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弗的臉變得突然蒼白,他走進屋子,環顧着四周:“不可能,我讓江二人住在在這裏,而且還有不少主城的人,兩姐妹的實力也不差,還不至於同歸於盡······”

泰弗想起後面的櫻樹林,可到了才發現,這裏也被燒了個精光,這回泰弗可以確定了,這絕對不是什麼簡單的劫財貪圖美色,只有常來的主城客人才會知道這片櫻花林的作用,而前面普通房間的大火是根本燒不過來的,很明顯是有意而爲。

他走過每一棵樹後都會停一會就搖搖頭:“又一個沒出來困死在裏面的,哎”

江至和費雷德所在的空間已經縮小到只有一個人的大小,他二人一直在用命力支撐着,只要稍一不留神,這空間就可以將他們撕裂。

“沒辦法了嗎?!”江已經快要支撐不住了,他們已經連續這樣兩天了。

他旁邊的費雷德也噸噸的說:“堅持吧,等着泰弗回來,他一定有辦法!”

泰弗停在一棵樹旁,他能感到非常微弱的命力從裏面發出。“有人嗎!”

“那是泰弗的聲音!江!”

“嗯,但是,這裏說話他聽不到,我們乾脆賭一把!”

“指的是什麼?”

“我們放出能夠維持自己命力的量就夠了,這樣,泰弗就能知道我們還在裏頭,算是給他個迴應”

“釋放命力的痛苦可不比撕裂我們更好受夥計,我只釋放過一丁點就無法忍受了,沒有更好的方法嗎?”

江臉上的汗染溼了衣襟:“難道你瞧我的樣子會有更好的辦法嗎?”

他們沒得選擇,在剛釋放第一次的命力時就斷了,那種痛苦讓他們連一小會都支撐不住,但要想讓泰弗感覺到命力的增強,就必須釋放更多,讓它穿過空間。

“再來一次,別斷了,否則傳不出去,我們的命力連維持空間都不夠了!”江咬着牙吱吱作響。

當他們再試驗時。泰弗已經能微弱的察覺裏面的命力在增強,朝着裏面說道:“堅持一下,馬上你們就可以出來了!”

泰弗將地上的土平攤乾淨,畫出了十二個小陣法。站立其中,放出一絲絲的命力,並頓時手掌壓地,那被燒成焦炭的樹裂成兩半,空間也將二人撕扯出去,他們摔在地上。

“泰弗,出了什麼事?”江環望周圍,已是一片廢墟。

泰弗搖着頭:“我也不清楚,剛回來,算了,即使知道我們也管不了,走吧,回去”

江:“小清姐妹呢?”

“怕是凶多吉少”泰弗不再言語,帶着他們,走出這片廢墟。

一處四邊都是黑色的,望不見頂的牆壁,除了兩盞燈照亮的地方,看不見任何。


隨着燈下的影子,走進了被關在籠子裏的一羣人,他們沒有喊叫,只是在呼吸的聲音裏,能感受他們的絕望。

死亡的氣息逼近着他們,影子發出低沉的聲音:“能融入我,將是你們的光榮,成爲神的一份子!”他那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在顫抖着。當那些人在蠟燭的照耀下看見他露出的那半面臉的時候,就已經全部倒在地上,成了具具乾屍。

他擦拭着嘴角的血跡,盯望着被綁在一起的一對姐妹,他將她們朝着光源的地方轉向,姐妹看清了他的那張恐怖的臉。

“啊,真是稀有的品種啊,靠心力施術,真是不賴,這能力,好用嗎?”他壓下身子,將臉貼近姐妹,像是看一件寶物一樣。又摸着她們的臉蛋:“真好···一個人能頂上三,好貨色”

“呸!滾開,醜陋的怪物!”姐姐朝着他吐口水,想擋在妹妹的前面,一臉的厭惡。

他拿着手帕將臉上的唾液擦淨,並沒有憤怒,只是笑了笑,對隱藏在黑暗中的人說道:“你們做的不錯,下次,這樣的好貨色多拿一些,不過···那兩個人怎麼都死了?”

暗處的人結結巴巴的解釋着,但還沒等解釋完,就只聽見一聲淒厲的叫聲便結束了,只有餘音在這偌大的屋子迴盪。

“你到底是誰,爲什麼抓我們這些平民?!”姐姐怒視着他。

他停下來望着她們,只說道:“死人,不需要知道爲什麼”他又輕笑一聲,在兩姐妹的慘叫聲中,臉上露出滿足的笑意,盯着幾具泡在液體裏的完整身體。 在那段回去的路途中,江能感受到泰弗心裏不好受,他的眼睛裏充滿了一股股的情感,只是沒有化作眼淚,以另一種方式涌出。

泰弗將類人族的事情儘量往符合雙方利益的方面做彙報,可是**一反常態,不論泰弗怎麼說,都堅決只認定一件事,就是“打!”。

一個密室中。

“區區小族,就敢跟我們人類談條件,他們還真把自己擡高位置。當初不比現在,如今,我們有強大的地上軍隊,更有隱祕強大力量的隊伍,他們早晚都要被消滅,不識擡舉!”

“話不能這麼說,當初他們也是在跟我們一起應對殘餘的羅剎。現在我們若是沒有合理的理由,不就成了強盜嗎!”

“什麼強盜,成王敗寇。況且,上面要我們把石頭一月之內交上去,若是交不上去,這後果你不是不知道吧!不單我的小命,今天會議上這一家的老小,都逃不過!先保自己的命再說吧!”

“哎!這次,怎麼打?想進去類人族的地盤,可是要經過那家茶館的,十幾萬的軍隊,不現實吧!人間的媒體新聞可不是我們控制的了的”

旁白的一箇中層的領導插到:“這事不難,只要······”

全城已經發布緊急調動的命令,除了學院的中年級和低年級的學生,高年級出三分之一的力量,剩餘的半數城市的人員全部出動,大約有六萬人左右,地上特殊化隱祕部隊也出動了一萬人。他們的單兵能力,對於普通的人,可以一敵千,是現在世界的恐怖力量。

全城上下都是急忙奔走的人,都在趕去那座**大樓報道領裝備和戰前說教。

霍恩從那透明的玻璃窗外,插着褲兜,不屑的說道:“戰爭,哼,當初這裏就不該存在!簡直就是個恐怖組織,以前那些爲了保護**而白白犧牲的人,所做的一切努力都白費了,他們要是能活到現在,寧可會死吧!”

這批戰爭的隊伍被分成了三股,第一股作爲前線,第二股補充,至於第三股,只有一千人,他們作爲清理人間的那些名單上追殺的流浪修行人,還有羅剎!

泰弗被上層派去再一次去類人族的世界,送宣戰書!而江,費雷德二人被分到第三支隊伍。

戰爭前一天,除了剩餘的第三股力量和半數的城民,那些戰場的先鋒和後備力量像是消失了,變得突然好安靜。帶領這一千人得不是別人,正是長信,費恩,恩佐,還有兩個平時不現身得人。

一位負責指揮的將領走上主席臺,掃了一眼臺下的人說:“進行這樣大動作的任務,是很多人的第一次,所以,你們要聽指揮,絕對服從,這是爲了保護你們得安全。畢竟,你們將要面對的是一羣殺人狂魔還有妖怪”

他又搖搖手指在胸前,嘆息着說:“我知道,我們城中有一些人爲了自己**內幫派的利益,會造謠說那些流浪的修行者是無辜的,說我們大家不過是禁閉的囚徒,我們的命運主城越來越黑暗。當然,你們要信這種說法我也無法改變,但希望你們不要被矇蔽的雙眼,被你們親近的人給欺騙了,他們不過是想把你們加入他們的勢力,好謀取利益”

“這些年來,這些經歷我總結了很多經驗,戰爭的也好,官場的也好,你們還是要靠自己的能力去辨別真相,反正,作爲你們現在的統領,這些該對你們說的話,我已經很負責的告訴了你們,這關係到你們日後的路,畢竟你們都清楚,到了一定的實力,主城的上級就會教你們換身體的方法,所以,路還長着,慢慢,謹慎的走”

長信的眼神在隊伍中摸索着,直到在江的位置上停下,露出絲絲的笑容,江也注視着他,輕輕的點頭。

這一千人在空間的傳送下,會集中力量前往世界的各個主要城市,集中剷除,負責指揮的人對他們講,一個活口也不留,屍體全部傳入儲物空間。

接下來的幾日,在他們隱去形驅的情況下,在傍晚,像是野獸尋找獵物一樣,仔細的搜查,羅剎一個沒遇到,流浪的修行者到是遇上了不少,但是江的那一個小隊還沒有碰上,只是見其他的隊伍斬殺了很多,帶着獵物最後的嘶鳴。

“前面有一個,快追!”旁邊的幾個隊友喊道,迅速的跑了過去,江與費雷德對視,慢悠悠的走過去,他們心裏明白,這就是屠殺,變相的殺戮,無論怎麼樣,他們不會去殺害這些流浪的人,但是,也沒有辦法去救他們,現在,他們起碼明白了一件事,就是認識到了真正的黑暗不是顏色,而是人心。

泰弗這邊,他的那顆沉重而壓抑的心再次走進那剛剛纔離開不久的店面,還是那個店員,只不過,客人少了許多。這回,店員到也是利索,問都沒問,直接叫靠近邊界的店員將他帶進,而泰弗面無起色的點點頭。

他進入邊界,望着眼前的這個類人族的城市,嘆息着,拿起那張宣戰書,搖着頭:“這一天,還是來了呀!哼!組織,狗娘生的,真後悔加入那種噁心的地方!”他又長長的嘆出一口氣,朝着城中走去。

會客廳內

泰弗見類人族的公主瑾兒也在,主要的長老也都在,看樣子,他們是明白了他的來意。但泰弗一想,剛纔通報的那個人,正是有名的讀心高手,他的那點心思,大概也全被這些人知道了吧。

衆人不友好的眼神凝望着他,他的身上像是爬滿了蟲蟻,又被一股罪惡包裹着。

泰弗坐下,猶豫了一會兒,纔將那已經溼了半邊,沾滿了他手心汗液的宣戰書緩緩的放在桌面上。

大長老看着他說:“哼,宣戰了?比我們預測的要快一些,不過,我們有充足的準備,無恥的你們,必將付出慘重的代價,爲你們幾十年來的罪行買單,人類,該需要一個真正的統領者了!”

另一長老說:“當初我就提議不能與他們這些無信的傢伙結盟,結果呢?先是殺了我們的人,又搶走了我們的能源石,奪過來後又要跟我們發動戰爭,哼,他們是忘了,那個無妄世界,可不是單單給他們居住的,是鷊神爲了蒼生而建,任何人都有權利進去,可是你們卻私自佔有,一切都背離了初衷,竟連當初的那些道人你們都不放過,默默的剿殺了吧?哼!無恥之徒!”

“若不是看着那些德高的道人,我們豈會跟他們結盟!用着小伎倆,將那些本該屬於所有人的禁術全部封存,還追殺着想擁有自由的人,連野獸都不如!不過,既然要發動戰爭,我們也很願意這樣,那麼,就讓我們的戰爭在人間開始吧!讓世界的人,都來看看你們醜惡的嘴臉,到時,看你們還怎麼繼續維持着整個世界的安寧!”

泰弗低着頭,聽着他們把話說完,他不敢吭聲,也知道沒資格說話,畢竟,他是其中的一員。

“各位長老,瑾兒···”

她聽後嗤鼻一笑,那種蔑視的眼神看着他:“別叫我的小名,這名字,不再配從你的嘴裏說出。你和我都不能回到曾經,而且,這一切,與你也拖不了干係。若不是你欺騙我的感情,偷偷的將石頭帶走,今日的戰爭,也就可以避免,我的那些族人就不會因爲你們的貪婪而死去,我們錯了,錯在了相信比羅剎更可怕的存在!”

“瑾···”他又把那個字哽咽的收了回去又說:“曾經的,是我的錯,但我從沒有欺騙過你,即使你也殺了我的人,我也沒恨過你,我對你的感情曾經是真的”

“這次過後,不論結果如何,我都不會再做下去了,只是當一個流浪者”


“我知道主城的實力,他們只出動了一半,還不至於對你們造成太大的傷害,畢竟,他們驕傲着自己的能力,也從未與你們真正的交戰過。而你們,本身又有先天的力量,所以,不必太擔心”

“但是,他們絕不會在人間作爲戰場,他們的算盤要比你們想的更精,也許,會在你們的地盤出戰。或者是另尋一個地方約佔”

大長老笑道:“怎麼,你現在不還是其中的一員嗎?爲什麼跟我們說這些?”

泰弗苦笑,帶着那已經陰沉而無色的面龐說:“我的心早已經脫離了,他們的做法已經讓我絕望,我無法再容忍成爲他們的機器。”

“而且,我也爲我最後的兩個喜歡的學生指引出了正確的道路,我的任務完成了。”

“我也相信,按照他們的一貫做法,我很快,也許只是戰爭結束以後,我對於他們的意義就會消失,就像傳說中的那樣,在陰溼的角落裏將身體橫放着,等着一張血口來啃食” “這麼快?就叛變了呢!果然,我說的沒錯!”隨着這個聲音的出現,那一旁一位長老的血飛濺着,應聲倒地,泰弗的後邊涌出數不盡的兵力。

泰弗傻了眼,腦中一片空白,根本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殺戮就已經開始了,他站在他們的中間,那聲聲吶喊咆哮着在他的耳邊,桌上的那張宣戰書被任意的踩踏着,那聲聲的警報聲徹響着,那個他曾經愛過的女人,在攙扶着幾位長老離開前,那種眼神,是不可饒恕的,他看着她的嘴脣在動,動着,是一個無法饒恕的聲音。

擁擠的一個個的身體,衝撞着他,他本是空白的腦中也逐漸清醒了,他明白,自己,是被利用了!被利用進入這個世界,他彷彿感覺自己是罪魁禍首般,又看着周圍不斷衝向前,擠入城市的人,他們被洗腦了,秉着正義而戰的頭銜進行血洗,他們哪會知道,如果他們到了他這個年紀,那些血債,不再是榮譽,甚至,那些靈魂,會讓他日夜罪惡。

此時,泰弗甚至有些絕望,他不知道該怎麼樣,是離開,還是幫助類人族,可是,幫助類人族就要殺戮這些無知的所謂的精英,兩邊都是無辜的命,他一番思索,也難下決定。

“你還要錯下去嗎!泰弗!”一個厲聲呵斥的聲音在他耳旁響起,那是安卓麗的聲音,他被拉近另外一處的地方。

田園醫妃:農女巧當家 。“你是個好人泰弗,可你必須做出選擇,這是你唯一的機會,我知道你的爲人,你必然是被利用了。就算死,也要死在正義一方的戰場上,這是你教我的,老師!”

四十年前,安卓麗是他帶的第一個學生。

“安卓麗,你不恨我嗎···”

“因爲,沒有人比我更理解你,老師”

“老師···你已經二十多年沒有這樣叫過了”

安卓麗轉過身,看着外邊的戰場,又回過頭:“你交給我的東西,你也要踐行纔是啊!日後,還是曾經,你都是我的老師,未曾改變過”

泰弗笑着,看了她一眼,走在她的前面:“雖然,我曾犯下錯誤,但是,是清醒的錯誤。無知而被愚昧在黑暗中的人,在他們的殺戮結束之前,就由我這個清醒的老傢伙對他們裁決吧!地獄裏,我與他們一起”

“老師,大家一起!”


此時,周圍出現了一羣的人,他們都帶着血跡,是敵人的血跡,因爲,那邊的敵人成羣的涌向他們,他們一直在保護着二人,讓泰弗迴轉心意。

“你們···”

“好朋友的老師,就是我們的老師,你的師道,由我們傳承!上吧,兄弟們!爲了曾經的初衷!”

類人族的城中,即使是未成年的孩子,也會自主的加入戰鬥,沒有人會逃避,沒有人去號令,他們團結一致,抵禦着一切的侵略者,他們的咆哮能嚇退一切來犯者,他們的四臂張着,告知着進犯者,他們的手臂,要比他們的心更具有人味,更有自然的力量。

硝煙,火焰,處處瀰漫,淒厲,哀聲隨處可聞。那些個雙方各自崇信的堅定意志,在這戰火中,淋漓盡致。即使有人倒下,他們也會發出最惡毒的詛咒,只要他們殘留一絲的力氣,哪怕一個口水,也要吐在各自的臉上,對他們羞辱,朝着他們恥笑。讓他們記住,這些,永遠不散於他們的身旁,即使活下,也要用眼睛盯着,也要用靈魂的雙手撕裂他。

恩佐大肆的殺戮着,他的雙手沾滿了鮮血,那些流浪的修行人不知什麼時候集中了起來,越來越多,他們堅信着團結的力量,畢竟,他們的力量也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擊垮的!

費恩和長信的隊伍只是在尋找他們也不知在何處的羅剎,他們有意避開着,至於剩下的隊伍,他們不見蹤影。

費雷德和江當看見恩佐時其實才知道在他的隊伍中,恩佐瘋狂的,興奮的在揮舞着匕首,朝着那些沒有寸鐵之力的流浪修行者的孩子。

“這個混蛋,孩子也不肯放過!”江旁邊的一些人也看不下去了,至始至終,他的殺戮對象不管是誰都一個不放過,那些孩子死在他的手上有很多,可是衆人根本沒有插手的機會能去親自解決,放他們走。雖然每個人都明白,做這一行不能心軟留下禍根,但,大多數人都秉信着:給本屬於無辜的生命留下,是留給他們復仇,了去自己血債最好的方式。他們都願意以這樣的方式被了結性命。

恩佐狂笑着,那種聲音就像是厲鬼的號叫,周圍的一些居民甚至都打開了燈,朝着窗外瞧着,他們什麼也瞧不見,這是一個又一個的隱形殺戮,或者,是他們和機器都看不見的真相。

剛纔消失的一些隊伍,提着數不盡的頭顱一個個人都拎着,那些個眼睛還在怒視的頭顱,彷彿像是一個個詛咒。

江至和身旁的人盯着,眼中充滿了憤怒。

“喂,你們這些小渣子爲什麼不去進行任務!”那帶隊的白衣隊長責問江與身旁的幾十人。

“哼!我們去不去,又沒有偷懶,跟你有什麼關係!”其中一人說。

男人哼聲一笑,警告着他:“這是戰場,你的死,可以是英勇的任何藉口,在這裏殺了你,沒有任何問題,你的那種語氣,是在挑釁我嗎?!”

江看費雷德的臉色越來越差,見他一聲怒吼,指着這個隊長的鼻子罵道:“你算個屁啊!你跟現在還在殺戮的那個混蛋恩佐有什麼區別,畜生都不如,有種你動他試試,反正我,絕對要手撕了你!”

“來啊!有種過來!”後面的衆人一個個喊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