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聽到天豐的輕喝,這魔獸沖著天豐眼神流露出的全是鄙視之情,右見這魔獸身體微側,屁股沖著天豐就是一擺,那樣子,別提有多無良。

「這!」天豐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魔獸,竟然如此有智慧,更無恥坑爹到這種程度。

「它在後面!別讓他跑了。」

這是被耍的眾人發現這魔獸,大叫一聲,立即全力催發內力,急忙追去。

白色虎形魔獸大吼一聲,沖著眾人扭扭屁股,優哉游哉的在前面跑路。

。。。。。。。。。。。。。。。。。

這一夜註定是個不眠之夜,一眾人追著一頭白色虎形魔獸,圍追堵截了整整半個時辰,竟然都沒有追上。

「呔。孽畜,你今晚別想逃。」隨著一聲大喝,從白色虎形魔獸前方突然跳出一隊人馬,最弱的也是黑鐵三級傭兵,帶頭大喝的更是青銅二級傭兵,被稱作黑狼隊長的將級三階巔峰強者黑三。

聽到這聲音白色虎形坑爹魔獸明顯愣了一下,緊接著就是同樣的扭屁股鄙視之狀。

腹黑老公 ,就繼續跟隨大部隊追擊。

「媽的!還敢在惹我,看我今晚不抓住你,活剝了你,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黑三在這種情況下受辱,怎能不火,再加上昨晚自己被,被這無良坑爹八色虎形魔獸戲耍,大爆粗口道。

「你們兩個從左側追擊,你們三個速度快,從迅速切到右側追擊,你們幾個跟著大部隊,緩慢追擊,其他人跟著我,繞路過去,我就不信它這次還跑得掉。」黑三迅速壓制怒火做出明確的判斷,兵分四路追擊坑爹魔獸。

反觀天豐,一直追在眾人身後,像狗皮膏藥一樣,緊隨不掉。天豐平時路徑這裡對這一帶地形還是頗為熟悉,想到前面有一座高達百米的翹壁,天豐就知道黑三是怎麼想的,心道,這下他跑不掉了。

十分鐘后。

「哈哈!!你倒是跑呀。你不是很能跑嗎?」將坑爹魔獸成功圍住的黑三不由大笑道。

反觀白色虎形魔獸,神色緊張,左顧右盼,四處尋找著逃跑的方法,時不時還低吼幾聲。

「你叫吧,叫吧,就是叫破喉嚨也不會有人放過你的。」黑三十分得意,終於圍住這個它了,每每想到昨晚它設陷阱害自己吃屎,他氣就不打一出來。

「嗚。。。」

坑爹魔獸見沒有出路,低嗚道一雙大眼睛四處掃視,眼中竟然飆出淚花!!!

「真夠人性的。」天豐再一次被坑爹魔獸所震驚。

看到這魔獸四處求情,黑三不怕有人心軟和自己作對,但怕這麼多人聯合起來圍攻自己,畢竟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同時黑三也慶幸,這裡大多數人事看熱鬧而來,其他是想殺死這戲耍自己的魔獸,再加上這魔獸等級不高,獸核不是特別值錢,還不至於為這個得罪夜狼傭兵團。

「各位朋友,今夜我就要宰了這畜生,然後和大家一起用它身上的東西去喝酒,吃肉,只希望各位能幫我攔住它,別讓它跑了。」黑三這一手玩的十分高超,不僅讓人不對自己產生敵意,還可以博得大家的幫助,黑三又沖著坑爹魔獸道:「小畜生,看到沒,沒人會幫你,你就乖乖受死吧。」

「不對勁。」天豐越看越覺得這魔獸是在裝出一幅害怕的樣子,天豐仔細觀察魔獸,發現在魔獸潔白的側身兩道黑影,在看魔獸的頭部,隱隱好像有淡淡的條紋,貓眼般眼中充滿著戲謔之情,回憶見到它時的感覺。 天豐大吃一驚:「厲害,這好像是王獸飛天白虎的幼虎。」天豐好像認出了這白色魔獸種類,吃驚之下竟開口道出。

「什麼?王獸幼虎!飛天白虎。」

這一下子這裡徹底炸開鍋,誰不想收服一頭王獸魔獸,但是王獸的力量區區將級根本無法承受,而一個王獸的幼崽那就不同了,眾人無不滿眼放光,就連準備衝上去的黑三也不吃一驚。急忙道:「誰今天敢攔我們,夜狼傭兵團和他不死不休!」

這一句話將一些蠢蠢欲動的修者嚇住。

「怕他幹嘛,我們這麼多人,殺光他們滅口,然後就逃,誰知道是我們做的。」突然地不知是誰一聲大喝再次引起了眾人的貪婪之心。

天豐只是來看看,他可不想貿然進入戰圈,況且,他覺得這飛天白虎肯定不簡單,不會被擒住的,於是迅速推出人群,向遠處跑去。

「你們攔住他們,你去通知大哥他們,我去捉它。」黑三迅速安排任務,自己同時飛速沖向飛天白虎。。。。。。

「兵兵。。。」兵器聲不斷響起,戰鬥是慘烈的,遠離的天豐靜靜看著,不一會就有人散修夜狼傭兵團的人所分屍。

「噗!」

就在這時一聲輕響傳來,不知道是哪一個散修,將對面的夜狼傭兵團人劈成兩半,白花花的腦漿,紅呼呼的鮮血交雜著散漫大地。。。。。

雖然夜狼傭兵團的人數較少,但十分團結,再加上見了血的狼,又怎會不兇猛!反觀那群散修,這些散修不團結,沒人都想著自己的利益,處處防著對方,根本難以發揮自己的戰力,所以夜狼傭兵團的人倒也可以堅持一二。

這時天豐已經退到兩里之外,從遠處觀察這戰圈,靜靜的看著這慘烈的情況,心中震驚之餘,突然急忙再次遠去,這次因為他要吐,他雖不懼這場景,但心地善良的他,還沒有這麼近看過如此殘忍的一幕。

在遠處的戰圈,重頭戲並不在這些散修和黑三的手下,而是黑三和所謂的飛天白虎,在它沒被捉時他們還有拚死一搏的理由,只要黑三抓住白虎,他相信憑藉野狼傭兵團的威名,再加上自己的實力,那些散修就不敢再次造次。

就在天豐再次遠去時,一聲獸吼再次響起,天豐只見那坑爹魔獸,在黑三那夾雜著將級三階巔峰的強橫力量的中品凡器大刀砍向自己時,張開雙翅,一下子就飛到二十米高處,黑三也不甘示弱,作為將級三階巔峰戰士,他最少能跳三十米高,只見黑三大喝一聲:「霸刀一擊。」強橫的內力依附在中品凡器大刀表面,隨後一道十米長的刀芒帶著自己最強的攻擊就已經向白虎衝去。

「《霸刀決》地階低級巔峰武技,沒有屬性,但要求人有霸道之心。」天豐心中默默評價黑三的武技,不帶一絲私情。

天豐十分好奇飛天白虎會怎麼應對這迎面砍來的強勢一擊。

反觀白虎,一聲巨吼,在胸前形成一個六米大小的風刃,迎向刀芒。

「天賦魔法,七級單體魔法絕風刃,威力可輕而易舉的切斷金石。」天豐震驚,不過這魔法抵抗刀芒還是差遠了。

天豐搖頭,這白虎和自己一樣,是將級一階,就是不知道在這一階走到了哪一步。

「看來結局定下了。」

「吼。。。」

就在天豐準備扭頭離開時,這所謂的飛天白虎幼獸再次大吼一聲,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刀芒砍來之際,白虎身前再次出現一道潔白的光罩。


「聖光守護?」

沒錯就是九級魔法聖光守護,這白虎明明將級一階,如何能夠越級發出九級魔法,在之,飛天白虎屬於風系魔獸,極少數天賦出眾者是風火雙系,但歷史上絕對沒有出現過光系的飛天白虎。


這也是天豐震驚之因。

「嘭。。。」刀芒和絕風刃劇烈碰撞,勁風四散,將遠處正在廝殺的散修們吹得立即停下戰鬥,催發內力,護住己身。

刀芒不愧是將級三階巔峰使用地級低階巔峰武技所發,瞬間砍碎絕風刃,石頭微減繼續向空中的飛天白虎衝去。

「嘭。。。」

又一聲巨響,刀芒終於殺到所謂飛天白虎身上,與它身上的白光僵持片刻之後,猛然炸裂,兩兩消失。

這飛天白虎吃了個悶虧,以往他也戲耍弄過將級三階巔峰強者,但對方是散修,沒有強大的背景,最強的武技才玄級高級巔峰,它倒也能應付一二。但這黑三,它明顯失算,一不小心,受了輕傷,全身潔白色的毛髮變得黑乎乎的,它急忙振翅飛翔遠方。

「追。」

黑三一聲令下,眾人無不敢再次出手,這就是強者的震懾力。

「先抓白虎。」

黑三眾手下追隨黑三,一起向白虎追去。

天豐搖頭微笑,快步離開這是非之地,他可不想受無妄之災。

一個小時候,戰鬥之地十公裡外,天豐將驅蟲藥物均勻撒在四周,拿出準備好的子龍釀美酒和烤肉,一屁股往地上一坐,一口美酒下肚,接著再吃一口烤肉,十分悠閑。

「誰?」

不遠處的叢林中突然射來的目光引起天豐的警惕,雖然今晚的這些傭兵無法對自己造成威脅,但是他也不會大意。

「嘭。」

天豐彎指一彈,一個石頭直中目光所在。

「吱。。」天豐走上前去。

「原來是只老鼠呀。」

「啊嗚。啊嗚。」

殺神記之武欲遮天

「這聲音好像是吃東西的聲音。」天豐心道,並後頭看去。

「坑爹魔獸!」這一後頭天豐大吃一驚,只見那坑爹魔獸正坐在地上,毛茸茸的前爪擬人化的抱著天豐的子龍釀,一飲而盡,嘴中不斷發出嗚咽聲,那意思是說:「好酒,好酒。」


看到天豐發現自己,這坑爹魔獸好像有點吃驚似得,一口咬住一旁的烤肉,隨之一個狼吞,偌大的烤肉就被它吞下肚子,打個飽嗝,那坑爹魔獸沖著天豐甩去一個蔑視的眼神,那意思是:「小樣吧,沒想到被你發現了,不過,發現了又咋了,你的吃的都在我這了。」之後這坑爹魔獸指指自己的肚子,不服來打我呀。

天豐震驚,感情這魔獸是想趁自己不注意,迅速偷偷的吃光自己的食物,讓自己傻眼,然後它在一旁看猴戲!!!

「耍我???」

天豐微怒。

坑爹魔獸再次露出鄙視的目光,沖著天豐扭動屁股。

天豐怒了,「冰球術。」

十幾個臉盆大小的冰球夾雜著巨大的力量向著飛天白虎的屁股射去。

由於相隔十幾米,天豐不能再短時間內直接攻擊到坑爹魔獸的屁股,就迅速催動元力,使用自己才學會不久的四級魔法冰球術,給它一下,算是教訓。

「啊嗚。。。」

坑爹魔獸肯定沒想到天豐還是個法士,一個不小心,讓一個臉盆大的冰球靠近自己,雖然躲過了冰球,但卻在它屁股上結上了一層白霜。

坑爹魔獸,一雙眼睛充滿血絲,死死盯著天豐,憤怒的口中吞吐著白煙。

天豐不甘示弱,立即全力催動內力循環與身,他可不是黑三,沒有高階的身法和武技,要對付著魔獸他還是有點把握的,雖然抓住它,殺死它很麻煩,但是,讓它狼狽一番還是簡單的。

坑爹魔獸再次大叫,憤怒而又蔑視的看著眼前的向自己攻來的人類,如果它能說話,肯定會說:「丫的,你小屁孩毛都沒長齊,還敢給我吹鬍子瞪眼,不知道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嗎!!!。」

落葉身法,不愧是天豐自己創造的最適合自己的地級中階身法,只見天豐原地留下殘影,真身已經衝到坑爹魔獸面前。

BOSS纏上身:白少的千億寵兒 山海拳。」

天豐立即打出自己目前掌握的最強武技,《斷天》中第一記威力達到地階巔峰山海拳,天豐這肯定用的是元力催動的,他要給這蔑視自己的坑爹魔獸一個教訓。

當拳頭夾雜著強悍的勁風攻到坑爹魔獸身邊時它來不及飛起,立刻發出聖光守護,並用前爪抵擋在額頭。

「嘭.。。」

「啊嗚。。」

兩聲巨響隨著而來,天豐估計沒錯,自己最強戰力也最多讓它受傷而已,除非使用下品法器,不然是無法殺死他的。但天豐沒有殺他之心,所以就沒有拿出自己的下品法器。

反觀坑爹魔獸,硬生生承受了天豐霸道的一拳,不出天豐所料,只是受了輕傷。

「啊嗚。。」這坑爹魔獸一聲巨吼,隨著在它胸前形成漩渦,發出七級魔法絕風刃,只見一道巨大的風刃帶著撕裂身體之力擊向天豐。

「輕。」

天豐落葉身法也不是吃素的,隨風而動,天豐躲過絕風刃,又一記山海拳打向坑爹魔獸鼻子。

被天豐躲過的絕風刃輕劃過樹木,樹木就被切出一道平滑的切口。

已經有準備的坑爹魔獸身體微測,躲過拳頭,張嘴就向天豐頭部咬去,這要被咬中,非得來個血肉模糊。

天豐見狀,身法再動,落葉身法意之境,只見天豐身影飄忽,做出個奇特的姿勢,竟然躲過坑爹魔獸的大嘴,右手山海拳氣勢不減,元力纏繞在拳頭之上迅速打向坑爹魔獸肚子。

「嘭。。。」 天豐又一次擊中坑爹魔獸,坑爹魔獸身上聖光守護明滅可見,再有一拳,定然會破裂。

像聖光守護這種魔法一旦被打破,再次形成就需要幾秒,高手對決,瞬間解決,所以一旦坑爹魔獸的聖光守護破了,天豐就有把握擊殺它。

坑爹魔獸通過兩次的交手知道天豐的厲害,決定飛向高空,慢慢欺負不會飛的天豐。

天豐也知道坑爹魔獸所想,不過他全然不懼,坑爹魔獸魔法想對自己有威脅,就必須飛在四十米內,正好這裡又是樹林,那一顆樹木沒有二十對米高,天豐的落葉身法是在林中創造,所以,這裡是他最好的戰鬥場地。

但天豐自信也不傻,他才不會讓這坑爹魔獸飛起來,迅速纏上坑爹魔獸,天豐也不用山海拳,那樣不僅聲勢太大,而且消耗巨大,就那樣用元力包裹拳頭,一拳一拳的打在坑爹魔獸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