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彤大吃一驚,她明白自己和燕琳雪算是掉進了這傢伙是的陷阱裏面了,可是卻沒有一點的辦法,他大腦快速的運轉了起來,覺得最要緊的是能夠快點聯繫到林雪他們來。

趙峯看到周彤沉默不說話,得意的笑了起來說道,“你們就老老實實的留在這裏一晚,我保證明天會讓你們離開的。”

說着就把燕琳雪帶到了擡星苑的六樓而在一個套房的門口站至四五位大漢。

那兩個女人就直接把燕琳雪送到了那個套房裏面,周彤看到這一幕時再也忍不下去了,她拼命的衝了過去大喊大叫,“你們幹什麼我告訴你們,你們這麼做是犯法的。”

趙峯原本以爲周彤已經認命了,所以才安靜了下來,沒想到這女人不識好歹,突然又大吼大叫了起來,壞了自己的興致,他想也沒想,直接一個耳光甩了過去,將周彤的嘴角都給打破了。

“你叫破喉嚨也沒人搭理你的,你還是老老實實的給我待在這裏。”

顧晨指着一旁的房間說着。

周彤在聽到他的話時咬牙說道,“我發誓如果你感動我姐一根汗毛你會死得很慘。”

說着她就走到了旁邊的房間,看到這女人咬牙切齒的樣子,趙峯冷笑不已,他覺得周彤這是最做無謂的抵抗。

自己認識那麼多大人物,有一個出手就足以讓燕琳雪不得翻身,她就不信自己還對付不了一個小明星。 這樣想着他就迫不及待的轉身去房間,然而他正打算推開房門,卻摸到了自己的口袋裏空空鬧鬧的想到這裏他不由得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竟然把落在了宴會上。

於是他轉過頭去看着那兩個女人說道,“我先回去取一下東西,你們先給燕琳雪換衣服,等一下我就來。”

他又走到了那4個男人的面前,吩咐着:“你們看着她,不許她走出這個房間一步。”

那些男人點了點頭,趙峯得意的朝着屋子裏看了一眼就匆匆的離開,他覺得自己現在太激動了,從來就沒有這麼緊張過,遇到了初戀一般覺得自己要好好的回去再喝幾杯酒,要不然的話肯定發揮不了。

在周彤被推到了房間裏之後,那4個男人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警告着她,“你就老老實實的給我呆在這裏,要是敢踏出這個房間一步的話,我們要你好看。”

說着就砰的一聲關上了大門,隔絕了外面的一切,周彤慌亂的從包裏掏出了手機給林雪她們幾個人打電話,然而電話那邊還沒有接通,一直打到了第7遍電話才被人接通,在電話那邊一接通的時候,周彤的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

“姐出事了,你們快來呀,我們就在這邊的擡星苑。”

林雪大吃一驚,沒想到燕琳雪出事。

她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那些人,連想都不想的走了過去,電話這邊周彤聽到林雪那邊傳來一陣騷動。

“臭娘們,我警告你,今天你別想離開。”

電話被人掛斷,周彤擔憂的看着手機心中萬分緊張,也不知道林雪那邊出什麼事了,要是他們再過來,燕琳雪可就危險了。

而休息室內,林雪看着倒在一地的人冷冷的朝着外面走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陣腳步聲,他看着出現在門口的男人又停下腳步。

那個男人看了一眼倒在一地的人,不屑地說道,“一羣廢物果然不堪大用。”

林雪爲了抓緊時間拼命的朝着那個人衝了上去,可是那個男人一拳就擊退了林雪。

林雪眼底劃過一抹震驚,這個人竟然實力在他之上。

中元期!

她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再次衝了上去。

在即將衝上去的時候,她悄悄的給同伴做了一個手勢,那個女人迅速的向後面躲去,因爲衆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林雪的身上,無暇顧及其他人,那名女子順利的拿出了手機撥打了趙峯的號碼。

周彤也不知道林雪那邊出什麼狀況了,她爲燕琳雪的處境擔憂不已,只好匆匆的撥通了姜浩天的電話。

而這個時候姜浩天正帶着昕兒在沙發上看動畫片,突然手機響了起來,她轉頭看到是周彤打來的電話,剛一接通電話那邊便傳來周彤鬼哭狼嚎的聲音。

在聽清楚事情的原委之後,姜浩天的臉色瞬間陰沉的下來,像是山雨欲來。


“等我。”

姜浩天丟下這兩個字之後掛斷了電話,他迅速抱起來,昕兒就朝着外面衝了過去直接打開老虎車的車門,坐在了主駕駛位,一下子將油門踩到最底。

昕兒哪裏見過姜浩天如此駭人的臉色,嚇的淚花在眼眶中打轉,姜浩天聽到昕兒的聲音回過神來,他壓抑着自己心中滔天的怒火,儘量平靜地說道,“昕兒乖,爸爸給你玩一個數數字的遊戲,數到100之後再睜開眼睛好不好?”


昕兒乖巧的點了點頭就閉上了眼睛,姜浩天的視線又回到馬路上,在她眼裏已經沒有任何事能夠阻止他飛奔到燕琳雪的身邊,正在這時姜浩天的手機又響了起來,他接通電話那邊傳來石傑冷烈的聲音。

姜浩天輕描淡寫地說道:“出擊。”

掛斷電話之後,石傑正式通知了下去,安保公司的人全部出動,他們剛開始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聽石傑說,有人動了老闆娘一個個的紅了眼,像是要去找誰拼命,而狼圖騰這邊的陳教官也不例外,他直接吩咐狼圖騰支隊出動。

幾分鐘後姜浩天抱着昕兒下了車,昕兒還在乖巧的數着數姜浩天淡淡的看了看,他面前的人黑壓壓的一片一眼望不到邊,看樣子是有上百來人。

姜浩天將昕兒抱到週五的面前,週五連忙將昕兒接住。

姜浩天摸了摸昕兒的腦袋輕聲說道,“你在這裏玩好不好?爸爸等會兒就過來接你。”

昕兒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還是點了點頭。

看到昕兒乖巧的樣子,姜浩天努力擠出一抹笑容,他看了一眼周五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把鑰匙給我。”

姜浩天淡淡的說道,石傑急忙將自己手邊的鑰匙遞了過去。

姜浩天拿上了車鑰匙,一個閃身就直接來到了一輛黑色的奔馳面前,打開了車門直接發動了車子,那車的引擎像是發出了咆哮,一個甩尾就消失在衆人的眼前。

石傑緊隨其後駕駛了一輛寶馬也跟了上去,王彪他們反應奇快坐上了副駕駛也衝了出去,其他人也紛紛地上車,駕駛着各種寶馬駛到公路上,只能夠隱約從前方聽到姜浩天的車尾聲。

路人看到這壯闊的一幕時紛紛駐足,臉上堆滿了震驚。

而一輛跑車呼叫着從他們的身邊駛過,快的像是一道黑色的影子,在這夜色當中顯得更爲詭異,這種人不由得道出口陽氣有人竟然敢開的這麼快,他是不要命了嗎?不少人紛紛在心中猜測着這人的來路。

而在這些豪車的後面,交警的車子遠遠的跟着姜浩天,眼底的殺意幾乎要破涕而出。

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要快一定要快,一定要保證燕琳雪的安全。

引擎的聲音很是響亮,在經過路口的時候還沒有見到車子聲音語言抵達,有些車輛聽到這呼嘯的聲音時紛紛避讓。

而他們剛一讓開一輛黑色的影子,就直接從他們的身旁經過。

那些人看到這心驚膽戰的一幕時,都十分的驚訝。

而姜浩天坐在車子裏死死的踩着油門,沒有要減速的跡象,原本一個小時的路程,姜浩天只用了20分鐘就來到了會所門口,他一個急剎就停在了門口。 姜浩天打開車門迅速的衝入到了酒店內。

酒店的基樓是提供給人放鬆的地方,不少人都坐在沙發上聊着天,姜浩天衝入到裏面,直接看到了通往裏面的門,他快速的跑了過去,而在這裏面的門口有一個吧檯,管理員守在外面,看到姜浩天的時候急忙攔了上來,示意姜浩天出示會員卡,姜浩天連禮都沒有理他們直接衝了過去那兩個管理員一看這一幕頓時瞪大了眼睛,他迅速從抽屜裏摸索出一個電棍,就追上了姜浩天。

另外一個管理員也是如此,他們都拿出了電棍準備去收拾這囂張的小子。

他們會所的老闆大有來頭,在這裏鬧事的人無論管理員怎麼動手,老闆都有房子,幫他們擺平,所以他們毫無顧忌。

“臭小子,你別不知好歹,要是你再不停就別怪我對你動手了。”

其中一個管理員大吼了一聲,看到姜浩天的時候,他以爲自己的威脅就像臉上掛着傲慢的笑容,他按下了電棍的按鈕就朝着姜浩天衝了過去,想要將姜浩天擊暈。

姜浩天站在那裏是在張望着建築,他在尋找着臺新苑,而背後的那個男人已經迅速的出現在了他的身後。

他舉起了手中的電棍,正準備砸向姜浩天,在他得逞的目光中,姜浩天迅速的出腿,而這一腿直接是他的肚子,他可以看到姜浩天出腿,卻沒辦法閃躲,想要蹲下都來不及,雖然大腦出現了想要閃躲的訊號,可是身體卻像是僵硬了一般,連動都沒辦法動只能夠眼睜睜的看着姜浩天踹到了自己的肚子上。

他清楚地聽到了,清脆的咔嚓一聲,自己的肋骨斷了。

男人的腦瓜子嗡嗡直響,擡頭看了看姜浩天,腦海中傳來一陣眩暈,他的意識就被一片黑暗吞噬,直接昏了過去。

在解決完這個男人之後,姜浩天就迅速的跑向了擡星苑。

看到這一幕時,這個男人的同伴完全傻了眼,他的電棍直接掉在了地上,和站在姜浩天身後的十幾個人原本還在悠閒地聊天,但是當他們都目睹了這一幕之後,齊刷刷的看了過來,鴉雀無聲。

原本站在吧檯的兩個服務員,以爲姜浩天這次必死無疑,卻沒想到姜浩天能夠這麼狠的出手,他們臉上還有些不知所措,那個同伴吞了口唾沫,他看了一下,倒在地上悄無聲息的同伴,悄悄的上前摸了摸那個男人的鼻息,下一秒他就尖叫了出來。

“不好啦,殺人啦,這傢伙殺人啦。”

伴隨着他的尖叫聲,大廳內也產生了騷動,那些人都慌了神,紛紛的想要趕去門口,姜浩天沒有被這道聲音擾亂思緒,他看都沒看這些人直接跑向了擡星苑。

在姜浩天的心裏,燕琳雪的安全是排在第1位,在跑去擡星苑的路上,姜浩天的腦海裏一直是燕琳雪的音容笑貌。

如果燕琳雪真的出了事,他一定會讓傷害燕琳雪的人全部付出代價。

姜浩天只用了十幾秒的時間就來到了臺新苑,在這期間倒沒什麼人阻攔。

姜浩天匆匆的趕到了,周彤告訴他的地點,他好不容易趕來了6樓,就看到在走廊的盡頭一個房間的門口守着四位壯漢和兩個女人。

男人看到姜浩天突然闖入,大吃一驚,紛紛的湊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就是你在往裏面闖,就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了。”

“快給老子站住。”

那些人質問着姜浩天,然而下一秒他們所有人都悄無聲息的打了下去,他們只看到姜浩天的身影,甚至都沒來得及去反抗,姜浩天已經輕鬆的解決了他們。

而這一幕已經被走廊上的攝像頭捕捉到了攝像。

不過攝像頭只能夠看到那6個人,突然面色大便就這麼倒在了地上,如果他們要放慢看的話,就能夠看到姜浩天用驚人的速度飛快的飛了過來,在那些人的身上只是打了一拳,那些人就痛苦的倒在了地上,這好像就是加了快進鍵一般,姜浩天的身手令人膽戰心驚,而監控室的人並沒有注意到這一場的一幕,他們還在悠哉悠哉的聊着天。

而那兩個女人在看到姜浩天的身手時,已經嚇得說不出來一句話,男主又在他們的身上拍了一下,這兩個女人徹底的昏死了過去,在解決完這幾個人之後,姜浩天擡頭看了一眼房間號,正準備打開房間,轉了一下門把手,發現被反鎖了。

姜浩天稍稍離遠了一些,他擡起了腿直接踹向了那門,發出了轟的一聲,巨大聲響,那門直接四分五裂。

姜浩天闖了進去,看到面前的這一幕時,他才鬆了一口氣,不過隨即而來的像是暴風雨般的憤怒,因爲房間裏只有燕琳雪一個人躺在牀上,但是她的身上卻被人換了一層薄薄的衣服。

那衣服薄的能夠清晰的看到燕琳雪完美的身材。正在這時,門口突然傳來了周彤害怕的聲音。

“姐夫。”

由於姜浩天之前串門的聲音太過於巨大,已經驚動了監控室那邊的人,監控室的人看到這一幕時心中一跳知道,大事不好了,他連忙去聯繫會所的保安。

特地在電話中告知來,鬧事的人身手十分了得要小心行事,周彤打開房門之後看到外面躺着的人大吃一驚,當他看到那個人是姜浩天的時候,委屈的大哭了起來。

還好姜浩天來的及時,要不然的話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姜浩天淡淡的點了點頭,走到了燕琳雪的身邊看着。

燕琳雪還在睡夢當中,姜浩天輕輕的摸了一下燕琳雪的臉頰,臉色也變得柔和了許多,他用自己的靈力探測了一下,知道燕琳雪是被人下了藥。

姜浩天給燕琳雪換了一身連衣裙之後,就把燕琳雪抱在自己的懷裏。

剛剛走到門口,周彤就驚慌失措的跟姜浩天告狀,“姐夫,之前他們欺負人,可壞了。”

“沒事,我來了。”

姜浩天的聲音很輕很輕,他看了看燕琳雪,似乎很怕打擾到燕琳雪。

這5個字卻給了周彤一種極大的安全感,是呀,姐夫再次還有誰敢放棄那些不長眼的傢伙,惹誰不好,偏偏要惹上燕琳雪,姐夫那麼疼燕琳雪怎麼可能放過那些欺負燕琳雪的人。 姜浩天帶着他們去坐上了電梯,在剛剛到達1樓的時候外面就是20多個保鏢,他們看到姜浩天的時候臉上充滿了警惕。

監控室的人告訴他們,之前這個傢伙眨眼間就可以取人性命,這簡直是死神他們誰也不想去招惹。

看到姜浩天懷裏的人,那些保安們似乎已經知道了些什麼。

姜浩天沒有在意他們淡定地抱着燕琳雪向前走一步,那些保安看到姜浩天的動作之後紛紛的後退了兩步,到了門口的時候那些人又急忙向兩邊散開,眼睜睜的看着姜浩天他們離開擡星苑。

“隊長我們怎麼辦?”

要是要放姜浩天他離開的話,上面他是會要追究責任。

“隊長,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還怕他一個人嗎?”


聽到這話時,安保隊長直接轉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說話的人,“你tmd給我上一下試試,你要找死我攔不着這種人,不是我能夠對付得了,我們就在後面跟着吧。”

那人委屈的摸了摸鼻子說道,“可是如果我們就這麼不管的話,上面的人肯定是要追究責任。”

保安隊長徹底的怒了,他咬牙切齒的說道,“你tmd要是有心去對付這個男人,我也攔不着你。”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