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接下來的幾天,每頓送來的飯菜都被這個吃貨一掃而光,直到送來的飯量增加到五人量時才達到一個平衡點,老人悲哀地發現自己這幾天居然沒有一頓能吃飽,這是後話,在此一筆帶過

飯後老人端着自己的紫砂壺,臉上有些故作悠然地出屋,把稍顯瘦弱的身軀仍在躺椅上,對着旁邊站着的夏楓徐徐說道


“我姓桂,是這裏的國術教官,以後想叫什麼你隨意”

“姓龜—還有這姓?”夏楓喃喃低語

靠—這小子是故意的,老人感覺自己一貫平靜的心態以後可能會因爲這小子一去不復返了,嘴角抽了抽,居然詭異地大爆粗口

“笨蛋,是桂花的桂”

“哦,人老了咬字不清還怪我了”夏楓依然是一副欠抽的表情,令老人感覺想要暴走,好在兩個大兵拿着亂七八糟的東西適時出現,分散了一些他暴怒的情緒

“教官,你需要的東西已經拿來了,佈置在哪兒”

“那兒”老人臉色難看地伸手指了指遠離樹蔭的一個地方

兩個大兵隨即忙碌起來,不久之後離開,老人安排夏楓

“過去”

“幹嘛?”

“開始訓練”

夏楓有些疑惑地走了過去,老人的命令接着傳來

“站到兩根木樁上去,如果弄壞了木樁,一天不許吃飯”

靠—這老小子明顯是想報復我,而且這裏現在感覺曬着日光蠻舒服的,不過等到中午時就會烈日炎炎,和烤乳豬沒什麼區別,他絕對是故意的,算了本龍神能屈能伸,不和這老小子一般見識

夏楓小心翼翼地站到面前兩個等肩寬的木樁上,然後扭頭

“桂老頭,我站好了”


老人嘴角再次一抽,壓抑着情緒開口

“挺胸收腹,標準馬步”

呵呵,這個難不住大爺,夏楓照作

“屁股翹那麼高幹嘛,又不是讓你賣,挺胸收腹,再往下蹲點”

老人半眯着的小眼睛看到夏楓調整好姿勢,繼續說道

“訓練要求就是:把你面前的豆腐塊一絲無損地堆疊達到五層”

隨着老人的話音,夏楓的眼神看去—靠,面前是那種異常水嫩的豆腐快,可不是凍豆腐,這麼坑爹的點子這老小子都想得出來,算了,照做吧,爭論也沒意義

他開始小心翼翼地伸手摸向豆腐,專注的表情如同一個帶着滿心期待,正在解美女腰帶的牲口—

可惜無數次的嘗試之後,結局慘不忍睹,豆腐在他的手下一碰即損,其實就算正常人也達不到這個要求,再加上他本來就控制不住力量,所以結局是顯而易見的

不行,我堂堂龍神還能讓這麼弱智的遊戲難住,咱丟不起那個人,午飯後的夏楓不用老人催促,主動頂着炎炎烈日繼續練習—老頭眼中隱晦地閃過一絲讚許,不過隱藏的很深

晚上休息時,夏楓就給霓裳寫了一封短信,第二天交給送飯的大兵幫自己郵寄了出去,至於收信地址這個問題,他估計有人會有辦法把信件交到霓裳的手中,每天給霓裳寫一封短信這個習慣他一直堅持了下去,哪怕是隻寫兩句話

“霓裳姐,我已順利到達目的地,負責我訓練的是個姓桂的老頭,這老頭心腸大大的壞,不過我能對付他,就是伙食太差,還吃不飽,好想嚐嚐霓裳姐的廚藝啊!一定能把這兒的大廚甩出十條街去。今天就這樣吧,明天會繼續彙報,想你的小楓”

第二天早上,這封簡短的信件就出現在霓裳手中,她一臉古怪好笑地看着信紙,溫馨的笑容好似能令整個江山都黯然失色

……

十幾天後,一臉專注的夏楓仍然在繼續着自己的堆豆腐遊戲,無數次的嘗試以後,他已經能夠做到拿取豆腐時保證豆腐很少出現破損,可惜始終無法做到成功堆疊五層高

不過這個訓練效果不錯,他明顯感覺到自己對力量的控制力在飛速增長中—

遠處一臉悠閒半躺着的老人,眼神深處隱藏着一絲讚許,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能耐住寂寞堅持這種枯燥的練習,而且是很難看到成果的練習,這種品質是極爲可貴的。

一個成功者先天具備的優越條件並不能夠保證他以後肯定會成功,只是比別人起點高一些而已,關鍵還要擁有一顆永不言棄、一往無前的決心。有了這個他就遲早能到達成功的彼岸,只是所耗時間長短不同而已

靠—估計這老小子在忽悠我,有可能他自己都做不到,必須想個點子,不能老是這麼傻傻地耗着,經過無數次失敗以後,夏楓開始開動腦筋……

“桂老頭,我做到了”夏楓對着樹下乘涼的老人喊到

什麼?不可能,這個任務是不可能完成的,因爲最底層的豆腐塊根本就承受不住上面四塊豆腐的重力,老人奇怪地起身走來,仔細觀察桌子上堆疊着的五層高豆腐塊

老人幾十年的閱歷不是蓋的,只是稍微一觀察就發現了貓膩,原來下面的兩塊豆腐塊內部明顯由於什麼外在因素造成了硬化,所以才能承受住重力,否則早就被壓壞了

原來夏楓這貨可恥地在豆腐塊中輸入了一絲真氣,促使了豆腐塊內部的硬化

這小子還有點小聰明,而且他身上看來有祕密,還說沒練過武?那這是怎麼做到的?本來計劃讓這小子堅持兩三個月磨練磨練心性的,算了,通過這十幾天的情況來看也沒這個必要了

“嗯,今天休息,明天開始教你一套拳法”

老人說完,轉身離開—

第二天上午,院落中夏楓站在一旁,老人緩緩開口的同時,動作隨着聲音展開

“太極拳的特點是:中正安舒、輕靈圓活、鬆柔慢勻、開合有序、剛柔相濟,動如‘行雲流水,連綿不斷’……”

老人的動作很慢,每變幻一個動作都作出了詳盡的解說

“掤……捋……”

久久之後,老人收勢直立,看着一臉若有所思的夏楓

“怎麼樣?”

“沒看太清,能不能再來一遍”夏楓有些不好意思地說

“我是無所謂,不過我只會給你演示三遍,你還有兩次機會,你確定現在就再來一遍?”老人眼色玩味地看着夏楓

靠—這老小子又在鄙視我,不能讓他得意,夏楓暗暗運起煉神決,目光凝視着老人

“嗯,我確定,來吧”

伴隨着詳細的解說,老人再次行雲流水般從頭到尾把太極拳演示了一遍,這次明顯加快了動作的速度,隨後不管呆愣中的夏楓,自顧着前往樹下躺椅上一躺,端起紫砂壺輕抿了一口,眼神斜視着不遠處的年輕身影,心裏埋汰到

嘿嘿小子,跟老夫玩你還嫩了點,看你以後怎麼求我— 夏楓的身形已經原地站立着不動差不多快一個時辰了,老人眼神斜視着這個年輕的身影

還是太年輕了,這樣如同閉門造車般地持續臆想意義不大,居然不明白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看來還是缺少歷練,老人心內埋汰到—

夏楓的身體終於有了動靜,他雙眼微閉,手腳徐徐展開,一個標準的太極起手式,然後停頓了下

嗯,看着起手式好像有些樣子,不過—

老人微眯的雙眼看着夏楓的身形,正欲在心裏繼續埋汰對方,他的動作已經展開,幾個動作以後,老人目光凝視着坐起身子

從頭到尾一遍套路打完,他身形未停,第二遍動作再次展開

夏楓的動作有些生澀,但很標準,而且連貫性正在飛速地增加,流暢性越來越好,這已經很令老人驚詫,可更吸引他的是:

此時夏楓給人的感覺好像是已經領悟了太極拳的奧義,明顯是深得以靜制動,以柔克剛,避實就虛,借力發力的要領,老人非常肯定此時夏楓的表現完全如同一個研習多年的太極拳老手

隨着第三遍的套路再次展開,老人的表情由驚詫變成了驚駭,因爲此時夏楓的表現他感覺已經不弱於自己多少,畢竟太極拳對自己來說是大路貨,自己並沒有特意在修煉太極拳上投入過太多的精力

可就算精力投入的不大,自己當初也研究過不短時間,畢竟太極拳也有很多可取之處,況且自己一生尚武,起點和這個年輕的小子不可相提並論。

這-這也太打擊人了,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一個時辰的學習,成效居然可以比擬自己幾年的努力

老人感覺自己可以立刻去找塊豆腐撞死了—

夏楓打完收工,再次仔細感悟了一下,擡頭看着不遠處一臉呆滯的老人,語氣依然是如同氣死人不償命

“桂老頭,看完表演你也給評價下啊”

“有什麼可評價的,你還差得遠着了,以後就每天練習太極拳,直到你能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力量”

老人說完轉身回屋,他感覺自己再待下去會瘋掉的—

十幾天以後,夏楓明顯感覺自己對力量的控制已經能夠做到收發自如,正想張口跟老頭提出離開,當初領他進來的上尉軍官再次出現

“請跟我來”

“幹嘛?”夏楓兩眼一翻問道

“只是去對你進行一下綜合測試,確定訓練效果”上尉很耐心地解釋道

“哦”夏楓感覺無所謂,於是隨着軍官離去

兩人進入大樓內的電梯,夏楓明顯感覺電梯居然是在向下行,清楚感覺到達地下十五米左右時,電梯止住了下降的趨勢,走出電梯,兩邊是環形走廊,走廊兩旁分佈着很多房間

隨着一次次進入不同的房間,針對很多種項目夏楓都進行了測試,一個個測試結果匯聚向一個巨大的房間,桂老頭陪着一個身穿軍裝,長相如同彌勒佛的老人坐在那裏,看着眼前的大屏幕,上面是夏楓測試的畫面

“簡單說下目前的測試成績怎麼樣?”猶如彌勒佛的老人聲音有些威嚴

身後的一個軍官手持文件夾上前一步

“報告首長,目前已經進行了九項測試,成績評價全部是完美”

“他今年多大了?”

“十七”

“年齡有些大了,我們招收學員的上線是十五歲”老人微皺了下雙眉

“老趙,不要被條條框框所束縛,我有一種直覺,估計他最終的成績評價很有可能是全部完美”桂老頭淡淡地說道

“哦—如果真是這樣,他就是個天才,這種人一定要讓他加入‘隱龍’”趙姓老人明顯有了很強的興趣

“天才在他面前就是渣,他是妖孽,不怕你笑話,我被這小子打擊的不輕,我敢肯定不需要二十年,他的成就絕對會超過我”桂老頭表現的有些鬱悶。

其實他說的還是很保守,他懷疑只要有充足的條件,不需要十年這小子有可能就能超過自己以前的巔峯時期

“桂哥你確定?”趙姓老人目光一凝,語氣有些急促

桂老頭緩緩點頭,繼續說

“不過這小子估計不好忽悠,想把他拉進‘隱龍’你還需要動點念頭,而且裏面還夾着霓裳,如果你拉攏失敗我就通知風雲組了”

“別—這個機會桂哥一定得給兄弟留着,等測試結果全出來看看吧”聽到霓裳和風雲組這兩個名字,趙姓老人輕皺着眉,急忙說道

由於測試項目有些多,直到下午時,經過將近八個小時的等待,測試依然在繼續,兩位老人身後站着的,那個身形依然筆挺的軍官再次上前一步

“首長該休息了,您中午就沒吃飯”

“目前已經出來的測試結果如何?”

“全部是完美”軍官的嘴角抽了抽,這是幾個小時內他的表情第一次有了一絲微弱的變化

“呵呵,真是越來越有點期待了,桂哥我們去喝點去,這小子的測試到明天才能差不多結束”


“嗯,走吧”

一直未停的測試到夜裏時出了一點小狀況,不讓吃飯夏楓感覺無所謂,但他提出強烈要求:自己必須立刻給霓裳寫封信,而且沒得商量,不然老子不幹了。後來事情被彙報到了趙姓老人處

飯後正在下棋消遣的兩位老人對視着笑了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