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此時,白衣老頭也已經在那不鹹不淡的抽起來了,嘴巴鼻子往外冒着煙,時不時的還朝着站在一旁的江南露出嫌棄的神色。

“就這玩意?有什麼好吸的?整的跟個魔教中人一樣?哼~”老頭又是冷哼一聲,繼續抽。

確實,對於他這種神識之體來說,確實是比較乏味,感受不到這其中的快樂。

至於江南?完全不在乎這老頭怎麼說,本來就是萬魔宗老魔主的親外孫子,再融合了這先天魔火,要說江南身上沒點魔氣流動那真是不可能的。

但是畢竟修煉的是炎龍功法,這種至強至剛的正派功法,也算是勉強能給這魔門的血脈給壓制下去。

當然了……江北可就沒那麼好運了,修煉的可是正八經的魔功,老頭一眼都能給認出來。

而現在呢?可謂是正八經的賠了夫人又折兵,先天魔火沒了也就沒了……誒,好像也不虧。

主要是計劃得不到完美的施展,還是心理有些不太自在的,畢竟這老頭來頭這麼大,要說他手頭沒點什麼好東西,江北是斷然不信的。

江南也在那久久無語,雖然他不是真的魔教中人,但是一半的魔門血脈,還融合了這勞什子魔火,也就那麼回事吧?

但是!這老頭竟然說這玩意沒什麼可抽的!

一不小心成為妖界大嫂

雙眼就跟噴火一樣看着在那不鹹不淡抽着煙的老頭,整個人憤怒到無以復加,他!怎麼可以這麼說!

老頭自然也看到這樣的江南,傲嬌的哼了一聲,朝着江南挑了挑眉,說着,直接把嘴裏這大半根的煙一吐,直接飄到了遠處。

江南更忍不住了!這特麼是在活活打他的臉啊!這是他視作命一樣的東西,現在就被人這麼嫌棄!這臉,打的火辣辣的疼啊!

“瞅什麼瞅?逆徒,你對我有意見?”老頭一臉嘲弄的看着江南。

這小子哪都行,就是這脾氣有點暴躁,不過也算是好使,修煉者,太慫了不行,不然以後成不了事。

“沒意見……”江南悶聲答了一句,隨後轉過身去,冷靜,他要冷靜。

打臉這種東西,也得他自己打自己,不能讓別人打!我江南,有骨氣!

“沒意見你那麼看我?”老頭不開心了,這應該是想找江南的麻煩,那麼看了我半天,我能樂意?你瞅啥?

只見江南的身體明顯的一震,雙拳緊握了起來……

江北當時就暗道一聲不好!要出事!哦不!是老哥又要捱揍!

ωwш_Tтka n_¢ 〇

正想着怎麼轉變一下這尷尬的氣氛,要不要講個笑話調節一下啥的?只見下一刻,老哥滿臉笑容的就轉過身去。

“師傅,我那是在您老人家的幫助下剛融合了先天魔火,剛感受了一下而已,我哪敢對您不敬啊……”

天知道江南這句話是憋了多大的火說出來的。

但是,他真就那麼說出來了……跟老爹,江南尚可來一次硬碰硬,實在不行就是挨頓揍唄,但是跟這個老頭,江南是真不敢。

畢竟是自己的師傅,且不說別的,尊師重道這種事兒,江南能不懂?

只是這老頭實在太過下作,再加上這麼侮辱他,江南忍不了。

但是!忍不了,也得忍!不然又是一頓胖揍!


果然,老頭看到江南這個樣也是有點懵,但還是滿臉欣慰的點了點頭……

“那個,前輩……”江北適當的開始插話了。

“小子,你又有何事?”老頭也轉過頭來,朝着江北問道,很顯然,這老頭對江北的印象還算是不錯,慈眉善目的,畢竟江北如此大方,跟腦袋不正常一樣……

親兄弟又如何?親兄弟也沒幾個能把如此寶物拱手送人的啊!所以,在老頭看來,這江北確實腦袋不太正常,而他哥江南,腦袋也正常不了哪去。

哼!

無所謂~修煉界,只要不是個傻子,那就是天賦決定一切,別說什麼被人設計陷害了,那不也得是實力不如人家嗎?要是一隻手就能給一羣人按死,那還怕什麼?

“這個……”江北搓着手,話到嘴邊又不知道該怎麼說,說要好東西吧,是不是有點太直白了?

“是這樣的,前輩。”未等老頭不耐煩,江北直接開口了,“我哥這一路,不容易啊前輩!我哥不容易啊!”

說着,直接蹲在了那太師椅旁,一臉的悲切。

“前輩!我哥太慘了啊!”江北一邊說,一邊玩了命的擠眉弄眼,這眼淚咋還不出來呢?平時被老爹揍,那都是說哭就哭……

終於,那老頭看不過眼了。

猛地站了起來,直接給江北扶起!“小子,你慢慢說,你們到底怎麼了,你哥怎麼就慘了?”

老頭說着,還滿臉驚疑的看了一眼也在旁邊愣住了的江南,很不解,這逆徒看起來也不像是什麼……

未等老頭反應過來,只見江南直接就跪了!

“撲通!”

直接抱住了老頭的大腿!“師傅!我不容易啊!師傅!我不容易啊!我太慘了!你不懂我啊!”

這麼哀嚎着,還真叫他給擠出來幾滴淚水。

俗話說,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但是現在,江南雖然不太懂江北想要幹啥,他確實是到了傷心處了,他不容易啊!這麼好的煙,說被人給搶走就搶走,搶走了也就算了,你倒是抽乾淨了啊,你抽兩口就給撇了,這朵傷人啊!

“乖徒兒,你快站起來,有什麼話跟爲師說,爲師給你做主啊!”老頭急了,好不容易收個好徒弟,竟然受了這麼大的委屈。


雖然沒搞懂狀況……但是,他真的怒了。

“乖徒兒!你說!誰欺負你了!老子去弄死他!”

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哥,穩住,你可別說老爹平時總揍你就行。

可是江南哪知道該說什麼?拼了命的搖頭,哽咽着,適當的給了江北一個小眼神……

秒懂!


“前輩……你這是要在我哥傷口上撒鹽啊。”江北緩緩開口道。 老頭猛地一驚!對啊!他怎麼笨了!這不是在自己這乖徒兒傷口上撒鹽嗎!

而且他也想明白了,這乖徒兒來到登天山,順利登頂,定然經歷了別人難以忍受的痛苦……

想到這,老頭的目光也有些悲切了,心頭的憤怒也消失了不少,被那哀傷所覆蓋。

菩薩低眉,所以慈悲六道,撒旦低頭,所以血流成河!

且不說這老頭和傳說中的菩薩,撒旦,孰強孰弱,但那畢竟是傳說中的人,但這老頭,不管是死是活,偏偏就是這麼在江北面前的!

當他哀傷……就連江北的心境都覺得被衝擊的近乎崩潰,更別說是江南了,要說心神的堅定程度,肯定是受過社會毒打的江北要更堅強一些了。

就說此時……江南已經淚流不止了,他太難了。

在家,搞不着對象,被老爹天天嘲諷,去了造化門,那破丹堂,也沒有什麼可愛有溫柔的漂亮姑娘,好不容易找了個看得上眼的小魔女,但是偏偏就遇到了這老頭!

上來就是幾頓胖揍!他太不容易了!

老頭心裏更懵了,看着在那淚流不止的江南,愣是沒明白是怎麼回事……

“小子,你且說說!你們到底是被誰給欺負了!老子去殺了他!”老頭怒吼了出來。

江南的淚水止住了,有點懵逼,他怎麼哭了?我在哪?我是誰?我剛剛乾了什麼?

江北的心境也瞬間平復了下來,只能暗歎一句這種強者,真的是可怕到了極點。

誒?這老頭好像在叫我?

江北猛地一驚,趕緊擡起頭來,和那老頭來了個四目相對,不由得打了個冷戰,好可怕。

哪怕是個神識之體……也可怕到了這種程度,這種強悍的神識,彷彿已經近乎和實質化,和肉體已無兩樣!

江北吞了口唾沫,這纔有些艱難的開口道:“前輩……您有所不知。”

說着,還搖了搖頭,把控好節奏感,要給這老頭一個引人入勝的前奏。


“說,到底遇到了什麼!”老頭怒了,被吊胃口,受不了。

“是!前輩!我們路上遇到了那血獄君王的幼子,那玩意不是個好東西,身體硬邦邦,我哥的大鐵球被鑽了個對穿,前輩,你可知那和自己並肩作戰了二十來年的武器,被人家用肉體穿透了,是個什麼感覺!”江北哭訴了出來。

老頭明顯渾身一震!

這感覺他沒經歷過,但是用了一生的武器被人家毀了……他能明白,那是一種無法言喻的痛苦,老頭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確實只聽江北再次開口了。

“前輩,你不懂,因爲你的實力如實高深莫測,並不懂我們這種無依無靠的人,在這,哪怕是一個血獄君王的幼子都能欺負我們,老哥更是險些身死。”

……

終於,在江北添油加醋說完了這些之後,老頭就跟失了魂一樣,再看江南的時候,那雙眼之中更是含着一些不易差距的關懷。

畢竟,是師傅。

“江北……是那血獄君王欺辱了你們。”老頭緩緩擡起頭,看着江北問道,這目光,直插人心。

“是的!”江北剛要說話,比如說,您能不能拿出來點好東西,給我哥打造個好的大鐵球,幫我把小騷騷也搞晉級一下之類的……

“本座送你離開這裏,你去把那勞什子君王給我引過來,我殺了他。”老頭沉聲說道。

江北:???

江北嘴角狠狠地抽了兩下,吞了口唾沫,感覺整個腦袋嗡嗡作響,這老頭好像理解錯了吧。

讓他去魔域聖城,把血獄君王引過來?

是不是還得跟人家打個招呼,大哥你缺不缺下酒菜,我來了,你直接給我生吞了就行,我平時挺愛乾淨的,別弄燒烤啥的……

然後跟着萬魔宗的老魔主,一起分享了他?

真開心。

“前輩……我打不過他啊,要不,您親自出去幫我們殺了他?”江北傻愣愣的問道。

老頭沉默了。

江北也意識到了問題出現了跑偏,殺不殺血獄君王,都是小事,反正這魔域他們是斷然不想來第二趟的,以後八竿子打不着,惹人家血獄君王幹啥啊!

“我出不去,這裏便是我的識海,離開了識海……我的實力將大打折扣。”老頭沉聲說道。

“除非……你們能將我復活。”

江北驚了。

這老不死的這麼猛,光是個識海都這麼誇張?弄的都佔了現實世界這麼一大塊地方?很明顯啊!這識海,是把登天山給掏空了!


而他這神識之體……戰鬥力都能秒殺血獄君王?

都這逼樣了,還復活啥啊復活!老老實實的在這待着不好嗎,活了豈不是禍害人間的那種?

“算了,想讓我重生簡直是難如登天。”老頭擺了擺手,神色有些落寞。

“前輩……我想說的不是讓您替我們報仇……”江北忍着頭皮發麻的感覺,再次開口了。

而江南,此時也終於做出了他的反應。




Leave a comment