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關紫寒說話好累…..秦文和超級鬱悶。

“哦..你早說嘛,這個簡單,扔過去就是了!”

她做了一個投標槍的姿勢,並表示自己‘扔飛劍’很準,一定不會誤傷的。

秦文和很想吐槽,‘大姐啊,你不說我還不怕,你這一保證飛劍扔的準,我還真的怕了!’

炫光劍可是極爲厲害的法寶啊,一旦被它刺中身體,以自己的一品修爲,肯定死到不能再死了!

“不過,沒辦法了,拼一把!”

他心中祈禱,希望關紫寒靠譜一點。

秦文和取出戰甲法寶,激活變形後,在關紫寒‘很感興趣’的目光中,趕緊鑽了進去。

滴滴聲響起,戰甲後背合攏,戰術頭盔打開,動力系統啓動,一切OK~~

“我去抓住他,你….也準備一下吧!”

他默默看了眼關紫寒,又給戰甲表明刷了五層石膚術,不是他不想多刷幾次,而是通過對‘大公雞’的練習中發現,石膚術最後只能疊加五層。

全副武裝,戰甲防禦陣法運轉,石膚術加持,後背推進器點火,三,二,一,GO!!

推進器馬力一推到底,動力系統發出抗議聲,戰甲如火箭一般,橫衝直撞,強勢插入四品戰力的戰場。

“秦??”

凱麗一臉迷茫,望着加厚版的‘迷你高達’不理解秦文和衝入戰場做什麼。

金丹修士更是莫名其妙,這是啥玩意,爲什麼在自己的感應中,這個能飛的鐵疙瘩,只有一品境界的氣息。

“凱麗,配合我,困住他!”

秦文和暗中傳音,在凱麗的配合下,咆哮着衝向金丹修士。

“找死!”

金丹修士額頭青筋暴露,確定對方只是一品菜鳥,依仗着一件奇怪的東西飛空,居然還敢主動向他攻擊。

這是赤‘裸裸’的鄙視,居然敢挑釁金丹境的威嚴,金丹修士瞬間怒火沖天。

他放棄和凱麗糾纏,決定先滅殺秦文和,兩者瞬間撞到一起。轟隆巨響,秦文和如同皮球一樣,‘嗖’的一下,飛出去老遠。

“…….”秦文和。

雖然石膚術加防禦陣法十分給力,被金丹修士撞擊只是震盪一下,但,他要的是困住對方啊…..

金丹修士撞飛秦文和後,也在發愣,那鐵疙瘩居然沒有破碎,怎麼會這麼硬?

並不是所以人都知道靈武山‘戰甲’系列法寶,所以金丹修士還不明白戰甲法寶的變態防禦,只是奇怪秦文和時怎麼做到的。

凱麗看見秦文和被撞擊後,頓時瘋了,悍然撲了過去,和金丹修士肉身近戰。

瘋狂起來的女人無法可怕,特別是牙尖爪利的血族,又抓又咬的,節奏混亂狂暴,打得金丹修士湊手不及。

秦文和抓住時機,戰甲推進器發力,再次飛了回來,趁着金丹修士被凱麗咬住手的瞬間,他如惡狗撲食一般,一把抱住了金丹修士。

“關紫寒,快…….扔….”

金丹修士大驚,一腳踢開凱麗,手背被撕下一片血肉,疼的他嗷嗷大叫。

但和手背上的疼痛相比,此時他心中驚駭莫名,似乎有巨大危機降臨,他掙扎這想要脫離出去。卻被身後的鐵疙瘩死死困住。

“滾啊…..”

金丹修士大叫,靈氣暴動,雙臂上筋肉扎龍,一點點撐開戰甲的鐵臂。

“哼..你休想逃跑!”

秦文和咬牙,使出了吃奶的力氣,甚至能聽見戰甲發出‘咯咯’聲響,面對四品金丹境的強者,‘逃生型戰甲’終究還是弱了一點。

“快啊……”

他嘶聲歷吼,渾身青筋暴突,可手臂仍舊被一點點打開,眼見金丹修士就要逃離禁錮,一道金色光芒突然出現,從下而上,激射而來。

“哈哈哈…去死吧!!” 第三十六章.金丹亡命

半空中,秦文和死命禁錮住金丹修士,他蠻力爆發,又有戰甲加持,終究在金丹修士掙脫禁錮前,等來了關紫寒的‘飛劍’。

炫光劍一閃而逝,金光耀眼,雖然只是被‘扔’出來,但其劍身上,依舊有符文顯現,一個個米粒般大小的符文,圍繞在炫光劍身外,絢爛奪目。

“啊!!…不…….”

金丹修士絕望嘶吼,在強烈的身死危機下,終於施展手段,竟點燃體內金丹,剎那間,他氣勢震天,靈氣在體內暴動,整個人都膨脹了一圈。

戰甲法寶發出‘咯吱’聲響,陣法防護罩變形,鐵壁被撐開,秦文和終究實力太弱,再也控制不住對方。

然而,這已經足夠!

金丹修士脫離禁錮的瞬間,炫光劍便如同穿越空間般,一頭扎進他的胸前。

“額….額….”

金丹修士雙手捂着胸口,眼神茫然,表情僵硬,在那雙手之間,有一拇指大小的血洞,其中不見血色,卻有點點金色光芒閃爍。

秦文和距離金丹修士最近,看的十分清楚,炫光劍鑽進金丹都是體內後,甚至能聽到骨頭斷裂聲。

“魔虎道友,快躲開!”

關紫寒見秦文和還在發呆,急忙傳音讓他離開,炫光劍已被激活,擊中目標後,就會爆發巨大威能,他距離太近了,很可能會被誤傷。

“你….怎麼不早說!!”

秦文和咬牙,這麼重要的事情,居然事前不說明,如果不是金丹修士自己掙脫了禁錮,那他豈不就是在抱着個**嗎!!!

他剛啓動推進去,金丹修士就一聲慘叫,炫光劍威能爆發,在其體內釋放無數劍氣。

炫光劍本就是極品法寶,又被前輩高人注滿了能量,此時威能全部爆發,又在金丹都是體內,金光大盛,讓他身軀暴漲,呈現半通明狀。

秦文和嚇壞了,他還沒有逃出太遠距離,在推進器的飛行下,不足百米而已,此時身後金光耀空,他忍不住回首望去,不由倒吸一口涼氣。

從他逃離到炫光劍威能爆發,只是一眨眼時機,金丹修士卻已經大變模樣,整個人如同氣球,體積膨脹了三四倍。

“啊…啊…”

金丹修士慘叫,咳血不止,體內經脈寸斷,那種疼苦生不如死,就算四品金丹境界,也被折磨到放棄生希望。

隨着他放棄抵抗,一道道細小劍芒透體而出,鮮血噴射,膨脹的體積迅速收縮,而他的生命氣息,也徹底消失不見。

“終於…死了!”

秦文和感嘆聲光剛落,來不及感概,便又瞬間駭然,那些自金丹修士體**出來的細小劍芒,竟然一直沿着直線飛行,有十多股劍芒,朝着自己刺了過來!

“…..坑!”

關紫寒果然是傳說中的‘豬隊友’,這麼的打一個‘天坑’,居然不先前告訴他,現在慘了。

那劍芒連金丹修士都無奈,他一個小小一品菜鳥,就算有戰甲和防護罩,外加石膚術的三重防禦,也無法抵禦啊….

眼見逃脫不掉被劍芒的穿刺攻擊,就在他閉眼等死的時候。

突然在戰甲的上方,憑空出現一張符籙,符籙無風自燃,燒成一股青煙,那青煙似有靈性,風吹不散,只是驟然包裹住秦文和。

黃色光華閃爍,秦文和悶哼一聲,如同被一座山鎮壓,筆直向地面砸去,那速度之快,只是彈指間,他便‘轟隆’一聲,將地面砸出一個巨坑。

巨坑以秦文和爲中心,直徑十多米,還有一道道裂痕向外延伸……

秦文和就趴在巨坑中,一動不動,身上閃爍着黃色的靈氣和魔力。


黃色的魔力是他的石膚術,而那符籙之力,卻是關紫寒見他逃不出劍芒的刺殺,靈機一動施展的‘重山符’。

“怎麼樣?你死了沒??”

關紫寒慌忙跳進深坑,凱麗也飛了下來,兩人伸手去扶戰甲,可怎麼也擡不動。

“哦..忘記了!”


關紫寒一拍腦袋,想起了‘重山符’,急忙解除了符籙的效果。

“…….”秦文和。

終於親身體驗了一把‘泰坦壓頂’,以前看雲露用這符籙鎮壓過妖蝠王,而他自己也用過低品的鎮壓過血族。現在輪到自己了,那感覺真心的不舒服,


身上被猶如背了一座山,還是甩的掉的那種,連動一下手指都不行。

“哦耶,你沒事,真是還好了!”

關紫寒居然打出‘V’字手,在秦文和眼前晃動,居然幹掉了金丹修士,她自己都不敢想象。

她原本打算很簡單,依仗炫光劍的護持,帶走秦文和兩人,反正有炫光劍在,任何攻擊或者法寶,只要距離她五米範圍之內,就能激活炫光劍自動護住功能。

可是剛纔和秦文和配合,一品加上二品,居然滅了四品境高手,就算見慣了大場面的關紫寒,也不自主的興奮異常。

“還好吧!”

秦文和解除戰甲狀態,稍微檢查下自己的狀態,除了體內真氣消耗嚴重外,就是渾身充滿酸脹感,那是在和金丹修士較力時,肉身超負荷的後遺症。

他環視凱麗和關紫寒,大家都沒事,平平安安的,又滅了最強大的敵人,現在是收穫了季節了。

秦文和伸手點在戰甲上,‘逃生型戰甲’法寶重新變成小圓球,看的關紫寒雙眼放光,‘靈武山’牌戰甲法寶,就算她也沒有啊。

“你是靈武山的弟子??我怎麼沒見到你!”

關紫寒認出了戰甲法寶,可這麼厲害的一品修士,又來自靈武山,自己怎麼沒有聽說過呢?

她的師傅雖然是散修,但卻有八品實力,是修行界真正的頂尖高手,經常會出任修仙大比的裁判,她跟在師傅身後,見多識廣,認識許多年輕一代的天才修士。

在關紫寒的眼中,秦文和絕對算是‘天才修士’這個級別的修士,可奇怪的是,自己居然不認識…..

“我….算不上靈武山弟子吧!”

秦文和抓抓頭皮,熊孩子和關紫寒都一樣,因爲戰甲法寶的關係,將他誤會成靈武山弟子。

他只能重新解釋一遍,將自己的師傅雲露仙子擡了出來!

“你是雲露姐姐的記名弟子!!!怎麼可能啊!!”

關紫寒聞言大驚,她認識雲露仙子,兩人關係還非常不錯,可是她從沒有聽雲露說過,有這麼一個‘記名弟子’的存在!!

“……”秦文和撇撇嘴,雲露師傅還在做那個‘奇難無比’的任務,自己也是通過電話才獲得消息,別人現在怎麼可能會知道。

至少也要等雲露他們完成了任務後,或許纔會透露那麼一點消息吧!

秦文和剛準備解釋,關紫寒突然一聲尖叫,伸手慌慌張張從懷裏掏出一個大口袋。

大口袋中裝的是‘石頭’靈胎,此時那‘靈胎’在口袋裏發光,不斷抖顫着,散發陣陣強勁的靈力波動。

秦文和不明所以,這是怎麼了??他對靈脩一無所知,今天才知道‘石頭’也能修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