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憑這麼一番簡單的說辭,再自殘一下,便能夠獲得自己的信任?這怎麼可能。步天開口正欲拒絕,卻突聞一道系統提示音。

「叮」

「系統提示:伊萬??斯圖爾特,欲認你為主,成為你最忠實的僕從。是否同意?」

呆了一呆,步天皺著眉看著突然出現的系統提示,猶豫了一下之後,選擇了同意。

「叮」

「系統提示:收穫僕從,伊萬??斯圖爾特。打開人物屬性欄即可查閱現有僕從屬性。」

都市燃情高手 ,步天打開屬性欄,點擊進入到僕從界面。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伊萬的個人屬性。而原本擁有的僕從數量變成了2,也即是說步天的三個僕從名額,只剩下最後一個了。

「僕從:伊萬??斯圖爾特.忠誠度:50.種族:人類.陣營:黑暗

屬性:力量.16.靈敏.22.體質.14.精神.8.能量.17/20

職業:暗影盜賊(低階).信仰:陰影之神赫爾卡修斯.等級:2級

身體狀況:重傷56%」

僅是略微看了一下伊萬的基礎屬性,步天便懶得多看了。

這傢伙的實力太菜了,基礎屬性也就靈敏還湊合,技能方面僅比洛克的掌握程度高一些罷了。而其裝備的垃圾程度也在步天的預料之內,實在提不起興趣多看一眼。


「主人。」見步天好半晌都沒有再為難他的意思,伊萬以為自己的投靠得到了對方的同意,便試探著喊了一聲。

「嗯,起來吧。你現在只是剛剛認我為主,忠心還有待進一步的觀察。若是有什麼不軌的念頭,呵呵……」

隨意的瞥了伊萬一眼,步天冷笑著說道。

「主人放心,我是以自己的信仰起誓,若有違背,必定不得好死。」見對方果真同意了,伊萬趕忙抓住機會打蛇上棍,蹣跚的從地上爬起,表情激動、信誓旦旦的說著。

「好了,我管你以什麼勞什子玩意兒起誓,你現在是我的僕從,要有做為僕從的自覺。」

步天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制止了對方的啰嗦,然後指了指身旁的洛克,平淡的說道:「這是洛克,你應該也認識。以後他就是你的老大,你是新來的,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多問問洛克,知道嗎?」

神馬?洛克和伊萬同時傻眼兒了。

「嗯?你不同意?」步天突然面色一寒,皺著眉頭有些不悅的看向正發著呆的伊萬。

「啊、啊…同意啊,主人,您的決定我從頭髮梢到腳尖兒都同意啊。」被步天陰沉的眼神盯著,伊萬心裡一寒,瞬息間便反應了過來,連忙一臉媚笑地點頭哈腰。

「老大,洛克老大,小弟伊萬,日後就要承蒙老大多多關照了。若是有什麼做得不周到的地方還請老大指點出來,小弟一定照辦。」

伊萬腳步一錯,彷彿沒有絲毫傷勢一般,動作靈敏地臨近洛克身旁,又是一陣的阿諛奉承。

看著眼前這個微笑著的骷髏臉,洛克一陣無語,真是不知該說什麼好。

這可是低階2級的強者啊,實力比他還要高出一級,竟然能夠如此卑躬屈膝。實在是令人刮目相看,是個人物啊。

當下洛克也老實不客氣的擺出一副做老大的姿態,拍著伊萬的肩膀,兩人笑眯眯地湊在一起寒暄客套著。

無非什麼同在主人身旁做事啊,要互相關照,為主人效力等慷慨之言。

那親密的模樣,就像是失散了多年的親兄弟,就差沒抱頭痛哭了。

看著兩人一副相處融洽的友好樣子,步天也為自己的惡趣味感到一些好笑。


竟然令實力達到了低階2級的伊萬,認實力僅是低階1級的洛克做老大,步天輕笑著搖了搖頭。

其實這也並非是他突發奇想。一則伊萬剛剛認他為主,忠誠度還不夠高,需要一番觀察和戒備。而這個監督者的人選讓洛克來當,那是再合適不過了。

且日後他的實力只會越來越強,像洛克這般弱小的實力,往後只會跟他拉開更大的差距。

畢竟洛克是最早跟隨他的,已經結下了情誼,而其本身也頗有些頭腦。步天讓洛克做這個老大,也是想考驗他的御下手段,好好栽培他一番。

刁蠻小仙女 。 「伊萬,你現在既然已經跟隨我,有一件事,我要交給你完成。就當做是你的投名狀吧。」

步天適時的開始拿出主人的威嚴,打斷了兩人滔滔不絕的客套,語氣低沉的道。

伊萬趕忙回頭,小跑到步天身旁,一臉諂媚的笑著:「主人,您要交代什麼事情?您放心,只要您交代的事情,小的哪怕是赴湯蹈火也會辦到,這樣才能不辜負您對小的一番厚望啊。」說著,伊萬將自己枯瘦的胸膛拍得砰砰作響,示意我辦事,你放心。

看著他這幅奴才樣兒,步天頗有些無語,心裡暗罵:「該死的,你不知道你這骷髏臉笑起來有多麼驚悚嗎?你不知道你這夜梟似的聲音聽起來有多麼凄厲嗎?」

當即沒好氣得說道:「最近一段時間你就不用跟在我的身邊了,我需要你繼續留在盜賊聯盟當中。他們有什麼新的動作,你就要第一時間通知我,知道嗎?」

伊萬瞭然,心知主人這是要把他安插在盜賊聯盟作為眼線。這是好事啊,這種事情若是主人不信任他,會讓他去做嗎?

想不到他伊萬剛剛跟隨主人,就能夠委此重任,心中那個得意興奮勁兒啊。

這長此以往下去,他還不成為了主人的心腹嗎?以他的實力,肯定會後來居上,洛克當自己的老大也當不久咯。

步天與伊萬之間並沒有契約力量感應,可不知道自己這個僕從心中的小九九。看著對方獃滯當場的模樣,還以為自己的要求讓他感覺到為難呢,不禁有些不滿了。

「我說,你聽清楚了沒?」步天面容陰沉。

伊萬渾身一個激靈,從意淫中回過神兒來,趕忙拍著胸脯,直把他那骷髏架子拍得咯吱作響,連連點頭不止:「主人放心,伊萬知道了,保證不負主人所託。您就等我的好消息吧。嘿嘿嘿……」說到最後,又是一臉淫蕩的笑容。

看他這活寶的模樣,步天怎麼都有點不靠譜的感覺。隨即無奈的搖了搖頭,如今也只有伊萬是最合適的卧底人選了。

若是能夠在盜賊聯盟中暗下一步棋子,那麼對於他今後的行動都有很大的幫助。不至於對方什麼時候對付自己,他都不知道。

「今後如果沒有什麼緊要的事情,我們要少碰面。即使是碰面,也要做好萬全的準備,不能讓盜賊聯盟的眼線知曉你我的關係。這不僅是因為需要保密,還是出於對我們生命安全的保障。」

步天原地踱著腳步,一邊思考,一邊自顧自的說著,伊萬聽得仔細,在一旁不住的點頭稱是。

「還有一點。」步天突然停住腳步,轉身盯著伊萬開口道。

「啊,啊??」伊萬正要點頭,聽到這一句話,有些迷茫的抬起頭看了過去。

這傻不拉幾的模樣,頓時讓步天氣不打一處來。

狠狠地敲了一下伊萬的腦袋,步天嚴肅的說道:「你給我聽清楚了,這一點很重要。我們日後見面,首先要在附近留下記號,留下記號的地點,就是我們見面的地點。」

說完這句話,步天招呼了洛克也湊了過來,三個人大腦袋湊在一起。

步天伸出手指,沾染了一點伊萬剛剛吐在地上還未乾涸的血液,隨後在伊萬一臉怪異的目光下,開始在地面上寫寫畫畫了起來。

片刻后。

「……」洛克和伊萬兩人大眼瞪著小眼,一陣的沉默。步天見狀也有些尷尬,不住的咳嗽,他畫畫的藝術細胞也實在太抽象了。

「啊呀,主人,小的從小就喜歡畫畫,未來的夢想就是作為一名畫家,沒想到主人竟然已經是大師級的畫家了,看來主人永遠都走在小的前面,小的對主人的崇拜真如……」


「砰!」

說得正興起的伊萬陡然被惱羞成怒的步天敲了一記腦瓜子。

原本還有些自我陶醉的面容瞬間苦瓜了,伊萬摸著腦袋,面露無辜與不解,渾然不知道自己拍馬屁拍到了馬腿上,洛克見狀偷笑不已。

「魂淡!都給我記住了,地上的這個記號就是以後我們見面之前首先要刻在附近的,不容一點馬虎。」面色有些難看的盯了伊萬片刻,步天心裡是暗恨。

這蠢貨,剛剛那是譏諷他還是讚譽他呢。

見步天似乎的確是生氣了,伊萬也知道應該是自己說的話引起的。當下趕忙低著頭仔細觀摩地面上的那個標記,認真專註的模樣,好像在參悟什麼絕世強者留下的寶典。

這標記很簡單,是步天前世中奧運五環的模樣。可是,經過他這一畫出來,竟然畫成了一坨…連在一起的便便。咳咳,這種手殘程度,也難得了。

時間流逝,轉眼清晨。

步天與洛克在旅店中吃了一些糕點,喝了杯早餐茶,便一起出了旅店,往斯巴達城最豪華的東門方向行去。

步天準備今天便登門拜訪艾德拉家族,為下一步計劃鋪路。至於伊萬,昨天夜裡就回去做他前途無量的卧底去了。

艾德拉家族作為斯巴達城數一數二的大勢力,其家主更是斯巴達城掌握實權的執行官,授予伯爵爵位。這樣的一個聲名顯赫的家族,其府邸自然是坐落在斯巴達城最豪華的地段了。

東門貴族區,就是這樣一個寸土寸金的豪華地段。這裡可不是光有錢就能住得進去的,不但要有錢,還要與其相匹配的顯赫身份。

在貴族區的街道上,街面纖塵不染,冷冷清清,少有行人。一隊隊守備森嚴的衛兵時不時的巡邏而過,腳步整齊,邁著頻率一致的步伐。

偶爾還可看見裝飾華美、奢華大氣的馬車穿行而過。拉車的馬匹各個毛色油光發亮,神駿非凡,便是拉車的馬夫都是實力上了階位的強者,穿著講究,打扮得一絲不苟。

街道兩旁坐落的無一不是豪宅大院,佔地極廣,步天與洛克一步入貴族區,感覺渾身都不自覺的拘謹了起來。

經過一隊巡邏衛兵謹慎的盤問,步天說出了自己的來意,是受邀拜訪艾德拉家族的。

這隊巡邏衛兵的衛兵隊長雖然驚訝步天的所說,卻仍然沒有輕易讓他離去,而是要與步天一同前往,經過了確認之後才會放行。並客氣的告訴步天,這是職責所在,還請見諒。

步天當然不會愣頭青般的不識好歹,大大方方的同意了其要求,也就跟隨著這隊巡邏衛兵向著艾德拉家族的方位行去。

經過了幾條長長的街道,漸漸步入了貴族區的中心地段。這裡的守備力量更為森嚴,可謂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步天暗自咂舌不已,看來這些貴族勢力背後的能量不可小覷啊。與當時瓦特西小鎮的勛爵一相比較,那寒酸模樣兒,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上的,瞧瞧人家這氣派,這才叫貴族。

繼續前行了半晌,終於臨近艾德拉家族的府邸,遠遠地一番打量,步天心中更加堅定要抱上這支粗大腿的念頭了。若是能獲得一些庇護,他也就不至於在盜賊聯盟窺伺下心裡難安了。

艾德拉家族的府邸規模龐大,其佔地怕是有數萬平方米了。寬厚的院牆將整座府邸包圍其中,依稀可看見府邸中高大閣樓的矗立影子。

這座府邸完全是按照法蘭大陸華寶一統時期的建築風貌築造的,頗有些步天前世中大夏時期的影子。

來到府邸大門前,步天向四名守門護衛其中一人說明了來意。那護衛面無表情的點頭應允,讓步天在外等候,自己則轉身進入府邸通報去了。

回頭對依舊跟在身後的巡邏隊長抱以一個微笑,步天示意已經讓護衛前往通報了。那巡邏隊長也報以笑容,點了點頭,便徑自帶著一隊衛兵離去。

主僕二人在門口等候了片刻,之前那名前往府邸中通報的護衛便出來了,在他身後跟著一名藍發少女的身影,人未到,歡快的笑聲就先傳來了。

「呵呵呵~布蘭特,你果然守信來我們家族了,我說了要親自迎接你的。」

藍發少女歡快的從護衛身後跑了出來,臉上儘是愉悅之色。漂亮的精緻臉蛋兒上都笑出了兩個小酒窩,她衝到了步天的身旁,水藍色的大眼睛滿含笑意的盯著他。

步天不自覺的被少女歡樂的氣息感染,他微笑著調侃說道:「溫蒂小姐的親自邀請,我若是那麼不給面子爽約的話,恐怕斯巴達城中欽慕小姐的年輕俊傑們,會排著隊想要讓我嘗試一下他們的熱情之處。」


溫蒂聞言輕啐一口,掩著小嘴笑道:「布蘭特你還是這麼風趣,我才沒有這麼多的欽慕者呢。」

說完此話,溫蒂面上微笑更甚,眼波流轉間,似是一汪深藍潭水微波漾漾。陽光照在她白皙的肌膚上,欺霜賽雪,美艷不可方物,令得步天有些看失了神。

「咳…咳。」許是見自己的主人有些失態了,洛克不禁在一旁咳嗽提醒著。

步天醒過神來,見得溫蒂一臉羞紅的樣子,當即尷尬不已,自覺方才的行為確是唐突佳人了,諾諾不知該說些什麼。

倒是溫蒂通情達理,微笑著搶先說道:「布倫特公子,我們還是先進去吧,在門外敘舊卻不是待客之道。」

步天怔了一怔,旋即微笑頷首,三人遂一同步入府邸當中。 曲徑通幽處,繞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脈香。

步天隨著歡聲笑語不斷的溫蒂,緩步穿行在府邸的迴廊之中。

府邸的建築布局疏密自然,閣樓大殿,高低錯落,主次分明。入眼常有奇景,來往皆為驚嘆。

時見小池流泉,假山怪石,捶地拂柳隨風舒展。

廊腰縵回,檐牙高啄,每轉過一道抄手游廊,常會見到不同的怡人景色,有瑤草鋪地,奇花競芳,花木茂密之處,暗香浮動。

一步步的欣賞,一次次的讚歎。

步天恍如自己並沒有穿越,恍如自己小時候與父親在遊玩一處園林遺址時,所見的美景,與現在是多麼相似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