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真的不知道,北歐衆神傳承已經有幾千年的歷史了,雖然大部分都在奧山上,但誰也不敢肯定不在奧山上的那些人有多少。我能告訴你的就是奧山上至少有兩百個傳承者。”

丁牧這才收回劍意,又問:“說說這兩百個傳承者。”

“我不清楚,我們之間來往很少,因爲你也知道北歐衆神之間的關係,有點複雜。”

說話間,巫穹從宮殿裏走了出來,對着丁牧搖頭,“什麼都沒有,也不知道這些人怎麼想的,一個人住在這麼大一個宮殿,不累嗎?” 丁牧再三詢問,確定這個住在宮殿裏的人沒什麼有用的消息之後就離開了,他來這裏是爲了尋找妖獸,不是爲了殺人,而且這裏是北歐區,沒必要惹太多麻煩。

離開山峯,丁牧三人繼續往奧山深處飛,路上倒是又遇到了幾個宮殿,每個宮殿裏的人都不多,少則一個兩個,多則六七個,而且修爲普遍不高,大概就是和出竅境練氣士相當,甚至還有達不到出竅境標準的。

這裏說的出竅境相當並非就和出竅境練氣士一個級別,只能說雙方掌控的能量是一個級別的,但是戰力方面是有差別的,因爲練氣士纔是真正的正統修煉方式,對靈氣的掌控也是最高深的,一點不誇張地說,華國的出竅境練氣士能輕易擊敗奧山這些出竅境相當的高手。

這也是丁牧在三千多年前來過這裏一次之後就沒什麼興趣的原因,因爲北歐神話傳承和華國的練氣士傳承比起來,真的不算什麼。

連續轉了幾個多小時之後,巫穹露出失望的神色,“丁牧,這裏到底有沒有厲害的妖獸啊,這一路上碰上的連崑山那些妖獸都比不上,早知道這樣,我還不如老老實實在崑山待着呢。”

丁牧無奈,“都說了是來碰運氣的,你怎麼還不明白呢?”

巫穹撇撇嘴,不說話了。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中突然出現了四個黑影,靠近之後才發現是四隻天馬,上面分別有一個高大的身影,直接就落到了丁牧三人面前。

天馬,背生雙翼,可飛行,雖然戰力一般,但仍舊受到了不少人的青睞,只不過天馬是奧山特有的妖獸,其他地方很少見。

最先從天馬上下來的是一個大鬍子,看樣子至少也有四十多歲了,頭髮是金黃色的;隨後另外三人也從天馬上下來,站在大鬍子身邊,臉上帶着幾分警惕的神色。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打聽我們的消息?”大鬍子說話的時候一點都不客氣。

丁牧掃了對方一眼,除了大鬍子,剩下三個人也各有特點,一個瘦高的年輕人,滿頭銀髮,雙眼陰翳;一個身材微微發福的男人,頭髮亂糟糟的;還有一個肌肉發達,皮膚黝黑。

“本來還以爲找不到你們了呢,沒想到你們自己蹦出來了,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我的朋友想找一隻可以飛行的妖獸,戰力不能太差的,看起來要兇猛一些的,你們騎的天馬就算了。”

大鬍子冷哼一聲,“我們奧山的神獸,也是你們能隨便抓的?我勸你們還是從哪來回哪去,別在這裏找麻煩!”

丁牧撇撇嘴,扭頭看向巫穹,“談崩了,先打一架再說吧。”

巫穹早就等丁牧這句話了,二話不說,直接朝着大鬍子四人撲了上去,一開始大鬍子旁邊的三個人還不屑於出手,不想勝之不武,但是當他們看到大鬍子被巫穹摁在地上摩擦的時候,還是忍不住出手了。

先是肌肉男加入戰團,但還是被巫穹壓着打,然後銀髮男也衝了上去,時不時有火光閃現,但巫穹越打越上勁,拳頭呼呼生風,三人依舊佔不到優勢,最後身材發福男不知道從什麼地方抽出來一把錘子衝了進去,這才勉強和巫穹打了一個平手。

丁牧這就不着急了,很多時候就是這樣,你好好說話的時候他們不理會,只有等你把他們打服了,他們才肯好好說話。

十分鐘後,巫穹越戰越勇,一腳把大鬍子踹了出去,又一把搶過發福男手裏的錘子,對着銀髮男的腦袋砸下去,嚇得銀髮男急忙後退。

肌肉男倒是想趁機偷襲,奈何巫穹身體強度少出了他的想象,他的拳頭根本不能讓巫穹皺一下眉頭。

砰砰砰幾聲,三個人倒飛出去,大鬍子則是被巫穹抓在手裏,用錘子頂着腦袋。

“丁牧,接下來怎麼辦?”

丁牧揮揮手,示意巫穹可以回來了,巫穹才發出一聲冷哼,隨手把錘子扔到地上,回到丁牧身邊,丁牧露出一個笑容,說道:“這次可以好好談談了?”

幾分鐘後,丁牧知道這四個人的身份,大鬍子名叫伊伕力,得到的是主神奧丁傳承,銀髮男叫艾勒,火神洛基傳承,肌肉男叫霍根,戰神提爾傳承;發福男叫羅賓,雷神索爾傳承。

一點不誇張地說,這四個人基本代表了北歐神話中最具戰力的四個神祗,只可惜傳到他們這裏的時候,已經沒剩下多少了。

按照北歐神話的實力劃分,主神之下還有高位神、中位神、低位神和神使等等,其中主神與仙尊大致相當,高位神對應了入禪境,中位神對應了窺天境,低位神對應了魂海境,神使也分三六九等,對應了魂海境之下的修爲,就不再細說了。

如今北歐神話傳承的凋零程度遠遠超過了丁牧的想象,伊伕力四人都只是低位神的修爲,也就是魂海境相當,單打獨鬥的話發揮出來的戰力怕是還不及正統的魂海境練氣士,四個人合力倒是能爆發出不俗的戰力,只可惜遇到了巫穹,自然就只有捱打的份。

北歐神話傳承凋零至此除了因爲靈氣稀薄之外,還因爲修煉效果不明顯,不像華國練氣士有正統的修煉方法,每個境界都能得到反饋,所以接觸到並且相信北歐神話傳承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奧山內有兩百人得到了傳承,但修爲都不高,就是最好的證明。

對此,伊伕力四人也是非常無奈,這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改變的,唯一的對策就是趁着這次靈氣潮汐的出現,看看能不能擴大一下北歐神話的影響。

丁牧對於伊伕力四人和奧山的處境沒有興趣,只是稍稍瞭解一下就過去了,再次進入正題。

“我們想在奧山找找,看看有沒有戰力比較高,至少也要相當於你們中位神的戰力,還可以飛的妖獸,你們有消息嗎?”

伊伕力苦笑搖頭,“我們四個菜低位神的實力,在奧山都算是難得的高手了,我們去哪找擁有中位神實力的妖獸啊?”

霍根和羅賓也搖頭,表示不知道,但是艾勒卻突然說道:“也許,還真有!” 根據艾勒的講述,在奧山深處有一種體型巨大的飛鳥,名爲角鷹,飛行速度極快,而且實力不凡,至少他在面對角鷹的時候都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

丁牧眼睛一亮,他當然是知道角鷹的,在三千多年前,角鷹還是很常見的,成年之後一般都有窺天境的修爲,也就是中位神的實力,確實能給只有低位神的艾勒帶來很大的壓力。

只不過現在真的很少見了,如果能捕捉一直角鷹,帶回去之後讓猴四幫忙馴服,倒也能給巫穹當坐騎。

又詳細問了一下艾勒見到角鷹的地點,丁牧就帶着林詩慧和巫穹離開了。


這次來到奧山本以爲能遇到幾個厲害人物,沒想到太讓他失望了,所以他準備抓住角鷹之後就離開,有時間在這裏浪費,還不如早點回到崑山修煉呢。

經過一番尋找,三人終於來到了艾勒所說的地點,奧山最高的山峯附近,他曾經在這裏見過角鷹,不過丁牧三人想要尋找還要花費一番力氣,因爲角鷹不可能自己送上門來。

讓巫穹往左邊走,丁牧帶着林詩慧往右邊走,反正就北歐神話留下的傳承恐怕也無法對巫穹造成威脅,根本不用擔心安全問題。

分開尋找之後效率高了很多,丁牧在天空御劍飛行,憑藉過人的五感,山峯附近的一舉一動都瞞不過丁牧,僅僅一個小時後,丁牧就看到了一隻在半山腰休息的巨大飛鳥,從氣息判斷,應該就是角鷹無疑了。

這麼快就找到了角鷹,丁牧也是覺得有些走運,讓林詩慧留在陰陽劍上,丁牧從空中躍下,如同炮彈一般衝向那隻角鷹。

角鷹不愧是堪比窺天境的妖獸,丁牧這邊剛有動作,它就察覺了,發出一聲鳴叫,振翅而起,鋒利的雙爪朝着丁牧抓過來!

丁牧在空中不好調整身形,便將靈氣凝聚到雙手之上,與角鷹的雙爪正面碰撞,一陣明顯的靈氣波動之後,角鷹的身體突然失控,被丁牧拉着不斷往下掉。

強如角鷹,在面對丁牧的時候,一樣沒有任何還手的力氣,連一個照面都堅持不下來。

憑藉強悍的身體和強大的力量,將角鷹拉到地上之後,丁牧控制了力氣,一拳接一拳地砸到角鷹的腦袋上,十幾秒之後,角鷹就徹底老實起來,趴在地上不敢動彈,一雙眼睛充滿了祈求的神色。

丁牧笑了,對着天空的陰陽劍一招手,林詩慧便落到地上。

“這就是角鷹嗎?看起來還挺厲害的。”

“還行吧,比不上燾虎,但也能勝過尋常的九階妖獸了,如果角鷹的修爲能進一步提升,差不多就是十階妖獸了。”

丁牧語氣平淡,聽不出喜怒,反正角鷹這種東西,他是看不上的,留給巫穹玩玩就行了。

“走吧,找到角鷹我們也該回去了,不用在這裏浪費時間。”

之後丁牧和林詩慧把角鷹當成坐騎,朝着巫穹的方向飛去,飛到半路的時候就感受到了遠處傳來強烈的靈氣波動,不用想,肯定是巫穹又跟人或者妖獸打起來了。


丁牧這邊能遇到角鷹,巫穹那邊沒道理沒有收穫,不過考慮到巫穹的實力,丁牧也沒有太過着急,依舊是讓角鷹朝巫穹那邊飛。

但是幾分鐘後,遠處的靈氣波動突然消失,丁牧初時不怎麼在意,想來是巫穹戰勝了對手,但是數秒之後,靈氣波動再起,而且丁牧感覺到巫穹的氣息受到了明顯的壓制,才明白巫穹是遇到強大的對手了,當即加快速度,朝着靈氣波動的方向衝過去。

等丁牧趕到的時候,卻只看到周圍一片狼藉,無數樹木折斷,就連周圍的石頭、山體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壞,周圍還留下了濃郁的靈氣波動氣息,卻找不到巫穹的身影。


好吧,巫穹這小子點背,每次出來和丁牧在一起的時候,遇到的對手都不會很強,但只要和丁牧分開行動,多多少少都會遇到麻煩。

林詩慧露出擔憂的神色,“丁牧,巫穹不會有事吧?”


“別擔心,巫穹的身體強度已經堪比入禪境煉氣士,除非是遇到北歐神話裏的高位神,否則他就算想受傷都難。”

丁牧根本不怎麼在意,以巫穹的資質,只要殺不死他,他深深刻在巫人血脈裏的戰鬥技藝就會不斷覺醒,最終戰勝對手。

林詩慧嗯了一聲,不再說話,因爲巫穹的身體強度,確實很變態。

丁牧則是順着靈氣波動留下的蹤跡開始尋找,因爲這裏的戰鬥結束時間還不長,丁牧很快就找到了線索,一路找過去,在半山腰的位置發現了一座破舊的宮殿,從宮殿裏還傳出來巫穹的叫罵,只可惜巫穹語言不通,罵得再起勁,對方也不一定能聽懂。

沒什麼猶豫,直接激發劍域,帶着林詩慧往裏面走,剛進去就感受到一柄金屬長矛飛射而來,丁牧發出一道劍意擋住長矛,卻沒有將長矛斬斷,倒是有點出乎丁牧的預料。

目前丁牧發出的劍意能夠斬斷低階法寶,而對上這支金屬長矛,竟然不能傷到一分一毫,說明這支長矛還是有點東西的。

果然,長矛被擊落之後竟然自動折回,落到一個身材高大的白人手裏。

白人臉色堅毅,雙目有神,從身體裏散發出來明顯的氣血波動,竟然絲毫不下於巫穹!

怪不得巫穹要在他手裏吃虧,因爲對方在身體素質上竟然快趕上巫穹了,再配合一定的戰鬥技藝,擊敗巫穹也不是不可能。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來我們奧山?你背後的角鷹怎麼解釋?”白人語氣不善,長矛指着丁牧。

丁牧問道:“你打了我的朋友,還問我爲什麼要過來?”

“如果你們不打角鷹的主意,我又怎麼會動手?別廢話了,敢來我們奧山找麻煩,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

話音未落,白人抓起長矛衝上來。

從對方握長矛的姿勢,丁牧就知道對方在戰鬥技藝上必然有極深的造詣,便來了興趣,拿着陰陽劍迎上去。

上次在南非區和辛先生比拼劍法沒有盡興,這次應該能好好打一場了。 也就兩人交手的地點在宮殿門口,兩人交手的餘波纔沒有對宮殿造成太大的影響,否則這宮殿必然是保不住的。

十幾招過後,丁牧就知道對方的戰鬥技藝勝過巫穹太多了,如果巫穹的修爲不提升的情況下,戰鬥技藝的巔峯應該也就是和麪前這個白人相差彷彿了。

除非他能繼續突破境界,進入到覆地之境,否則想要戰勝這個白人,還需要多加練習。

但白人的戰鬥技藝再強,在丁牧就面前也只是浮雲,丁牧手裏的陰陽劍還只是低階法寶,卻不落下風,而且一點都不害怕和長矛的正面碰撞,僅僅幾十招之後,白人就被丁牧打得節節敗退,長矛幾乎脫手。

試探過後,丁牧收回陰陽劍,“還不錯,但也僅此而已了。你叫什麼名字?”

白人握着長矛的雙手微微顫抖,剛纔的戰鬥看起來只是稍稍落了下風,但是他很清楚他根本不是丁牧的對手,丁牧之所以收手,只是給他留了點面子而已。

“狄克,戰神提爾的傳承者,你呢?”

“丁牧。”

“丁牧,我在裏面,快來救我!”巫穹的聲音從宮殿裏傳出來,白人猶豫一下,還是讓開位置,讓丁牧和林詩慧走進去。

進入宮殿之後,丁牧憑藉過人的五感很快就找到了巫穹,其實也是因爲這個宮殿的佈局很簡單,根本不需要費什麼心思就能找到。

此時的巫穹被一種特殊材質的繩子給捆住了,任憑他如何掙扎都不能掙脫,反而有越綁越緊的架勢。

要知道巫穹的力量已經堪比入禪境煉氣士,能把巫穹捆成這樣的繩子,可不多見。

發出劍意將繩子斬斷,巫穹活動一下手腕,沉着臉說道:“剛纔那小子呢?要不是我一個不小心,怎麼會被他打敗?”

丁牧笑了,“就算再來一次,你也不是他的對手,除非讓他給你當陪練,練上一個星期再說。”

巫穹哼哼兩聲,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也知道丁牧說的是事實。

簡直太受打擊了,他明明覺得自己已經很厲害了,怎麼還是處處碰壁?

丁牧可不想再讓巫穹和狄克打一架,那樣太浪費時間了,這次的主要目的已經達到,準備返回,但是在宮殿出口被狄克擋住了。

“角鷹是我們奧山獨有的神獸,你不能帶走!”

“好的,我不帶走,但如果它要跟我們走,就不能怪我們了吧?”丁牧來到角鷹身邊,拍拍角鷹的腦袋,“該怎麼選,你應該很清楚吧?”

角鷹雖然還沒有達到十階妖獸的標準,但也是具備了一定的智慧的,當然能聽懂丁牧的意思,如果它敢違逆丁牧的意思,怕是就要直接死在這裏了。

狄克心裏不爽,但是也沒有辦法,誰讓他打不過丁牧呢。

讓巫穹騎上角鷹,丁牧帶着林詩慧御劍飛行,剛剛飛出去一千多米,巫穹又停住了。

“不行,丁牧,這口氣我咽不下去!我得回去找那小子再打一架!”

丁牧無語,“再打一架,你也是輸啊。有時間跟他死磕,還不如回去好好修煉,等你進入到了覆地之境,打他跟玩似的。”

“不行,將來是將來,現在是現在。剛纔我明明就差一點了。”巫穹拍拍角鷹的腦袋,角鷹無奈,只能帶着巫穹返回,丁牧只能跟上去。

再次來到宮殿入口,巫穹深吸一口氣想對着裏面大吼,結果醞釀了半天,憋出來一句話,“丁牧,我說話他也聽不懂啊,你給我把他叫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