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大吼了一聲,便向著那種植著無數雜亂的植物飛去,片刻之後,他來到了這片區域,頓時斜嘴一笑,

風行錄之風將起 ,居然懂得用不同的草藥乃混淆原有的特性,而產生自我分裂,互相吞噬的目的,這鬼幽花便是罪魁禍首,」

王毅看著地上一朵紫色全身長著棱刺的花朵,冷聲喝道,緊隨其後,他便左手一揮,頓時一道藍色的靈力便激射而出,籠罩在了這片區域之內,再右手一揮,頓時一道熊熊之火在其手掌中然饒了起來,

王毅向著這靈力之內再次一揮,手中的火焰全部飛射而出,融進了則靈力之內,在與種植的花草接觸的瞬間便大肆的燃燒了起來,頓時就傳出了陣陣噼里啪啦之聲,

由於靈力的護照,這黑夜之中看不見滾滾的黑煙更看不見耀眼的火光,

「啊····················啊·····················」

「該死,你怎麼知道我們會躲藏在這,」

熊熊大火之中頓時傳出了數聲嚎叫,他們立馬從靈力籠罩之中竄逃而出,就在這時,那緊隨王毅的鬼靈便一撲而上,展開了強烈的攻擊,王毅也看準了時機,連忙高舉左手,大聲喝道,


「阿彌印,凈化邪物,」

這一聲喝下,王毅整個左手頓時金光萬丈,照射一方夜空,這數個鬼靈本就是驚慌而逃,此刻再次被這王毅突襲一下,頓時神情恍惚,急忙逃竄,更是深受重傷,

王毅考慮到這鬼靈的吞噬定會引來爭鬥,因此才如此突襲一番,幫助這鬼靈吞噬異類,

「啊···························爽,」

這鬼靈瞬時間便已經吞食了兩個鬼靈,自己所處的黑雲則是越來越大,片刻之後聽到了數聲慘嚎之聲,便結束了這場虐殺,王毅看見這鬼靈成功的從四級鬼靈突破到了三級鬼靈,心中也是欣喜無比,

「滅,」

王毅回頭看了一眼仍在燃燒的烈焰,大聲一喝,頓時熊熊火焰自動熄滅,那一層靈力也消失不見,縷縷黑煙這才紛揚而出,

「突破的滋味如何,」王毅面帶微笑的看著鬼靈緩緩而道,

「感覺不錯,」

「我在等你的答覆,跟不跟隨於我,」

王毅這一刻神情再次冷漠了起來,他不喜歡威脅這鬼靈,他想讓這鬼靈自己判斷,

「我若是不願意呢,」

「那我即刻就走,返回宗門,」王毅絲毫不猶豫,立馬回應道,

「那我若是同意呢,」

「一樣,」

這鬼靈聽到這這句話也是微微一震,心中暗想,沒想到此人能有這般韌性,唉,我一人獨自遊盪也是顛沛流離,若是跟著他定是殺戮不斷,但是他對我有承諾,我之威心中之念,跟隨他我也不吃虧,

「你之前對我承諾的話,可還算數,」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好,那我從今日開始便跟隨與你,認你為主,」

浮在王毅面前的大片黑雲,突然消散,顯現出了一個人影,王毅看見這鬼靈全身黝黑一片,雙肩、雙膝、雙肘全部有著堅硬的棱刺,不僅如此他還有著一張讓人毛骨悚然的臉,整個身體好似空洞,彷彿能貫穿所有的東西,

他單膝跪地,話語誠懇道,王毅看見這一幕心中也有所觸動,連忙轉身看了一眼天邊,突然再次凝重道,

「好,估計這莊主也看出了什麼倪端,待我采些仙靈果與銀疏花,還是趕緊撤離這兒吧,」

王毅輕聲講到,隨後便將地上種植的草藥收攬一盡後腳踏仙力,浮在空中,向著前方疾馳而去,鬼靈便緊隨其後,

「你為何名叫三號,」王毅看了一眼身旁的鬼靈疑惑的問道,

「我在家族排行老三,百年前又被編入戰隊,仍是排行老三,便就叫三號了,」

「原來是這樣,這名字不好,從今以後,你就叫滅寂,」王毅眼中爆射出了一道寒光,面帶微笑道,

「滅寂,」

「好,這名字好,我喜歡,」

「對了,你剛剛說百年前你被編入戰隊,這是怎麼回事,」

「事情是這樣的·················」

雲龍山莊內,這長須飄浮的男子怔愣的看著地上被燒焦的植物,頓時火冒三丈,他仰天大聲喝道,

「我定要找出此人,將他粉身碎骨,」

他這一聲喝下,整個人的氣勢暴漲而起,一頭長發都隨風盪起,空氣之中更是瀰漫了一股爆裂之氣,可見他的憤怒之情,

「沒想到你還有這段經歷,你能附於我身嗎,」王毅看這滅寂感嘆道,

「你我不是一體,無法附於你身,不過我可以躲在你的影子里,」

「哦,也可,那你我就先回宗門吧,」王毅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啾···································」

滅寂聽到這話立馬向王毅的身體靠近,突然如一縷流雲般一閃即逝,消失不見,清晰可見,王毅的人形影子突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變得如洪荒之獸般粗狂而又滲人,

王毅看見了自己的宗門,立馬落於地面,改為徒步直行,他走的速度極快,讓其他的弟子看的皆是一愣,知曉他的人立馬爆退數米,面露謹慎之情,

王毅現在有了仙靈果與銀疏花便可以開始煉製丹藥了,這無法不讓他激動,他想試試這煉丹的樂趣,

片刻之後,他回到了流丹閣,停在了門口數息,深深地看了一眼那屋內的師尊,便回到了自己的屋內,

王毅急忙的翻開書籍,將事先準備的葯鼎拿了出來,右手親拍了一下腰間的儲物袋,頓時青色的仙靈果與銀黃色的銀疏花飛射而出,

王毅取了一些,適量的將他們扔在了這銅質的葯鼎內,按照書中的步驟開始煉丹了,

滅寂看了看王毅的四周沒有什麼人影,便從王毅的身影中浮現而出,他看王毅如此入神也沒打擾他,便躺在地上也隨手拿了一本書籍翻閱了起來,

王毅對著葯鼎連續打出了數到印決,道道火焰飛射而出,葯鼎內的草藥緩緩融化,開始了融合,

王毅早已對火的控制細緻入微,因此在火候上是佔有極大的優勢,王毅看見這銅質的葯鼎正慢慢變紅,想必是火焰的溫度將要達到了它的熔點,

「咕咕咕咕··································」

王毅聽到了葯鼎內傳來了聲響,鼻尖更是聞到了縷縷葯香,心中則是激動無比,

就在這時這銅質的葯鼎突然出現了一條裂縫,緊接著便是轟然一聲爆響,整個葯鼎便崩裂而開,葯汁瞬時仰天飄灑, 漫天的葯汁還未凝固成形,便如水一般輕靈在屋內爆開橫飛而散,四周牆面與桌椅板凳皆是沾染了這淡綠色的粘液,仔細一看好是噁心,

這若是平常的粘液倒也無所謂,但是這是凝固聚仙丹的葯汁,粘液內清晰可見數十條脈絡橫貫其中好似它們也是具有生命一般,

依地而坐、聚精會神的王毅,被這爆裂猛然驚醒,立馬站了起來,看了看四周,頓時緊皺起了雙眉,一臉的不解疑惑之情,

「我對火候的控制早已如火純情,但依舊失敗,到底是哪個環節出現了問題,」王毅看著破碎了銅質葯鼎不解的自言自語道,

「從古至今,這煉丹本就是最難得,主人你莫非這是第一次煉丹,」一旁的滅寂看了王毅一眼,同樣是疑惑的問道,

王毅點了點頭,看了滅寂一眼,立馬尋找書籍翻閱了起來,

「若真是如此,那主人定是煉丹的奇才,」滅寂看到王毅點頭,頓時一臉欣喜,立馬向王毅走了過去,

「何意,」

「這煉丹最先要做到空,其次便是松,這只是個人方面的要求,其次便是對火的控制度,最後便是對於煉丹的等次與葯鼎的劣質要求,

我沒想到主人已然能對火候的控制度已然能隨心所欲了,這幾點當中就屬這一點最難達成了,一個普通的煉丹道士想要達到主人的這個境界那最少也要百年的積累與磨練啊,」

「哦,看來你對著煉丹還是頗為了解,那空與松指的是什麼,」王毅看著滅寂,放下了手中的書籍,

「空,乃空明無垠,在煉丹之時必須要五蘊皆空、萬緣聚斷,只有如此心中無礙才能忘我煉丹,


松,乃松及生虛,只有心安清凈、清凈無物,才能無物氣行,只有精神內守、神不外馳,才能達到虛懷若谷之境地,」

「原來是這樣,那對於這葯鼎的要求是否很有要求,」王毅雙目之中露出了一抹明悟之色,緊隨其後便是再次疑惑道,

「初練者還是以石鼎煉丹最宜,畢竟石鼎質地堅硬,也不易受火的影響,」

聽到這話王毅再次點了點頭,看著滅寂面帶微笑道「有你真好,」

「呵呵,主人見笑了,」滅寂聽到這話也是心中一震,連忙微笑回應道,

「看來我還得不停地試煉才行,幸好這銀疏花與仙靈果數量極多,」

王毅說完便再次尋找了一個石鼎,開始煉丹了起來,而一旁的滅寂則再次卧榻看書,清晰可見他手中的書籍刻著六個大字,煉丹,,基礎分析,

王毅這一煉便是數天,在這數天之內王毅已經能做到空與松的境界了,但是煉丹仍是失敗,全部失敗在丹藥的凝固上,王毅知曉這是經驗所致,別無它法,只能不停地煉丹,慢慢把控,慢慢進步,唯有這樣才能煉丹成功,

在王毅煉丹的這數天內,流丹閣外經常擠滿了弟子,他們全部都依地而坐,不停地在修鍊,他們不知曉為何這流丹閣內會散發出如此濃郁的仙力與丹藥味,只知曉這氣味能讓自己心身舒暢,聚仙容易,更有著一絲鞏固修為之用,因此才會出現這人滿為患的一幕,

而這其中與王毅最熟的蘇勇便成為了此地的管家,口袋裡到是也進了不少仙玉,可想而知他的欣喜之情,但是這流丹閣外發生的一切王毅皆是渾然不知,因為他此刻的全部的經理全部集中在這煉丹之上,

「啊·································」

屋內王毅大喝了一聲,運轉起了全身的仙力,緊隨其後便是緩緩灌輸到石鼎之內,這石鼎之內此刻到時不斷地發出了咕咕咕咕咕~~~之聲,其內的溶液早已沸騰,

清晰可見,這淡綠色的溶液泛起了無數泡泡,接連不斷的如煙花一般爆開,好似花兒一樣在綻放,縷縷丹香頓時撲面而來,吞吐呼吸間便覺得身心無比順暢,

「凝,,,」

王毅再次大喝了一聲,現在已經進行凝丹的階段了,這正是這個階段導致了王毅多次失敗,但他每一次的失敗都會有所心得,對著煉丹之術也是越發的熟悉,

「恩,哈哈哈哈~~~~~~~~~~成功了,」

王毅感到了石鼎之內所有的溶液全部凝聚在了一起,頓時大聲笑道,這數日的實驗最終成功實在不易,

王毅連忙仔細看了一眼這石鼎之內的丹藥,一旁的滅寂發現這一次王毅並沒有煉丹爆裂也起了興趣,也連忙走了過來,

「呵呵··························主人看來你還要在多家練習才是,」

滅寂看著王毅手中拿著的丹藥頓時面帶微笑道,王毅也點了點頭,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丹藥,也是頗為無奈,這丹藥竟如嬰兒巴掌般大小,如此大的丹藥實在是有些滲人,

「主人,你這丹藥的確已能凝固成形,但是其內的雜質卻沒有剔除,這煉丹絕不是朝夕一事,」

「恩,的確如此啊,這些日子我一直苦練煉丹之術,倒是有些悶得慌,隨我出去走走透透氣吧,」王毅看了滅寂一眼,便向屋外緩緩走去,

「好嘞,」滅寂點了點頭,便融進王毅的身影之中,

王毅剛走出去還未到百步,便看到了無數弟子一個個依地而坐,神情無比的認真,

「這弟子為何在我流丹閣門外修鍊,」王毅看到這一幕,微微皺起了雙眉,心中有了一絲不悅,

「哎,王師弟你可算出來了,」

蘇勇看見王毅頓時怔愣了一下,便立馬打起了招呼,隨後向著王毅跑去,一旁修鍊的弟子聽到這話也是渾身一震,立馬驚醒,有的已經站了起來,看著王毅不敢多說一字,

「蘇師兄,這些弟子為何會在我流丹閣外修鍊,」

「他們看見流丹閣近日仙力充沛、葯香四溢,所以才集聚與此,若是王師弟不喜,我將他們趕走便是,」

王毅看著蘇勇愣了一下,心中暗想,看來這幾日這蘇勇到時成為了這片區的管理者了,定也收了不少的好處,

「罷了,隨他們去吧,」王毅搖了搖頭無奈道,

王毅走到了流丹閣門口,看著無數弟子大聲說道「修鍊無事,但決不允許踏入我流丹閣一步,對了,我也不瞞你們,我確實實在煉丹,剛剛便煉成了一枚,看你們需要,我便賣給你們好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