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翔對陳主任囑咐道:“我去開發區處理,你還是按原計劃的,帶考察團過來,隨時和我通氣。另外,把公司所有的車輛馬上調的開發區,現在就辦。”

他又給在開發區幹活的王全德打了電話:“你立刻組織你的工人,趕到開發區一橋的路口,最少也得有一百五、六十個,另外,把你工地所有能拉人的車,也全部調過去,要快。”

楊天翔一邊佈置,一邊往開發去趕去。


正像郝寧寧所說的一樣,一堆工人堵在了路口,有兩臺自卸車也橫在了馬路上,還打着白底黑字的橫幅,上面寫着什麼“我們要吃飯!”、“按勞取酬 天經地義”、“黑心老闆 剋扣工人的血汗錢!”


楊天翔快步走上前去,冷冷地掃了他們一眼,開口說道:“你們這是怎麼回事?”

剛纔還是一片的嘈雜,立刻安靜了下來,沒有人迴應。

“你們派個代表,過來說話。”

仍然沒有任何迴應。

“你們倒是說話啊,堵在這裏算怎麼回事?” 楊天翔有些按捺不住了。

“他們一直就這樣,我已經問過幾次了,就是沒人吭氣。” 郝寧寧在旁邊也很生氣。

看來是有備而來的,考察團不到,他們是不會作聲的!

這時候,王全德帶着一溜十多臺載重卡車趕到了,忽啦啦下來了一、二百號人,圍了上來。

“我警告你們,有訴求,可以提出來,誰的問題,誰負責,你們不回答我的問題,採取這種方式,嚴重妨礙了我們的正常工作,你們要爲自己的行爲負責。” 楊天翔真是急了。

可上,他們依然無動於衷。

“這可怎麼辦呢?” 郝寧寧急得直跺腳。

“我再說一遍,你們再不讓開,我就要報警了。”

死一般的寂靜……

“楊總,考察團的車隊馬上就要出發了。”陳主任着急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楊天翔把心一橫,當機立斷,衝着王全德喊道:“讓你的人,把他們全部給我仍到車上去。”

王全德立刻指揮他的工人衝進了人羣,三個、四個人拉住一個,連拖帶拽,推上了卡車。

“楊總,找不到車的鑰匙。” 王全德指着橫在路上的那兩輛自卸車。

“這也給我說,你想辦法。” 楊天翔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

三下五除二,不一會的工夫,路被騰開了,車隊也開走了。

楊天翔總算是放下了一顆心,正在這個時候,考察團的車隊也到了。

“好懸啊!” 郝寧寧捂着自己的胸口,驚魂未定。

“你沒事吧,一會可是要看你的了!” 楊天翔看了看她。

“沒問題。”郝寧寧堅定地點了點頭。

隨後,楊天翔他們就把車隊帶到了公司在開發區的辦公大樓,大廳裏擺着一座巨大的開發區的沙盤模型。

郝寧寧款款走上前去,拿着紅外線的小手電,向考察團介紹了起來:“開發區圍繞高科技園核心區建設,緊扣‘兩年初見成效、三年整體亮相’的總目標,按照一體九園,進行產業佈局,建成高科技園、現代製造產業園、生物醫藥綠色食品產業園、文化創意產業園、生態環保產業園、中小企業孵化園、現代物流園、科技創新園和現代農業科技園。

……

我們還將通過提供種子基金、風險投資基金等融資服務,營造適於技術創新、科技成果轉化的環境。


……

在這裏,將集聚創新資源,壯大新興產業,全力打造融科技、產業、人文、山水於一體的綠色、和諧的生態工業示範園區,實現創新發展。

……

郝寧寧的話音剛落,郭市長便帶頭鼓起掌來,噼噼啪啪地響成了一片。

考察團之行獲得了巨大的成功,許多考察團成員紛紛表示,要進一步考察,洽談合作。郭市長更是眉開眼笑,暗暗向楊天翔伸出了大拇指。

考察團剛一走,楊天翔便通知王全德放人,他對郝寧寧交代道:“這邊的事情,你多操心,我去公安局。”

“去公安局做什麼?” 郝寧寧沒明白。

“投案自首啊,我非法拘禁了他人,不得承擔責任?”

“我跟你去。”

“開什麼玩笑,不關你的事。”

“怎麼不關我的事?我是開發區的負責人。”

楊天翔扭不過她,只好同意一起去。

來到了市公安局,楊天翔徑自找到了章維軍的辦公室。

“我猜,你也該來了。” 章維軍笑呵呵地把楊天翔他倆迎進了自己的辦公室。

“這麼快你就知道了?” 楊天翔詫異地問道。

“你不看我是幹什麼的?其實,你抓人那會,就已經有人報警了,我一想,還真不能去,當着考察團的面,去了一幫警察,會是個什麼影響,是不是?”

“真是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啊!” 楊天翔發自內心的感激。

“咱們之間就沒必要這樣了。你放心,不會有什麼大事的。”

正說着,李祕書的電話進來了:“楊哥,你膽子也太大了,市長聽說後,說你簡直是無法無天,不過,他給市局打了電話,說情況特殊,讓他們慎重處理,你明白的。”

郝寧寧把自己的手機放在了章維軍的辦公桌上,說:“整個過程,我都攝了下來,請你們秉公處理。”

章維軍看了看手機,抓起了桌子上的電話,把治安支隊的支隊長叫來了。

“這就是當事人,我非常好的朋友,你們去調查覈實一下,拿出一個處理意見。” 章維軍吩咐道。 市公安局的處理結果很快就出來了:經調查,靜坐的工人,沒有合理的訴求,拒絕對話,屬於無理取鬧,並且嚴重妨礙了正常的施工次序;“天石公司”爲維護自身利,不得不採取驅趕措施,但是,手段過激,造成了一定的後果,依照《治安管理條例》,給予五千元的罰款……

但是,這事到此並未結束,有人把這一事件發到了網上,說是,楊天翔剋扣工人工資,對提出正當要求的工人,以野蠻的手段,非法拘禁;事情敗露後,又買通了公安局,未受到應有的處罰,至今仍然逍遙法外。並配以照片,立刻,引起了軒然大波,點擊率大幅攀升,矛頭直指楊天翔和市公安局。把楊天翔推上了風口浪尖!

“老婆,你真英明,我怎麼沒想到呢!這下好了,看他楊天翔怎麼收場?”田大明幸災樂禍地討好着喬喬。

喬喬用鼻子“哼”了一聲,說:“就你那點小把戲,不僅整不倒他,而且還讓自己惹上一身騷,也給了楊天翔收拾你的藉口。要麼你就認慫,離他遠點;要麼,你就找準機會,給他狠命的一擊,即便打不倒他,但也得讓他脫層皮!”

“喬喬,能娶你做老婆,我真是三生有幸,以後絕對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就怎麼辦。”田大明肉麻地拍着馬屁。

“再加一把火,你去找一下魏副省長,讓省裏出面,調查這件事,我倒要看看他楊天翔有多大的本事?” 喬喬咬着細碎的白牙,發着狠。

此時的楊天翔有些坐不住了,雖然,他相信是非總會有公論,但現在,他擔心的是會影響的開發區、影響到正在洽談中的“天街”項目,必須反擊了,可怎麼反呢?他發愁了,就目前的狀況,他已經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市公安局爲迴應質疑,發表了一份聲明,並附上了處理決定,不料,馬上就有人出來聲討,跟貼迅速增加,起到的效果卻是越描越黑……

然而,市**卻保持了沉默!

“你是楊天翔吧,我們是聯合調查組的,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配合我們的調查工作。”幾個陌生人闖進了楊天翔的辦公室。

楊天翔沒有料到,由省紀委、監察廳和公安廳組成的聯合調查組,已經開始行動了,而且,第一個就是奔他來的。

楊天翔被帶到了公安廳刑事偵察處。

快穿之改造二十四孝 楊總,我們找你來的目的,你清楚吧,希望你如實說明;另外,我們接到舉報,說你和章維軍關係特殊,也請你說明。”說話的是調查組成員、刑偵處的處長。

於是,楊天翔詳細把那天的情況做了敘述,最後,他說:“事關開發區招商工作的成敗,我不得不出此下策,我願意承擔我應該承擔的責任;至於和章局長的關係,的確特殊,市局做出的處理決定,正確與否,你們可以去判斷,說到買通,呵呵,那是無稽之談,就這麼件事,我犯得着嗎?我想章局也不是那麼能輕易買通的吧!”

楊天翔被帶走後,郝寧寧着急了,想來想去,她把那天她用手機拍的視頻,上傳到了網上,又組織了幾個人,以目擊者的身份,從不同的角度,做了說明,申討那些別有用心的人。

視頻公諸與衆後,網上發生了驚天大逆轉,網民們紛紛轉而支持楊天翔,唾棄最初發貼人的小人行徑。

柳絮也適時幫上了忙,通過當地的社區,找到了一個參與鬧事的工人,通過做工作,這個工人在網上揭露了這是一場陰謀,他們鬧事,是拿了錢的。

這樣一來,網上更熱鬧了,網民們自發地開展了“人肉”搜索,表示一定要揪出幕後黑手。好在喬喬做事隱祕,纔沒有被暴光!

就在這一天,市**也以當事人的身份,發表聲明,譴責破壞招商工作的行爲、譴責造謠惑衆的人,表示將要追查到底。

郭市長也親自找到了調查組,說明了是他要求市公安局慎重處理的,願意承擔由此引起的一切責任。

此時的調查組就顯得那麼的多餘、沒意思了,只能草草收場,向楊天翔道歉後,讓他走了。

魏副省長把田大明找去,臭罵了一通,警告他以後再也不要幹這種沒**的事。

田大明臨走的時候,放下了一張銀行卡,纔算是平息了魏副省長的憤怒。

這一個回合,田大明又輸了,他窩囊到了極點,回到家裏,衝着喬喬沒好氣地嚷了起來:“你不能嗎?怎麼落了這樣的下場,還真是沒抓到狐狸,惹了一身的騷。”

喬喬撇撇嘴、慢聲細語地說道:“你看看你那樣,像只鬥敗了的公雞,誰能想到,他還有視頻,要不……”

“要不,問題是沒有要不!”

“怎麼,認輸了?”

“我?笑話,我田大明是隨隨便便認輸的人?”

“這不就對了,這纔剛剛開始,你現在就去找冷公子,想辦法博得他的同情,動用他的資源,開始我們對楊天翔的最後一擊。”

“嗨,你得請我吃飯。”柳絮在電話裏命令着。

“你有沒有搞錯,應該是你請我纔對,給我壓驚啊!” 楊天翔自然不知道柳絮做的工作了。

“你這個沒良心的,不僅不感謝我,還要敲詐我不成?”

“我沒良心,敲詐?”

“不是嗎?”

“難不成那個工人的自揭黑幕是你導演的?”

“正是本姑奶奶做的。” 柳絮洋洋得意。

“那是應該。”

“應該什麼?”

“請你啊!”

“這就對了,多會?”


“今天晚上?”

“壞死了!”

壞事變好事,網絡風波剛剛平息,洽談中的五個“天街”項目,好快就簽約了,又有幾個新的“天街”項目也開始了前期工作。一時間,楊天翔的在建工程一下子就擴大了好幾倍,在建資金也高達一百二十多億元,負債率高達百分之八十五。

楊天翔非常清楚,這已經很危險了,很容易出現問題,如果那樣,自己的資金鍊必斷無疑。 但是,這也是個機遇,如果自己能在一年之內,完成絕大部分的工程,收回資金,那也無疑是完成了一個華麗的轉身,自己的事業也將走上又一個高度!好在有賽義姆爲自己撐腰,有阿方雄厚的資金實力做保障,自己還怕什麼呢!

“楊總,高新區二期工程,我已經請設計院的開始做了,可是,有一個問題,怎麼解決?”郝寧寧抱着一大摞圖紙走了進來。

“什麼問題?”

“就是**已經同意我們劃入規劃的那三千畝地中,有大概一千畝屬於耕地,我想,如果我們做了規劃,不會有後遺症吧? 初晨,是我故意忘記你 ,請示一下市**?”

“不用,我們自己解決;我也一直考慮這個問題,一期中不是有個現代農業示範園嗎,要不,乾脆把它放到二期,就建在這一千畝的耕地上,不就規避了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