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嵐!幫忙就真的不需要了。”我搖了搖頭。

“爲什麼?”張嵐緊緊地看着我,猶如一朵綻放的花朵。

我笑了一下,說道:“因爲李洪譚在我的手裏,而且,爲了給我朋友報仇,我準備廢了他……”我說到這裏,見張嵐想要說話,於是一伸手,阻止了她,繼續說道:“不要勸我了。李家殺了我的朋友,我不會饒了李洪譚的,我一定要讓他知道,他是個成年人了,而且做錯事,他就應該承擔一切的後果。”

“好吧!”張嵐又喝了一口紅酒,然後呆呆看着我。

從她的眼裏,我突然看見了一些晶瑩剔透的東西,她,她竟然哭了…… 看着張嵐突然哭了,我有些手足無措了起來,因爲張嵐一直給我的印象,就是那種有些高冷,一直高高在上的感覺,可是,今天的她,卻在我的面前哭了。

我立刻從椅子上站起來,然後走到她的身邊,說道:“怎麼了?剛纔不是好好的麼?這怎麼還哭了?”

好傢伙,我要是不說話呢,她還沒怎麼哭,可是誰知道,我這剛剛說話,她竟然直接趴在桌子上,毫無顧忌的哭了起來。

我站在一旁,也是乾着急,勸也勸不住,而且越勸越哭得厲害,到後來,我也不敢勸她了,只得點燃了一支香菸,任憑她哭着。



“江曉。我就要走了,你說說,我弟弟他們,會不會想我?還有我曾經幫過的那些人,他們會不會記掛我……”張嵐突然有些胡言亂語了起來。

“張嵐,你喝多了吧?我看你還是休息一會吧!”我扶着張嵐,生怕她喝多了,再傷害到自己。

“放開我,誰喝醉了?”張嵐手臂一甩,就把我的手給甩掉了,然後說道:“我問你的問題,你爲什麼不回答我?爲什麼?快點說……”

這女人喝醉酒了是不是都一樣?不是要死要活的,就是哭得個天昏地暗的,要不就是無理糾纏。

此時的張嵐也是這樣,沒有一點大小姐那高高在上的樣子,反而成了一個鄰家的小妹妹一樣。

“張嵐,你真的喝醉了……”我站在那兒,看着她說道:“我還是扶你休息一下,然後我還有點事情……以後有時間,我們再聊吧!”

張嵐猛然擡頭看了我一眼,然後往桌子上一趴,繼續哭了起來。

“得得得……”我最見不得她哭,所以一屁股坐在她的身邊,說道:“我回答你的問題行不行?”

“噗呲……”

我一坐下,剛說完話,張嵐就破涕爲笑,這女人真是麻煩,簡直就是陰晴不定,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剛纔還梨花帶雨,現在就陰轉晴天了都。

我看着張嵐無奈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你要是離開了的話,對於你弟弟,或者你手下的人來說,那肯定是無法接受的事情,畢竟,人都是有感情的動物,長年累月的在一起,肯定會不捨得你離開了……再說了,你又是一個傾國傾城的大美女,你想想,別人就更捨不得了。別說你的親人,就是我這個和你認識不久的人,一時半會都接受不了。”

其實,我說得這些都是實話,尤其男人對美女的感受,雖然我和她認識的時間不長,但是她如果無緣無故的消失,我當然也有些失望的。

“真的麼?我有你說的那麼漂亮麼?你也會接受不了?”張嵐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這個時候,我才仔細的看着張嵐,只見她臉頰通紅,醉眼彎彎的如同一彎月牙兒……她穿了一身有些緊緻的衣服,很好的勾勒出了她的身材,尤其是她趴在桌子上的時候,令我一時難以把持……

“你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剛纔說得都是假話?”張嵐猛一起身,佯怒道。

張嵐猛一起身,自然幅度要大,她那如凝脂的皮膚,充斥了我的整個眼簾,令我一時想入非非了起來……

不過,心裏雖然怦怦直跳,但是我還是穩了穩心神,然後準備開口說話,可是卻發現張嵐的雙眼,竟然微微地眯了起來,然後身體前傾,一張櫻桃小口,突然就奔着我的嘴過來了。

當時,我的心緒立刻凌亂了,要說她因爲張義錦的關係,令我有些刮目相看,我還是比較認可的,但是你要是說她對我有意思,我還是不太相信的,畢竟我和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讓我只有仰望的份。

可是,現在她竟然想要親我,這讓我有些準備不足,可是事實已經不容我再有時間思考了,因爲她那火熱的脣,已經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脣上……

這個時候,時間過得是最快的,我們倆緊緊地摟在一起,盡情的放鬆着自己……

“喀嚓……”


但是,外面突然打了一個響雷,張嵐渾身一哆嗦,然後猛然間推開了我,說道:“小子,你不想活了?竟然對我做這樣的事情。”

“呃!”聽了她的話,頓時我就愣住了,這可是你投懷送抱的啊,關我什麼事情?我也只不過小小的配合了一下。

“張……”我雖然有些驚訝,但是看着她那兇兇的樣子,我只得張嘴想要解釋,可是她一伸手,阻止了我,然後繼續說道:“不要說話!我今天找你來,就是因爲和你不熟,然後想和你說說心裏話……我現在已經把話說了出來,心裏就好受多了。所以,你也該回去了。”


我看了看張嵐,感覺她真的有些莫名其妙的,一會兒投懷送抱,一會兒拒人以千里之外,真不知道她想要幹什麼,於是我說道:“張嵐,你沒事吧?”

她轉過身軀,竟然又端起了紅酒,一仰而盡,說道:“沒事,你走吧!”

我看着她的背影,只得搖了搖頭,然後走出了她的房間。

走出張嵐的房間,我有些失魂落魄了起來,感覺自己有些挫敗感,葉雪她們我無法保護,楊冬梅竟然死了,張嵐雖然和我傾訴,但是也只不過,把我當成了一個陌生的傾訴對象而已。

作爲一個男人,此時此刻的感覺,簡直就是低到了低估,讓我再也打不起精神。

“出來了,出來了……”我走出張嵐的房間,然後魂不守舍的走了幾步,猴子和李信就朝着我快步地走了過來。

“江曉,你終於出來了。我在外面都急死了,生怕你出什麼事情。”李信看着我特別擔心的說道。

我使勁地擠出笑容,然後說道:“沒事!”

“怎麼樣了?大小姐和你說了什麼?”猴子倒是挺八卦的,一見面就問張嵐和我說了什麼。

“沒什麼!”我搖了搖頭,說道:“她就是問問我,怎麼惹到了李家……對了,猴子,問你個事情吧!”

“什麼事情?儘管問,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都告訴你。”猴子拍着自己的胸脯說道。

張嵐的房間外面,就是偌大的客廳,因爲有猴子在這,也沒人打擾我們,於是我們三個就在角落的一個沙發上,談着我想知道的事情。

“你給我說說,張嵐到底要去哪?”我看着猴子,極其的希望他能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猴子看了看我,嘆了口氣,說道:“這件事情,反正也不是什麼祕密了,我就告訴你吧……張嵐的大伯張靖江和張嵐的父親張靖海一直不和,想要爭奪家產。本來,張靖海有兩個兒子,兩個女兒,這算是難得的幫手。可是大少爺張義辰,一天到晚只知道揮霍找樂子;二少爺張義錦雖然做事爲人都沒有話說,可出身又不怎麼好。還有一位大小姐叫張璐,可惜的是,放着大小姐的日子不過,偏偏找一個窮鬼在一起,最後落得自己也被關了起來……”

“這下就只剩下張嵐了,這位大小姐做事雷厲風行,大刀闊斧,本可以幫着自己的父親,爭奪到這偌大的家業。可惜的是,大小姐的大伯張靖江,竟然去說通了老爺子,要把張嵐嫁給江南省的一個富豪的家裏……”

“哦!嫁到江南省,而且還是一個富豪,這也不算是壞事啊!”我雖然覺得有些可惜,可這是人家張家的事情,我一個外人,也左右不了。

“唉……”猴子嘆了口氣,說道:“要是一個頂尖的富豪,大小姐也能蓄積力量來幫幫張父,可惜的是,這個富豪就是個二流的富豪,而且家裏有兩個兒子,小兒子是個傻子,相當於三歲小孩子的智力。你想想,大小姐嫁過去的話,這輩子還有什麼幸福可言?”

聽了猴子的話,我這才明白,原來剛纔在房間裏,張嵐之所以有那些奇怪的表現,就是因爲這件事情。

這張嵐的大伯,好像有點過分了,爲什麼家業,對自己的親侄女下手,從這一點上來看,他還不如李洪譚呢!

只是,張嵐雖然弄成了這樣,我一個外人,又沒有什麼實力,我能幫她什麼呢?我現在連李洪陽都不一定能鬥得過,那張嵐的大伯,我估計就更沒有什麼把握了……

“吱……”

我們正在談話的時候,突然張嵐的房門打開了…… “吱……”

張嵐房間的門,突然打開了。一襲長裙的張嵐,從房間裏,緩緩地走了出來。

猴子一愣,隨即站了起來,說道:“大小姐!”

“是不是又在嚼舌頭了?”張嵐面無表情的說道。

“沒,沒有……”猴子連忙否認,然後一雙眼睛可憐巴巴的看着我。

“哦,是這樣的。”我聳了聳肩,只得說道:“我看猴子攀爬能力非常強,所以特別感興趣,就找他聊聊。”

張嵐聽了我的話,瞪了猴子一眼,纔看着我說道:“江曉,你是我弟弟的徒弟,我有一句話想告訴你。李洪譚這個人雖然罪大惡極,但是我個人的意見,還是希望你放了他,不要給自己惹到解決不了的問題。”

“張嵐,這個有些麻煩。李洪譚是肯定放不了的,除非他讓死人復活。”我看着張嵐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剛說完話,猴子就在一邊拽我的衣服,他的意思很明顯,就是不想讓我得罪了張嵐。可是,我現在不問得罪誰,都不可能放過李洪譚的。

猴子見我沒有理會他,不停的朝我擠眉瞪眼,記得真如同一隻猴子一樣。

張嵐看着我,搖了搖頭,說道:“隨便你吧!反正我能說的都說了……”

她說完話,轉身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此時,我身邊的猴子長長的出了口氣,看來他是挺怕張嵐的。

不過,張嵐在關門的那一剎那,卻又停了下來,然後叫了猴子一身。

猴子又是一愣,然後呆呆的看着張嵐,生怕她又想起什麼來,會怪罪到他。

“猴子,以後你就跟着江曉吧!”張嵐突然來了這麼一句。

“什麼?”猴子一聽,立刻苦着臉說道:“大小姐,我是不是做錯什麼事情了?你要把我開除啊?”

“你想多了。”張嵐輕描淡寫的說道:“我過幾天就回江南省的張家了,以後身邊也不需要人了,所以,你還是跟着江曉吧!難得他這麼欣賞你。”

“嘭!”

“大小姐……”猴子還想說什麼,可是張嵐已經把房門,給用力地關上了。

“呼……”猴子這纔算是放鬆了下來,然後轉頭看着我,說道:“我就知道有這麼一天,本來我想幫幫大小姐的,可惜,這是張家大佬定下的事情,我根本就左右不了。”

我看了看猴子,說道:“猴子,你現在是我的人了,以後就要聽我的。明白麼?”

“好啊!”猴子笑了一下,然後又愁眉苦臉的說道:“可是,大小姐以後就沒有什麼好日子過了。”

“誰說的?”我瞪了猴子一眼,說道:“事在人爲,或許我會想出一個辦法阻止,這場有預謀的婚姻的。”

“不是吧?這可是張家內部的事情,我們能插得上嘴麼?”猴子睜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繼續說道:“這可不一定,你放心吧!我會想辦法的。”

“真的麼?”猴子聽說我有辦法,立刻就緊緊地看着我。

“猴子,你放心吧!”一旁的李信,摟着猴子說道:“我們現在雖然沒有啥大的實力,但是我們有一點的好處,就喜歡鋤強扶弱,愛管閒事。所以說,張嵐的事情包在我們身上了。”

我一轉頭看向了李信,牛逼了啊,這純屬順杆子往上爬啊!我只不過是說說有辦法而已,他特麼直接給人家包票了。

“好好好……”猴子一聽這話,那可是特別的高興,還以爲我們多有辦法呢!

不過,張嵐的事情,要遲一點解決,最起碼,她過幾天才回江南省,現在先睡一覺再說吧,要不然人都受不了,先讓李洪譚在快活幾個小時,等到我休息之後,就是他還債之時了。

“猴子,有房間麼?給我們安排一個,一夜沒閤眼了。”我看着猴子說道。

猴子一聽,立刻拽着我和李信來到了一間房間裏,然後又說了幾句話,他就走了。

“咱們睡會?”李信還有些不太想睡,這也怪不得他,剛纔經歷了太多的事情,人是會亢奮的,可是事情已然這樣了,話說債多也就不怕了。

“睡,先睡一覺,然後我們去找李洪譚,讓他求死不得求生不能。”我招呼李信躺下,然後打了個電話給羅子軒,讓他把李洪譚看好了,並且告訴李洪譚,他還有幾個小時可以活了,讓他自己倒計時吧!

人嘛,誰都不想死,可是萬一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會死,他不但會珍惜活的時間,更會在剩下的時間裏充滿了恐懼……

這一覺睡得不是很踏實,做了不少的夢,一會兒是葉天拿槍指着我,一會是楊冬梅告訴我,她不想死,她還有更多的事情沒有做,她還很年輕……

早上八九點鐘,我和李信纔起來,洗漱完畢之後,猴子也過來了。

“江曉,咱們去哪?”猴子問我。

我看了看他,說道:“先辦我自己的私事,然後再想辦法幫張嵐……對了,那個李國峯呢?昨天夜裏,多虧了他,不然的話,我和李信肯定會被抓的。”

“他陪着那個酋長呢!”猴子撇了撇嘴說道。

提起酋長,我有些納悶,那個酋長只不過是來投資的,咱們現在和張家走得這麼近?是因爲酋長有錢有勢,故意接近的麼?

“好,我們走吧!”我和猴子邊走邊聊,然後我慢慢地把話題轉移到了酋長的身上。

猴子沒有什麼心眼,當時就把關於酋長的事情,直接告訴了我。

原來,那酋長並不是首次來到華夏,之前他就與張家關係密切,這次好像是因爲什麼事情,纔來到水韻市的。

聽猴子這麼一說,我就有些納悶了,因爲酋長來水韻市要傢俱的訂單,他們可是說第一次,而且目的地也不是水韻市,只是因爲錢子言的老家在水韻市,這才把酋長帶來,陰差陽錯的找到了我,然後和我們公司簽下了大的訂單。

可是現在看來,酋長有事情瞞着我啊……不對,好像不是酋長瞞着我,應該是張家有人在瞞着我……可是他們張家這樣做,到底有什麼好處呢?我是百思不得其解。

後來,我搖了搖頭,既然想不通,那我就索性不想了,現在最要緊的是,趕到羅子軒那邊去,當然,我聯繫上了葉雪,並且把她和蘇貝貝也帶上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