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抓住本幫主,沒門!”

眼見攻擊即將達到,卻是讓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的那遊方順勢直接將身旁的一名四方幫弟子拽起,朝着林毅兩人扔來。

登時,全場驚呼,又是看的那半飛在空中的弟子噓唏不已。

“這幫主當的似乎也太……”

如此場景,在場衆弟子皆是看在眼裏,一時之間,身爲幫主的遊方已是完全陷入輿論之中。

而此時面對着巨大身影砸來的林毅卻是瞳孔猛地收縮,原本想要上前的身形也是猛地朝着一側躲閃而去,而半空之中的林綺珊也是做出了規避的動作。

這到並非是林毅害怕這朝着自己飛來的弟子,反而是因爲在這青嵐劍宗之中雖然不反對弟子之間的決鬥,甚至是聚衆鬥毆,但若是因爲此鬧出了人命,恐怕就難以說的過去了,畢竟人才是一個勢力的根本。

故此,現在面對這樣局面的林毅也只能是朝着一邊不住地躲閃,否則,只恐怕這弟子就要當場斃命了。

而也正是因爲如此,那遊方獲得了喘息的機會,提起手中的長刀便是朝着人羣之外爆衝而去。

“過於狡詐,終歸是在害自己!”

眼見這遊方想要丟棄衆多的四方幫弟子逃走,卻是不想人羣之中突然又是一道身影出現,直接將其後路生生截斷。 “見着打不過就想要逃跑,難道這就是一幫之主應該做的嗎?”

此時阻攔在這遊方面前的正是盧月,臉上帶着絲絲的殺氣,竟是讓的周圍的弟子心生膽寒。

“滾開,本幫主要如何可由不得你!”

眼看的自己退路被阻擋,那遊方心中大怒,手中的長刀也是當即揮舞出去,一道精光朝着手持長鞭的盧月急馳而去。

然而,即便是如此,那盧月臉上的神色還是極爲冷靜,滔滔魂力瞬間爆發至腳底,靈活的朝着周邊位置移去,竟是堪堪躲過那遊方的攻擊。

見着如此,林毅和林綺珊兩人皆是一愣,旋即又是齊齊朝着那遊方奔去。

“遊幫主,何必這般急着離開呢?你我之間的事情還沒有徹底解決呢!”

看着對方的林毅心中有些着急,這遊方現在已是狗急跳牆之人,若是真的放開一切去攻擊盧月的話,很難不被其傷害。

而此時兩者之間的距離又是極短,這對於魂者來說也只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霎時之間,之間的林毅手中的長劍綻放出瑰麗的紫芒,竟是直接化分爲數道劍影,朝着那遊方閃電般掠去。

周圍衆弟子見着林毅手中姿勢,心中也是齊齊讚歎,對於林毅的敬佩之情更是增加了幾分,能夠將這長劍發出的攻擊凝爲實質性的東西已是不容易的事情了。

而此時的遊方也自然能夠感知到後方不斷襲來的勁風,心中猛地一顫,手中長刀急速揮舞。

只聽的數聲金屬撞擊之聲響起,旋即又是一道道漣漪不斷綻放。

“哼,想跑,你倒是看看周圍的弟子今後還跟不跟你了呀!”

眼見的陣陣漣漪不斷撞擊在自己的身上,隨雖是有些刺痛,但林毅還是急速朝着那身影攻伐而去。

“你北斗門今日想要乾淨殺絕,難道就不怕長老們怪罪下來麼?”

知道今日根本沒有機會再逃脫的遊方心中乾脆一狠,索性對着林毅迎了上來。

“今日你倒是怪罪我北斗門心狠手辣了,當初在那南部山脈之中可又是想到過今天這一點麼?”

緊着對方急速而來,林毅心中不怒反喜,雖然自己並不是這遊方的對手,但身在後面的林綺珊已是猛地衝了過來。

突兀的一道勁氣爆發而出,也是朝着那遊方急速衝擊而去。

霎時之間,整個大院之內皆是激起陣陣的塵埃,地魂境界的實力徹底展現在衆人的眼前。


……

“哈哈,痛快,看來林師姐的實力現在又是增強了不少呀!”

看的對方凜冽的招式,而現在的林毅雖然也是被籠罩在周圍的塵埃之中,但心中還是極爲暢快,對着那林綺珊便是一陣大加讚歎。

旋即又是聽的林毅大聲道:“不知道遊幫主對我師姐這般實力作何感想呢?”

“哼,你們兩人聯合攻擊當然能夠戰勝我遊方,有本事就一對一的來?”

聽着林毅詢問的遊方此時隱藏在塵埃之中,卻是有些憤懣不平地說道。

自然,林毅心中也是明白,這樣以多欺少的行爲有些不厚道,但今日一戰本就是帶着想要收拾這遊方的心態,故此現在看來也不見的有多過分了。

但礙於這遊方此時心中的不平衡,林毅還大聲對着那塵埃之中的人道:“既然遊幫主感覺不公平,那好吧,我林毅現在就退出!”

說罷,也是不管周圍的衆弟子,身形旋即連連後退。

而此時的遊方看着林毅果真是退出十餘丈之外,心中登時一驚,又是詫異的看着對方,不明所以,許久依然是見的林毅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立時一陣毛骨悚然的感覺由心底爆發而出。

遲疑片刻之後的遊方心中登時又是想到:“既然這林天現在退出,而在這周圍又是隻有林綺珊一人,倒不如趁着如此機會衝出去,說不定還能拜託這林毅等人的糾纏,只要到了那古嵐之巔,一切就好說了!”

說時遲那是快,這遊方也是不再遲疑,身形迅速朝着對面衝將過去,而手中的招式也是沒有絲毫的憐憫,儼然就是要置林綺珊於死地。

“哼,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今天就乾脆讓你小子消失在此地了吧!”

看的依然是想要逃跑的遊方,林毅心中微微一笑。

又是對着那身後吼道:“白兄,這小子就交給你了!”

話音剛落,便是隻見的人羣之中一道潔白的身影突然衝出,儼然就是嘶風獸。

而此時的衆弟子看的嘶風獸的模樣,皆是大駭,誰能想到這北斗門之中竟是有着兇獸存在?

“白兄,此人不聽話,上次害的你受傷也是因爲此人!現在正是報仇的大好時機,去吧。”

微微一拍嘶風獸的脖頸。嘶風獸卻是極爲通曉人性,此時看着林毅真摯的眼神,又是聯想到南部山脈之中的種種,當即便是如同明白一般,對着林毅微微一點頭。

“林師姐,這嘶風獸性子比較暴躁,但實力卻是不可小覷,今日就讓它幫你儘快解決戰鬥吧!”

說罷,已是見的偌大的身影朝着那遊方撞擊而去,而林綺珊聽着林毅如此一說,也是點點頭。

“哼!爾等不守信用,不是說好你小子退下的嗎?”

此時看的嘶風獸高大的背影,那遊方心中大爲驚駭,又是情不自禁地吼道。

“哈哈,遊幫主,我想你還是沒有明白呀,我確實是說過退出的呀,這不也沒有參加進來呀!”

看着臉上徹底變綠的遊方,林毅心中暢快無比,又是對其大聲道。


然而,那遊方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軟弱,對着林毅道:“哼,你小子是退出了,但這呆頭呆腦的野馬是怎麼回事?”

聽着此話,不斷前景的嘶風獸臉上表情明顯是一怔,不少的怒意升起。

而此時的林毅也是覺得極爲好笑,道:“我可沒說退出後嘶風獸不能加入戰鬥了!”

說着,又是對着身邊的嘶風獸道:“白兄,這廝這般刁難,接下來可是要好好收拾他一番啊!”

後者咆哮聲起,響徹天際,也似是等着林毅的這一番話一般,旋即便是如同山嶽一般衝擊而去。 嘶風獸的塊頭本就不小,而此時衝擊過去,一時周圍的空地竟是顯得極爲擁擠起來。

而此時的林綺珊也是嬌軀突然朝上一躍,竟是直接騎在偌大的獸背之上。

“哈哈,遊幫主,這一次倒是要看看你怎麼破了!”

看的一人一獸強大的衝擊,林毅淡然立於周圍的空地之上,言語之中盡是狂笑不止。

而此時衆弟子看着那遊方,心中皆是噓唏,只見的後者身形不斷後撤,又是手中的長刀爆發出一股股的魂力。

這遊方的實力不小,再加上那長刀也是有些奇特,估計心中也是有着什麼依仗,面對着巨大的嘶風獸,竟是沒有絲毫的慌亂。

“哼,區區兇獸就想要在我這佔到什麼便宜?豈不是癡人說夢?”

看的眼前之物的遊方猛然跳起,強橫的魂力滔滔不絕涌出,周圍的各種樹木登時搖曳不停。

“獸兒,你攻下路我攻上路!”

看着突然跳起,手中的長刀又是爆發出凜冽的刀鋒,林綺珊紅脣微微張開,對着嘶風獸的耳朵溫柔說道,讓的周圍的弟子一陣瞎想。

說實話,林綺珊的姿色在這青嵐劍宗之內也是極爲絕佳,若不是平日裏礙於那強橫的實力和火爆的脾氣,恐怕早就有不少的弟子下手了,即便如此,暗地之中還是有着不少弟子將其作爲膜拜的偶像。

而此時聽着林綺珊聲音的嘶風獸也好似明白一般,竟是微微點點頭,又是將自己的鬢髮左右甩動一番。

“沒想到這小子也是色性?”

看的那嘶風獸的模樣,林毅心中不禁是暗道。這嘶風獸的靈智極高,此時看對方的表現明顯是聽懂了林綺珊的話了。

果然,不到一息時間,只見的眼前的一人一獸陡然分開,又是兩股強橫的氣息 爆發而出。

林綺珊騰躍在半空之中,手中突兀的光芒大振,不到多時便是六道各異的光芒爆射而出,又是 瞬間凝結,形成規整的六邊形,朝着那遊方旋轉而去。


而此時的嘶風獸動作可就要簡單很多了,強大的身軀足以對遊方構成威脅,故此也僅僅是看的潔白如雪的獸身朝着那遊方撞擊而去。

看着嘶風獸的動作,林毅卻是在心中不斷驚歎,這嘶風獸的個子不斷的增長,現如今恐怕是天魂級別的強者也是拿其沒有任何的辦法。


“哼,畜生就是畜生!”

看着嘶風獸偌大的身軀,那遊方雖然心中極爲懼怕,但還是朝着這邊爆衝而來。

與此同時,早在半空中之中的林綺珊也是對其形成了合圍之勢。

“白兄,現在就看你的了!”

聽着遊方說道的林毅心中有些憤怒,而嘶風獸自然也是聽清楚了對方的話,身體之內散發出來的氣勢明顯增強了不少。

轉眼之間,整個院落之內勁風抖動,塵土飛揚,道道精芒綻放。

周圍數千名弟子皆是看的眼前一切,又是露出驚駭的神色,這樣的戰鬥卻是超出了在場衆人的想象。

與此同時,即便是林毅自己也是不得不爲那遊方的戰鬥力感嘆,哪怕是面對這嘶風獸和林綺珊的聯合攻擊,也是表現的遊刃有餘。

“這遊方的戰鬥力極強,若不是今日有嘶風獸幫忙,恐怕僅憑你和綺珊兩人也難以將其擒拿!”

看的院中場景的葉風凌秀聲色凝重地說道,顯然和林毅一樣驚駭於對方的戰鬥能力。

“四方幫已是強弩之末了,現在看來想要突圍出去已是不可能了!”

雖然自己對遊方的戰鬥能力有些詫異,但此時看着周圍的數百四方幫弟子已是投降,林毅心中還是忍不住的暗喜,嘴角微微上揚,故意將話語提高。

聽的此話的遊方雖然戰意十足,但心中難免有些慌亂,堂堂一幫之主最後竟是落得被拋棄的下場,一時之間讓的在場大的無數弟子皆是動容。

“遊幫主,事情已經發展得到了這樣的境地,難道你還想要抵抗嗎?”

雖然心中明白這遊方敗局已定,但林毅還是出聲勸降道,只當想要儘快解決這一場戰鬥。

而此時聽着的遊方心中更是慌亂,不禁是破口道:“哼,你北斗門存心想要消滅我四方幫,今日我遊方就是不認輸你又能拿我如何?難道還能殺了我不成?”

聲音極大,傳遍整個人羣,此話一出,卻是讓的林毅心中苦惱不已,這遊方所說的並沒有錯,在這青嵐劍宗之內雖然不阻止衆人鬥毆,但若是出現了人命,可就不是那麼好處理的了。

況且,這遊方乃是靜月帝國之內排名地十大世家遊家長子,就算是青嵐劍宗能夠不追究責任,也難免那遊家不鬧騰一番。

而此時在這看熱鬧的弟子不少,若是真的將這遊方放走,恐怕今後北斗門的顏面就有些掃地了!

思躇半響,方纔是見林毅對着院內大吼道:“遊幫主此話倒是說的不錯,宗門可是嚴禁弟子之間自相殘殺的事情!”

說到此,林毅語氣之中倒是將那“自相殘殺”幾個字音加重了幾分,其言外之意就再明顯不過了。

又是道:“但現在遊幫主既然不想停止爭鬥,那可就別怪我北斗門讓你受皮肉之苦了!”

看的對方的林毅心中有些好笑,而此時的林綺珊也是聽着林毅的話,立即心領神會,對着旁邊的嘶風獸道:“獸兒,只要不殺死這臭男人,其餘倒是可以隨便攻擊,讓他苦不堪言可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