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緩緩流逝。

林風卯足了勁,硬是拖住滅世魔神。絲毫不讓其有回墓園的機會。彼此間的距離忽長忽短,始終保持在一個難以逾越的距離,然…完全可以感覺得到滅世魔神的虛弱正在慢慢恢復。

死亡之氣,對祂來說相當重要!

「決不能讓祂恢復!」林風緊咬牙關,心之暗凜。


僅僅是虛弱狀態都已如此可怕,一旦恢復部分實力,自己根本不可能與祂斗,這是明擺著的,到時只怕斗靈世界的末日將會到來。短短時間。比翼蟲的消耗短短時間已過百萬,但林風半點不在乎。反是讓翼加快速度的進攻。

時間,最寶貴。

「快了。」林風眼瞳卓亮。

在地底下。如今已經能清晰看到灰黑色光圈的色澤黯淡許多,爆發的頻率亦是慢了許多。漸漸的,比翼蟲大軍越來越多的突破屏障,每一次灰黑色光圈的攻擊僅僅只能消滅其中一部分比翼蟲。

轟!~~

如潮水般的攻擊,終是衝垮陀螺禁制的防禦。

但,僅僅只是最外層防禦。

「嘩!~」林風眼眸微綻,此刻已是近距離的靠近這陀螺禁制,卻與自己想像的並不一樣。其並非什麼禁制,而是一個巨大的金屬鐵疙瘩,閃動著黑色金屬光芒,彷如一座巨大堡壘。

在這巨大堡壘的四周,一個個如蜂窩般的小孔就彷彿在呼吸似的,完全能感覺得到其中蘊藏的濃郁死亡之氣。


孔,很小。

但……

剛好夠比翼蟲進入其中。

「好!」林風心中頓感濃濃喜悅,似乎連老天都在幫自己。光看這陀螺禁制這金屬表面,便知非常物,儘管有一個個細微的小孔,但絲毫不影響這陀螺禁制的防禦。就算自己親臨,只怕也破不了這金屬疙瘩。

然,比翼蟲卻剛剛好。

「唰!」「唰!~」一批批的比翼蟲進入,林風嘴角揚起一抹淡淡弧度,借著比翼蟲的視線,已是清晰見到陀螺禁制的內部,自下而上死亡之氣如煙雲般出現,極是濃郁。

陀螺禁制的與墓園最深處相連繫。

一道道精妙絕倫的刻紋閃動著光芒,死亡之氣往上而去,絕大部分進入刻紋中心點,也就是墓園最深處所對應的地域。而隨著刻紋擴散,彷如波紋蔓延,死亡之氣再是連綿四周。

整個脈絡清晰可見,籠罩墓園。

倘若未進入地底,根本不會知曉原來在墓園底下,竟藏著如此大的秘密!

「呼~~」林風不禁長吐一口氣,眼眸爍亮,比翼蟲的進入和探索將自己的疑惑全部解開,正如自己所推測的一樣,墓園就如滅世魔神的家,只要不毀去墓園,不毀去陀螺禁制,滅世魔神便會有用之不竭的死亡之氣。

但現在……

「連天都要亡你!」林風眼眸炯亮。

一批又一批的比翼蟲瘋狂的從無數孔洞中進入陀螺禁制,失去灰黑色光圈,陀螺禁制根本沒有其它防禦,其內構造異常複雜,宛如精細的機械,然數以百萬計的比翼蟲開始弒咬陀螺禁制中所有一切。

眾蟻拱象!

場面,無比壯觀。

並不需要破壞陀螺禁制那堅硬的外殼,只需蠶食其內那每一個細小的部分便足矣。倘若把陀螺禁制比作一個武者,擁有極強防禦,那麼在它體內的那一些,就如五臟六腑,一個個微薄細胞。


這些,是構成陀螺禁制的根本。

也是防禦最弱的部分。

「嗷!!」雙目通紅,滅世魔神劇烈顫動。

正是追趕中的祂彷彿感應到什麼,猛的停了下來,巨大的身軀極烈顫動著,發出極是難聽而嘶啞的聲音。滅世魔神頓時扭頭而走,直往墓園所去,那凄厲的聲音讓人毛骨悚然。

啪!林風隨即停下腳步。

望著滅世魔神離去的方向,眼中閃動粼粼光芒。

果然,祂還是發現了。

在墓園呆了如此久,此地又是專為其所設,自己估到滅世魔神定會有感應。但,那又如何?聲東擊西已是完全奏效,滅世魔神被自己牽著鼻子走,浪費如此多的時間,此刻再回去…還來得及么?

「你輸定了。」林風雙拳握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浮上心頭。

一次又一次的削弱滅世魔神,不斷嘗試各種方法,終是守得雲開見月明,希望的曙光從未有過的亮澤。比翼蟲的吞噬速度雖微不可及,然數量卻能彌補一切,此刻自己完全感覺得到陀螺禁制的變化。

斷根!

毀去墓園的源!

沒有死亡之氣,滅世魔神必敗無疑!

「嘩!~」眼眸炯亮,林風隨即尾隨滅世魔神而去,儘管已是勝券在握,但未到最後一刻決不能掉以輕心。

轟!轟!!

滅世魔神,完全發瘋。

地動天搖咆哮聲震人心魄,恐怖的力量爆發,滅世魔神彷如無頭蒼蠅般尋找著『罪魁禍首』,一雙血紅的眼瞳就好似入魔一般。但整座墓園連為一體,架構遠比所見複雜的多,滅世魔神雖強然如今『智力』著實太低。

祂,要如何保護自己的家園?

不知道。

眼見著災難降臨卻無法抵擋,那種感覺別說滅世魔神,任何強者都會恐懼會發瘋。從墓園外部區域到內部區域,再到最深處,滅世魔神歇斯底里的嘶吼著,充滿著不甘和憤怒,不停轟擊著地面,卻是無計可施。

林風懸浮在半空,遠遠望著滅世魔神,既不接近也不拉開距離,施展保持著一個微妙聯繫。

眼見著滅世魔神的發瘋,心中充滿快意,眼眸粼粼。

自己,賭對了。

打蛇七寸,墓園就是滅世魔神的根,是祂的所有,就算祂再強,失去死亡之氣亦和普通亡靈強者並沒有什麼不同。眼下自己很確信,滅世魔神的『末日』,即將到來。

「一定會贏!」林風雙拳緊握,眼中精光閃爍。

儘管如此,然心中…莫名還是有著一分難以言喻的不安,未到最後一刻,決不能放鬆!

因為,祂是滅世魔神。

…(未完待續)r466

… 破壞,在繼續。

陀螺禁制閃動的光芒忽亮忽暗,就彷彿燈泡在閃動般,便是死亡之氣的出現都是斷斷續續。當數以百萬計的比翼蟲發動攻擊時,那是異常恐怖的威力,如蟻潮般的湧入,讓的陀螺禁制瞬間爆滿。

滅世魔神越來越是瘋狂,在墓園中到處胡亂的攻擊,咆哮,但卻完全無用。

林風隔空而望,既不插手也無從插手,滅世魔神自己對付不了,陀螺禁制自己更是拿它沒有半點辦法。此刻面色雖是平靜,然內心翻騰不定,極是焦迫,從未感覺時間過的如此之慢。

每一個剎那,都是危機。

林風緊握的雙拳滲出汗水,雙唇抿的有些發紫,眼下已是到了最關鍵時刻。

斗靈世界是生是死,人類能否存活……

都取決於滅世魔神!

「嗷吼!!」又是驚天怒吼的聲音,林風目光一灼面色微變,卻是一直在墓園四處徘徊彷彿迷失方向一樣的滅世魔神猛的竄出,巨大的身體直朝墓園最深處,也就是祂曾經被困的地方而去。

祂要做什麼?

抓緊時間吸收死亡之氣?

又或是……

林風眼中精光閃動,卻是不知,然有一點可以肯定——

這一次,滅世魔神似乎很堅定!

再不猶豫,異常的果斷!

「嘩!~」林風身影閃現。

緊隨著滅世魔神進入墓園深處,並未入得其中,依舊保持著一定距離。然此刻墓園最深處與內區已是無半點屏障,遠遠望去便可見一切,只見滅世魔神發狂的轟擊地面,砰砰砰的響聲地震天搖。

祂。要做什麼?

「這裡是……」林風面色有些難看。

從比翼蟲的視線觀察,自己很清楚滅世魔神眼下轟擊的地面位置是何處。不偏不倚,恰恰是刻紋最深刻,能量聚集最強之處,也就是當日滅世魔神被『困』之處,原禁制所在!

「蓬!」林風瞬間瞪大眼睛。心之悸動。

猛然間豁然開朗,自己終是明白滅世魔神到底在做什麼!

一直在墓園四處到處亂竄,胡亂攻擊,祂顯然是在尋找地底的『入口』所在。原本在刻紋最深處,墓園中心處應當是防禦最強之處,但自己卻錯漏了一個關鍵——

禁制!

原本困住滅世魔神的禁制,破碎了。

就像是最強的防禦系統被破壞了似的,之前連成一體的『禁制』防禦形成缺口,所謂的最強點….很可能已是成為最弱點。想到這。林風心之一凜,望著滅世魔神的目光頓顯躊躇,又是舉棋不定。


怎麼辦?

就算自己眼下知道了,又能怎麼做?

根本無法阻止滅世魔神,分身與其實力差距太大,就算自己去『騷擾』,滅世魔神會在乎么?


「轟!」炸裂聲訇然而響,讓的林風心跳都是停止。

就在這剎那時間。如天崩地裂,滅世魔神瘋狂的攻擊取得成效。原本完整的地面龜裂開來,隨著滅世魔神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就如鏡面從正中央開始碎裂,四面八方而去,瞬間——

「蓬!」地面炸裂開來。

嘩~~澎湃無邊的死亡之氣如泉涌般瞬間冒出,滅世魔神眼眸完全亮起。幾乎是貪婪享受的吸收著,眯著眼睛深深吸氣,極具濃郁的死亡之氣霎時彷彿被吸入無底洞般進入滅世魔神體內。

「糟!」林風面色大變,瞬間明白一切。

自己或許把滅世魔神想的太聰明,祂根本就是靠著本能在行動。祂所有的目的都只有一個——那便是吸收死亡之氣。哪裡的死亡之氣最為濃郁?答案顯而易見,正是位於刻紋中心處所在。

祂未必找得到整片墓園防禦最弱之處,但本能卻是將其引到了那裡,可以是…冥冥中自有天數。

不能讓祂這麼吸收!

林風瞬間便做出反應,若讓滅世魔神如此肆無忌憚的吸收,祂的實力將會疾速躍升,度過虛弱期。林風雙拳猛的握起,霎時間真實之盾光芒大顯,一個個亡靈強者呼嘯而出,直取滅世魔神所在!

攻擊?

不,是搶食物。

「吼!!」對突然出現的亡靈強者滅世魔神楞了一楞,卻是因為彼此有著某種相似,但在亡靈強者吸收死亡之氣的瞬間,滅世魔神便是發現,瞪大銅鈴般的眼睛,右爪直接拂過,將其中一個亡靈強者撕成碎片。

聖王級別的亡靈強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