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曉波的話,讓場中眾人皆是一愣,確實,他們幾人到星海來本就是臨時的舉動,路上也未聽蕭羽說會有朋友來找他,那對方是怎麼找到這裡來的!

「確實,一路上蕭羽一個電話也沒接,你……到底是誰?」察覺不對的小胖,聲音也隨之顫抖起來。

一個根本不該出現的人,出現在這夜深人靜的校園內,這讓在場不少人都感覺頭皮有些麻。

「我能找到這裡自然有我的原因!」王東苦笑著從懷中掏出一樣東西,亮給眾人看:「我是個警察!」

原來是個警察!

「站住!」就在幾人剛剛放下心來的時候,一旁的梅思影卻開口了:「我怎麼從來沒見過你!」

梅思影的話,又讓眾人原本放下的心再次揪緊——梅思影是青山的刑警隊長,對於青山市的警員編製自是瞭若指掌,她沒見過的人,自然不可能是警察!

王東只好站住,一臉鬱悶地看著身旁的蕭羽。

「他確實是我的朋友。」蕭羽以堅定的口氣這樣說道:「因為他是今天才調到青山來的,所以梅思影不認識也是正常!」他見眾人還是不願相信,只得苦笑著解釋道:「大家別忘記了!我是個道士,他是人是鬼,我怎麼能分辨不出來!

你是個什麼道士嘛!就算是,也是個半吊子的道士!

小胖和林佳心中暗道——他們不知道蕭羽已經加入道家,會這麼想也是自然!

不過雖然懷疑,但見蕭羽說的如此堅定,幾人還是勉強相信了他。

「對了。王東,你是怎麼知道我們在操場的。」梅思影問道,很顯然,對於王東的出現,她還是抱有懷疑。

「咦?不是你們當中有人帶我來的嗎?!」聽到梅思影的提問,王東的臉上露出一絲意外:「我走進校門,便看到一個黑影,我是跟著那個黑影過來的。」隨後一臉訝異地看著眼前眾人,反問道:「我明明看到黑影走到這邊來的,難道不是你們中的一員嗎?!」

「黑影?!」

聽到王東的話,場中所有人都感覺到一絲涼意順著腳底瀰漫而上——他們從一開始都是團隊行動,怎麼可能有一個人落單。

難道——

想到關鍵處,許多人都驚出了一聲冷汗,甚至有人不經意間將目光望向身後那空曠的操場,不由地打起了寒顫。


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估計是你看錯了吧。」蕭羽看了一眼王東道。

王東一愣,看了蕭羽一眼,隨即笑道:「呵呵——可能是吧!!」


雖然兩人這麼說,可是眾人的內心還是沉甸甸的。

「小雨!我覺得這裡陰嗖嗖的。我們還是去別的地方吧。」半晌之後,林佳臉色有些蒼白地拉了拉蕭羽的衣角,輕聲說道。

順著林佳的目光望去,蕭羽看到了遠處那棵豎立在操場邊角的許願樹,點了點頭:「走吧!我們去舊教學樓看看!」

※※※※※※※※※※※※※※※※※※※※※※※※※※※

廢舊的教學樓上,幾人望著眼前這許久未曾有人走過的樓梯細細地數了起來。

「一!」

「二!」

「三!」

……

不知道是為了給自己壯膽,還是因為什麼其他的原因,幾人數樓梯的聲音都特別的大。

「九!」

「十!」

「十一!」

「十二!」

數完了樓梯,場中不少人都舒了一口氣——十二階階梯,沒有多。

看來學校里的靈異事件,果然是假的。

「十三!」

就在這時,不知誰喊了一聲,頓時把場中所有人的驚出了一聲冷汗。

眾人轉身望去,卻見人群中的小胖齜牙一笑。

看著小胖露出這般表情。場中幾人頓時怒吼一聲撲向了他。

我又把忠犬坑死了 你這個傢伙,竟敢嚇我們!!」不僅是李曉波,甚至連幾個女生也追著小胖一陣暴打。而梅思影卻是幾人中打的最狠的一個!

「哎呀,小雨救命!林佳救命!!」

小胖一邊奔逃,一邊呼喚著自己的戰友,卻驚愕地發現,蕭羽正和王東敘舊,而林佳此時正站在樓梯前,直勾勾地望著階梯出神。

「怎麼了?!」這時候,梅思影走了過來:「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

只見林佳直勾勾地望著眼前的階梯,半晌之後,指了指面前的樓梯,用一種不知道是哭還是笑的聲音問道:「你們確定是十二階……為什麼我數來數去都是十一階啊!!」

「什麼?!十一階?!」其他幾人愣住了,隨後又數了一遍樓梯,發現確實是十二階啊。

「小佳!你當初數學就差,想不到現在連數數都不會了。」一旁的梅思影出聲笑道。

或許是因為她說笑話的水平實在是太低了,場中並沒有人笑。

氣氛有些凝重。

這件事說明,要麼就是林佳看到的比真實的少一階,要麼就是其他人看到的多一階。

詭異的氣氛籠罩四周,場中安靜的似乎連針線落地都能清楚地聽見。

場中的的氣氛一直安靜非常,直到——

「啊~~~~~~~」

忽然傳來的一聲凄厲嘶號聲。嚇得場中眾人心中一跳。< 「發生了什麼事?!」首先說話的是場中膽子最小的朱小荷。只見她眼中滿是驚恐。

而其餘幾人也被那突如其來的叫聲嚇了一跳。

蕭羽和紹偉面面相覷,最後還是梅思影先開了口:好像是衛燕的聲音?!」話音落,她已經不顧一切地衝出了舊教學樓。

「思影?!」

看著飛奔而去的梅思影,林佳急忙追了過去。

「怎麼了?!」小胖一臉不解地看著身旁的蕭羽,不明白梅思影的反應為什麼會這麼大?!

「別忘了!她是一名警察——」蕭羽苦笑一聲,也沖了出去,同時對著身後邵偉與王東道:「小胖、東子,你們在這裡等我們,我們去去就回!」

「放心吧!」小胖點了點,而王東則看了一眼身後的台階喃喃道:「我記得資料上所寫,這裡的台階確實是十一層啊……」

※※※※※※※※※※※※※※※※※※※※※※※※※※※

新教學樓的圖書館內,蕭羽終於看到了靜立在圖書館門口的林佳和梅思影,只不過他們兩人此時正站在那裡,直勾勾地望著圖書館門口的三合鏡出神。

「你們在做什麼?衛燕呢?!」蕭羽走上前去,拍了兩人的肩膀,可隨後整個人也呆住了——因為此時鏡子中的並排而立著三條身影,三條和他們三人一模一樣的人影。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鏡子中的三人確實是他、梅思影與林佳,相對應的位置也對,唯一不同的是三人的衣著——三人中,林佳和梅思影竟然穿著護士服與警服,而自己身上則穿著一件白色的連體長袍,留著比現在要長許多的長發,長袍的邊角綉著銀色的圖案,很是漂亮。而自己手中拿著一樣東西,卻是一柄淡紫色的雕花古劍。

看著鏡中的景象,蕭羽頓時張大了嘴巴。

他們三個身上穿的都是便服,怎麼鏡子里的她們都變成穿職業裝了呢?還有,自己的裝扮又是鬧哪樣啊?!


三人就這樣靜靜地站在鏡子前,直到後來,卻是林佳當先開了口:「喂!這是鬧哪樣啊?cosplay嗎?」

這時,梅思影也回過神來,隨後朝著生物教師的方向跑去。

「喂,小雨,這是咋回事啊?」這時,林佳忽然看向身後一臉錯愕的蕭羽,喃喃道:「這難道就是我們的未來?這不是我們現在的職業嗎?!」

蕭羽聞言苦笑了一聲,隨後走到走到的窗戶前,看著學校盡頭的那座校長雕像,喃喃道:「事情似乎變大條了……」

就在這時,耳邊再次傳來急切的腳步聲,卻是一臉焦急的梅思影沖了過來,

「不見了!全都不見了!!」只見她一臉焦急地說道:「衛燕和藍澈他們都不見了!!」

「什麼?!」林佳聞言一愣,隨後道:「他們會不會先去了荒地的古墓去了?!」

蕭羽道:「我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嗯!我們先去和小胖他們匯合!」


※※※※※※※※※※※※※※※※※※※※※※※※※※※

廢舊的教學樓內,看著空空如也的教學樓,三人的眼中都露出了一絲意外。

看來不僅是藍澈他們,連小胖他們都失蹤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看著空空的舊教學樓,林佳的眼中露出一絲驚恐,很顯然對於其他人的突然消失,她有些慌亂,尤其加上他們先去在鏡子里看到的那一幕,更是讓她的內心充滿了驚恐。

「不知道!」蕭羽搖了搖頭,對於這裡的情況,他也搞不清楚!

「看來我們只有到後面的古墓去看看了!」梅思影整了整衣服,對著三人說道!

蕭羽點點頭——目前也只好這樣了!

就在這時,遠處再次傳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只不過,這次卻是朱小荷的聲音!

「糟了!」三人臉色瞬間一變,急忙朝著聲音的源頭衝去!

月色如紗,卻是一個少見的望月!

雖然夜已深沉,然而蕭羽三人還是借著月光,來到了位於舊教學樓后的古墓外。

「朱小荷?!」

看著靜立在月光下的身影,梅思影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因為對方正是先前發出喊叫聲的朱小荷。

此時的朱小荷正一臉驚恐地看著隨後出現的蕭羽三人,張開口剛想要呼喚,可是話說到一半卻怎麼也說不下去。

「救我——」

伴隨著朱小荷剛說出兩個字,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只見月光之下,朱小荷的身體忽然爆發出極為耀眼的光芒,隨後,她的身體竟然緩緩地消失了。

最終,朱小荷的身體恍若破碎的星光,徹底地消失在了蕭羽三人的眼前。

「朱小荷!!」

梅思影怒吼一聲,飛撲上前,可是月下的荒地上早已空空如也,哪裡還有朱小荷的身影。地上只剩下朱小荷的衣物,以及佩戴首飾。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看到先前那一幕的林佳露出一絲驚駭:「朱小荷怎麼憑空消失了?!」

這時候,蕭羽的嘴角露出一絲苦澀,只見她緩緩道:「不僅僅是朱小荷,你看……」

「這……這個是!!」順著蕭羽的指尖望去,林佳驚駭地發現,在朱小荷遺留的衣物旁,竟然還有十幾套的衣衫,而這些衣衫,正是與他們一同進入星海靈異小組成員的衣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