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一會兒,就聽到小紅匆匆往樓上走回的聲音,而且還帶了一個人的樣子。

墨兮媛詫異了。小紅是個規矩很重的丫鬟,沒她的許可不會往飛燕樓帶人的。

「端木,」墨兮媛說道,「你趕快消失!我這裡來人了!「

端木暗吐了一口氣,排出了體內最後一絲迷幻藥的藥力。然後盯了墨兮媛一眼:「後會有期。」身形一閃,幾個起落,穿過黎明的薄薄的光輝不見了。

小紅帶來的人,是個微微發福的大媽,大約三十多歲。 虐鳳成凰 ,言行也都利索懂禮節,看得出,是大戶人家裡出來的人。

看到墨兮媛,那大媽先是呆了一下,墨兮媛的平庸的外貌,讓她有些失望的樣子。


這麼平庸的相貌,實在不像有資本左右局勢的人啊。

但是,大媽還是恭敬地福了福身,說道:「奴婢見過墨五小姐。五小姐,奴婢是衛家七小姐身邊的媳婦張氏。」

墨兮媛點點頭,吩咐:「小紅,給她拿個座位。」小紅迅速地搬來一把竹凳,然後又倒了一杯茶水給那張氏

張氏看著,這樓閣雖然寒磣,但規矩竟然一點不缺。她也是大戶人家裡出來的,很懂得什麼主子能帶出什麼奴才,當下就收了小看之心,恭敬地向墨兮媛道了謝。

「墨五小姐,奴婢是受了我家小姐的命令,來求墨五小姐的。「張氏含著兩眼淚珠說道,「求五小姐救救我家七小姐。」

「哦。」墨兮媛一點不著急的樣子,「蓮蓮可好?」

「怎麼能好?」張氏說道,「不瞞墨小姐,奴婢是衛小姐父母府上的丫鬟,把小姐從小帶到大。後來老爺和夫人雙雙身亡,小姐又沒有兄弟姐妹,家財也被各房侵吞。我家小姐就淪落到這個地步!」張氏一頭說著,一頭哭著。

小紅看著自己家小姐,感嘆著自己真是好眼力。果然是跟對大姐有肉吃啊。當初要是死忠那個墨嬌玉,指不定被那個要命的三小姐給折騰到什麼地方去的。

看看自己家小姐,一點不著急的樣子。 墨兮媛自然不著急。衛蓮蓮雖然受點小罪,但比起衛秋容來說那太幸福了小日子。

衛蓮蓮啊,你既然選擇了理王,你就必須承擔由此帶來的後果。

墨兮媛那次校園大拍賣,把理王著實賣個好價錢,夠小紅和清露幾輩子花銷都用不完的帝國紫晶幣。

能出的起這個價錢的,自然是帝都數一數二的公侯門第之女。

衛蓮蓮你一個灰姑娘,幹嘛非去跟這些女人爭啊。

正好衛秋容八死八活冒充自己堂妹進了宮,那就讓衛秋容,替衛蓮蓮先抵擋一下那些女人的明槍暗箭吧!

婊子也不是那麼好當的。

如墨兮媛所預料的,衛秋容這會兒的人生,十分的精彩。精彩到衛秋容最可怕的噩夢都不會夢到這些。

秦素素不愧是將門虎女,把衛秋容拖進秦府,親自一腳把衛秋容踢進了柴房。

「以後這裡就是你睡覺的地方。」秦大小姐獰笑這說道。

周圍的丫鬟婆子,都嚇得倒抽氣。

這哪裡來的不看眼色的女人,敢跟自己家的大小姐爭?

衛秋容捂著自己的小腹,低頭啜泣著。

「敢哭?」秦大小姐暴跳起來,順手抓起一把掃帚,沒頭沒腦地亂抽衛秋容,「你敢對本小姐不滿?」

衛秋容在家跋扈習慣了,欺負衛蓮蓮,搶衛蓮蓮的東西那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從來沒一點違和感。

可是現在的秦素素,讓她真的開了眼界了。

看上去那麼體面的侯門千金,尼瑪背後是這麼一副嚇人的本相。

「素素,你跟這個賤人死磕什麼?」一個冰冷的聲音傳來。眾多僕人都趕緊閃出一條道兒。

國公府的秦夫人,冷著一張臉走上來,看到衛秋容,給了一個冷笑。

「娘,女兒就是看不慣這賤人。「秦素素說道,「她什麼身份,也敢進王府。」

「素素,你別丟了自己的身份。」秦夫人拉過女兒,然後吩咐手下的婆子,「給這女人安排一下!」

秦夫人吩咐的婆子,還不是有頭臉的婆子,是那種只能吩咐三四等丫鬟的下等婆子。

正經管事的媳婦,人家才不屑管衛秋容這種不明不白的女人呢。

衛秋容這天晚上,連水都沒撈到一口。她摸著小腹,睡在稻草堆上。小肚子隱約生痛,提醒這一個不該存在的生命!

衛秋容幾次都在噩夢裡嚇醒。她夢到自己流產了,流下的孩子被秦府的人發現了。

她還夢到自己被浸豬籠了……

沒辦法,未婚先孕的事,她連爹娘都沒敢告訴。用盡了手段勾到了南宮布衣,南宮家族的一個分支的嫡子。本以為飛黃騰達了,誰想到南宮布衣會跑去向墨家堡的墨三小姐獻媚,結果莫名丟了性命呢。真是無妄之災啦。

衛秋容本來也以為進了理王府,自己前途無量。也算是因禍得福了。唯一的障礙,就是南宮布衣給她留下的這個孩子。不過,衛秋容已經決定,想辦法把這個孩子給墮掉。


可是被看守得這麼嚴密,她怎麼打掉孩子? 現在才明白,有些事情,一旦走出第一步,就不可能回頭了。

衛秋容的情況,墨兮媛自然不是很清楚細節。不過墨兮媛也懶得去打聽。

她才不像某些變態的女人,必須欣賞對手的慘狀才能充分得到勝利的快感。人家快完蛋了還專門跑去給人家傷口上撒把咸鹽,然後得意地看著只樂呵。

勝利本身就是勝利,用不到把自己的勝利,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

而且墨兮媛相信,對於自己前世的家族來說,自己的勝利,無疑是一次慘勝,一次家族永遠永遠無法忘記的痛苦和恥辱。

希望自己的勝利,讓那些人,長點腦子吧。

墨兮媛現在只關心衛蓮蓮的情況。

「你放心吧,」墨兮媛說道,「衛蓮蓮不會有事的。」


張氏放下手絹:「墨小姐,我家小姐,怎麼可能沒事的?衛家那兩個老不死,逼著我家小姐嫁到南宮家啊。現在小姐正在家裡柴房綁著呢。」說著又哭,「墨小姐,你不知道啊,後天,老爺就要把小姐綁到花轎送到南宮家了!」

墨兮媛點點頭。這事兒是有些糾結。

「嫁個死人怕什麼。」墨兮媛樂呵地說道,「我就不信那個南宮布衣還能從棺材里爬出來欺負人。「

張氏被墨兮媛的話給雷了一下。一個小姑娘能說出這麼惡毒的話,確實讓人嚇一跳。

「呸。那個南宮布衣本來就不是好東西,死了真的是大塊忍心。」張氏絲毫沒掩飾對自己家小姐未來夫婿的厭憎,「當初若不是小姐的伯母千般說好,老爺和夫人說什麼也不會把女兒指腹為婚給這麼個玩意。」

墨兮媛懂了。感情這衛蓮蓮的伯母,當年就沒安好心,硬把臭蟲說得跟條龍一樣。衛蓮蓮的父母沒提放這個大嫂,結果著了道兒。

「本來南宮布衣跟衛秋容早就偷偷有一腿,衛家上下都知道,都要提親了。結果這南宮布衣不早不晚,非挑著這個時候死。」張氏的眼神十分冷厲,「反而坑死我家小姐了。南宮家族,非讓我家小姐嫁過去,抱靈牌成親,給他守寡~!南宮家的小寡婦,那是好當的嗎?」

張氏說著,又掉下淚來:「南宮家好幾房人口,男的都好色,我家小姐進去了,還不是送羊入虎口,聽憑他們欺負!奴婢昨天哭了一宿,沒別的辦法,為了小姐,只好來求墨小姐。「

墨兮媛頭痛地摸摸前額。本來她是覺得,衛蓮蓮拿南宮家未亡人的身份抵擋一陣子也不錯。想不到南宮家還真夠渣的。

「嗯,你回去吧,告訴衛蓮蓮,沒事的。「墨兮媛說道。

「沒事?「張氏睜大了淚眼。

「這樣,你讓衛蓮蓮給那個衛大夫「等?」張氏有些不知所措,「這怎麼可以!墨小姐,我家小姐如今是度日如年,就算她高興等,那邊南宮家跟衛家那對老不死,他們也急著趕緊成親啊。這一嫁過去,就是南宮家的媳婦了。我家小姐好好一個清白的人兒,怎麼就成了那種畜生的寡婦了!」張氏越說越是傷心,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重生替嫁小綉娘 ,她樂意嫁過去,只是得等一等。」墨兮媛不緊不慢。 張氏越說越是傷心,忍不住又哭了出來。

墨兮媛其實也不想等,如果可以她現在就想把衛蓮蓮弄出來安置個清靜地方。自己也少替這個傻瓜操點心。真是的,明明是五級的靈力,卻被一個三級的靈力士壓著打。衛蓮蓮才是整個靈武學園最大的笑話。

不過不行啊,那五位未來的理王王妃還等著哪。她們互相烏眼雞似的瞪著,出不了惡氣了,必須找個炮灰當出氣筒。衛蓮蓮那獃獃的樣子,擔當不了這個重任啊,幾下子估計就被弄死了。

還是衛秋容比較善戰。等她把任務完成了,再說吧!

「其實,衛蓮蓮現在,應該是理王府的一名姬妾。「墨兮媛閉著一隻眼睛說道。

「是啊是啊。「張氏氣得更厲害了,「分明是衛秋容不要臉,硬是冒充我們小姐去進了王府。倒讓我們小姐替她去做寡婦!這賤人,將來一定不的好報!」

張氏是一點辦法都沒有。衛秋容一進王府,木已成舟有,衛家和南宮家上下都說衛秋容就是衛蓮蓮,衛蓮蓮就是衛秋容。她一個奴婢,能拿什麼證明自己家小姐的身份!一陣氣苦,眼淚又落了下來。

「你到南宮家一趟,「墨兮媛說道,「我聽說,那個南宮布衣是獨生子?」

「所以南宮布衣的爹娘才想給兒子配陰親啊……」

「你去告訴南宮布衣的娘,就問她,是要孫子,還是要媳婦。」墨兮媛繼續說道。

張氏一呆,畢竟精明,瞬間回過神來,冷笑了幾聲:「原來如此。那,墨五小姐,奴婢替我家小姐謝謝您了。」

說著跪伏在地。

「小姐,這都怎麼回事啊。」看著張氏跟換了一張臉似的,歡天喜地地離開,小紅再聰明,也不明白了。

「哼。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墨兮媛說道。

「哦。」小紅覺得更糊塗了。

很快就傳來衛家的好消息。

衛家大老爺本來都定好「嫁女」的日子了。

女婿明明都已經掛點了,還尼瑪是跟別的女人打情罵俏時掃了妖獸的颱風尾給掃到才掛點的,衛大老爺硬是還要把自己女兒嫁過去。

弄的一大早一群人圍著掛著紅綢的大門口指指點點。衛老爺把女兒不當人啊。

還是這衛家的小姐不檢點,已經干出點什麼了

但是衛家正伸長脖子等著南宮四老爺家來接媳婦,結果南宮布衣的老媽親自上門了。

南宮夫人一進門,就寒著一張臉,下人們都不知道出了什麼事。

奇怪啊,白送一個大姑娘給你的死鬼兒子,這女人還給親家臉色看。真牛。

不過更牛的事情發生了:南宮家不要衛家的大小姐!

整條街都轟動了。

衛家雖然也算是舊家族之一,但這條衚衕里住的衛家,不過是一條分支,地位不是很高。聽說衛家的大小姐,纏上了南宮世家四房的獨生子,似乎衛家有藉此發達的勢頭。

「這是怎麼回事?南宮夫人,您好歹給我家一個說法~!」衛大老爺很生氣,雖然衛家是寒族,比不上南宮家族是世族,可是這也太欺負人了!都準備好嫁女兒了,賓客也都到場了,南宮夫人卻說不要娶衛秋容——不,是衛蓮蓮!~ 衛大老爺很生氣,雖然衛家是寒族,比不上南宮家族是世族,可是這也太欺負人了!都準備好嫁女兒了,賓客也都到場了,南宮夫人卻說不要娶衛秋容——不,是衛蓮蓮!~

如果是衛秋容,就沖南宮家這個態度,衛老爺是絕對不會犧牲女兒的。

可是是衛蓮蓮,衛老爺當然把自己的尊嚴放在前面。今天,南宮家必須把自己的「女兒」給抬走!以後的事情,不歸衛老爺管!

「衛老爺,你做的好算盤。」南宮夫人氣得臉色鐵青,「你女兒不要臉,一心扒上了我家布衣。布衣不懂事,才會看上這種狠心的狐媚子。」

衛老爺氣急,當初,他想退親,南宮家就不同意啊。一定要給死掉的南宮布衣娶陰親!

最後,衛老爺提出還讓衛蓮蓮嫁到南宮家,南宮夫人雖然不高興,但好歹是個補償。再說了,這守寡一輩子的事,尋常人家,誰捨得自己的閨女啊。 偷香兵王

可是就在成親的昨天夜裡,衛蓮蓮的貼身嬤嬤,偷偷到了南宮四老爺的府上。

南宮夫人起初還以為此人是來鬧事的,但聽張氏說了情況之後,南宮夫人可就氣炸了。

孫子啊。

兒子唯一的血脈!

南宮夫人已經恐怖了很久很久了!

自己唯一的兒子死了!

那可是自己在南宮家立足的根本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