豎着耳朵傾聽,儘量保持平靜的表情。

邱欣接着說:“我承認,我對你的感情確實有超出朋友之外的成分。”

方宇心中一喜。

邱欣接着說:“但是,沒有超出多少,可控,可消。”

方宇不禁擡頭看邱欣,眼神複雜。

邱欣看到方宇的眼神,聲音變得柔軟了下來:“方宇,我的情況比較複雜,帶個孩子,生活中的事情比不得年輕的姑娘,你還沒有孩子,可是我真的不願意再生孩子,單這一點,我們在一起,就是耽誤了你。”

方宇眯着眼看了邱欣一會兒,說:“可控可消,是因爲孩子嗎?”

邱欣點頭,又搖頭:“這是一個主要因素。”

“其他的因素,都說說。”

“我年齡比你大五、六歲。”

“還有?”方宇希望邱欣把心中的顧慮全部講出來,再一一解決。

“還有……我害怕失去。”

方宇忐忑的心漸漸踏實了下來。

“說完了?”

邱欣點頭。

方宇點點頭,說了一聲“好”,然後輕緩地解答邱欣的疑問。

“先說孩子的事情。跟你表白之前,這些我都想過了,如果你不願意再要孩子,我能理解和接受。”

邱欣說:“這個問題,不能腦子一熱就決定了的,如果你一生沒有自己的孩子,會遺憾的。”

“生命本身苦多於樂,不要孩子,未必就是遺憾,何況,還有妍妍。”

邱欣沒想到方宇說得這麼篤定。

“再說年齡,你總是把自己說得好像多大年齡似的,說實話,很多時侯我覺得你比我小。”

“至於害怕失去,這個我能理解,我會盡力讓你得而不失,希望你能勇敢一點。”

說完這一句,方宇定定地看着邱欣,她的臉龐清秀美麗。

邱欣微微地笑着看方宇,說:“我是慢熱的。”

方宇控制着自己不至於太喜形於色,說:“好,我們慢慢來。”

兩個人,心中釋然,相對着,微微地笑着,心裏一抹甜蜜。

過了一會兒,邱欣看了一下表,說:“我去接妍妍。”

方宇起身:“我也去。”


學校的門口站滿了家長,方宇這是第一次親歷學生放學的場面,一個班出來,一羣家長擁到門口,孩子們像小鳥似地各自跟着自己的家長一邊說一邊走地離開學校。

沒等多會兒,妍妍出來了,她也像只小鳥,歡快地跑到媽媽身邊,邱欣一邊幫她拿過書包,一邊說:“叫叔叔。”小傢伙這纔看到邱欣身側的方宇,響亮地喊了一句:“叔叔好!”方宇笑着說:“你好妍妍!”說完,從邱欣手裏搶過書包背在自己肩上,邱欣領着一蹦一跳的妍妍走在前面,方宇跟在後面,看着母女兩的身影,心中升起了“家”的溫暖。 三個人走到邱欣家樓下時,方宇把書包遞給邱欣,說:“我就不上去了。”

“怎麼了?”

方宇說:“晚上發消息給你。”然後對妍妍說:“妍妍,再見!”

妍妍禮貌地向方宇揮手說:“叔叔再見!”說完,拉着媽媽的手走進了樓裏。

方宇一個人慢慢往家走,只覺得春風如意。

晚上,方宇給邱欣發消息:明天下午我去找你。

邱欣很快回了消息:好。

方宇看到消息的時候,一邊笑一邊搖頭,邱欣從來不像大多數女人那樣多言。

第二天下午,股市收盤後,方宇去了邱欣家。

邱欣一邊沏茶一邊問:“昨天晚上怎麼不上來了?”

方宇說:“因爲妍妍。”

邱欣疑惑:“妍妍怎麼了?”

“妍妍已經大了,如果她不知道或者不懂我們的事,只看到家裏突然來了一個男人,這樣不太好。”

邱欣點了點頭:“你說得也是啊,我還真沒想那麼多,那怎麼辦?我要告訴她嗎?”

方宇問:“妍妍怎麼看你和她爸爸的事情?”


“她爸爸回來之後,我倒是跟她說過,爸爸和媽媽離婚了,這個事情已經不能改變了,她表示接受。”

方宇點了點頭,說:“妍妍挺懂事的,慢慢來吧,對了,你和妍妍愛吃什麼菜?明天晚上我來做飯。”

“你做飯行嗎?”

“行。”


“晚上我問問妍妍想吃什麼菜,發消息給你。”

第二天,方宇依着邱欣報過來的菜名採購了食材,快晚上的時候纔去了邱欣家,妍妍正在寫作業,邱欣在一旁看書。

見方宇提了幾袋菜,不由得笑了出來:“怎麼覺得你像是我請來的小時工。”

方宇笑着去了廚房,說:“就把我當成小時工吧,你去陪着妍妍,我自己弄。”

邱欣果真就回去坐到妍妍旁邊看書去了。

方宇用心地做了幾個菜,除了邱欣微信裏提到的菜之外,還添了一道補鈣的菜,這是他今天在網上搜到的利於孩子成長的一道菜。

快做完的時候,邱欣過來看了一下:“喲,還真行!我去擦桌子。”一邊往出走,一邊喊:“妍妍,洗手吃飯啦 !”

妍妍乖乖地跑去洗手,這纔看見正在收拾廚房的方宇,好奇地問:“叔叔,您什麼時候來的?”方宇說:“你寫作業的時候。”

“叔叔是要一起吃飯嗎?”

方宇一副渴求地表情問:“可以嗎?”

妍妍點頭,認真地說:“我沒問題,不知道媽媽同意不同意。”


方宇看妍妍認真的樣子,笑着撫了一下她的頭髮,說:“你先去洗手吧。”

妍妍一蹦一跳地去洗手,出來的時候,直接跑到媽媽那裏說:“那個叔叔能跟咱們一起吃飯嗎?”

邱欣與方宇對笑,用手捧着妍妍的小臉說:“你想讓叔叔跟咱們一起吃飯嗎?”

妍妍說:“想。”

邱欣說:“那就讓叔叔跟咱們一起吃飯吧。”

妍妍立刻回頭對方宇說:“叔叔,媽媽同意了,快去洗手吧!”

方宇炒的菜,色香味都是合格的,邱欣和妍妍都吃得很香,邱欣一邊吃一邊贊:“方宇,真不知道你做菜這麼好吃。”

妍妍搶着說:“我知道,叔叔熬粥也好吃呢!”

三個人都笑了。

吃過飯,方宇讓邱欣陪着妍妍,自己在廚房涮碗,全收拾好了,對邱欣說了一聲:“我回去了。”

邱欣趕快放下書走了過來:“歇會兒再走吧。”

“不了,你們也早休息。”

邱欣送方宇到門口,說:“今天,謝謝你。”

方宇深情地看着邱欣,臉上是恬淡的淺笑,擡手撫了一下邱欣的頭髮,說:“我要謝謝你。”

週五晚上,妍妍回爸爸家,方宇開車送母女倆到了地方,便在車裏等邱欣回來,邱欣返回時,看到方一手搭着車窗,一手夾着一支菸,像是在想什麼似的,走到近前,從側面欣賞方宇,方宇不經意地側了一下頭,才發現邱欣,臉上當即帶了笑:“怎麼不上車?”

“咱們去公園走走吧。”

方宇聽話地下車,陪着邱欣走進公園。

走着走着,邱欣停了下來,轉身與方宇面對面,問:“我給你‘不惹紅塵’那天,你在這裏呆了多久?”

“很久吧。”方宇一邊答,一邊低了頭細看她的臉。


“站着還是走着?”

“站着。”

“站在哪個位置?”

方宇環視公園,搖頭說:“不記得了。”

“聽得我都心疼了。”

方宇看着邱欣眼睛裏泛着淚光,忍不住輕輕地摟住她的肩,用臉撫着邱欣的頭髮,低聲說:“那天你的臉色也不好。”

“我發現對你有了那種感覺,所以……”

“所以你就躲着我。”邱欣輕輕地“嗯”了一聲,方宇的心動了一下,將臂彎裏的邱欣摟得緊了一些。

過了一會兒,兩個人緩緩地沿着小路繼續往前走,邱欣問:“你還記得有一年咱們去谷月寺嗎?”

方宇輕輕地“嗯”了一聲。

“你怎麼不許願呢?”

方宇沉默着,走了好一會兒才緩緩地開口:“我從小就不太指望什麼,那幾年發生那些事,心灰意懶了。”

邱欣聽到“心灰意懶”,心頭涼了一下。

方宇苦笑了一下:“樣樣都很挫敗。”方宇停了一下,低頭看邱欣,自嘲地說:“我是個滿載負能量的攜帶者。”

邱欣搖着頭否認:“還是遭遇所至,不要妄自菲薄。那時候我們都特別心疼你,可是你什麼都不說,我們也只能旁觀,李衛讓我跟你談心,可是,跟你談了幾次,你也沒說什麼,感覺你就像這公園裏的小貓,小心翼翼地去接近,卻還是被它跑了。”

方宇像是在回憶,喃喃地說:“有些事可能體會起來太痛苦了,別說要講出來,就算是在心裏想想,都得疼上一陣,所以,就只有逃避,不去想,不去碰,就更不會去表達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