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次,陸川吸收神秘條紋的時間,僅僅只是一天,又少了一天。

第四次,陸川僅僅只是半天,就把這些神秘條紋全部吸收。

不過從第四次之後。陸川每天吸收條紋的時間,到是沒有再減少。

而且,陸川發現,從第五次開始,這些神秘的條紋,著重強化的是他的內臟。

等到十萬靈石全部化作神秘條紋被吸收,陸川的身體素質,居然超過了他的修為,達到了生死巔峰的層次。

十一萬靈石,這完全是以靈石換取修為。不過比起神化來,就小巫見大巫了。

陸川也不知道自己消耗了多少靈石的妖核,但此刻的修為,還僅僅只是生死境後期。

他都有種想要專修天吳變的心思,不過這種念頭僅僅只是一出現,就被他給否解了。

因為他從《雙木論道》這本筆記中看到,楊木木說,修行,便是修鍊的精、氣、神。唯有精氣神三者同修,方有達到武道至高巔峰的希望。

氣,自然就是指的靈力、靈氣、

精,不是精神。是精氣、血氣,也就是身體、體質。

按照楊木木的記載,一個人如果失去了身軀,就算是奪舍重生。 虐愛情深,冷心老公難討好 ,都有限的很。

而且據他猜測傳說之中的神靈,如果失去神軀。不會選擇奪舍,而是選擇投胎轉世,這也是為什麼有許多關於天神轉世的傳說。

而且,楊木木還在《雙木論道》中記載了,精,還包括人體之中的一股先天精氣,也就是武修稱之為元陽、元陰的東西。

男人體內的先天精氣,稱之為元陽、女人體內的先天精氣,稱之為元陰。

若是男女雙修,元陰、元陽就會泄露。

這也是楊木木得出,陰陽交融,只會淪為平庸的理論依據之一。


藉助家族便利,他觀察了無數的強者,他發現,凡是達到了道境的強者,沒有一個不是童子之身。

而失去了童子之身的人,無論先前有多麼的絕世天賦,驚艷天才,但最終也沒有人踏入過道境。

當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

天道都不完整,世界上也沒有絕對的事情。

神靈失去了神軀,可以轉世重修。

武修失去元陰、元陽,可以生兒育女,留下傳承,而這傳承,便是承載男女武修武道之路希望的一線生機。

而且,楊木木還在上面記載,他曾經去過第八佛界,那裡的人,全部都是修佛,而且還規定了一些清規戒條。

只是,楊木木認為,這樣刻意而為,就落了下乘。

就好比,天道是一個圓圈,這些規矩便是天道圓圈之中的另外一個圓圈。

武道,斷山斬岳、飛天遁地、延長壽元,拿捏日月星辰,種種神奇,本就是逆天之舉,現在被這些規矩束縛,還談何逆天?

想要在武道上有所作為,就必須打破這些規條!

甚至當初帝國,就是因為規矩太過嚴格,和武道之路,相馳背道,所以最後才會覆滅。

當然,這個第八佛界在哪裡,陸川就不知道了。

但是隱隱的,陸川感覺到,似乎和當初父親提到過要去的第四天界,有著某些關聯。

只是,這些事情,陸川沒有去想,他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去大荒陸家。

而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提升修為。

達到了第一層的巔峰之後,陸川再度把傳承玉冊拿了出來,進入裡面,得到了從第一層突破到第二層的方法。

需要九把十九種不同五階妖獸的精血,全部煉化到身體之內,方才可能達到第二層。

「九十九種不用種類的五階妖獸血液?」

陸川頓時就知道,自己短時間內是別想把天吳變提升了。

五階妖獸,這可是相當人類造化境金丹高手的強大妖獸,他遇到了,只有逃跑的份。

而且九十九種不同種類的五階妖獸血液,恐怕就算是白家老祖白武,也不一定能收集到。

當然,如果陸川手中有足夠的七階妖核進行神化,九十九頭五階妖獸,算不了什麼。

但問題是,如果陸川手中有七階妖核,他就不會被人要挾了,白家敢食言,直接神化滅了他喵的。

「還有兩天時間,先煉製一些療傷的靈丹。」

陸川算了算時間,這一番修鍊,用去了他八天的時間,距離白武給的十天準備時間,還剩下兩天。

兩天的事情,陸川也不想浪費,從空間戒指中拿出靈藥,開始煉製生肌丹、回春丹、回靈丹三種經常用到的靈丹,除此之外,他還煉製了一些解毒丹。

到此為止,丹鼎門傳承空間戒指中放著的十張黃階靈丹,他已經學會了五種。(未完待續。。) 陸川這一次的提升,幅度很大,自身的實力得到很大的加強,修為直接從生死境初期提升到生死境後期。

天吳變也達到第一層的巔峰,只需要湊齊九十九種五階妖獸的精血,就可已經達到天吳變第二層。

據陸川估計,如果他達到天吳變第二層,估計就有造化境的實力了,不過九十九種不同種類的五階妖獸精血,陸川也是無能為力。

儘管如此,但此時此刻,他也已經是生死境無敵的存在了,就算碰到號稱天底下攻擊力最強大、同階無敵的武修,他也有信心能斗一斗。

不過陸川運轉斂息法,把身上的修為深深的隱藏了起來,表現出來的實力,雖然要比十天之前強大,但也強大的有限。

十天的時間,一晃而過。

時間一到,白武就很準時的派人請陸川來到城主府大廳。

在城主府,陸川還看到了這白虹城城主白重道。

看樣子,這位城主大人,似乎也要一起去。

不過陸川才懶得去管這些,目光直接看向白武。

此刻已經到了處罰的時刻,但他還不知道到底要做什麼事情。

「此事,到時候你就知道了。」白武彷彿看出了陸川心中的疑惑,到時卻沒有解釋。

陸川不語,冷眼看著白武。

之前,他是要提升實力,沒有時間去理會白武到底要他做什麼,但是現在已經把白武提前給的報酬,全部轉化成實力,也是時候了解此行的具體事宜。

白武眉頭一皺,沉吟少許,道:「罷了!反正你遲早要知道,本座也就提前說了吧。」

「我們要去的地方,是一個上古洞府。我們白虹城先祖在三百年發現此處,此處每一個甲子六十年,會開啟一次,只要通過裡面的考驗,都將獲得洞府之中隨機賞賜的寶物,六十年前,本座一聲去過兩次洞府,第一次是得到一枚登天丹,和一柄偽聖器,第二次得到了一枚生生造化丹。已經一柄半聖器。」


白武緩緩說道。

旁邊的白重道見怪不怪,顯然對於此時,早已經有了了解。

「上古洞府!?」

陸川目光一閃,露出譏笑之色。

他不相信白家會這麼好心,邀請他一起探索某個上古洞府,還提前送給他這麼多好處。


如果真是這樣,白家的人也不是傻子,而是白痴了。

就算真的是上古洞府,但也必定兇險無比。邀請他去,也沒安好心。

「你放心,本座也沒有算計你,只是這個地方需要三個人組成小隊。方才能進入,不過到時候你如果進入裡面,得到的東西,全部歸你所有。」白武說道。

只是說著說著。他的聲音停了下來,顯然他也知道,自己所說。很不可信,不過理由嘛,只要過得去,自己信了就行,誰管其他人信還是不信。

「放心,既然陸某答應了你,就一定會去。」陸川點頭,眼中光芒閃爍著,心思飛快的閃爍。

白武口中的上古洞府,估計是**不離十了,不過其他的話,陸川確實不信了。

不過他此刻實力大增,就算是攻擊力天下第一的劍修,他也敢斗一斗。

一個上古洞穴,既然白武敢帶著白重道進去,他陸川也是不懼。

……

無盡之海,無邊無際。

一眼望去,都是大海,數萬里之內不見陸地都很有可能,就算遇到島嶼,能夠有方圓幾十里就已經很大了,和白虹城一樣大小的島城,根本就是九牛一毛。

陸川跟著白武、白重道在大海之上飛行,也看到了幾個導率,不過都只有方圓幾百米。

陸川發現,一路上飛行,白武、白重道兩爺孫,都隱隱的把他圍在中間,似乎防止他逃走。

陸川心中冷笑,卻渾不在意,彷彿沒有發現異樣。

如果是在十天之前,或許太有些顧忌,但是現在,他若是想要逃跑,白重道甘祖藍,他能以自己的身體,直接撞死白重道。

一路上七繞八繞, 重生九零辣嬌妻 ,飛了多遠,彷彿是為了防止他知道那個地方一樣。

「防止我?是認為我還能活著出去,還是防止我逃走,這那個上古洞府地點泄露出去?」陸川心思一閃,卻沒有去深究。


鬥智這方面,他本來就不是很擅長,更何況白武這個活了一百多歲的老怪物,城府之深,陸川不認為這方面他會佔據優勢。

在吳金海之上,大約飛行了三天的時間,白武終於在一處大海虛空之上停留了下來。

這是一片空曠的虛空,四面八方,數十里都是海水,藍天白雲,什麼都沒有,就連妖獸也沒有。

白武就在仔細在四周查看了一下,拋出一口偽聖器級別的飛劍,在這片虛空盤坐了下來,白重道也有樣學樣,在這片虛空盤坐了下來。

陸川目光一閃,什麼也沒有說,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一顆像珍珠的東西,朝著海水之中一扔。

這珍珠似的東西,一遇到海水驟然爆炸開來,剎那之間,方圓兩米之內就有一塊堅冰出現。

這是他在白虹城購買的一個小玩意,叫做冰魄珠,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在在無盡之海行走,卻也方便。

整整兩天,當陸川拿出底物顆冰魄珠之後,這片虛空遠處,突然傳出一道極其強橫的元氣波動。

伴隨著波動,一股強大的氣息,朝著這飛速的本來。

造化境!

這是造化境高手的氣息!

在這股造化境高手的氣息身邊,還有兩道生死境巔峰的氣息。

眨眼之間,陸川就看到一道身穿尊貴紫色華服的中年男子,身後跟著兩名老者,從遠處,急速飛來。

這兩名老者之中,有一人相貌和紫色華服中年,有著三四分相像,至於另外一人,看向這二人,雙目之中似有不甘和警戒。

似乎是被強迫而來。

紫色華服中年男子,目光第一時間看向白武,一抹凝光閃爍:「白武,一個甲子沒見,沒想到你居然達到了造化境中期!不過你這次挑選的外援,似乎並不怎樣?才生死境初期?你帶這樣的人來,就不怕第一關的考驗也過不去?」(未完待續。。) 「趙穆朝!」

白武睜開雙目,臉上帶著一抹譏笑:「白某能不能通過第一關,這恐怕不需要你來擔心,只是,趙穆朝,六十年前,你從那裡面的了那麼多好東西,居然還是造化境初期,看來也不怎麼樣嗎?」

「哼!白老兒,你也別得意,如果趙某這次得到造化金丹,也能突破造化中期!甚至造化後期也無不可,到時候定將去你白虹城較量一番!」趙穆朝雙眼閃爍著奇異之色,似乎惱羞成怒,冷冷一哼。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