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麗絲小聲說道,這種時候居然沒有那傢伙在場,實在太古怪了。

「嗯……」

巫女又仔細看了一次,確實沒發現魔理沙的蹤影。

「她是在家幫忙嗎……哦,不對。」

那傢伙,應該是和她們一起離開的啊!

現在,能請到的人都基本來了,唯獨沒有見到她。

嗯,說起來,魔理沙那傢伙是負責去叫哪些人的?

「迷路了嗎?」

「不可能吧,那傢伙的方向感還是挺強的。」


可既然不是迷路,那對方究竟跑去什麼地方了?

「哦,她的話,我讓她去舊地獄了。」

聽到她們的談話,我插口說道。

「舊地獄?」

嗯,對了,差點忘記還有地底世界那幫傢伙呢! ()太陽都快要下山的時候,魔理沙總算帶著舊地獄的傢伙們到來了。

「抱歉抱歉,不好意思,因為覺她們太熱情了,所以才那麼晚才回來的。」

魔理沙摸著後腦勺說道,看她神采飛揚,應該是碰到什麼好事了。

「是你自己不願意回來才對吧!」

這種程度的謊言,當然瞞不過我的雙眼了,立刻二話不說,就給了她一下子。

「好疼。」

雖然並沒有用力,但是這傢伙依然裝模作樣的叫了起來。

「這裡好有趣啊!」

「嗯嗯。」

還想責備一下她的,不過古名地戀和靈烏路空撲上來抱住了我,讓我沒辦法說下去了。

「戀戀,空,還不快點下來,大家都在看著呢!」

見到自己妹妹和那隻笨鳥居然當眾就和對方做出了那麼親昵的行為,就算不一次見到了,古明地覺依然感到有點不高興。

「是啊是啊,我還有事情要做呢!」

光已經被我替換下來,幫忙去招呼客人了。

那麼久沒有下過廚房,我也是時候該露一手了。

「誒……不能陪戀戀玩嗎?」

女孩不禁很是失望,都怪魔理沙啦!拖拖拉拉的,進了溫泉就不願意出來了,害得她們到現在才來。

「我暫時還沒有空,你去找其他人吧!」

「哦。」

古名地戀想了下,順從的放開手落到了地上。

東方遙不能陪她令她稍微感到有點寂寞,不過不是還有琪露諾和芙蘭朵露她們嗎?

「空你也給我下來啦!」

發現靈烏路空還掛在男子身上,小女孩嘴一撅,有點生氣了。

「你這隻獃頭鳥,沒聽到戀大人的話嗎?」

火焰貓燐上來連拉帶扯的,總管將那隻還不清楚怎麼回事的笨鳥拖走了。


「那,我們去找琪露諾她們玩了哦!」

「嗯,玩得開心一點。」

「知道啦!」

古名地戀拉上正被火焰貓燐訓話的靈烏路空就跑掉了,古明地覺兩人也趕忙跟上。

「啊,真是讓人嫉妒呢!」

望著她們的背影,水橋帕露西下意識的磨了磨牙齒。

不愧是與東方大人交往深厚的古名地一家,來到這裡之後一點都不顯得緊張啊!

反觀自己這幫人就不行了,從頭到腳都透露著一種拘謹的氣息。

要是能夠學會她們那般從容就好了。

「你在說什麼?帕露西。」

黑谷山女聽到她的嘀咕,仰起臉問,旁邊的琪斯美也好奇的望著她。

「嗯,沒什麼,只是我的自言自語而已。」

水橋帕露西搖搖頭,將那種奇怪的念頭甩掉了。

「那個,東方大人。」

「什麼事?」

思考著要不要把星熊勇儀快要回來的事情告訴她們,想了一下,還是決定由伊吹萃香說出來算了。

「能夠得到您的邀請的確很高興,不過,這樣會不會給您添加不必要的麻煩啊?」

自己這些地底下的妖怪來到了地上,總是不怎麼受歡迎的。以前還有星熊勇儀在旁邊,可如今就自己這幾個,總有種勢單力薄的感覺。

萬一地上的妖怪對於她們經常跑上來感到不滿了,那可就要惹出不必要的麻煩了啊!

「放心啦!絕對不會有問題的。」

儘管沒有說明,不過大家對於地下妖怪出現在地上,只要她們不惹是生非,如今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了。



尤其是這種熱鬧的宴會,更不可能有誰會說出「給我滾回去」那樣的話了的。

「可是……」

水橋帕露西還是有點放心不下,她沒辦法像古明地覺她們做得那麼坦然啊!

畢竟自己幾個在地表上的名聲一向都不是很好的。

「不用想太多的,既然都已經來了,那就打算做什麼,就做什麼吧!」

我拍拍她的肩膀,朝廚房的方向走去。

「帕露西,我認為大人說得很對哦!要是這時候我們跑回去了,肯定會被恥笑的。」

黑谷山女可不想被人說自己是個膽小鬼。

反正邀請自己幾個的又不是那幫人,管她們歡迎還是不歡迎呢!

「琪斯美你說是吧?」

「嗯,我想勇儀大姐肯定不會考慮這些問題的。」

唉,連最膽小的琪斯美都這麼說了,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得太多了啊!

「好了好了,那我們就走吧!真是的,怎麼好像弄得是我自己最膽小一樣了?」

「你做事情本來就畏首畏尾的。」

「你說什麼?你以為管著你們這群傢伙很容易的啊?」

豪門絕寵:寶貝你不乖 。」

「求之不得,以後再遇到這種事讓你來做好了。」

「我才不幹呢……」

=============================分隔線=============================

原定於是在室內開設酒宴的,但是在聽說晚上外面的植物都會發光這件事後,眾人又改變主意,想要搞一個露天宴會了。沒辦法,只好匆匆忙忙的把宴席轉移到了城堡前面的草坪上去。

將東西都擺設好,天空也變成了深沉的暗紫sè。

地上鋪著席子,有種彷彿是參加例大祭宴會的感覺。不過,這裡的視野當然要開闊多了。

「哦哦,真的開始發光了呢!」

夜幕一降臨,地面就開始漂浮起了星星點點的綠sè光芒,仔細看去,會發現都是從那些正在發光的草類身上發出的。黑暗之中,這些植物的身體彷彿變成半透明的,通體呈淺綠sè,就像是用碧玉做成的一樣。

「哇,好像螢火蟲啊!」

女孩們看到身邊飄起的光點,下意識的伸出手想抓住它們,可惜這些光點只要被碰到就立刻消失了。

「果然漂亮極了。」

坐在草地上,宛如置身於朦朧的光芒之中一般,整個人都有種被升華了的感覺。

遠處的森林也都在發光,看上去比這裡還要明亮,而且sè彩也有很多種。

「好了,別再發獃了,宴會要開始了哦!」

愛情婚姻向東西 ,我只好出言提醒了。

「再看三十秒。」

嘴上說是三十秒,可看這情形,就算三十分鐘都沒辦法結束啊!

這些傢伙,好像已經忘記一開始的目的了呢!

「隨便你們了。」

她們就慢慢的看吧! 聽說厲先生對我一見鐘情 ,肚子可正餓著呢!

找了個位子坐下,兩名女僕一左一右坐在了我身邊,一個端碗,一個負責斟酒。

對面有人坐了下來,是靈夢和八意永琳。

「已經看夠了嗎?」

還是她們兩個熱情消卻得比較快,或者說她們對這些東西興趣原本就不是很大。

「可惜,沒有藥用價值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