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乾過年那段時間實在太忙沒有回家,正好趁着現在這個時間回去一趟。

當然,盼着宋乾回老家的,可不止宋乾的父母,還有他的那幾個親戚。

尤其是宋乾的小姨一家人。

之前小姨往宋乾這裏投資了十來萬,讓宋乾拿着這些錢去做投資,這眼看到年底該有收穫的時候了,結果這宋乾連家都不回。

雖然聽宋乾的父母說,宋乾在外面混得還不錯,可是小姨心裏始終有些放心不下。

畢竟十來萬可不是什麼小數目,他們一家人省吃儉用大半輩子才存下了這麼點錢,這萬一要是沒了,那還不得虧死?

其實一開始小姨對宋乾還是十分信任的,但是當自己的兒子曲靖去了臨江之後,結果連女朋友都跑了,這就讓小姨對宋乾有些不滿了。

錢不錢的倒是無所謂,可你怎麼還能把我兒媳婦給弄丟了呢?

在父母和親戚們的催促下,宋乾也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這一次回家,宋乾是自己開車,反正也就幾百公里的路,開起來也不會太累。

之前宋乾回家一直都是坐的火車,並沒有自己開車。

主要還是因爲,在他們村上,現在好像還沒有人家裏開上了小汽車。

如果他開輛車子回去,可能顯得太過高調了。

宋乾自己包括他的父母,都是喜歡低調的人,並不想受到太多的關注。

但是這次不一樣了,宋乾現在也說是個小名人了,只要稍微上網上一查,他的事蹟就能查得一清二楚。

所以宋乾也不打算藏着掖着了,直接將自己新買來的,價值三百多萬的蘭博基尼給開回了老家。

然而宋乾不知道的是,他的事蹟老家的人的確是知道了。

然而知道的卻並不全面,只知道宋乾因爲違反交通規則上了新聞,但是卻不知道宋乾是爲了救人。

當宋乾大伯一家人在得知這個消息之後,高興的就像是過年一樣。

之前大伯想要來宋乾家裏借錢,結果被宋乾直接毫不客氣的懟了回去。

現在終於是讓他們找到機會了,他們可不得好好的過過嘴癮?

於是大伯一家子開始四處宣揚宋乾的各種謠言,說宋乾抵押房子去炒股,賺錢之後就把他們這些窮親戚給忘了。

還說宋乾拿了小姨家裏十萬塊,結果過年都沒敢回來,估計是把錢虧完了,打算賴賬。

這一傳十十傳百的,農村人本來就喜歡嚼這些舌根,宋乾的名聲在老家一下子就臭了起來。

宋乾的父母上次去臨江看宋乾,也是有這些原因的影響,他們也想看看宋乾到底現在過得如何,是不是像鄰居們傳言的那樣,在外面做壞事。

去過臨江之後,宋乾的父母倒是放心了,但是小姨還是不放心啊,畢竟錢還沒拿到手呢。 這不,眼看就已經臨近清明節了,這宋乾都還沒有回來,該不會是打算在外面躲一輩子吧?

宋家清明祭祖的時候,有一個習慣,那就是所以的宋家人都會回老家吃個家宴。

這個家宴每一家輪流負責承擔,今年剛好輪到宋乾的家裏。

宋父宋母早早的就準備好了食材,在家裏鋪開攤子,打算宴請親戚們。

眼看家裏大部分親戚都已經到了,而宋乾卻遲遲都還沒有回來。

“老宋,咱兒子不是說過會回來嗎?怎麼都這個點了還沒有到?”宋乾母親擔憂的問道。

“着什麼急?現在才十點呢,他會回來的。”宋父回答道。

“不是我急,是小妹他們等不及了啊,你看看他們那表情,眼睛都望直了。”宋母再次說道。

宋乾的小姨早早的就來到了宋乾的家裏,等這宋乾回家給自己一個交代。

然而這個時候的宋乾,還被堵在鎮子的外面進不來。

爲什麼進不來?

車子地盤太低了……

最近幾天老家一連下了好幾天的雨,導致路面很是泥濘,宋乾的這輛蘭博基尼根本就開不進去。

“表哥,要不我們將車子停在鎮上,直接走路回去吧,反正也就幾公里的路。”曲靖建議道。

“那行吧,也只能這樣了……”宋乾無奈的說道。

習慣了城市裏乾淨寬敞的柏油馬路,再走這種鄉村土路,還真是有些不習慣。

宋乾想着,要不要在家鄉也做點投資,或者是直接以捐贈的名義,將家鄉的環境給改善一下。

當宋乾有了這個想法之後,便再也止不住了。

這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或者在家鄉辦一個小廠,既能帶動家鄉的就業,同時還能賺點小錢。

當宋乾高一腳矮一腳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時,他不知道自己在鎮上停着的那輛蘭博基尼引起了多大的轟動!

“這車子怎麼這麼矮?能坐進去人嗎?”

“是啊,看裏面才兩個座位,也太小了一點吧?”

一羣農村大媽大爺圍在宋乾的車子便評頭論足。

“你懂什麼?這叫跑車!”有個年輕小夥說道。

這個年輕小夥不是別人,正是宋乾之前一個電話救下來的那個高中同學劉毅。


那天他正在爬山,是宋乾一個電話提醒他注意安全,他這才躲過了一劫。

但是雖然保住了命,那次的傷勢也讓他在家裏足足躺了大半年,這才恢復過來。

這家裏連續下來幾天的雨,終於是等到天晴了,劉毅便打算出來轉轉。

結果剛出門,就看見一羣大爺大媽圍在一起討論着什麼。

劉毅好奇之下也圍了上去,這才知道,原來是鎮子上面來了一輛跑車。

這些大爺大媽們不認識這個車子,他劉毅可是清楚的很吶。

畢竟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超級跑車啊,蘭博基尼價值好幾百萬呢。

“跑車?難道還有不會跑的車子?”大爺大媽們笑着說道。

“算了,跟你們說了也不懂,你們只要知道這車值三四百萬就行了。”劉毅淡淡的說道。

“什麼?多少錢?”

“三四百萬?真的假的?”

劉毅的話引起了衆人的震驚,別說是三四百萬了,就是三四十萬的車子,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那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啊。

這還有假?

見鄉親們不相信,劉毅直接拿出手機,在網上找出了這輛車子的報價。

“看到沒?售價三百七十萬!所有手續辦完得四百萬出頭!”劉毅拿着手機,對鄉親們說道。

“天吶,這車還真值這麼多錢啊?”

“那我可得離它遠點兒,萬一碰壞了可賠不起……”

在得知這輛車子的價格後,這些大爺大媽們下意識的遠離了車子。

並且把自己的孫子孫女給牢牢牽在手中,生怕他們調皮搗蛋弄壞了別人的車子。

“咱鎮上什麼時候出了個這麼有錢的人?”

“就算是咱們鎮上的首富劉百萬家裏,恐怕也沒有這麼多錢吧?”

聽到劉百萬這個詞,劉毅啞然失笑,這說的不就是自己的老爹嗎?

劉毅家裏的條件還是比較不錯的,但是卻遠遠沒有達到百萬的級別。


就算是有百萬身價,那也要加上所有的不動產纔夠,真正家裏可以動用的錢,也就幾十萬而已。

劉毅家裏是搞養殖的,這些年下來也的確賺了些錢,在當地人眼裏,就成了首富劉百萬了。

而劉毅因爲不常在家,所有這些大爺大媽們並沒有認出來他,原來眼前這個年輕人,就是劉百萬的兒子。

劉毅搖搖頭離開了人羣。

他也很好奇,到底這輛車是誰的?

據他所知,他們鎮上根本就沒有誰有這個實力,能夠買得起價值幾百萬的跑車纔對啊。

隨便拍了幾張照片,發在了當地的論壇上面,劉毅便離開了現場。

“這馬上就要清明節了,也不知道宋乾會不會回來,上次他救我一命,我還沒來得及好好感謝一下呢?”劉毅想道。

想道這裏,劉毅便拿出手機,給宋乾打了個電話過去。

“喂?你回家了沒有啊?”

“臥槽……”

電話那頭傳來了宋乾的聲音,剛接起電話,宋乾一個不留神,腳下踩滑給摔了一身的泥。

wωω ⊙тт kΛn ⊙¢ ○

“你小子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來了?”宋乾沒好氣的對着電話講道。

“我纔剛回來,正往家裏走呢,”宋乾再次說道:“這路可真難走……”

“你回來了?那行,下午我過來找你吧。”劉毅驚喜的問道。

“行吧,正好我也有事情和你商量。”宋乾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他真愁着要在家鄉做些什麼呢,結果劉毅就打來了電話。

這個電話讓宋乾的思路一下子就打開了。

這劉毅家裏不是在搞養殖嗎?正好他可以投資做養殖行業啊!

這也正好符合了老家的具體情況,能夠利用家鄉的優勢,做一些特色養殖,不僅能解決就業,還能帶動村民們致富。

想到這些之後,宋乾便和劉毅約定好下午見面。


當然,這得劉毅自己上宋乾家裏去,這泥濘路,宋乾是不想再走一遍了。 幾公里的路,宋乾和曲靖兩人硬是走了半個小時才走完。

“可算是到家了……”宋乾長長的呼出一口氣。

這短路,給他着實累得不輕。

然而還沒進家門,宋乾就聽到,屋裏傳來了吵鬧的聲音。

“我說小妹啊,你也太天真了吧?還真以爲你能靠着宋乾發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