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自己心裏也沒有底!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左右的時間。

李明和他的師傅坐在第一臺車上,排在車隊中間的那臺車上,載着張明達和陳叔,後面還有一臺緊緊地跟着,以防萬一。

此時陳叔已經醒來,頭上的破口也已經不再流血,好心的大兵給他敷上了一塊止血的紗布,做了個簡單的處理。

張明達望了望陳叔,陳叔也往着張明達看了一眼,大家相互地交流了一下眼神,陳叔眨了眨眼,彷彿明白了什麼,垂頭喪氣地低下頭嘆了一口氣:“唉!”

如果,張明達猜得不錯,這個糟老頭應該就是國保局的人,而且能一下子叫來三臺軍車,能擺出這種場子的人,應該不是個普通的探員。

而且,這個糟老頭應該跟李明的關係很鐵,這樣的話,自己跟陳叔設下的陷阱和陰謀應該是已經敗露了。

“到底他是怎麼知道的?一個國保局的高管,不應該會關注到一樁這麼普通的街頭案件啊!”張明達這樣想着。

驀地,一把聲音打斷了張明達的沉思。

“喂!大兵哥,有煙麼?”陳叔,擡起頭這樣問着。

後頭的那位大兵,悻悻地盯了陳叔一眼,沒有說話。

陳叔笑笑說:“送我一程吧!”就像在說着臨別前的話。

兵大哥無奈地吐了口氣,有點不願意地從衣服的口袋上,摸出一包香菸,從裏面抽出一根隨便丟了出去。

陳叔此時的手,被綁在了身後,不方便騰出手來拿煙,只好彎下身在地上叼起那根香菸。

張明達看着陳叔如哈巴狗一樣叼起煙,心裏很是不爽,怎麼說陳叔都是自己的跟班,人家說打狗要看主人,那是因爲狗若是被打了,主人的面子也就跟着丟了。

此時,張明達一臉羞紅,正想衝上前去把陳叔責罵一番,但是,他想了想,又覺得自己憑什麼責罵陳叔呢?此時自己已經是一個階下囚,隨時都有被釘死的可能,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趾高氣揚的東江區分局的局頭了。

張明達,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只得眼睜睜地看着陳叔從地面上叼起那根皺着的香菸。

陳叔笑了笑,用牙齒咬着煙,嘴脣動了動說:“喂!兵大哥再幫個忙吧!給我點上火吧?!”

兵大哥,從腰帶上摸出一把軍用應急火把,“嚓!”的一聲,打開上面的蓋子,一陣如煙花般火噴了出來,然後將火把放到陳叔的面前。

陳叔無奈地笑了笑,將煙靠了過去,點了起來,軍用應急火把的煙霧,立即嗆得他一鼻子灰。

“咳咳!”陳叔不禁咳嗽了兩聲。

“哈哈哈哈!”兵大哥見作弄得陳叔歪了,也便跟着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們早就被糟老頭囑咐過,要捉弄一下這兩個捉弄李明的人。

“嘿嘿!”陳叔,也只好賠笑,貪婪地咀吸着那個在地上叼來的香菸。

…………

李明坐在頭車上,舒舒服服地躺着,座椅的舒適程度很難形容,反正你坐上去就像沒坐着椅子一樣,承託得非常的均勻,而且那上面的高檔皮料,貼身得好舒服。空調調到了很舒適的溫度,而且風不覺得大,李明甚至找不到風是從那裏吹出來,這就是頂級的空調,讓空間的溫度下降,你卻找不到它到底是怎麼降下來的。

這幾臺軍用裝甲車,車內的避震更是沒得說,李明坐在上面,根本就感覺不到路面的顛簸。隔音的效果,更是誇張,李明坐在裏頭連糟老頭粗粗的呼吸聲也聽得到。而內飾都是頂級的配置,坐起來就像坐進了五星級酒店的豪華套房裏面去。


這三臺軍用裝甲車,如果你硬要找他的不足,那就只有外形上面是軍用幻彩顏色。

李明顯然有些不是太習慣,有點侷促地捉着座椅旁邊的扶手。

說真的,雖然這是一臺軍車,但車的奢華程度已經超出了李明的認識範圍,現在他感覺就像去了一個漂亮的地方,或者是到了美麗的天堂一樣。

李明望着前面繁複而又華麗的儀表臺,各種各樣的指示燈,數量很多,但是卻如那夜空中的閃閃繁星一般,鑲嵌得很是好看,不禁讓李明癡癡地看得入神,這些對於他來說都是新鮮的。最重要的是,李明很想自己能擁有一個這樣的車。

“我以後要是有錢了, 一定要買一臺這樣的車!”李明心裏默默地這樣想着,思想上已經產生了對這臺車的憧憬。

“喂!李明,小徒兒啊!抽菸麼?你盯着那儀表板看,幹什麼?”糟老頭說。

“哦!沒什麼,只是覺得挺好看的!”李明被師傅,打斷了沉思,愣了愣又說。


“呵呵!是啊!這是全進口的特製悍馬!省局裏只有三臺,這樣的車,今天都被我被開出來了!”糟老頭補充着說。

“呃!”李明不禁驚愕了一聲,只有三臺?心裏不解地問了一句:“這老頭兒,到底是什麼人物,只有三臺的車,也讓他一次過開了出來。”

過了一會,李明又說:“嗯!師傅,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嗯……”被問及名字糟老頭好像有點爲難似的,一時說不出來,頓了一頓,然後又說:“抽菸!抽菸!”

糟老頭,隨手遞過去一包香菸,說:“你試試這個!”

“呃!什麼來的?”李明拿着手裏的香菸,有些不解地問。

李明手裏的這包香菸,原來是反包裝的,就是說,煙盒上印了字的那面是被包到裏面去的,空白的地方在包裝的外面。

“國保局,專供的熊貓煙!你試試!一般首長們都抽這個,我這裏也只剩下幾包了。你喜歡的話,下回我上汴京①的時候,再給你帶點!不過未必有,這個煙聽說還不好產!一年出不了幾條。”糟老頭這樣說着,什麼首長們,汴京這些東西,在他的口裏,就好像李明在喊着鄧智斌一樣的味道。

“呃!!……”李明表示得很無語,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自己的師傅好。

…………

此時,陳叔正在後面的那臺車上,正抽着那根大兵丟給他的香菸,抽得一臉淚水,因爲手沒法動,所以只好一直用嘴叼着煙,煙氣都嗆到了眼睛裏面去了。但,陳叔也不捨得丟掉,就只有這樣繼續叼着了。

看着他一臉鼻涕,一臉眼淚的樣子,大兵們又笑了出來。

陳叔也附和着:“呵呵!呵呵呵呵!”像個瘋子一般的在賣笑。

…………

“喂!師傅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呀?”李明玩弄着手裏的那盒香菸,不捨得拆開,雖說這包返包裝的香菸,包裝盒上什麼文字和圖案都沒有,但是卻帶着一個無法形容的簡潔奢華。

“幹什麼呀!快打開來,抽呀!試試!快試試!”糟老頭這樣說着,催促着李明快點把煙打開。

“我……”李明不知道怎麼說,但對於眼前這位自己的師傅顯然有點陌生,他很想知道到底自己的師傅是怎樣的一個人。

“我什麼我嘛!男子漢的,弄得婆婆媽媽的,我靠!你不要,給我拿回來!”顯然,糟老頭有點生氣了,伸手就去搶李明手裏的煙。

“什麼不要嘛!拿回來!”李明到手的煙,怎麼願意被糟老頭輕輕鬆鬆的搶去啊,伸手就去搶回來,然後說:“我只是問我的師傅是什麼人而已,你有這麼爲難麼?你有這麼爲難的話,別來救我呀!你可以繼續消失的!”

“啪!”糟老頭一巴掌就往着李明的臉摑過去。

“這樣跟師傅說話,你什麼態度!?”糟老頭惡兇兇地對着李明說,一派軍人的火氣,表露無遺。

“我嚓啊!你打我幹什麼!”李明憑着感覺,避開了糟老頭的一巴掌,實際上這麼近的距離,就算躲開,但還是被糟老頭的手指刮到了一下。

李明的脖子上,立即閒出了三條紅色傷痕。

旁邊開車的那位,兵大哥,嘻嘻一笑,說:“喂!我說手掌,你就告訴他吧!反正,他遲早也會知道的,難道你還打算瞞着他!我看這孩子也不錯呀!挺帥氣的,哈哈哈哈!”

糟老頭,瞥了大兵一眼,沒有說話,後面又轉入了獨個兒的沉思……


……………………………………………………………………………………………………………………………………………………………………

支持原創請收閱:17k.com/book/114992.html 首發!

內籤作品:《都市無限暗戀》,作者:點擊封上漲停板!

支持正版,支持作者:點擊封上漲停板。

上架第一章,哈哈……

喜歡的朋友多多支持! 車還是照着既定的方向開去,自從李明的糟老頭師傅不再說話之後,車廂裏就突然安靜了下來,誰都沒有再敢說過一句話。

李明搓摩着手裏的那包返包裝的熊貓煙。

“國保局專供的熊貓煙?會是怎樣的一個味道?李明”心想。

此時,他也很想知道這包煙的味道到底會是怎樣,不過他更想知道的卻是自己的師傅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管他!”李明這樣跟自己說道:“有煙就先抽唄!什麼都好,先試試再說!”

想完,李明便打開了那返包裝的熊貓煙。

嘶!”李明輕巧打開煙盒上的簡易封條,然後,便解開煙盒的蓋子,一陣菸草草本的芬芳撲鼻而來,“哇!真有這麼香的煙啊!跟香水一樣!”

李明從裏面抽出一根,煙管上就印着“小熊貓”三個字,旁邊一隻很可愛的熊貓圖案,其他什麼都沒有,簡簡單單的,下面託着一個淡黃色的海綿過濾嘴。

“喂!大哥,有火麼?”李明問旁邊的司機大兵道。

“呵呵!有呀,喏!這個你按一下就是車的點火器了”司機大兵指着收音機下面的有個香菸圖案的按鈕,跟李明說。

“哦!好的!”李明摸了摸那個按鈕,用力一按,果然一根點火器被彈了出來。

“嗯!點到煙上面去就行了!”司機大兵這樣說着。

“嚓!”一個不鏽鋼打火機蓋子被打開的聲音。


一把漂亮的火苗遞到了李明的菸頭上。

李明轉過頭看了看,原來是自己的師傅,打開zippe牌打火機,給自己點菸來了。

深深地吸入一口,煙氣從菸頭上面繚繞而起,一陣菸草的本草芳香旋即充滿整個車輛內的空間,李明緩緩把香菸從鼻子裏呼出,一陣讓人陶醉的香味充滿了鼻腔。

“好煙!”李明心裏暗自嘀咕道,這口煙李明吸入的比較深,但卻一點也不覺得嗆喉。

“當年,毛爺爺,抽菸活到八十多,應該抽的也是這個煙吧!估計這煙的煙毒一定很低!”李明心裏這樣想着,也屬於一種對抽菸危害健康的安慰吧!

平時,李明並不是經常抽菸,只不過有煙抽的時候,就抽幾口。出來混,沒根菸旁旁身,有時候,還是比較麻煩的,而且其他的兄弟們都在抽,自己不抽的話,好像不夠雷氣,這是出來混必須有的氣概。

“喂!這位哥,給根我抽抽吧!”旁邊的司機兵大哥,被李明的煙香饞得不行,只好厚着臉皮問李明拿煙。

李明的糟老頭師傅,旋即給了那名司機大兵一個惡兇兇的眼神。


“嘻嘻!”那大兵歉意地笑了一笑,也沒敢再說什麼話,繼續埋頭開車去了。

不過,李明從他的不住放在方向盤上抖動的手指可以判斷出,這個傢伙的煙癮肯定大得不行!

於是,李明便從那包返包裝的熊貓煙裏面,推了幾根香菸出來,遞到那名司機大兵的嘴巴旁邊,說:“喏!大哥!來!”

那司機大兵不好意思地望了望糟老頭,糟老頭調轉了臉,表示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司機大兵見狀,歉意地笑了一笑,用嘴刁住李明遞來的煙,說:“喂!小兄弟,給跟我點一下,我在帶車隊不方便!”

“你他媽的,也知道自己在帶車隊,你還點他媽的什麼煙啊!你他媽的,等下出什麼事了,全部由你一個人他媽的,負責起來!”糟老頭悻悻地罵道,根本就不給司機大兵留任何面子。

李明見自己的師傅又發起脾氣來,不禁心裏一寒,確實糟老頭髮起威來,確實有一種很嚇人的感覺,特別那雙本來很猥瑣的眯鬆眼,皺起眉頭來就像一頭剛睡醒的雄獅一般的威猛。

司機大兵,不好意思再說什麼話,不過嘴裏的香菸還是不捨得放下,依然刁在嘴脣上,只不過他現在更加聚精會神地在看着前面的路而已。

李明看壯,想了一下,“估計他們平時也很少抽得到這樣的煙,看來師傅待我還是不錯的!但他爲什麼不願意告訴我他的真正身份呢?”

“嚓!”一下鋼鐵打火機打開的聲音,一條漂亮的火苗又遞到了司機大兵的面前。

“嗯嗯!”司機大兵,應了兩聲,就知道自己的領導對自己好,笑了笑,示意已經點好了。

隨後,糟老頭也從自己的口袋裏,抽出一包玉溪煙點了起來。

“咦?他怎麼抽這個!看來這樣的煙,師傅自己也不多啊?!”李明心裏不禁這樣想到,更加捉緊了一下自己手上的煙。

這煙,確實是好煙,車廂內加上糟老頭的那根玉溪,一共點起了三根菸,但也不怎麼覺得嗆人!反而有一陣,不可名狀的芬芳瀰漫於車廂之中。

在煙抽完的時候,車也慢慢地停了下來。

李明被帶到了,平頭市的一幢不是很顯眼的建築物下面,這幢建築也建在一個不怎麼起眼的街角里頭。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